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學校給家長洗腦:丈夫打你是消業障,要感恩(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18年12月,吉林四平市玉琨國學實驗學校(以下稱玉琨學校)三年級學生睿睿(化名)在校生病,11日淩晨在治療途中死亡。睿睿父母認為學校延誤孩子治療外,還懷疑睿睿生前可能遭到了虐待。

3月18日,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刊發《上遊調查:國學學校九歲男童之死》報道後,多名自稱受害學生家長紛紛聯係上遊新聞。隨著記者調查的深入,這所宣稱致力於淨化學生心靈,隱藏在“國學”外衣下的民辦學校的諸多問題,正一一浮出水麵:學校創辦人履曆涉嫌造假,涉嫌宣傳封建文化,組織家長上課“洗腦”,用各種手段向家長索要捐款,聘用駕校教練當老師......

這所位於偏僻吉林伊通農村的民辦學校收費不菲,每年學雜費2.5萬元,還不包括各種額外的捐款資助。

(image)

創始人王竑錡自稱多所高校教授

根據玉琨學校官方網站介紹,該校是一所設有小學、初中、高中全日製學曆教育的民辦寄宿製學校,成立於2017年8月18日,前身是2007年5月12日成立的長春市玉琨實驗學校。學校有26個教學班,近1200名學生,“作為一所以國學文化為特色的學校,玉琨學校用國學教育淨化學生的心靈,用中醫教育保障學生的身體健康,用辯經教育開發學生的心智。”

在玉琨學校的簡介中,用10年至30年時間,將玉琨學校打造成為全國聞名的國學經典教育特色學校,培養出成千上萬名具有深厚文化底蘊、國學大師級的人才。

睿睿的父親周建奎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大部分家長把孩子送到玉琨學校讀書,都是在聽過玉琨學校創辦人王竑錡的講座後,認為他充滿正能量,而且他還自稱是那麽多所知名高校的教授。

玉琨學校官方網站顯示,王竑錡是著名民營企業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國人民解放軍航空大學德育教授、吉林大學、東北師大客座教授。上遊新聞記者登錄所涉高校官方網站,沒有材料證明王竑錡的教授身份。

玉琨學校官網顯示,王竑錡曾於2005年度被評為感動吉林八大人物。但上遊新聞記者查詢吉林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吉林省信用信息服務中心官方網站信用中國(吉林),在2003年度——2014年度“感動吉林”十大人物名單中,並未顯示有王竑錡的名字。

(image)

“普通農民出身,被當成國學大師給人講課”

玉琨學校創辦人王竑錡,究竟是何許人也?

曾與王竑錡共事過的長春當地人李先生接受上遊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王竑錡有三個女兒,玉琨學校的名字,就是以他小女兒的名字命名的,最開始規模很小,就像一個培訓班。一提玉琨學校誰都知道,本地人基本不會把孩子送去讀書的。

“王竑錡就是普通農民出身,也沒讀過什麽書,做扶貧大市場以後才慢慢掙了錢,想不到他還能被當成國學大師給人講課,真是奇了怪了。”李先生說。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王竑錡除了是玉琨學校的法定代表人外,還是長春市玉琨扶貧大市場的法定代表人。根據企查查的信息顯示,位於長春市區的玉琨扶貧大市場成立於2003年,2008年王竑錡擔任法定代表人,經營項目為零售農副產品、建材、日雜及出租攤位、市場服務。

多次學生家長說,長春市玉琨扶貧大市場除了是一家農貿市場外,還作為玉琨學校接待家長的招待所,以及為家長培訓的講堂使用,被稱作“玉琨之家”。

此前,睿睿的父親周建奎告訴記者,2018年12月8日,他就是在扶貧大市場601宿舍內見到了病重的睿睿。伊通縣教育局提供的《睿睿事件相關問題調查情況》顯示,扶貧大市場601宿舍是校醫閆振麗親屬租住的房子,與學校無關。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玉琨學校的前身——長春市玉琨實驗學校地址,就是玉琨扶貧大市場。

據一名學生家長透露,扶貧大市場的三四樓就是此前學生上課的地方,“2012年之前,這個學校的學生人數還比較少,吃住教學,都在這一棟樓裏。”

