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小區被封了

(2022-09-10 17:49:51) 下一個

【科大瞬間】小區被封了

李愛民 807 瞬間2季 

第205期

【作者導讀】

疫情爆發後,每個人都深陷其中,尤其是小區被封以後,感受更是前所未有的。我曾將親身經曆的事情寫下來發到朋友圈分享。最近幸得《科大瞬間》青睞,劉揚、沈濤幾位學友希望我稍作修改後轉載。按照他們的要求,把幾篇公眾號的短文集合到一起。能夠借助《科大瞬間》這個更大的平台與校友分享生活點滴,非常榮幸和有意義。

作者像

潛回北京

因為疫情再度爆發,2021年8月份的第一個周末,我老老實實地在濟南度過,沒有回北京,更沒有亂跑。

8月11日(周三)上午接到我家領導電話,語氣相當溫柔地問我什麽時候可以回家。那語調像18歲的小女生,跟平時教導我的語氣有天壤之別。

此前,我曾經決定抗疫不成功,暫時不回北京,不能給北京市政府添亂。但是聽到我家領導溫柔的召喚,我決定“鋌而走險”。

鑒於北京市政府號召“非必要不出京,非必要不回京”,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最要緊的是了解具體政策。因為每個部門隻能解讀自己負責的業務,即所謂鐵路警察各管一段,我先後給小區居委會、高鐵客服和北京南站客服打了電話,了解到如下情況:

第一,  居委會的政策解讀:低風險地區人員返京,需要提供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報告,到京後要每天提供兩次體溫檢測結果,三天後要再做核酸檢測;

第二,  高鐵客服的反饋:隻要可以買到車票,且健康碼是綠碼就可以上車;

第三,  北京南站客服:隻要健康碼是綠碼,就可以出站。

有了這些信息,我心中就有了底。當天晚上到一個免費測試點,做了核酸檢測,為第二天動身做準備。

第二天(周四下午)5點我到達濟南西站,進站時隻比平時多了查驗健康碼的程序,其他沒有什麽特殊要求。進站後發現候車區比平時人少很多,大廳顯得冷冷清清。

我乘坐的是G198,從福建平潭開往北京南的,車上的乘客不多,大約也就三分之一。乘務員的檢查比平時嚴格,不僅要核驗健康碼,還加測體溫。到天津南站前,列車廣播通知凡健康碼是黃碼和紅碼的乘客,一律到天津南站下車,統一安排隔離。通知反複多次播放,但是車內乘客並沒有因此增加緊張感。

列車到北京南站基本如常,但是小紅帽等服務沒有了,估計是為了盡量控製與流動人口的接觸。同車廂一位帶小孩的孕婦找不到小紅帽,急得團團轉,我主動幫她把行李和海鮮等運到了出站口。

出站與平時沒有任何差別,持身份證驗票出站即可,不僅不需要出示核酸檢測報告,連健康碼都不檢查。

8月15日(周日)晚我由北京返回濟南,一路上的檢查與平時相比沒有什麽特殊之處,但是北京南站的候車大廳幾乎沒人,與平時相比反差極大。平時暑假的周末,連票都難買,現在這般景象實在令人唏噓。

以上經曆與近期打算往返北京的朋友分享,同時希望生活狀態早日回歸正常。

發燒

2022年春節後的第一天,我回濟南上班。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長,更比往年冷。我在濟南的公寓是一棟老式住宅改建的,房間在頂樓,周圍幾家都還沒有回來。房間被凍透了,晚上進屋的時候溫度計顯示隻有7攝氏度。盡管我把空調、電暖器、電熱毯等能加熱的東西全打開了,到晚上11點室溫依然隻有15度左右,我隻好加蓋了一層被子。夜裏我被凍醒幾次,第二天早晨7點半時才發現,上麵的第二層被子被掀到了一邊。

周二上午我按時上班,一開始還好,後來漸漸地感覺到渾身發冷,到中午毫無食欲,我估計可能發燒了。現在這個非常時期,如果因為發燒去醫院一定會給很多人添麻煩,我決定趕緊回公寓用我老媽曾經教過我的辦法——喝紅糖薑水發汗。

沒有紅糖和生薑,我便用熱水代替。可能是因為上了年紀“內循環”不靈的原因,不論我喝多少熱水,蓋多厚的被子,就是一直是幹發熱不出汗。汗出不了,幹脆睡覺。

到晚7點情況依然沒有明顯好轉,體溫37.8度,我一下緊張起來。我不是擔心得新冠,春節期間我遵照政府非必要不出門指示精神,絕大多數時間老老實實呆在家中,沒有接觸新冠的可能。我擔心的是春節後的第一周,有不少關鍵的事情需要處理,如果因為感冒哪裏也去不了,一定會耽誤事。我不敢大意趕緊加大力度,強迫自己大量喝熱水,蓋被子發汗。晚9點多終於有了效果,開始微微出汗,身體逐漸感覺清爽。

周三一早再測體溫36.7度,高興之餘不敢大意,繼續待在房間,每間隔一個小時測一次體溫,三次結果差不多,這才放下心來。於是立即到指定網點做了核酸檢測,然後購買當天晚上的高鐵票去江蘇東台辦理銀行開戶。後來的情況一切順利,總算沒有耽誤事。

這次發燒我有幾個感悟:

