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一次膽大妄為的轉行

(2020-11-01 18:16:03) 下一個

一次"膽大妄為"的轉行

一一從理工男到知名作家

第22期 | 管平潮 966

【導讀】科大人成為著名網絡作家,可能超出許多人的預想象。但細想,卻是在情理之中。頂尖大學本來就不是職業培訓機構,而是培養學生創造力、批判性思維、以及未來領袖的園地。這個園地孕育了入學時還是懵懂的少年,培養了學子積極探索的精神,並最終激發了他們心中的潛能,找到自己的真心和本然,使生命如朝霞般絢爛!誠然,這個探索過程可能並不一帆風順,就像本文作者的人生曆程一樣,但絕對值得我們花時間去尋找.

《科大瞬間編輯部》

* * * * * * * *

在現在有些介紹裏,我已經成了中國仙俠代表作家;但其實在寫作這件事上,我是"半路出家"。我本科和碩士就讀於中科大,然後拿到日本文部省獎學金,去位於東京的本國立情報學研究所讀博深造。我前後所學,全都是電子工程、計算機網絡安全等工科專業。我
出版的第一本書籍,也不是小說,而是一本叫《局域網組建與維護實例》的教材,還是教
育部電教辦的指定培訓用書。

看起來,這些都和現在從事的寫作事業毫不相幹,但實際上,在中科大的八年本碩青春歲月,對我的寫作事業,有著無法替代的作用和幫助!

最直接的影響,便是在科大選修的那些文學課程,諸如〃老子文化〃、"詩詞寫作"等等,這對我後來主要寫作的古典仙俠,有直接的幫助。以老子《道德經》為代表的道家學說,滲透到我仙俠小說中的方方麵麵。

我還經常在科大BBS"瀚海星雲"上練手,至今那裏仍然留存有我的個人文集Windance的〃雲水逍遙〃。估計那個時代的科大學生,對Windance這個BBS賬號也很有印象,為我是那時BBS的一個主力站務。在我的任職期間,科大BBS完成了從PBBS係統到FBBS係統的變遷。在科大期間學到的精深的理工科知識,在我後來寫作中構建龐大恢弘的世界觀時,也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這些隻是直接的關聯。

而我認為,那些在科大生涯中淬煉出來的優良品質,比如勤奮、拚搏、不怕苦和不怕累,以及有效的學習方法、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在麵對人生、麵對事業時應該秉持的正確哲學,這些才是我後來能順利轉型寫作、並取得較大成功的真正原因!所以在這裏,我要真誠地道一聲:感謝您,科大母校!

再回到轉型本身。為什麽我這樣一個勉強算得上理工學霸、工程精英的人,最後轉向了仙俠小說寫作?閱讀經曆是促成這種轉變的一個重要原因。我從小就爰看書,爰看到沉溺的程度。

幸運的是,爹媽也很開明,隻要我在看書,哪怕看的是武俠等閑書,都認為我是在"學習'便不會打擾,不會幹預。正因為這樣,我從小到大,看了大量的書,包括所謂"有用的好書"和"無用的閑書"。如果不是這樣,我不可能"棄理從文" ,也不可能在從文之後,還能取得一定的成績。

就這一點,有一個令我至今難忘的場景。

我幼年生活在江蘇農村。讓現在很多年輕人很難想象的是,上個世紀80年代的江蘇農村,還挺貧困,經常停電。於是有一個停電的夜晚,至今仍清晰地留存在我的腦海裏。那一晚,又停電了,媽媽點起了煤油燈。在昏黃的燈火中,她納著鞋底,"陪我看書"。媽媽這樣認真的陪伴,今天聽起來,我讀的應該不是課本,就是教輔,但真相呢?我看的,是《碧血劍》。

現在回憶起這件往事,我越發地覺得,今天我能成為作家,父母的開明理念,要記首功。事實上他們的開明,也沒讓我在應試教育中吃虧;作為理科生,我在96年江蘇高考中,文理科同卷的語文單科分數,斬獲江蘇省第一。

我父母的開明,還體現在我後來的棄理從文。從傳統世俗意義上講,我的熱門工科專業高學曆、學成後進入互聯網巨頭企業拿著高薪,都是左鄰右舍眼中一個年輕子弟的最經典的成功之路。

但是在我轉向專職寫作前,我還走著世俗眼中成功道路時,我父親已經戴著老花眼鏡,捧著我出版的第一本小說《仙路煙塵》,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後他跟我說,"看來,你將來,要在這上麵吃口飯了。

父親的語言很平實,作為一個中學語文教師,對我的作品給了正麵的肯定。但對我來說,這句話更重要的意義是,他主動認可我將來放棄眼前前景安穩、薪酬豐厚的熱門金領職業,轉向旱澇不保收的文學創作!

我想,"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不懷疑所有家庭中的父母輩,都為子女的成材操碎了心;但我敢自豪地說,像我父母展現出來的這種近乎大膽的開明,可能並不太多......所以,我一直對爸媽充滿了超乎孝道的感恩!