據了解,每一次玉琨學校開家長會,位於扶貧大市場附近50米遠的賓館裏就住滿了家長。當地一名賓館老板告訴上遊新聞記者,他在這裏開賓館近十年了,前幾年經常有家長來賓館住,最遠的還有從雲南過來的,“這學校可真厲害,不讓家長看孩子,家長隻能在賓館等著,想孩子想得直哭。”

“玉琨之家”除了作為家長在長春臨時休息的招待所外,還是學校培訓家長的場所。記者在扶貧大市場看到,這是一幢6層獨棟樓房,並未懸掛任何關於玉琨學校的招牌。除扶貧大市場外,王竑錡持股的吉林省宇隆孵化基地,也在此地掛牌辦工。

(image)

義工稱家長培訓班實質上就是“洗腦”

睿睿的父親周建奎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在玉琨學校學生體驗合格才能入學,入學後每一年都會進行體檢,不合格學生將被拒絕接收。

根據招生簡章顯示,該校僅招收小學五年級以下(5—12歲)適齡兒童,不在其他學校招收初中生和高中生,初中高學生均由該校小學生自然升級。按照要求,需要父母帶著孩子的健康體檢報告單等材料才可來校麵試。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玉琨學校的一大特色就是對學生家長進行一係列考核和培訓,”收學生考家長,在全國學校中也算是獨樹一幟吧。“一名學生家長說。

據該校發布的消息顯示,學校將對家長進行考核,要求家長學習國學文化,熟讀創辦人王竑錡所寫的《明恩詞》,應有心得感悟,並當眾解讀分享;每學期必須參加一次家長培訓,不得請假;嚴禁與老師長通電話,打擾老師。

上遊新聞記者從多位家長處獲悉,所謂的家長培訓就是“洗腦”。

一名在玉琨學校做過義工的學生家長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她來自吉林市,把女兒送到這裏讀書後,就經常來做義工,2015年時她連續做了三期義工,還在”玉琨之家“住了將近一個月。

據她介紹,每期家長培訓少則3天,多則7天,家長之間互相稱呼“家人”。義工的任務就是打掃衛生、在廚房幫廚、為老師家長服務。培訓期間,家長也處於與外界“失聯”狀態,吃住都在“玉琨之家”,不得外出,手機等設備都需要上交。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該校內部公眾號“玉琨之聲”曾發布過培訓通知。其中2016年11月23日這次培訓,為期6天,內容包括學生、家長關於國學經典、中醫文化的分享;校醫朱老師演講《認識生命》;創辦人王竑錡一整天的講課。注意事項中,學校要求培訓期間家長手機必須上交,由義工老師統一保管。

這名家長義工告訴上遊新聞記者,2015年之後,學校從長春搬到伊通縣農村,家長培訓的“洗腦”變得更加明目張膽。一名姓郭的老師負責管理,曾當著家長的麵打孩子:“你的孩子不管,我替你們老祖宗管。”

據介紹,培訓過程中,還把家長關到一間關著燈的屋子裏,放著音樂,讓家長下跪懺悔。懺悔內容就是之前做過什麽錯事之類的,“哪個家長心裏沒有點壓力呢?在那樣的氛圍下,也就慢慢接受了。”

睿睿的母親向小燕也向上遊新聞記者證實了這一點。“當時我也是被要求下跪懺悔,本來我並不迷信什麽國學、佛法,但我本來沒什麽文化,培訓那麽多天,吃住都在一起,就真的開始相信他們了。如果不是兒子的死,可能我還在繼續相信他們。”

這名家長義工告訴記者:“雖然我的孩子沒有受到過重的懲罰,但我實在接受不了學校這種行為,所以就選擇帶孩子離開。當時,還有幾名我能聯係上的吉林家長,也把孩子帶走了。”

(image)

“丈夫打你罵你,是在給你消業”

上遊新聞記者從多位家長處獲悉,玉琨學校的招生方式,就是依靠王竑錡在全國各地辦講座,講座地點多數選擇在吉林省外的二三線城市及縣城。此外,還有一些家長因為信任學校也會推薦給身邊的親朋好友。對於部分家長來說,教育孩子尊師重教、恭順聽話的國學,迎合了傳統的教育觀念。隨著各類國學班遍地開花,國學越來越被家長當作管教小孩的法寶。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王竑錡講座的內容,並非介紹玉琨學校,而是涉嫌宣傳封建思想,教家長“做人”。

