果子狸還在賣!土撥鼠可節後訂!(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原標題:刹不住的野味交易:佛山一市場暗售果子狸,武漢商家稱可節後訂土撥鼠)延伸 · 核心提示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截至1月22日晚,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確診400多例,已致17人死亡。

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武漢一家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並且病毒存在變異的可能,疫情有進一步擴散的風險。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視采訪時也分析稱,根據流行病學分析,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比如竹鼠、獾等。

目前,華南野生動物批發市場已經在1月1日休市整治,禁止人員進出並進行嚴格消毒。而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當地不少“野味館”已經停業,但也有商家邀請顧客“正月後再來”。

記者追蹤野生動物售賣及食用產業鏈發現,大量跨區域的非法交易仍然存在。廣東省佛山市一處海鮮市場內, 也暗藏“野味街” ,外地收購後運至市場出售, 甚至可以提供訂貨、宰殺、加工一條龍服務。

(image)

▲海鮮市場店主派發的名片注明出售野生動物種類。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武漢多家野味館被封 有商家邀食客“過了正月再來”

“沒有了,沒有了。”當問起野味,店主王強趕緊截住記者話頭。他在武漢起義門生鮮市場一家禽類檔口經營多年。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年一紙封條提前20天結束了他的春節生意。

附近多家檔口老板告訴記者,在起義門生鮮市場經營野味的有包括王強在內的三家店。1月22日下午,記者看到這三家店在市場最後排,位置相對隱蔽,門上均已貼上暫停經營的封條。

“以前他們這裏可以買到野豬肉、野兔、野刺蝟和蛇肉等野味,都是偷偷的賣,疫情出現以後就不讓幹了。”旁邊一家店鋪的老板說。其中一家店鋪裏,還可以看到大堆的鐵籠子用布遮擋著。”  一家“野味王”的老板也表示,“年前沒有貨,我們已經回老家了”。

2012年,武漢森林公安曾在起義門生鮮市場查獲一批野生動物,包括99隻活刺蝟、30隻活鷓鴣、2隻冰凍鱷魚掌、2隻冰凍梅花鹿和1頭野豬。據店主供述,刺蝟來自外省農民捕獲,其他野生動物則是在華南海鮮市場批發的。、

但在另一家經營鵪鶉蛋的檔口,一位老板表示自己有野雞和野鴨,“28塊一隻”。“鴨子是洪湖的,野雞是山上捉的”。記者在冰櫃裏看到數量不多的凍體野雞和野鴨。“你再來晚一點就沒有了,3點市場就要清理,所有店鋪都要關”。

昨日(21日),湖北省林業局發布消息稱,武漢市森林公安局共抽查6個野生動物養殖場所和8家農貿市場、花鳥市場,均未發現有野生動物、野活禽交易。1月22日,國家衛健委表示,將嚴格武漢農貿市場管理,禁止活禽銷售,嚴禁野生動物和活禽進武漢市。

在武漢白沙洲上的幾家農莊經營者也告訴記者,今年取消了年夜飯,農莊提前歇業。“你要吃野味也可以,不過得等正月過後再來。”一家名為鄉村野味館的經營者林澤強(化名)說。

據他介紹,往年每到春節就是野味熱銷的時候,年夜飯都要提前定,但今年“查的太嚴”。該店經營的野味小到野生斑鳩、野兔大到野豬肉、穿山甲都有。“我們這種是從黃陂山區運過來的,絕對的野味。”林澤強(化名)說。每桌野味菜價格不等,有一兩千的,也有上萬元的。

武漢的嚴查似乎並未影響周邊地區的“野味”生意,有業內人士透露,周邊城市仍有不少人頂風作案。昨日下午,一位湖北孝感的“野味”賣家告訴記者,手裏有熊掌、果子狸、麂子等不少“現貨“,“隨時可以提,當麵交易。”

佛山海鮮檔口偷賣野味 果子狸、豬獾等明碼標價

事實上,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野生動物的私售、食用“地下”產業鏈成形已久。在武漢疫情持續的當下, 仍有不法商販提供“一條龍服務”。