回到我的仙俠世界上來。經常有人問,我現在從事仙俠創作,是否受過去閱讀的影響?當然!所謂"厚積薄發〃,沒有一以貫之的積累,就沒有信手拈來的自在。

可以說,沒有中國古典文學,就沒有管平潮的仙俠世界。

四大名著、三言二拍、《聊齋誌異》,我"數十遍〃地反複看。當然這種閱讀,並不是功利的,而是發自內心的,因為讀這些中國古代的優秀經典小說時,讓我在感受前輩古人的才情之餘,還能得到休閑和放鬆。

具體到仙俠小說寫作,《西遊記》、《聊齋誌異》、《搜神記》、《山海經》、《世說新語》、《子不語》、《閱微草堂筆記》等經典作品,給了我最直接的滋養。

在構建我自己的仙俠世界時,自然也受到上述作品的影響。而且還不止這些,中國古代的諸子百家,特別是儒釋道的不少理念和元素,也會運用到我的仙俠世界構建中去。

除了中國優秀的傳統本土文化,那些西方的神話,比如希臘神話、羅馬神話、北歐神話、中世紀的歐洲傳說,還有西方現當代的奇幻經典小說,同樣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我覺得,想構建一個宏偉瑰麗的幻想世界,不僅考驗一個作者的想象力、邏輯能力,還考驗他的博聞廣識。尤其是古典仙俠世界,還要浸潤濃厚的東方古典文化。

舉例而言,在現在已被不少讀者奉為仙俠經典的《仙路煙塵》中,便滲入了很多道家的思想。主角張醒言的"太華道力〃,就借鑒於老子《道德經》中關於"有無〃的思辨。

而我的另一本長篇小說《血歌行》,它曾在2016年同時入選中國作協和廣電總局優秀作品推薦榜單,其中關於異族"龍族"的刻畫,就多取材於中世紀歐洲傳說及西方神話;甚至龍族人物的名字,也來自拉丁語的音譯。

其他有關仙神的元素,更是直接來自於中國傳統的神魔體係。

在我的仙俠世界中,還包含中醫藥、民俗、特產、飲食、古代官製兵製、天文星象、地理政區、宮廷禮儀等等。這些不說包羅萬象,至少旁征博引。

經過十五年的創作實踐,我越發地感覺到,"古典仙俠"是傳承我國優秀傳統文化最重要、最適合的小說類型。

所以堅持選擇仙俠題材,是出於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爰,也希望利用這種最本土、最中國、最古典的小說類型,能折射世情,勸人向善。

我也始終堅信,我們中國人,還是最喜歡看東方審美的故事。

比如,在北美口碑爆棚、票房飄紅的《星球大戰8 : 最後的絕地武士》、《黑豹》,在中國無論票房、口碑都一般,這喻示著,我們中國人還是有自己的民族審美。

國際化是很高大上的追求,但我想,假如我這一輩子,作品就服務於中國人,讓中國人審美得感動、愉悅,那也就足夠了,是自己值得用一生去達成的了不起的成就。我一向認為,作為個人的國家、民族身份,本質特征是文化的認同,而不僅僅是身份證、護照上寫著的國籍。
 

就古典仙俠創作本身,我也有很多感慨和心得想分享。

仙俠小說的創作,最重要的是想象力。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腦海中的想象和思緒,如同開水沸騰,簡直像核反應堆一樣。比如在我第一次去大別山,車行山路上,我看著車窗外連綿的山林、低沉的烏雲、高翔的飛鳥就在腦海中不停地冒出各種描述的文句,以及對眼前景物的各種延伸想象。用現在時髦的話兒來說,就是"腦洞大開"、"不停腦補〃。當離開大別山時,我當時甚至相 : "如果把我剛才腦子裏浮現出來的一串串文句 ,都打印出來 ,就是一個中篇散文小說啊!“

說到"腦補"的能力,我還是挺強的。

至今仍記得,有一次晚上睡覺前,把將要寫的一整章三幹多字的內容,竟然完全預先在腦海中完整成型,包括起承轉合,甚至具體文句。然後睡不著了,爬起來打開電腦,把剛才腦中所想,全部記錄下來,便是一個新章節。

而作為想象的基礎,觀察也非常重要。

比如,《仙路煙塵》中,西王母之女瓊肜有一個華麗無比的終極法術,就來自於我對一張激光防偽標誌不同角度地仔細觀看,然後再加以發揮想象。

因為瓊肜人設為一個稚齡少女,於是那幾年裏,我在日本的電車上,便留意看到的小女孩的神態,觀察這種年齡段女孩兒的神態特征,喜和悲時的肢體語言,甚至麵部肌肉的細微變化,都認真觀察到。所以如果你在電車上,看到有人呆呆地盯著一個人看,那他除了沒禮貌外,還可能是個作家......

