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人士:全國人大聲明從根本否定香港法院違憲審查權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製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臧鐵偉19日就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庭有關司法複核案判決發表談話稱,11月18日,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庭作出一項判決,其中裁定香港《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部分條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關條款無效。一些全國人大代表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此表示嚴重關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隻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image)

中國內地和香港多名法律界人士對《環球時報》表示,全國人大法工委的談話不僅預示,香港高等法院對“緊急法”的裁決違反《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決定,更是從根本上否定香港法院擁有的在《基本法》方麵的違憲審查權。

人大聲明從根本否定香港法院違憲審查權

據香港“01”等媒體報道,香港高等法院18日頒布判詞,裁定 “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屬違反《基本法》,而“禁蒙麵法”對基本權利的限製超乎合理需要,因此“禁蒙麵法”也違憲。

對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19日的談話中指出,根據香港基本法第8條的規定,包括《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在內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1997年2月23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作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已經將《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采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因此,該條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

談話稱,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庭有關判決的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我們正在研究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有關意見和建議。

南開大學法學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19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但是,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基本法》中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李曉兵稱,盡管“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和“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之間的界限經常存在模糊,但在本案中,香港高院已對全國人大常委會過去做出的有關緊急法和基本法的安排做出否定,已必然超出香港特區自治的範圍,全國人大在必要時可以也應該進行釋法。他表示,香港法院擁有司法權力,全國人大擁有立法權力,兩種權力可以就同一事物各自表達觀點,但全國人大對法律的解釋權擁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法工委發言人的話預示著香港高等法院對“緊急法”的裁決違反《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決定,更是從根本上否定香港法院擁有在《基本法》方麵的違憲審查權。盡管此時香港高院的判決還不能直接失效,但法工委的表態已是一記“警告”,全國人大的正式決定內容已完全可以預期。

19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發表談話稱,香港高院原訟庭的有關判決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麵社會政治影響。國務院港澳辦將密切關注此案的後續發展。

多名法律界人士揭高院裁決荒謬之處

據香港“東網”報道,香港高院18日頒發書麵判詞稱,緊急法授權特首會同行會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可訂立緊急規則的權力,是違反《基本法》中涉及特首、行政會議及立法會的職權的規定,因此屬於違憲。除“危害公安”之外,緊急法亦授權特首與行會在“緊急情況”下訂立規則的權力,對於此權力有否違憲的問題,法庭今次就無作裁決。

對此,李曉兵表示,申請方的要求和法院的判詞顯示出,他們對緊急情況下立法的“原旨”存在嚴重的理解錯誤。香港高院混淆了在特殊時期和常規時期立法的區別,他們誤認為訂立規則的職權不在特首而在立法會等立法機構,但這是常規時期的立法要求。“既然是緊急法,其本意就是在特殊時期賦予特首緊急處置的權力,不走立法會的審議程序,以盡快恢複秩序。”

他批評稱,做出這項裁定的高法法官“腦子大概還停留在恐龍時代”,本質上是因為他們完全無視或不願承認今天香港社會秩序的嚴重混亂。此舉無異於對香港的亂局火上澆油,也等於明確站在了暴徒的立場上,用法律武器釋放出“聲援暴徒行為”的政治信號。

香港著名律師黃英豪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在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日的淩晨,當時的香港立法機構已在中英聯絡小組的同意下,一攬子通過了包括“緊急法”在內的一係列符合中英雙方共識的港英時代法律法規,使其“坐直通車”直接成為新成立的特區的成文法,並隨後上交全國人大備案。所以,此次香港高院做出這一裁定的理由之一——認為“緊急法”這一港英時代遺留的法例與現行的基本法精神不兼容——並不能成立。

“如果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香港的任何一條成文法不符合《基本法》或憲法,可以將其發回特區立法機構重審。但是,在過去22年中,全國人大從未提出重審要求,‘緊急法’沒有違反憲法或基本法,這是毋庸置疑的。”黃英豪稱。

“高院做出這個裁決還有一個原因是有法官擔心特首可借‘緊急法’肆意立法,不受製約”,香港著名律師、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對《環球時報》表示,雖然特首在緊急情況下被賦予臨時立法權,但並這不意味著特首不受監督,“特區政府隸屬於中央政府。如果擔心特首在緊急情況下濫用職權,不受立法司法的製衡,那麽不要忘記,還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麵。法官的擔心並不成立。”

