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風輕雲淡,上善若水。筆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創作品,謝絕轉載!
個人資料
水沫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博文

一家人在家工作,老公,兒子和我各占一層樓,倒也相安無事,即便三個人同時開電話會議,也互不幹擾。 兒子本來是在家上網課,最近剛剛開始做summerinternship,出出進進忙忙碌碌,一會兒要做fingerprint,一會兒要做drugtest,一會兒要做badge,一會兒要拿laptop,他又不是個小心注意的人,頓時讓我有種不安全的感覺。 美國疫情依然看不到頭。我們州居家令兩個多月了,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74)

今天是春光明媚的日子。坐在deck的藤椅上,陽光曖曖地灑在身上,春天的氣息撲麵而來,即便是在北方,所有的樹也已經都長出了新鮮的葉子。有的樹還是淺淺的新芽,像出生的嬰兒一般柔嫩,有的樹已是枝繁葉茂,一片閃爍著金光的翠綠。 我們家後麵的草坪很大,但並不全是我們家的後院。中間是公共區域,最後是另一家的側院。望過去兩邊碧草如茵,中間夾著一長條滿[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0)
(2020-04-30 19:34:39)

很久沒有上飯帖了。準確地說,很久沒有上帖了。 興趣愛好也是跟潮水一般,潮水上湧的時候,寫博看博不亦樂乎,潮水退卻的時候,十天半月也懶得打一個字。 當然也有人對於興趣愛好始終如一堅持不懈,這樣的人往往是成功的人。成功的要素中,最重要的不是智商和才華,而是堅持。 在家呆了快兩個月了,美國疫情依舊看不到希望。每天日增三萬左右,死亡人數[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9)
盡管疫情的陰霾日益嚴重,堆積不散,但是春天還是不可阻擋地到來了。 社區裏的櫻花、梨花都開了,望過去雲蒸霞蔚,一派欣欣然生機勃勃的景象。我站在DECK上曬太陽,陽光明媚,草色泛青,鳥鳴唧唧,花開爛漫,讓人一時完全忘了疫情。 除草機轟鳴而過,我們家的園丁自動複工,也沒有跟我們言語一聲,就在我家草地工作。那位園丁開著除草機從我邊上轟隆隆地走[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7)

上個星期,每天看著日益增長的確診人數,每天看著老公和兒子早出晚歸,毫無任何防護措施的進進出出,心裏難免擔憂。除了在洗衣間放了抗菌洗手液,苦口婆心勸說他們回家第一件事洗手,也別無他法。 不是沒有口罩,在WALMART買了150個外科口罩,包裝簡陋,沒有製作商的名字,隻有兩個中文字“合格”,價格還很貴,也不知是否有用。關鍵是西人沒有戴口罩的習[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7)
(2020-03-08 09:26:43)
一個月前,我還在抱怨朋友的領導罔顧生命強迫她回國,現在發覺她回國實在太正確了,杭州的小區應該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一個月前,我還在囑托國內的親友要注意安全,還在為武漢疫情捐款祈禱,突然間,疫情就來到了我們身邊。我們隔壁的COUNTY發現了三例新冠,一對七十多歲的夫妻,一個五十多歲,都是從意大利旅遊回來的。他們回來也沒有強製隔離,那對七十多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2)
(2020-02-27 13:41:53)
月色如水(全文) 1。 一束月光從窗簾的縫隙裏透了進來,在床上落下一道銀色痕跡。岑如蜷縮在King大床的一側,床的另一側空空蕩蕩,她翻了個身,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滴到了枕頭上。 她跟林南已經分房兩個月了。 岑如一時想不起那天他們是為何爭吵,記憶中最清晰的部分就是林南鐵青著臉去了客房睡覺,眼神裏滿是冷漠和疲憊。 他們以往也有吵嘴的時候,[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74)
(2020-02-25 11:35:48)
“我......她說我對她不夠投入,其實我並沒有不投入,隻是我的熱情都消耗在我的初戀了。嗬嗬。”顧晗自嘲地彎了下嘴角。 岑如知道他說的初戀是在指自己,便也笑著說:“跟我沒關係吧,我們都二十年沒見麵了。” “十八年。”顧晗更正說,他又抿了一大口酒,感觸良多地說:“高中畢業後我還見過你幾次,直到你大學畢業出國後就再沒見過。也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2-23 08:51:02)
3。 一連幾天,岑如的日子過得麻木不仁,她仿佛一個機器人,機械地上班吃飯,照顧露西。她幾乎不跟林南說話。她一時沒有想好該怎麽處理這件事,這段時間她跟林南的日子本來就過得如同室友一般,而且還是關係冷漠的室友,這也給了她空間和時間獨處和思考。 就在這時,顧晗如約而至。 岑如和顧晗已經將近二十年沒見了,若是擱在以前,岑如必然會請顧晗到家[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3)
(2020-02-18 10:19:01)
2。 第二天是周六,岑如一覺醒來,微微睜眼,看見一束陽光已經透過沒拉嚴的窗簾照進屋子,塵埃在光柱裏緩緩飄浮。 岑如從床頭拿起手機,發覺已是八點半了。她慵懶地躺在床上,習慣性地先瀏覽一下手機。她的高中同學顧晗給她發了一條信息:“我過兩天要到美國開個學術會議,到時會過來看望你,很多年沒見了,期待能夠再見!” 他們的高中班群才建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5)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