事實上,我在創作期間,整個人都處在觀察到任何事物,都要往小說上聯想的瘋魔狀態。

比如當年在日本留學期間,無論是在日本國內的遊覽,還是回國的旅程,我看到一草一木、一顰一笑,都會多加留意,思考它們能不能為我創作所用。

回憶那段日子,還挺有趣。因為我讀博的研究所,在東京市中心千代田區的皇宮平川門邊上;那地方寸土寸金,我便不可能在研究所附近住宿,便租到一小時地鐵車程外的練馬區平和台一帶。

那地方確實挺遠,每天往返,有兩個小時在路上;我便趁這個時間,除了思考科研的事情,還能有充裕的時間思考正在寫的小說。特別是晚上返回住所時,我腦海中所想的,都是晚上即將書寫的新章節。

於是,從研究所出來,在東京地鐵東西線的竹橋站上車,坐到轉乘有樂町線的飯田橋站,這時已經回憶起上一章所寫的內容;到

到了護國寺站,確定好今晚所寫章節的框架;
到了池袋站,劇情線條成型;
到了幹川站,想好本章亮點;
到了小竹向原站,構思好本章末尾的懸念;
到了平和台站,審視本章整體的故事;
然後便下車,出站,到住宿地方還要走二十多分鍾距離,這段時間裏便幵始默想具
體的描寫和對話。

這是一種什麽感覺呢?

今晚要寫的章節,起初隻是一個胚胎,或如迷霧中一朵朦朧的光,然後隨著地鐵的前行,那朦朧的故事,在一次次清亮的報站聲中,在照亮回家道路的明月光中,逐漸在腦海中浮出水麵,漸漸清晰......那一刻,雖然我周圍全都是熙熙攘攘的乘客下班族,我卻能沉浸在自己的仙俠世界裏;我想象它,刻畫它,實現它,在萬丈塵氛間,神遊萬裏。
想象講究自由靈動,觀察講究細致入微,到真正創作時,我覺得態度還要滿懷工匠
精神。

比如展現一段拙作《血歌行》中的景物描寫,我想不會有很多作家,會為了一段
風景,去查閱那麽多資料,毫不回避具體的花草植物名字。我想,隻有具備不偷懶、不回避的工匠精神,才能讓性靈的文學變得充實起來,至少讓讀者覺得,這本書很有誠意。和工匠精神直接關聯的,便是勤奮。

這幾天一直在讀《習近平用典》,其中看到有句話,忽然覺得心有戚戚焉:"一勤天F無難事"。回想這十五年網絡小說連載,真可以說是十五年如一日,筆耕不輟。

比如記得有一次,去拔智齒,歸來後還趁著嘴裏麻藥效力沒過去,又寫了一個多小時;然後因為麻藥勁兒消退,牙床疼得實在不行,這才停下來休息。"家無樓台平地起,案餘燈火有天知" ,對這句話的理解,我可能比大多數人都來得深刻......

時至今日,我在古典仙俠的創作上,也算取得些微的成就。比如名列武俠四大家"金古梁溫"的溫瑞安先生,便在兩年前對我的努力,用溢美之詞多加勉勵。溫前輩之辭,固然是溢美與謬讚,但私下裏讀來,也難免有些竊喜;因為,不管如何,我的努力,終究還是得到一些肯定啊。

而我也覺得,如果說今天我在仙俠小說上能有點小小的成就,並不是因為自己靈感蓬勃、天賦超人,甚至也並非因為勤奮,而是因為在我內心的最深處,真的時刻不忘本,不膨脹,不忘深爰中華傳統文化、不忘傳承華夏本土文明的初心!

不忘初心,隻有這樣,才能堅持,才能勤奮,才能耐得住寂寞,才能"名不顯時心不朽,再挑燈火看文章" !

而我的初心,離不開母校中科大的培育,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我今天的一切。所以值此科大六十周年校慶之際,我想誠摯地對母校道一聲:"生日快樂!謝謝您!〃

【編者注】* 瀚海星雲BBS是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官方BBS , 也是中國教育網內較早開辦的高校官方BBS之一。

【作者簡介】管平潮,本名張鳳翔,中國科大966校友,中國作協會員,浙江省政協委員浙江省網絡作協副主席,江蘇省網絡文學院特聘研究員,杭州市新聯會副會長,杭州濱江區作協主席。代表作:《燃魂傳》、《仙劍奇俠傳》、《仙風劍雨錄》、《血歌行》、《仙路煙塵》等;其作品入選廣電總局優秀作品榜、中國作協優秀小說榜.《血歌行》一書更是全網點擊超4億次。管平潮先後受邀在香港浸會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多所名校舉辦講座。目前《燃魂傳》、《九州牧雲錄》、《血歌行》、《仙路煙塵》電視劇拍攝均在啟動或進行中。

注: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本期編輯:況敬雷,許讚華,黃劍輝

排版編輯:許讚華,俞霄

中國科大《科大瞬間》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陶李 8112
陳錦雄 812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