黃英豪建議,此時特區政府應雙管齊下:一方麵律政司應提起上訴,列舉其他國家和地區實施“緊急法”和“禁蒙麵法”的判例,要求重審;另一方麵,既然香港高院也聲稱,無法裁決特首在緊急情況下定製規例的權力是否違憲,“那麽特區應該幫助法庭,立即向全國人大提出釋法請求,請全國人大明確這一問題”,他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12月正好有會期,可對相應問題作出明確解釋。

何君堯則表示,律政司提起上訴,整個過程可能要耗費兩到三年時間。因此,在當下香港麵臨止暴製亂巨大挑戰的時刻,有強烈必要同時啟動人大釋法,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現行香港止暴製亂的需要、從公眾安全出發,解釋特首用“緊急法”行使臨時立法權是否合法且客觀需要。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洪為民19日對《環球時報》表示,一旦全國人大釋法,所有香港法院必須要按照人大的解釋去做出判決。他表示,人大釋法有三種方式:由香港終審法院提出,由特區政府提出,或由人大主動釋法。

高院裁決讓香港警員與守法市民寒心

香港高院的裁決18日一公布,就已引發香港民意尤其是執法群體的強烈反彈。“這個法官不是居住在地球吧?!”在接到《環球時報》記者采訪電話時,香港前警務處長鄧竟成憤怒地表示,“我感到非常失望。”他同時批評稱,高院此舉會讓“一線警員寒心,讓守法市民寒心!”

18日晚些時候,《環球時報》記者在香港街頭看到,由於警方當天已宣布暫停執行“禁蒙麵法”,很多戴著黑口罩的暴力示威者又蜂擁而出。當晚,有接近一萬名黑衣人戴著口罩在九龍一帶活動,並爆發激烈的暴力行為。這讓許多市民感歎,過去一個多月止暴製亂剛有一些成果,是否就要即刻化為烏有?18日下午,香港警方在發布會上也表示,“禁蒙麵法”在過去一個多月中對警方執法有幫助,因為它可以阻嚇暴力示威者為所欲為。

鄧竟成批評稱,一些人稱讚香港“司法獨立”,但他們不明白,看上去“互不幹擾”的行政、司法等權力是建立在“一國兩製”基礎上的,這些人對“一國兩製”沒有足夠的尊重,隻談“兩製”,不談“一國”。“高等法院判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屬違反《基本法》’,我覺得非常荒唐、可笑。”他反問道,“這個判決會讓人懷疑,法院是否為了達到一個目標或看法才有的判詞?”

“訂立‘禁蒙麵法’是有國際慣例的,為什麽香港不可以有?且判案人員不單要看法例,還應該看製定條例當時、當地的特殊情況,應該以一個地區的最大利益為大前提。”這名香港前警務處處長表示,“禁蒙麵法”會讓警員在執法時更加方便提取證據,也對一些示威者有阻嚇作用。“高院此舉讓所有每天在街頭麵對危險情況但仍然堅守的一線的警員感到寒心!也讓守法市民寒心!他們會感覺,連法律也不能再保護他們!”