一段視頻顯示,王竑錡演講中鏗鏘有力地說:“女子要恭敬丈夫,可以消除業障,積累功德,消災免難。”“丈夫打你罵你,那是因為你前生也這樣對待他,要深信因果,打你、罵你,給你消消業,是成就你來了,感恩。”“男尊女卑不等於重男輕女。”“男人是天,女人是地,男為陽,女為陰”。其身後的屏幕上寫著“學習傳統文化,做有道德的人”字樣,另一側則放置著一張孔子畫像。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3月31日,王竑錡將前往黑龍江省方正縣舉辦講座。

一名江蘇籍的學生家長告訴上遊新聞記者,王竑錡的講座內容通常都是如此,除了教如何做人就是宣傳中醫文化。因一般來開家長會的都是孩子母親,目的就是要求家長學會服從——就連刷馬桶,都要求家長不得用工具、手套,要跪地用雙手清理。

這一說法也得到了多名家長的印證。一名不願具名的學生家長說,即使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在這種洗腦培訓下也會逐漸喪失理智,更何況這些家長大多數來自各地縣城,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不聽話又能怎麽樣呢?孩子還在學校,隻能配合老師的要求,希望他們能對自己的孩子多一些照顧。”

(image)

學校自製神藥”小食粉“,讓學生互相診脈

睿睿父親周建奎曾表示,2018年12月2日,校醫發現睿睿身體不適後,曾給他吃過“小食粉”。

由該校審定編撰的《玉琨十年》一書中,一名學生寫到,“小食粉”是該校醫務室自製一種中藥粉,有幾十種中藥粉末,如肉桂、山藥、丹參、幹薑等。”這些看似很平常的食物,不但治病,而且療效好。比如積食發燒,以前用湯劑快則一天,慢的三天,用小食粉快的幾分鍾,慢的一天。“

據了解,從2015年開始,校醫診脈後根據病情配置藥粉,這在該校並非秘密,大部分家長手中都有“小食粉”。

由伊通縣教育局出具的《睿睿事件相關問題調查情況》指出,周建奎提出的中藥粉問題不存在,學校會提供一些藥食同源的營養粉,如枸杞、山藥、銀耳等,對孩子進行調理,“由家長自行準備,不涉及違法問題。”

3月18日,上遊新聞刊發《國學學校九歲男童之死》後,有多名家長及老師主動聯係上遊新聞,表示願意提供線索,並證實家長都必須購買“小食粉”。

(image)

一名已經從玉琨學校離職的老師表示,按照要求,2015年至2016年,入學新生必須服用校醫研製的藥物,收費為500元。家長手中都有學校出具的收費小票,“小食粉”也是人手一份。

根據周建奎提供的收費票據顯示,2016年2月28日,睿睿的學雜費用共計2.5萬元,其中一項收費就包括藥費500元。

那麽,“小食粉”研製的依據是什麽?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小食粉”是該校推崇的中醫體係——振蕩中醫(S中醫)中的治療方法。記者獲得的一本《<玉琨之聲>2017年公眾號優秀文章選集》中稱,“十年的玉琨,我們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文化特色,其中一大亮點,便是中醫文化。”“曾幾何時,玉琨用的是古老的湯藥,如今已經大道至簡,變成了簡單的小食粉,將中醫理論應用到臨床實踐中。”

該校發表的另一篇分享文章,作者是一名四年級學生。該文稱,2013年他剛入學時,校醫室每天不停煎中藥,平常每天都要十幾付。一次偶然的機會,當時的校醫朱老師見到了S中醫創始人的大弟子王某,王某用幾克“小食粉”治病,見效神速。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該文所說的S中醫創始人的大弟子王某,正是校醫介紹給周建奎,讓他帶著睿睿去求醫的河南平頂山中醫王某。