1月22日中午,佛山氣溫接近25度。佛山海寶灣水產市場裏除了海鮮的腥味,還有濃烈的禽類氣味。

雖近年關,但這家佛山最大的水產交易市場依然熙攘, 批量采購的酒家、手挽大袋的散客來往問價。

海鮮市場的外衣下,藏著一條隱秘的野味街。隨口詢問幾句,就有店家把記者指往市場東門的一排店鋪,平時,這裏至少有5家店鋪售賣各式”野味“。記者看到,這幾家店鋪中兩家店鋪招牌是水產店,一家店鋪是農副產品店。但不難發現,有些店內堆著不少沾滿動物糞便的鐵籠子。

(image)

▲多家私售“野味”的店鋪表麵上為水產店鋪。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記者問起”野味“,一位正在剝雞毛的店主連連擺手,警惕地審視記者及周邊環境,之後又小聲告訴記者,“(正月)十五以後給我打電話。”

弘記農副產品店則不避諱自己的野味生意。店鋪門口擺著六七個鐵籠,裏麵擠滿活的雞、鵝、鴨、鴿子等.店裏地麵濕滑難行,禽類的異味混雜在濕悶的空氣裏,剛用完的菜刀被扔在地板上。老板身上沾著雞毛,與幾名店員在門口給雞去毛。

老板告訴記者,過年期間“野味”查得嚴,價也高。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老板同意帶記者“看貨”。

“你運氣好,我車上就有。我準備今天運走的。”店鋪外停車場一亮銀色小麵包旁,老板掃了一眼周圍後,打開車廂。一陣濃烈的動物排泄物味撲來。這輛8座的麵包車車廂裏,塞了兩個1米見方的鐵籠,其中一個鐵籠裏有3隻活土撥鼠,另一個關著1隻活豬獾。兩個鐵籠裏都放著碟子,碟子上是生雞肉,車內滿是糞便。

(image)

▲店主麵包車後藏有野生豬獾和土撥鼠。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老板說,這兩種野味都是野生動物,從寧夏和甘肅運來,用麵包車拉到市場賣,由於沒進食,看起來都呆呆的。至於具體來源,老板拒絕透露。除了這些, 老板稱還有野生的樹熊和東北狸。

“豬獾重約15斤,每斤80元;土撥鼠重約12斤,每斤75元。如果買,我可以幫忙宰殺,加工費每斤25元。”

國記店鋪位於東門側麵,且除了約20平方的一層店麵為,有階梯可直上2層空間。“不是過年的話,平時還是有的。”國記店鋪老板向二樓方向努努嘴。二樓階梯靠牆存放著近10個空的鐵籠。

國記老板告訴新京報記者,店鋪開業5年,平時主要銷售活禽類,也有銷售養殖的水律蛇、百花蛇以及蛇酒,但有食客來問的話,也有些“野味”存貨,“果子狸、白麵狸賣得最多,山豬、竹鼠、黃猄,你要我都可以給你調。”

他稱,賣“野味”得偷著幹,“市場有監管人員定期來查,今早才來過,所以我們一般不放店裏。”

運輸、宰殺、加工“一條龍服務”

這家市場的地下野味生意,早已形成,一條從訂貨、運輸、宰殺到加工的一條龍產業鏈。

一名常年往返佛山和廣州的的士司機告訴記者,早些年廣東地區確實有吃野味的習慣,但近年廣州中心城區打擊野生動物售賣的力度很大,加上非典後市民也更加意識到風險,現在售賣野味的地點散落到更偏遠的地方,比如佛山、白雲等。有賣野味的店鋪為防公安部門查處,隻做熟客生意。

國記老板介紹,他們的貨源來自廣西玉樹,從當地農戶處收購,需要提前至少一天訂貨。”你要什麽,我給你運過來,我們店裏就可以幫你宰好處理好,給旁邊飯店做就行了。”

在其報價裏,果子狸每隻從七八斤到十五斤都有,目前售價為每斤175元;白麵狸每隻約兩斤,售價每斤170元,免費宰殺。由於肉質好,果子狸一直最受食客青睞,“我自己都有吃”。

國記店鋪300米外,多家海鮮飯店招牌顯眼。然而記者了解後發現, 這些飯店也常年幫海鮮市場的顧客加工野味,

(image)