李曉兵認為,香港高院的裁決,本質上是“司法滲入政治”,是對香港司法公正的褻瀆。他表示,尤其是相關法官在香港警隊剛剛采取更強硬措施的時候頒布這一裁定,其在時間節點上的精心選擇恐怕是意在瓦解特區政府恢複秩序的努力,有極大被外部勢力收買的可能性。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香港從來沒有三權分立,而是行政長官為中心的管製模式。從基本法設計看,行政長官在香港就等於“王法”。比如林正說“老子就是王法”,那可是陳述事實哦,不是嚇人的幹活。
唯林正的位置要中央"詔準“,包括林正下一級的高官都要中央”詔準“才能合法坐堂。
修車師傅 發表評論於
中國沒有三權分立,中共向來混淆立法和司法的區別。人大是立法機構,可以立法,可以解析法律和憲法,但是沒有司法權。司法權在法院。法院對案件作出判決是行使司法權。人大可以發表聲明,可以嚷嚷某法律怎樣解析,卻無權改變或推翻法院的判決。其他人,就算是中共高官,也隻能嚷嚷,卻無權改變或推翻法院的判決。三權分立是優越的製度。林鄭也沒有辦法。
山外山 發表評論於
說好的港人治港呢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這其實就是關於緊急情況下行政分支有無權利不經過議會宣布行政令的問題。
行政令叫行政令不叫法是有原因的,行政令隻在規定期限內有效,在美國是兩年。
過期失效。
9妹 發表評論於
既然立法歸人大管,
那麽蒙麵行不行 要由人大釋法對嗎? 其他無關方為什麽要狗拿耗子呢?
fguy 發表評論於
怎能讓英國人開的法院對中國法律有裁判權!
dreamax 發表評論於
人大常委會說香港法院無權對基本法解釋
就是說的對與人大已經通過認可的香港法律
香港法院沒有權力去推翻它 裁決它是否違反基本法
因為已經有最高權力機關通過它了
dreamax 發表評論於
香港終審法院被人大授權 也可以對基本法做出解釋
但是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 在人大常委會
如果香港法院的解釋和人大常委會的解釋衝突時候
以人大常委會為準
這是寫入基本法的條款
香港法律界人士難道都不學習基本法嗎?
也對 他們對於基本法一向是選擇性使用
對於基本法規定的兩製就大肆宣揚
而基本法關於一國的部分就避而不談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香港法院當然沒有基本法審查權,因此,香港法院關於違反基本法的判決,都是不終裁。可以推翻。這是一國體製決定的,香港是中國領土,沒有選擇餘地。主權更不應該被挑戰。高院的港府違憲判詞,有政治目的,需要立法機關及時糾正。如果高院對抗,就是挑戰一國。當然,高院判決會在終審法院糾正過來。不過,這會增加香港混亂時間和社會損失。香港高院,應該停止有政治目的的判定,停止挑戰一國。
法治中國 發表評論於
@link2way
你的新的理解我是認同的。但我還想強調一點,人大也罷,人大常委也罷,都隻能對法律條款做出解釋,但無權對具體案例做出有法律效力的裁判,包括香港法院的裁判是否違反基本法,也無權推翻香港法院的裁判結果。
link2way 發表評論於
按照基本法:
1. 人大常委隻有解釋權;---沒錯,人大常委會擁有對憲法和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人大常委會如果認為法院判決違憲,香港法院就必須在以後按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去判決。
2. 立法或者修法的權力不屬於人大常委,而是屬於人大;---也沒錯。人大常委會負責起草法律條文,由人大會議表決通過。
3、裁判權屬於香港法院,和人大以及人大常委無關;---是的,香港法院負責裁判,但必須落實人大常委會對憲法的解釋,不能違背。
4、人大常委的解釋不影響香港法院已決判決,隻為香港法院的未來裁判提供法律依據。---隻要一上訴,香港法院必須立即改判。
我今年十二 發表評論於
實在受不了那個“野花牌綠蜂膠“的糖尿病假藥廣告了。這是給了多少錢,每天變著花樣的上頭條。裏麵淨瞎編一些什麽專家說吃天然糖/蜜對糖尿病有益無害。賣假藥也要有底線好不好。吃了無效就算了不能故意害人啊。給站方提個醒,要還有底線不是錢奴就趕緊把那些垃圾撤了吧。誰家都有父母,別助人傷天害理。
喜大普奔 發表評論於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隻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
true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中國有一大堆垃圾,中共給這堆垃圾起了個名字叫法律,並指著這堆垃圾說中國有法律。這就是傳說中的指鹿為馬!
法治中國 發表評論於
如果香港法院無權裁判是否違反基本法,那麽誰有權?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是為誰提供法律依據?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人大裏有外籍人士都會被開除的,人大不違憲,違憲的是香港法院
法治中國 發表評論於
可見,對與香港法院對是否違憲進行裁判的權力,香港民眾、香港政府、中央政府、人大、人大常委、共產中央一直以來都是認同無異議的。
法治中國 發表評論於
所以依據基本法,對於香港政府或者立法院的法律法規是否合乎基本法的裁判,一直以來都是香港法院的權限範圍,比如2005年,香港法院就裁定,《公安條例》賦予警方限製集會遊行舉行的權力,並未違反《基本法》。
東方明月- 發表評論於
哪裏有警察,哪裏就有暴力!政府不受法律製約,必然導致暴力!政府先把和平示威用各種手段壓迫成暴力抗議,然後再用武力鎮壓暴力抗議。這樣的事是獨裁國家的慣用手段。