據了解,2015年開學,該校學生們便開始學習S中醫,中藥變成了“小食粉”,原來的憑證調理改成憑脈調理。除了讓學生們服用"小食粉"外,學校還讓學生之間互相診脈,並為對方配製”小食粉“治病。校方不僅發布照片宣傳,還拍攝了視頻在家長群、中醫愛好者中廣泛宣傳。

3月中旬,上遊新聞記者曾以家長的身份進入玉琨學校調查,並從該校校長手中獲得了一本《黃帝內經》,由玉琨實驗學校編訂,出版發行為長春市玉琨實驗學校養生文化推廣中心,策劃為該校校長和校醫。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的專家告訴記者,這本書肯定不屬於正規出版物,不論是公辦校還是民辦校是不被允許作為教材的。

上遊新聞調查發現,除這本《黃帝內經》外,該校還印刷了一係列的宣傳S中醫的書籍,例如《S中醫發蒙》、《S中醫選集》。玉琨學校的官方公眾號“四平市玉琨國學實驗學校”的文章中提及,“玉琨之聲於校醫室合作,經常推送一些中醫養生相關的內容,幫助家人們梳理正確的疾病觀、養生觀。”“學校將校醫工作總結整理成冊,發給家長共同學習。”

(image)

校長兒子被稱“太子”腳踢學生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玉琨學校最讓家長們難以接受的,是原本活潑機靈的孩子變得精神緊張,經常表現出膽怯等狀況。多名學生家長稱,他們的孩子曾遭到不同程度的體罰,至今仍有心理陰影,不敢獨自入睡。

2018年5月,7歲男童小浩然被家長送到該校讀書。暑假結束後,家長再次送小浩然上學時,他就哇哇大哭,不願回學校。小浩然的奶奶告訴記者:“我看別的孩子也這樣哭,就認為是不願意離開家,也沒有多想。”

2019年1月,學校突然打電話給小浩然奶奶,說因為孩子不聽話,讓她把孩子帶回去(被開除)。小浩然奶奶說:“回去的時候,小浩然走路姿勢不太對勁,還吵著腿疼,嘴角都是上火結的痂。”第二天,奶奶帶小浩然去看病才發現,他的腿紅腫嚴重,不能回彎,多次跟孩子溝通後才知道,小浩然因調皮被老師懲罰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蹲起,膝蓋勞損後也沒有被重視,才越來越嚴重。小浩然現在病情已經好多了,但是經常在晚上睡覺時候說:“奶奶,我害怕”。

來自吉林的義工家長告訴記者,有的孩子像小浩然一樣,老師不讓念了,就立刻打電話要求家長半小時之內就得接走,趕不過來的,老師就把孩子和行李都推出去。有天津、上海的家長,都經曆過這樣的事情。離得遠的,隻能求家在吉林的家長或朋友去接一下。這名義工家長說,”我都去過兩次,幫忙接孩子。“

另一名來自浙江的三年級男孩,則是被該校老師踢中下身,未來是否有後遺症還未可知。

男孩家長告訴記者,打人老師叫楊鬆,是該校閆校長的兒子,不到30歲,在學校裏被稱為“太子”。據家長們反應,楊鬆並沒有教師資格證,此前他是當地一家駕校的教練。

(image)

(image)

伊通縣教育局職教科秦科長接受上遊新聞記者采訪時,對這一情況沒有否認。他表示,楊鬆沒有教師資格證也正常,他在學校隻擔任生活老師,隻是偶爾代班,替別的老師講課。

秦科長否認家長反應的有學生被虐待一事。秦科長介紹,有家長舉報之後,教育局進行了調查。玉琨學校是一所國學學校,根本不會打人,沒有體罰學生的情況,”可能是有一些懲罰,但也是很高雅的。比如說從練氣功的角度,讓學生站樁,學生雙腿弓著,雙手向前伸出,類似與紮馬步的動作,這是一種鍛煉方式。"

上遊新聞記者前往玉琨學校調查時發現,該校位於一片農田中,四周都是荒草和山坡,學校被鐵柵欄圍住,大門緊鎖,不允許外人進入。

記者以學生家長身份進入學校後看到,學生們留著同樣的發型、校服也相同,體型也很一致,普遍瘦小。見到記者這個外來之人時,不少學生做出這樣的標準動作:一隻手豎著立於胸前位置,類似佛教中的手勢;另一隻手背到身後,鞠躬致意。隨後,學生們都眼睛直直地盯著人看。

