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神童”長大了 他去美國念大學變成了這樣…(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重慶男孩田地

曾經被稱作是“繪畫神童”、“藝術天才”的重慶男孩田地,幼年時期就展示了出眾的藝術才能。

6歲辦畫展,8歲在北京“798”辦個展,作品拍賣拍出7000元捐給汶川地震災區,10歲簽約國外畫廊,11歲創作了一部動畫片“耳朵人的故事”……如今田地長大了。今年19歲的他目前是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的學生。褪去“神童”的光環,現在的田地卻讓人大吃一驚。

放棄油畫 每天擺弄木工和電工

小時候,沒有接受過專業的美術培訓,全憑一個孩子對世界的感知,憑著本能畫畫。因為和年齡不符的極強畫麵掌控力,原始而豐富的畫麵細節和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他被日本媒體稱為“可怕的神童”,有的大人說他邪惡,有人說他是未來的畢加索。可年幼的田地才懶得理這些評價,丟來一句話,“我每天都很快樂,我畫畫去啦!”

(image)

△“繪畫神童”田地

當年虎頭虎腦,愛扮鬼臉的娃娃,如今已長成高大英俊的少年。但玩電子遊戲的愛好還跟當年一樣。也踢足球、玩滑板,似乎和同齡人沒什麽區別。

這個周末,田地約上幾個同學去鵝嶺二廠玩了一圈,淩晨2點才回家。作為重慶知名藝術家的爸爸田太權沒說什麽。孩子已經長大了,一切由他自己做主。去年高中畢業後,田地同時收到美國巴德學院、馬裏蘭大學等四所大學錄取通知書時,去念哪所學校,也是他自己拿的主意。

在重慶念小學和中學時,同學們都知道田地是個小畫家,然而在美國新的班級裏,他隻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學生。不同於田地從小就在藝術環境中浸潤成長,美國本地藝術生很多是在高中才決定大學要選擇學藝術。因此在田地看來,很多美國同學入學時缺乏基礎,作品呈現也不太新穎。

“但美國學校更看重學生的創新、大膽挑戰新東西的那種態度,不管你的作品有多不成熟,但隻要能看到你是在嚐試一些新的東西,你就會得到鼓勵。”

於是,想要突破自己的田地,在大一整個學年裏,除了一幅炭筆畫算是繪畫作品,其他創作的幾乎都是動畫和裝置作品。一個以前從未嚐試的新領域。

“當然也可以選擇繪畫、雕塑,老師隻會給你題目,不會對你的表達方式和呈現的媒介有任何限製,隻是我目前不想畫畫了,我想嚐試新的東西。”

於是在大一上學期的自選專業課上,修了半年高大上的油畫後,田地果斷放棄,轉向了“藝術與科技”專業。

學焊接、木工、縫紉、編程……這個多學科交叉的專業,要求學生不但要有較強的藝術表現能力,更要有掌握科學技術能力,以及不同知識領域中相互溝通,和創意的實現能力。

這並不是意味著以前學的那些就都沒用了。田地認為,恰恰相反,如果沒有小時候在父親的寬容下,一直堅持不受別人幹涉,隨心所欲的自由創作,“今天這些東西,我一樣都做不了。”

美國藝術大學“不太教東西”

“上課、睡覺、做作業。”剛上完大一的田地,回憶這一年大學生活給出了三個關鍵詞,聽上去似乎毫無樂趣可言。

翹課這種事,田地也做過。但不是為了玩,是為了做作業。在這裏必須合理安排時間,否則作業完不成。

(image) (image) (image)

△芝加哥藝術學院,同學們在交流討論各自的作品

在芝加哥藝術學院,多數中國留學生青睞服裝設計專業,像田地一樣選擇“純藝術”的學生並不多。

不過,讓田地感到開心的是,老師們的風格似乎跟他爸爸田太權一樣,他們都“不太教東西”。

明明自己曾是大學客座藝術教師,但從小到大,田太權都沒怎麽正兒八經教兒子繪畫,而是讓他自己摸索。

在美國的大學裏,老師隻會讓學生自己摸索,偶爾給一些引導,從來不會手把手教學生技法,更不會教怎麽去創作。所有的創作都是學生獨立完成。因為他們從根本上就認為藝術不是“教”出來的。田地蠻欣賞這樣的教學方式。

“我特別讚成!”田太權在一旁補充說,藝術教育,應該遵循的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原則。老師的作用更多的是啟蒙,以及意識、思想的引導和喚醒,而不是控製學生畫什麽,更不要陷入技法的陷阱。

因此,這也非常考驗一個人獨立觀察、獨立思考,和獨立創作的能力。

把童年噩夢變為藝術作品

“神童”出了國門,在全世界同齡的學畫孩子裏,到底處在什麽樣的水平?