然後呢?然後就宣傳和洗腦,就是不解決問題。這是獨裁的生存之道。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決不解決提出的問題,因為它們就是問題本身!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黨領導一切也是托詞,準確的說是東西南北中,工農商學兵習袁二領導一切,想日誰就日誰
link2way 發表評論於
很多人對憲法和普通法律不能區分,對立法和普通司法審批權不能區分。
香港憲法的立法權和解釋權屬於中國人大常委會。
普通司法的審判權屬於香港法院。
當香港法院對司法審判時涉及憲法的運用和解釋,發生爭議時,由中國人大常委會裁決和解釋。

這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沒有任何矛盾。各行其職。
香港的憲法由中國人大常委會負責,體現一國的本質;
香港普通司法審判權屬於香港法院,體現兩製的區別。
發表評論於
20年前高考報誌願,想要學法律當律師,當時在司法部工作的親戚聽了撂下一句話:中國沒有法。於是放棄了這條道路,現在想起來還後怕。

————————-

中國還是有法的,還很多,但這和法治是兩會事。
thetruth111 發表評論於
聲明的好,從法律上把仍是殖民地性質的香港高法給否定了, 哈哈!!
liondiden 發表評論於

原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批鬥時,也曾拿著中國【憲法】說紅衛兵的行為不合法。

結果又怎樣了?

當劉少奇老婆出了監獄後,並沒有反對那個製度。劉的兒子一樣成了高官。

反對文革的聲音呢?能聽到來自中共高層的真實聲音嗎?聽不到的。因為利益已經又一次把他們邦到了一起,大家正一起忙著發財呢。


WhoCaresWhoYouAre 發表評論於
中共突然發現一國兩製是如此礙手礙腳,於是很抽自己的嘴巴,手都不嫌疼。
四牌樓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法律就是太監的性生活。 這些人在地上跪的太久了,根本不知道怎麽站起來做人。
onlyanswer 發表評論於
何君堯對《環球時報》表示,雖然特首在緊急情況下被賦予臨時立法權,但並這不意味著特首不受監督,“特區政府隸屬於中央政府。如果擔心特首在緊急情況下濫用職權,不受立法司法的製衡,那麽不要忘記,還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麵。法官的擔心並不成立。”
bluemoon1962 發表評論於
這些在這裏咬文嚼字的所謂法律界人士,就是一些一直皮著羊皮的狼。他們就是那些黑衣人在法律界的幫凶,目的就是庇護這些打砸搶燒的黑衣暴徒,繼續危害香港,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香港基本法事中國人大製定的,當然中國人大有最終的解釋權,不管你怎麽雌黃
東西北南 發表評論於
沙雕們記住了,這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特別地區基本法,是否違反基本法的釋法權在中國人大!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黨媽就明白跟大家說了罷,黨媽手裏有軍隊,我們就得聽黨媽的,否則坦克上街,就這麽簡單。什麽全國人大,憲法,都是扯淡。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中共未經民主授權,是個非法政權,它的所謂“全國人大”就是個擺設而已,沒有任何實際法律意義。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法官整體來說受自己的背景(種族,文化,地位,。。)影響。

本地法官起碼應該過半數。
kokuhorose 發表評論於
人大還跟他們費什麽話啊,瞎扯皮純粹耽誤功夫。
聖上應該早下決心,拿出我將無我的偉大勇氣,直接戒嚴軍管。改特區為直轄市,書記一把手;廢英美法係,廢三權分立;畫像掛起來,紅寶書學起來;教材內地版,政治課上起來。

誰敢犯刺兒,輕的思想改造營,重的監獄被肝癌。

一代槍杆子裏出政權,二代槍杆子裏保政權,誰怕誰!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一國兩製,國在前,製在後,國家利益決定製度,而不是製度淩駕於國家利益。這是一個自然順序,沒什麽可討價還價的。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你們都看到了,這就是這次運動的收獲。暴力示威到的獎賞就是勒得更緊得韁繩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是否最大的法院是共和黨的?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川總的官司打到最高發院就一定川總贏,因為共和黨的人占多票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中共應該明白,世界上無法無天的國家就少數幾個,如朝鮮、伊斯蘭國、委內瑞拉、中國等,絕大多數國家都是有基本法製的。