調查中,該校閆校長表示,學校正計劃修建大學,附近的山頭已經推平了。

(image)

(image)

創辦人寫信要求家長捐款

上述義工家長介紹,每次家長培訓時,學校老師就會引導家長捐款。他們聲稱學校創辦人王竑錡每年都要往學校補貼幾千萬,孩子才能這麽幸福,家長也應該表示一下,“捐款越多,越能消除自身業障。”

義工家長說,很多捐款的家長都是有信仰的。據她2015年初步統計,玉琨之家獲得的家長布施和捐款,估計有一兩百萬元。每次家長會,家長們會購買糧油、蔬菜等給學校,平時也會網購餐具、米麵糧油、倉庫雜糧等。

不僅如此,連玉琨學校的部分教學設施也是家長出錢建設的。例如塑膠跑道、綠化、樓房玻璃、監控設備,寢室洗衣機等。班級的書櫃、電視,都是由各個班級承包,隻要壞了,就找班級家長化緣。

一名原玉琨學校的老師告訴記者,多年來,該校獲得了巨額利益。王竑錡在吉林名聲並不好。有的家長被洗腦嚴重,死心塌地的追隨王竑錡,一次性交齊了從小學到高中的學費,每年2.5萬元,共12年,大約30萬左右。甚至有的家長賣了房子捐款,還有做養殖生意的家長,被王竑錡說這是造孽,就不幹了。

(image)

“這種情況發生過好多次,學校一困難就號召捐款,實在捐不上去了,就預交學費。”建校時,學校要求家長交2萬元保證金,家庭困難交不起的,學校就要求孩子退學,後來被人匿名舉報,就不了了之。

2015年,玉琨學校建伊通校區時,因拖欠建築工人工資,工人們曾拉著條幅去伊通縣討薪。王竑錡就給家長所寫信件顯示:“為順利搬家,提前再交一次學費”,落款為王竑錡。

這名老師說,大約在2015年五六月份,她曾給學校寫過一篇文章,大致內容是列舉出給學校的捐款人,表麵上是在感恩,實則是勸沒捐款的家長捐款。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目前至少有十幾名退學學生的學費,尚未退還。

玉琨學校的官網上,寫有一段創辦人王竑錡的話:“一個沒有國學經典修養的人,猶如在茫茫黑夜、烏雲密布中迷失方向的人;國學經典是白天的太陽、黑夜的月亮、星辰,更是每個人內心深處那盞希望之燈——心燈。”

海飄漫遊 發表評論於
所謂的“國學”實際就是騙子在念咒!
如今11 發表評論於
居然有人信!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拿糟粕當國學,不得不說這樣的社會的確需要獨裁統治,否則萬一一幫子這種腦袋的人去投票,估計要退回到給老婆裹小腳的時代了,恭喜這批蠢人,為社會退步做出了更大的貢獻,越來越向中東穆斯林靠近,最後退回到一夫多妻的時代,中國人口大爆炸,可能會占領全世界,實現中國夢。
kikichichi 發表評論於
我好想幫他消業,讓他來感恩!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投生到這種愚昧無知的人家的孩子們真是可憐。還是早死早超生,再去投個好人家吧
海外謀生者 發表評論於
誰他媽的說文革有罪?把孩子摧殘死了就好了?就是五四,文革太少了,毛主席說隔個七八年就來一次,可惜呀,他老人家仙逝了。
海外謀生者 發表評論於
對於這種悲劇隻能借魯迅先生的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我不知這些家長怎麽想的,讓自己的孩子搖頭晃腦背一些垃圾就叫有學問了,真是無語!
沐子心 發表評論於
校長應該拉出來讓大家惡揍一頓,打成半死,能幫他消消業
60MPH 發表評論於
封建糟粕,應該強製關門
muhan 發表評論於
“惻隱之心、行恭敬、知羞恥、辨是非”是到哪兒都能行的通的所謂的“普世價值”,可“守忠信,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
一隻熊 發表評論於
一個中醫,一個國學,咋就不長點出息呢。
cdwb 發表評論於
這種騙子還有市場說明社會問題挺大。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接受現代教育的中國人大都表現出優異的智力水平,出色的認識能力。