▲海鮮市場內多家餐廳提供“野味”宰殺烹飪服務。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一家海鮮美食城的廚師告訴記者,每斤175元的果子狸”買貴了“,屬於“過年價”。其稱,美食城員工也會在市場買野味來吃,平日果子狸售價約為每斤135元,“過年嘛,又有武漢那事,比平時貴40塊左右。”

新京報記者在海寶灣水產市場裏發現,市場內有約6家海鮮餐廳,其中3家餐廳明確表示,可以提供宰殺或加工“野味”服務,加工費不一。

美食城一位經理介紹,為圖方便,從海鮮市場裏購買“野味”到店裏加工,是很多食客都會選擇的方式。顧客帶來的”野味“,美食城收取每斤20元的加工費,在廚房宰殺烹飪。

對於野味的種類和來源,經理表示,沒有限製,若是較大的”野味“,需要提前幾個小時交給廚房處理。

另一家海鮮飯店則對”野味“加工謹慎許多。老板稱,他們不接野生動物的宰殺單子,隻負責烹飪,“我們也要考慮自己的安全。”她表示,武漢疫情出現後,平日每斤28元的加工費,已經上調到每斤31元。

“武漢的事情我知道,可能隻是衛生不好而已,我們都吃了幾年了,正規的。”這家美食城的廚師對記者的擔心不以為然:”我們今天年會,可能也會吃。“

武漢疫情似乎並沒有引起這些野味店的擔憂。

在一家同樣主打蛇肉及蛇酒製品銷售的店鋪裏,一位店主正持刀剖開一條蛇的腹部,用刀背刮出蛇骨。約十五平方的店麵中間,橫放著一張桌子,桌上的砧板有血滴落地麵,腥味刺鼻。正忙著宰殺的店主 不戴口罩,與顧客閑聊。

(image)

▲店主現場宰殺蛇類,顧客靠近觀看未做防護措施。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攝

記者走訪發現, 不少店員直接在店內處理野味,也沒人佩戴口罩,還有人站在邊上觀看。

國記老板坦言,自己也知道武漢的事情, “也會有擔心,不怕是假的,但有人來買來吃,錢還是要賺的。”

網絡群組現“野味交易” 有商家掛靠養殖場“洗白”

除了線下交易,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 在一些網絡平台上, 野味交易信息也十分密集。

記者以關鍵詞“野味”檢索某網購平台後,出現上百條結果。大多以“野味”“純天然”“正宗山貨”為宣傳標語,動物種類包括果子狸、竹鼠、娃娃魚、梅花鹿、鴕鳥、孔雀等。展示圖頭圖大多為一張動物在戶外的照片下麵寫著帶有“野味”的標語,後麵幾張圖片則是剝皮切肉後的照片。在購買評價中,買過的網友留言稱,非常新鮮,純正野味。記者詢問多名商家,商品是否“純野生,非養殖”時,多名商家未予回複。

其中一家名為“悠果淘旗艦店”的商家,經營著包括“果子狸”在內的眾多野味,但其營業執照上並無與 “野生動物”相關的經營範圍。

22日晚上,記者再次打開此網購平台時,發現販賣的果子狸、竹鼠等野生動物均“已下架”,至於下架原因,截至發稿,商家未予回複。

在某貼吧中也存在眾多野生動物交易信息。竹鼠銷售吧中,多名網友發帖提供“野生竹鼠”。果子狸吧中,大量“吧友”進行果子狸的交易活動,發文“收購果子狸”,征求誘捕野生果子狸的方法。

此外,記者在QQ群搜索“野味”關鍵詞後,彈出幾十個“野味交流群”。群裏交流著野生動物販賣信息,包括果子狸、鱷魚、孔雀等。也有餐館老板在群裏尋找野味供貨商。有人提及到最近的武漢疫情,另一群友回複“該吃吃該喝喝,小小肺炎能奈何”。

其中一個賣野味的商家告訴記者,一年中的10月份到年前是野味銷量最高的時候,過年期間買野味的人最多,“這幾個月做得好的話,一年都不用愁。”他稱,野味的進貨源主要集中在當地的農貿市場,“不方便給你貨源的聯係方式,必須有熟人帶你過去買。”