你們在香港問題上,在涉及法治的最基本原則上,用一紙聲明否定了香港法庭的司法權,從根本上摧毀了香港的整個社會構架,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國家都是懂法律的,都看到了你中共的無法無天行為。習近平是無知者無畏,這也讓整個世界都更加看清了中共這個脫韁野馬對文明的威脅,將更加引起高度警覺。
ANGELS 發表評論於
有法就要依啊,美國也有緊急法,所以川總可以繞過國會辦事,但既然給了他這個權利,這樣用就沒事,除非以後取消緊急法。
晴天好啊 發表評論於
“香港高院已對全國人大常委會過去做出的有關緊急法和基本法的安排做出否定,已必然超出香港特區自治的範圍,全國人大在必要時可以也應該進行釋法。”
我來問問題 發表評論於
香港人法律是一國的,老是想著反中,中國一直沒怎麽反對香港。英國殖民時從來沒有資格選,現在卻說自己受了不公,人不要臉什麽事都可以說。
Zhisou 發表評論於

人大每次投票都是全票通過, 領導說是馬, 誰敢說是鹿?
kokuhorose 發表評論於

在大陸念過大學的都學過《法學概論》吧, 第一頁紙就明明白白地寫著:黨領導法!
現在的通俗說法就是:東南西北中,工農兵學商,黨領導一切!

PYXZ 發表評論於
前提是一國。知道不?
yaohua 發表評論於
橡皮圖章也能釋法啊?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對一國兩製這麽個搞法,香港人抗爭是必然的了
keeperX 發表評論於
“特區政府隸屬於中央政府。如果擔心特首在緊急情況下濫用職權,不受立法司法的製衡,那麽不要忘記,還有中央人民政府在上麵。法官的擔心並不成立。”
LOL.哪壺不開提哪壺
anchoret98 發表評論於
支持香港高院總辭職抗議!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兩製卻不包括法律製度? 這麽公開打自己耳光啊
為你加油0903 發表評論於
不要相信中共機構做出的任何承諾,一個字都不要信。
loneLong 發表評論於
叫嚷要趕走外籍法官的人,你們正在你們的臉上(如果還有臉的話)書寫大寫的恥辱! 14億人找不到一個能勝此任的法官。還不讓人叫你們豬?
celji 發表評論於
香港法院也不是法外之地。亂港之源就沒有國可以管了嗎
小山初築 發表評論於
嘖,好一個黃圖霸業,唯我獨尊啊~~ 中國人大這些人都變身東方不敗了
北卡山人 發表評論於
香港已亡,各奔東西吧!
K小K 發表評論於
20年前高考報誌願,想要學法律當律師,當時在司法部工作的親戚聽了撂下一句話:中國沒有法。於是放棄了這條道路,現在想起來還後怕。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誰能告訴我,在天朝是人大權力大還是黨的權力大?這種完全沒有明晰權責的政治製度根本讓人家不能相信中國是個正常國家。現在還在不停舔共的,請看看近一百年來被黨國打倒的受害者名單,這裏麵包括了大部分的黨國高級官員,你們也許就是下一個。記得薄熙來?記得周永康?記得芮成鋼?當初他們哪個不比你們愛國愛黨?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香港法院設黨委的日子不遠了。
虎翼 發表評論於
《環球時報》代表黨的聲音。
溫莎公爵 發表評論於
各國聽好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法製就是這個樣子滴!
必須要有 發表評論於
外籍法官滾出香港
空想家王莽 發表評論於
這是撕下麵具,赤膊上陣了,
這就能理解為啥香港人拚命反送中法了,
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口子一開,什麽都會接著來的,

果然如此
小山初築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哈,還一國兩製呢,現在全世界都看明白怎麽回事了
worley 發表評論於
中共獨裁集團談法律,就是笑話。

看看世界上隻有哪個國家有遍地的上訪的訪民???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一國兩製" 根本就是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