從小被誇到大,到了大學依舊被老師同學誇到習以為常的田地,冷靜而又漠然地回答:“優秀吧。”

優秀當然不隻是他自己說說而已。大一這一年,田地完成了近20件作業作品。

其中,他創作了一件裝置藝術作品:在一個代表人腦的盒子裏,數個手機插在泥土中,象征著過度使用手機將侵蝕人類的思想。

(image)

△田地的作品

還有一件作品是電視機裏一個麵目猙獰的男人正聲嘶力竭地呐喊。原來,田地小時候經常會做同一個夢,會看見很多奇形怪狀的龐然大物,聽見巨大的聲音,所以他決定采用一個老電視機來回憶自己童年時的噩夢,並把電視放在了枕頭上代表夢境。

隨時隨地都在思考如何創作。藝術,已經真真切切的正在變成田地的生活方式——那就是,做什麽都是習慣性的從藝術的角度去思考。

“比如我喜歡玩遊戲,很多作品靈感也是玩遊戲時找到的,我也很注重遊戲的藝術表達,比如它剪輯的風格,有時我也會借鑒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

芝加哥學院教授Alan Strathmann稱讚田地作品的工作量和成熟度,並以他藝術家的身份,給田地推薦可以參考學習的其他藝術家,以此改進作品。

藝術與科技課程的教授Samuel特別喜歡田地的作品,悄悄跟田地說,“你的作品是這個班上我最欣賞的,雖然有地方可以完善,但作品的想法已經達到了展覽級別!”

讓“清明上河圖”動起來

當脫離了自己原先的文化環境,再回頭審視自己原來的文化,藝術創作者們往往會有新的體會和發現。

而現在的田地以當下的認知,再回頭審視自己以前的作品,“我會覺得想法上和技術性上又都高了一個檔次。”

他認為,自己以前畫畫時,想法比較簡單,比如“童年”這種比較常規的命題。而現在,他會從文化角度去考慮一些東西。“之前的畫畫從來不會融入任何的中國元素,因為不具備意識,但現在長大了,走出國門之後,就發現身上的文化根源其實對自己很重要。”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田地大一時唯一的繪畫作品

《中邪》、《冥婚》……這些帶有中國民間風俗文化印記的作品,是田地以前的創作中從未出現過的,而在這一年的創作中,中國文化元素成為田地創作的重要主題。

大一時唯一的繪畫作品,靈感就來源於中國誌怪古籍《山海經》。

(image)

△清明上河圖局部

在大一上學期,田地創作過一個作品,把“清明上河圖”的一個局部做成了動畫,然後投影到了窗簾上,引起了教授和同學們的驚呼。而在古代街道上,充斥的卻是摩托車轟鳴,汽車喇叭的聲音。

在田地看來,在美國搞波普藝術,不會比美國人玩得更好,隻有與生俱來的文化,才是你區別於其他人的東西。

暑假裏,他回到了重慶,猛然發現老重慶的街景樓房很有獨特的味道,經常和朋友們晚上出去拍照。他準備在未來作品中,融入更多重慶元素。

(image)

△田地和父親田太權

唯一讓父親田太權有點失落的是,長大的田地,不再會跟爸爸像小時候那樣,什麽話都說,什麽秘密都交流了。

“恩,大了可能都這樣吧……”田地像兄弟那樣拍拍父親的肩膀,溫暖地笑了。

對話>>

以前的田地和現在的田地

記者:現在很多國內學生熱衷出國留學,對你來說,出國意味著什麽?

田地:出國一定要學東西。就應該像一株成長中的植物一樣,拚命吸收養分。要是能在這一兩年內把芝加哥藝術學院裏所有感興趣的課程學完了,就轉學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去學習。”

記者:未來也會相當一名藝術家麽?

田地:目前我比較理想的關於未來的狀態,就是能成為一個獨立的藝術家。當然也要有經濟條件才能繼續藝術生涯。而對於我目前,就是要先學東西,積累經驗和別人的認可,然後創作,用作品說話。”

記者:你現在回頭看你父親對你的教育方式(不教專業理論,放任其創作)和影響,你怎麽評價?

田地:我特別感謝他,沒有直接把我送去以前那種繪畫班,不然就沒有今天的我。但是教的話,他其實也沒有教過什麽東西給我,都是讓我自己摸索。

記者:請你簡單自我評價一下,現在的田地,和以前小時候的田地,他們有什麽關係,又有什麽不一樣?

田地:以前我畫畫,內容大多是通過自己的想象來記錄生活,更加純粹。現在我的作品很少會有繪畫作品,不斷嚐試裝置,動畫等以前沒有嚐試過的表達形式。作品內容也開始和社會現象有關,同時我也開始注重把中國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

有以前的我才會有現在的我。如果以前沒有這麽多年堅持畫畫慢慢積累藝術修養,現在到大學可能創作方麵會很局限,很困難。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紀文伶 田地和耳朵人繪畫工作室提供資料和圖片

irvinelee 發表評論於
奇葩了。介紹一位青年畫家,卻就這麽幾張畫。

作品呢?
東西風 發表評論於
看好這位小帥哥,有藝術功底思路清晰方向正確勇於探索有可能成為一種新型畫派的代表人物而寫入美術史。如果不能成功以他的聰明才智要達到一個普通人的生活水品也是搓搓有餘的。
Blank 發表評論於
神童的門坎太低
lilywanda 發表評論於
3 歲那張照片好可愛,讓人忍俊不禁
qquito 發表評論於
神童畫家好帥!
路過2013 發表評論於
這個好,他爸也是搞藝術的,給了他很大的自由發揮的空間,長得也帥氣。
duty 發表評論於
很油菜,顧名思義,藝術結合大自然有前途。
owlabc 發表評論於
挺好!
傻大目 發表評論於
變成啥樣啊?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搞藝術就跟要飯的差距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