提及賣野生動物的開店手續辦理問題,該名商家稱,“防疫手續非常複雜,要找大型養殖場‘合作’一下,他們會幫你提供各種證件,再找相關部門備個案就行。”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誌願者楊先生稱,很多販賣野味的商戶雖然持有《野生動物經營利用許可證》,但往往會超範圍經營以及私自捕獵野生動物,“許可證上允許售賣的動物就擺在明麵上,其他不允許的會藏起來偷偷的賣。”他稱,即便是從正規養殖場引進的動物也可能是野生的。由於養殖成本高,難度大,野生與養殖區別不明顯,所以很多養殖場裏的動物也是從野外偷抓過來的。

楊先生稱,出售的動物需要有《動物檢疫合格證明》。而現在很多市麵上售賣的“野味”並不具備此證明,“很難判斷這些售賣的動物是不是野生的以及是否攜帶病菌。”

專家:吃野味易染病 應加強監管

1月22日,國內多個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為呼籲民眾不要再隨便吃野生動物。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發會)秘書長周晉峰表示,近年來,綠發會及誌願者,在全國範圍內發現大量的野生動物走私買賣非法獵捕的案例,其中很多出售野生動物的商家,都持有當地的《陸生野生動物經營利用核準證》。以此次華南海鮮市場旁被曝光的“大眾畜牧野味”為例,“從網上的圖片看,他們的價目單裏麵有100多種野生動物,但是國家允許經營的野生動物,隻有五六十中,所以他們這是嚴重的的違法經營。”

周晉峰表示,國內相關部門在頒發核準證時,存在基礎條件有限,標準核驗不足,以及監管缺失三個問題。所以很多的持證經營者都是存在問題的,最常見的就是超範圍經營,或者出售走私野生動物。

20日,“讓候鳥飛”還通過微信公號發文,《“持證”也為商販100%違法,誰該擔責》,文中指出,讓候鳥飛組織的誌願者,5天時間內,在浙江舉報了10個手持《浙江省陸生野生動物經營利用核準證》的商販,均存在長期、公開非法收購、出售來源不明的野生動物。

“野生動物和人工養殖的動物有很大不同,它們在野外是有交流的,會互相傳染,所以攜帶的病菌數量很大,有些病菌對動物沒有影響,但是一旦傳染給人,就會有危險。”周晉峰說。

北京急救中心醫生劉揚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能夠吃得到的野生動物,基本上都是非法所得,沒有經過國家標準的檢驗檢疫程序,存在很大的安全風險。劉揚稱,野生動物身上大多有某些特殊細菌、病毒和寄生蟲等。

此外,一些細菌、病毒野生蟲在野生動物體內並不會產生很大影響或者影響生命,但一旦這種細菌、野蟲進入人體後,就會引起嚴重的疾病,很多更是不可治愈的。他稱,野生動物與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種,如果野生動物身上攜帶此類病毒,又沒有經過檢測,烹飪時沒有完全殺死病毒,人吃下去後很容易染病。

關於野味與病毒傳播的關係,病毒如何從動物傳到人體,以及如何防範等係列問題,1月22日,新京報記者采訪了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骨幹、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王業富,其表示人們食用野生動物,一般來說不會生吃,隻要經過高溫,就不會感染病毒,風險來自於宰殺野味過程中,動物攜帶的病毒,會傳染到接觸人身上。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鼠疫是蒙古人殺人殺出來的,大規模屠殺後必有大疫。