第一,  當下形勢發燒者的處境比艾滋病人都討人嫌。如果被“組織”發現,估計會被采取強製措施,所以還是需要格外小心。

第二,  我想起我兒子和我分享的一個故事。我兒子曾在矽穀一家華人教堂做義工,一次牧師在講到家庭時提到,一個人健康的時候對家庭不一定有特別的感覺,但是當生病的時候就特別需要家庭的溫暖和關愛。我躺在床上想起兒子說的,還真是那麽回事。

第三,  上了年紀要格外注意身體。人到中年的時候我的體質依然非常好,發燒38度以上都感覺沒啥問題,該幹嘛幹嘛。現在馬上步入退休年齡了,37度多就覺得有點兒發虛,年齡不饒人。

第四,  感謝爹娘給的優秀遺傳和健康的好底子。發燒後的康複時間短,在我這把年紀應該算是不錯了,沒有耽誤工作非常慶幸。

第五,  網上傳說新冠會讓人沒有嗅覺、味覺和食欲等,聽著挺邪乎。我這次感冒也有類似感覺,才想起其實感冒的症狀與上麵的描述差不多,隻是我們幾年沒得感冒了,淡忘了曾經的感覺。現在想想真沒有必要過度緊張。

第六,  在回北京的路上,回想這一段時間拚拚殺殺的狀態,我對自己都刮目相看。我想起一位老領導對我說的話:“如果你想幹,幹什麽都能成”。沒準兒在戰爭年代我就是李雲龍,在計劃體製時期我就是王進喜。

自我吆喝一聲——哥們兒挺牛,加油!

小區被封了

2022年3月10日周四晚,我像往常一樣乘坐高鐵返回北京。上車後給我家領導發了信息,告知我晚7:40到北京南站,9點以前可以到家。

大約晚7點收到我家領導通過微信發的照片,很快又接到她的電話,告訴我我們小區被封了。如果我想趁隔離14天難得的機會修身養性,歡迎回家,如果有事情不妨趕緊打道回府。她還告訴我,現在小區的群裏像開了鍋,有人歡喜有人愁,我猜想前者應該是拿固定工資的人。

從我家領導樂樂嗬嗬的調侃中,我相信家裏一切都OK,而且從國外的報道看,現在病毒殺傷力已經大打折扣,所以我絲毫不擔心。考慮到隔離14天對工作影響很大,一開始我還真的準備到北京南站後立馬乘坐8點左右的高鐵回濟南,但是很快意識到這樣的想法非常“危險”,會犯嚴重的“路線錯誤”。家裏領導正在“水深火熱之中”,說啥咱也要做出點兒同甘共苦的表示。

於是我悄悄潛回小區附近,到了門口給我家領導打了電話,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我向她通報了小區被“包圍”的情況,哪裏有警車,保安如何部署,好像在商量越獄方案一樣。我家領導聽著不斷的哈哈樂,讓領導開心總算不虛此行。

我們小區旁邊的馬路上停了好幾輛警車和救護車,在小區門口的馬路邊每隔十幾米站著一位保安。進出小區的門都拉著警戒線,有人把守,正門還有幾位穿白色或者藍色的醫護工作者,快遞小哥送的東西統一集中到那裏。我聽身旁一個人在叨嘮,封閉之前進入小區的快遞小哥和在遊泳館遊泳的小孩子們封在裏麵還沒有出來。我鬥膽湊上前,問一位穿藍色防護服的人,是否需要誌願者,管吃管住就行,我想待得離家裏近一點,沒別的意思。他看著我樂了一下,旁邊一個穿製服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於是我趕緊躲了。

晚上我在小區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期盼那個中招的哥兒們萬一是假陽性,再次檢測後可以證明是虛驚一場。第二天上午我家領導發來微信,政府正式發布信息,確認我們小區封了,我回家的計劃徹底泡湯。我趕緊再到小區附近巡視一圈,通過電話再次報告小區被圍情況,並對我家領導表示聲援。有家難回好不淒涼,因為擔心在北京漂著也存在危險,遂決定趕緊乘高鐵返回工作地濟南。荒誕的北京一日遊,讓人刻骨銘心。

我們的小區靜悄悄,如果不是警戒線和馬路兩端的警車,根本無法相信它成了中風險區。周圍的一切和往常一樣,晚上幾百米以外的餐飲街依然飽滿,仿佛什麽都沒有發生。人們對疫情已經不再談虎色變,小區的封閉也處理得井井有條。表麵上看好像一切就應該如此順理成章,每一個人都沒有違和感;而深層裏,卻隱含著無奈和麻木。

結語

受餘光中《鄉愁》詩的啟發,想想小區封閉後自己現在的樣子,不免感慨:

溫暖的家在裏頭,

孤零零的我在外頭;

向往的生活在路的那頭,

活著的我在路的這頭。

有呼吸,靈魂卻被

折磨得難以駐守。

【作者簡介】807李愛民1985年畢業於中國科大管理專業。曾擔任科技部科研條件與財務司處長,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科技領事。1997年在美國Duke大學進修。回國後,成為國內創投政策的早期製定者之一,是國內首家同業組織——北京創業投資協會的發起人,並受聘擔任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院外導師和中關村創業導師。曾任中國風投合夥人和高級副總裁,現任濟南建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注】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編輯:沈濤,劉揚

排版:俞霄,許讚華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沈濤 822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