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12-03 08:46:55)

1234567889101112131415161718[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1-12-03 07:09:04)

4日 床頭櫃抽屜最上一格有齡齡給的書簽,新的,不舍得用。哈利波特的書簽,她用過,我接著用。她小學一年級帶照片的書簽怕遺失,也不舍得拿來用。平時我用亂七八糟的書簽—糖紙、包裝紙、車票、一根絨線、樹葉,等。 那套春夏秋冬的書簽大概是齡齡留學生朋友從國內帶來的,上麵印著唐詩,精致,我更舍不得了。現在我愛用樹葉,楓葉不行,我還用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12-03 06:54:17)

(四年前我重讀了梭羅名著《WALDEN》的上海譯文出版社中文版,徐遲譯。今年八月初至十一月底,我對照了徐遲的譯文,讀完原版。我摘抄英文附加中文的筆記,再按照摘抄理出線索寫這篇讀後感。我肯定會有不少淺薄感想流於篇幅,然而,願意分享等待指教。) 如果喜歡閱讀,或觀察鳥,或熱愛小動物,或鍾情釣魚,或木工造房子,或種植,或徒步,或野營,或滑冰,或[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2021-05-05 13:40:45)

第一次知道這個單詞是廚師長說的,廚師長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上海五星級酒店工作,比較而言是西方文化的“前沿”陣地。酒店大堂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外來英文新名詞,比如“gay”。現在大家都知道它的特意,與彩虹旗連在一起。 最近在讀LOLITA,納博科夫《洛麗塔》,初版一九五五年。有英文詞gay兩次,書裏還是它原本俏麗的意思。 十九世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8)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貼紙上的便箋,重讀時發現,格外驚喜,那種手寫的靜美,讓我忍不住用手指輕撫。 這是根據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譯出,上海譯文出版社重版紀念徐遲,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時她在譯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買,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學校辦公室。 我的真學生小潔(這本書寄到學校時,你也在學校)要我推薦充實心靈的書,我第一本想到[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79)
(2018-09-05 06:39:21)

《舊約》的文學性極好,我抄寫喜歡的詞句,比如“細如灰塵”,我要寫的遊記也是細如灰塵,於我自己,它是冬日陽光進房間,光束成筒,纖細的灰塵浮動遊弋,像夢裏的不真實。留下文字,不刻意存留於世,恰是為將來的回溯。 胡適給張愛玲信裏提到《秧歌》題目大可改作“餓”字,巴黎回來之後讀此書,我竟綿綿延延有餓的感覺。加了一把糯米,淘米做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