不光東歐,金朝、宋朝鼠疫都和蒙古有關,但蒙古軍中自己沒什麽大事,全是被屠殺城市發生大疫。





theriver 發表評論於
但是,你在維基百科的“蒙古帝國”中的“蒙古帝國和黑死病”這一段中的就能看到具體的內容:通常認為,1346年,在蒙古欽察汗國軍隊進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譯克法,現烏克蘭城市費奧多西亞)時,用拋石機將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屍體拋進城內,這是西方社會有紀錄以來第一次細菌戰[14]。鼠疫原產中亞,其攜帶者是土撥鼠。在蒙古帝國之前鼠疫曾多次傳入中國,所以雖然中國也曾發生過地區性鼠疫傳染,但中醫在與鼠疫的反複鬥爭中逐漸累積起經驗,而歐洲人則在此之前從未接觸過鼠疫。在卡法的一個熱那亞商人將帶病的跳蚤無意間帶到意大利的熱那亞共和國,於是鼠疫在歐洲廣泛傳播,最終在1348年—1349年造成2,000萬人死亡,成為令人聞之色變的“黑死病”,因為鼠疫患者皮下淤血、全身發黑而死。
theriver 發表評論於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5:40:59
你是從百度抄來的,而英文原文說這事兒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
豈止是百度,關於黑死病的來源,網上可以搜出一大批曆史研究文章,絕大部分觀點都是相同的。當然,大的英文網站受到政治正確影響,為了避免涉及種族仇恨,沒有直接提出來是誰造成的。比如維基百科的“黑死病”隻會告訴你:“一說起源於黑海城市卡法,約在14世紀40年代散佈到整個歐洲”。但是為何起源於卡法,維基就不講了,因為一具體,就會涉及種族仇恨。
stanley_lo41 發表評論於
以前是由於貧窮,食物不夠才弄野味充饑,現在生活指數高了,有健康的食物了,為何還吃這些野味?難道就不能不吃這些東西嗎?還有,都已經進入文明社會了,為何還在吃狗肉,貓肉?真讓人厭惡。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中原人鄙視南方百無禁忌飲食習慣,從南北朝開始就有,見《魏書》


中原冠帶呼江東之人,皆為貉子,若狐貉類雲。巴、蜀、蠻、獠、谿、俚、楚、越,鳥聲禽呼,言語不同,猴蛇魚鱉,嗜欲皆異。江山遼闊將數千裏,睿羈縻而已,未能製服其民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死都不怕,況野味乎?
CN1618 發表評論於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05:46
嗜吃野味血腥的中華民族離滅亡不遠了,對世界毫無貢獻,隻會禍害世界。

你趕緊的,別耽擱,自我了斷了吧,算是做個表率。
sylphy 發表評論於
百越民族的後裔喜歡各種野味?
Gooddevil 發表評論於
吃這些東西的人都活該得病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41:44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25:52
theriver1 --- 蒙古人呢?要是蒙古人帶過去的,應該從俄羅斯開始,而不是在俄羅斯結束。
---------------------
1346年,在蒙古軍隊進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譯克法,現烏克蘭城市費奧多西亞)時,用拋石機將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屍體拋進城內,這是人類曆史上第一次細菌戰。鼠疫原產中亞,其攜帶者是土撥鼠。
=====================
你是從百度抄來的,而英文原文說這事兒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歐洲人想甩禍,肯定是說黑死病都是[黃禍]來的,其實那時的歐洲城市髒的不得了。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Whether or not this hypothesis is accurate, it is clear that several existing conditions such as war, famine, and weather contributed to the severity of the Black Death.
==============================
查了英文黑死病百科,都是推測。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去死吧!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25:52

theriver1 --- 蒙古人呢?要是蒙古人帶過去的,應該從俄羅斯開始,而不是在俄羅斯結束。
---------------

黑死病確實是蒙古人和中國商人傳過去的~~~
Camouflage 發表評論於
上次果子狸成了SARS的替罪羊,後來發現果子狸是被人傳染了SARS,而不是果子狸傳染人。
這次又不知道哪隻鼠成替罪羊了?
對人傳染人沒有足夠的重視,打擊動物市場,更多地是在裝模做樣!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1:50:46