中國的製度機製應該依靠知識分子的頭腦,並給他們充分的發揮機會。

這樣就不怕特朗普的貿易戰了!
Mbtech 發表評論於
八戒,長賤,畜貴感恩應該進這個學校深造。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接受現代教育的中國人大都表現出優異的智力水平,出色的認識能力。

中國的製度機製掩蓋依靠知識分子的頭腦,並給他們充分的發揮機會。

這樣就不怕特朗普的貿易戰了!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老祖宗的話還是很有道理滴。
這一世 發表評論於

這爹媽得多蠢才會送孩子去這樣的寄宿學校!

孩子年幼時應該和父母親在一起,這才有利於培養親子關係。小時候送去讀全日製寄宿學校的孩子會形成心理陰影。未來和父母親的關係遠不如自己親自帶大的孩子。看到很多這樣的例子,當年化大價錢送孩子去寄宿的父母現在都在後悔中。

jessy2018 發表評論於
為啥免費的義務教育不上,要上這種學校?
sideline2018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在一家餐廳吃了一份很難吃的牛排,你是埋怨廚師呢,還是大罵牛排就是飲食文化中的糟粕?
sideline2018 發表評論於
夫為妻綱,現代人解釋為妻子要完全服從丈夫,和其他二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常被用於指責中國封建社會禮教奴役人民的工具。在曆史上尤,其是在宋明以後,三綱五常被人曲解其真實含義後,的確是用來作為奴役人民的工具。在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曲解更是到了無可附加的地步。三綱不能作為一個單獨的概念使用,它必須建立在五常(仁、義、理、智、信)的基礎上,使人在社會行為中做到惻隱之心、行恭敬、知羞恥、辨是非、守忠信,進而達到三綱中所要達到的目的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而人,尤其是現代人,在做不到一件事情的時候,不會找自身的原因,一定會把責任推到外部因素。不用和我爭論,大家先捫心自問,我們願不願意生活在一個人人有惻隱之心、行恭敬、知羞恥、辨是非、守忠信,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的環境中呢?
哭笑不得 發表評論於
這種愚昧的家長確實就是洗腦的對象
我可以發言嗎 發表評論於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做到這一點就足夠了。 不用好高騖遠,故弄玄虛。
悲傷的老頑童 發表評論於
騙子一枚!錢多人傻,為什麽這麽容易被騙?國人的思維在開倒車嗎?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我怎麽覺得這個學校有點邪教的趕腳,嗬嗬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中國傳統文化有精髓也有糟粕!要非常警惕地挑選學習。

全盤接受的基本是錯誤方法。

日本在大力學習世界先進技術的同時保留了相當的傳統文化,應該借鑒。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testtesttest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test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Cccv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test test test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fart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Vvvv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Go go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Fffff
即將入段 發表評論於
基督教好象也是要妻子服從丈夫?
app_dev 發表評論於
Hxhxh
二乘之家 發表評論於
中華傳統文化經曆了幾千年的錘煉純化,即使還有糟粕也是在所有文化中糟粕最少的。如此這樣妖魔化中華文化跟“五四”, “文革”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抱著極其齷齪的目的所做的。
MuYuXin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正能量教育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明明是邪教,怎麽成了國學了?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三綱五常裏明明有夫為妻綱,還有汗奸無恥造謠說這不是國學,簡直反華無底線
即將入段 發表評論於
就是類似紅誌大師,東北那疙瘩專出這類人物。得罪了,這裏練功弟子很多
zeroton 發表評論於
說得沒錯,支持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總不能做太監裹小腳人吃人才叫國學吧?
yddjh0033 發表評論於
家長愚昧,政府不作為,孩子遭殃。
starwars 發表評論於
這種不能稱為國學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中國國學跟無神教一樣都是邪教

中國國學,人類文明的毒瘤
starwars 發表評論於
這種不能稱為國稱
鄭南 發表評論於
狗屎國學
vxmon 發表評論於
愚昧的家長,政府要負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