如果是飼養的動物,也應該經常進行微生物和病毒抽檢。
------------------

但這是中國。地溝油泛濫了幾十年還在泛濫,對飼養的動物進行病毒抽檢簡直是天方夜譚~~~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theriver -- 依然沒有說明/證明病是蒙古人帶過去的。你哪怕給我一個鏈接看看。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依然沒有說明/證明病是蒙古人帶過去的。你哪怕給我一個鏈接看看。
bluetag 發表評論於
立法嚴打,比照吸毒販毒,沒有治不好的。
出門在外7788 發表評論於
誰會吃這種又臭又騷的土拔鼠?好像Banff那邊也有野味餐館,但主要是麋鹿,犛牛之類的動物。
theriver 發表評論於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44:36
鼠疫和黑死病不能劃等號,基本常識,14世紀那次才叫黑死病
-------------------------
黑死病就是鼠疫。14世紀肆虐歐洲的黑死病,就是源自中亞的鼠疫,其宿主就是土撥鼠。
blackdream22 發表評論於
文明離中國人還非常遠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鼠疫和黑死病不能劃等號,基本常識,14世紀那次才叫黑死病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4:25:52
theriver1 --- 蒙古人呢?要是蒙古人帶過去的,應該從俄羅斯開始,而不是在俄羅斯結束。
---------------------
1346年,在蒙古軍隊進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譯克法,現烏克蘭城市費奧多西亞)時,用拋石機將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屍體拋進城內,這是人類曆史上第一次細菌戰。鼠疫原產中亞,其攜帶者是土撥鼠。
gameon 發表評論於
靠!國人為了品嚐一口鮮,不知害死了多少野生動物。

還是那句話,想鮮多加味精,何必非要和動物過不去。
Panda2017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口減少是好事 動物可以活久些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Doctor11 --- 告訴我你從哪裏知道的鼠疫是蒙古人帶到歐洲的? 我也漲點知識。
隻看不回貼1208 發表評論於
動物終於反咬人了。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theriver1 --- 蒙古人呢?要是蒙古人帶過去的,應該從俄羅斯開始,而不是在俄羅斯結束。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蒲公英你就別丟人現眼了,你的曆史知識被捉現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海尾歸 發表評論於
時代變了,國人也要與時俱進。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嗜吃野味血腥的中華民族離滅亡不遠了,對世界毫無貢獻,隻會禍害世界。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當年SARS就是果子狸從蝙蝠感染後傳給人的
我是誰都不是 發表評論於
立法!賣野味死刑,吃野味死刑。比照毒品罪,但是更嚴厲。因為他為害人類!
mirror1 發表評論於
重看
《舌尖上的中國》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1347年9月抵達歐洲的第一站——意大利南部西西裏島的港口城市墨西拿,11月經水路一下子蹦到北部的熱那亞和法國地中海港口城市馬賽,1348年1月攻破威尼斯和比薩,1348年3月一鼓作氣占領了居於意大利中心位置的工商、文化重鎮佛羅倫薩。於是,黑死病在這些城市厲兵秣馬、集中兵力,通過陸路、水路,輻射到歐洲的四麵八方:從意大利北部經布倫納山口到蒂羅爾、克恩騰、施泰爾馬克到維也納;在法國,以馬賽為起點,橫掃了從普羅旺斯到諾曼底的整個國家,巴黎在1348年8月“陷落”;1348年夏,黑死病找到了進攻英國的突破口——多塞特郡的港口,8月攻克倫敦,翌年征服整個不列顛;1349年初,黑死病從法國的東北部越過萊茵河,5月到巴塞爾、8月法蘭克福、11月科隆,1350年抵達漢堡、不來梅、但澤……黑死病的遠征又轉向北歐、轉向東歐,1352—1353年,最終來到了俄羅斯,結束了它這次觸目驚心、血腥的征程。
走走看看挺好 發表評論於
強力推廣,大家都吃人造肉吧。
不要説野味,家裏養的衛生防疫做不好,都會出問題。
nyfan 發表評論於
樓下體製內是外星人?還是感覺自己也是animal?
體製內 發表評論於
Chinese are animals, all of them.
DZ1020 發表評論於
在中國
最要命的還是那一句
“不幹不淨吃了沒病”
可以說這句話已經殺人無數
粗製濫造的生活習慣
瞞不在乎的衛生意識
都是造成疫情流行的罪魁禍首
萬惡之源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2:48:20
0101011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2:36:11
蒙古人算北方的吧?他們就有吃土撥鼠的習慣,而且鼠疫就是靠土撥鼠傳播的。去年還吃死了幾個人。
---------------------
確實,十四世紀滅絕歐洲四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鼠疫),就是蒙古人帶到歐洲的。
===========================
滿嘴跑火車。鼠疫也稱黑死病,它第一次襲擊英國是在1348年,此後斷斷續續延續了300多年,英國近1/3的人口死於鼠疫。到1665年,鼠疫由倫敦向外蔓延,這場鼠疫肆虐了整個歐洲。蒙古人沒有到達過英國,雖然那時的蒙古人很邪惡,但鼠疫這事兒怪不到蒙古人身上,也沒有任何文獻指向蒙古人。
三河匹夫 發表評論於
政府不作為的典範,源頭不止住,高科技治療也不能根除,最後隻有封城,一千多萬人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損失不知多少倍。當權的腦袋灌水沒治了。
layzucb 發表評論於
發克,這些人怎麽就不長記性?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馬來矮黑子

把半個中國弄得尖嘴猴腮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扯蛋,尼瑪蒙古旱獺和馬來猴子食譜是一個級別嗎?!?!?

尼瑪蒙古趕著牛羊群征服亞洲還是趕著旱獺西征?

還尼瑪嘴硬呢。

你在北方見過哪個土生土長的野味餐館?!

李時珍就它馬湖北人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老百姓管不住自己的嘴,政府不管嗎?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土撥鼠又髒又臭,應該像過街老鼠那樣人人喊打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那是個韃子,最恨南方人,因為掘了他家祖墳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0101011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2:36:11
蒙古人算北方的吧?他們就有吃土撥鼠的習慣,而且鼠疫就是靠土撥鼠傳播的。去年還吃死了幾個人。
---------------------
確實,十四世紀滅絕歐洲四分之一人口的黑死病(鼠疫),就是蒙古人帶到歐洲的。樓下那位中航科工六院向來是滿嘴跑火車。
eachnet88 發表評論於
以後都吃人造肉算了。中國風水不好,盡出大規模傳染的怪病毒。其他地方頂多自己吃壞肚子吃死掉而已。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同意中航科六院,中國有一部分人屬馬來人種,基因裏帶的就愛好吃這些bushmeat,廣東最多,廣東就是馬來人種。
0101011 發表評論於
蒙古人算北方的吧?他們就有吃土撥鼠的習慣,而且鼠疫就是靠土撥鼠傳播的。去年還吃死了幾個人。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應該立法規定,看見有賣野生動物而不舉報的是犯罪行為,吃野生動物和賣野生動物更是重罪!
Keypointis 發表評論於
這是以前看過的舊圖.
0101011 發表評論於
"狸 肉:甘,平,無毒。諸疰。治風濕,鬼毒氣,皮中如針刺。作羹服,治痔及鼠瘺,不過三頓,甚妙。補中益氣,去遊風。"

先把害死人的中醫禁了吧!
Blank 發表評論於
可以做成包子陷不?LOL
國色 發表評論於
中國應該立法,嚴禁捕捉和買賣野生動物。
soleil2002 發表評論於
製度? 啥問題都要扯到製度。 印度的製度好嗎? 民主國家沒有傳染病? 是商販的利欲熏心。 和美國控槍問題一樣。 是錢的問題。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隻有南方馬來基因的吃這些吧。北方人哪有吃蟑螂蝙蝠老鼠的?!這都馬來矮黑人島民帶來的惡習。和猴子飲食食譜一樣。


truth_hurts 發表評論於 2020-01-22 12:09:44
難道我們真的是劣等民族?
我想對你說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的飲食習慣真得改改了,尤其是南方人
soleil2002 發表評論於
隻能立法嚴打。 食用 販賣的全進監獄。
truth_hurts 發表評論於
難道我們真的是劣等民族?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變態太多了,根本禁不了。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野味野味野尼瑪的味



munchenxx 發表評論於
有些國人真的是。。。。愚昧!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不聽領導話,吃虧在眼前。領導說不要吃,就堅決不吃。
JohnZhangUSA 發表評論於
記者問起”野味“,一位正在剝雞毛的店主連連擺手,警惕地審視記者及周邊環境,之後又小聲告訴記者,“(正月)十五以後給我打電話。

-- 這就是八戒不斷歌頌的偉大製度。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武漢要打全城殲滅戰!這個我黨擅長!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好,八戒哭死!現在武漢海陸空被全麵封鎖!為我黨叫一次好!否則它追悔莫及!
四月春風似剪刀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真是什麽都敢放嘴裏, 百無禁忌!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如果是飼養的動物,也應該經常進行微生物和病毒抽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