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聞,我思我想

從大陸來到美國,至今在東西方度過的時日大致各半。願以我所見所聞觸及一下東西方的文化和製度。也許能起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個人資料
溪邊愚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在美國投票站,親眼見證一張選票的魅力

(2021-11-05 20:15:55) 下一個

不記得我是哪一年開始去投票站工作的,想來至今大概有差不多10年了。每年初選和普選都去,一年也就做兩天。因為不少次選舉日正好我回國了,加上別的原因缺席,所以總共也就隻做了十多次。

我們這個工作的名稱為Poll Worker,可以翻譯為投票工作人員。職責範圍就是協助選民投票,從核對投票資格,到保證投票的程序正義,到保護投票資料的安全等。我們也是最近距離體會到神聖一票的人之一。不止一次聽見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投票工作人員說投票站是一個神聖的場所,我深有同感。

投票站有很多規矩,我們郡的規矩包括必須用三種語言(英語,西班牙語和韓語)公布投票指南。這三個大牌子一定要很醒目地放在人人都看得見的地方。還有很多其他內容的牌子和標示也必須這樣公布。(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當初接受這份工作時最心疼的就是要用一天假。我們這樣的白領打工者,最珍貴的就是假期。一般家裏有什麽事都是用在家上班來解決,假期全部省下來用於旅行。請一天假去投票站上班是極大的奢侈。但出於對民主程序的強烈好奇,我心甘情願地以假期去交換這一份體驗。

很多人以為投票工作人員都是誌願者,其實這是一份有報酬的工作。從我開始做,我們新澤西州一直是200美金一天。但今年福利大漲:今年初選日的報酬是400美金;選舉日供應每人一頓免費餐(好像隻是我們鎮的福利);今年的2小時培訓也有30美金補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以前培訓都是自己白搭上時間。)

不過,400美金隻是初選那一次,以後工資漲為每天300美金已經通過了,相關人員還在為我們爭取固定為400美金。培訓時叫我們都給自己的議員打電話,要求400美金。我回來就把這事忘了,現在想起來,已經來不及了。感覺對不起一起做事的其他人。如果他們都有打電話而且遊說成功,我就是坐享其成了。

(關於在投票站工作的更多詳細介紹請閱“美國大選有幾十萬死人投票?說說我在投票站工作的經曆,要冒充可不容易?”)

今年的11月2日,我又一次去投票站工作,經曆了我投票站工作生涯中最忙碌的一天,而這次特別忙碌的原因也讓我再次感慨選票的魅力。

我們郡今年開始采用了電子選民簿,我們不再用大部頭本子核查選民了,而是聯網查。不過,投票機還是不聯網的,所以投票的原始記錄永遠不存在被駭客修改的問題。據說明年投票機也要換新了。期待!(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今年的選舉日投票破紀錄

說實話,投票站的工作挺無聊的。一切都得按部就班,不敢越雷池一步。但也是這樣的程序,讓我們見證了民主選舉的莊嚴,真正體會到了對每一票的尊重。而今年出現的超大量選民投票,也讓我們體會到了選民明白自己手裏這一票的分量。  

選舉日後的第一天,在一個微信群裏看見一個也在投票站工作的人說她今年選舉日那天忙得“衛生間都得瞅空去”,“最後快累死餓暈了”。還說她所在選區,她以前參與的兩次選舉都是一個選區不到100個人投票,但這一次居然近600,就是因為他們鎮的市長選舉競爭特別激烈。我看了感覺好像就在說我們選區一樣,雖然我知道不是。

就選舉而言,我們鎮共分6個district(選區)。選區有大小之分,但一般差別不太大。我做過兩個選區,都是差不多有六、七百個登記選民的規模。

初選日,來投票的人數一般不會過百。普選時,小年(指沒有總統選舉,也不是中期選舉的年份,如2013,2015年)一般最多也就200左右人投票。遇上大選年,人數會有300以上,但最多也就是剛過400。但今年普選日我工作的選區居然投票人數過了600!

我們那天的經曆就是像那個群友說的,連去衛生間都得看機會。不是不能去,同事一定會頂著的。但是看見同事這麽忙,特別是投票的人排著隊等,你不好意思走開。11月2日那天隊伍過20人的時候出現過多次,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那天我從午飯後就一直負責投票機那裏的工作,這個是必須站著做的。以前大部分時間都是坐著,有人來投票時才站一會兒。

但今年就是坐不下來,因為一直有人來投票。而且這次同房間的另一個選區人手也緊,我還不時幫他們照料投票機,經常要用跑的才能不讓機器等人。到晚上,我幾乎都站不住了。最後是隻要有哪怕一二十秒的機會可以坐下,我也抓緊坐一會兒。

投票站都會準備很多“我投票了”的粘貼紙,選民投票後也都喜歡驕傲地把這樣的粘貼紙貼在身上。(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忙碌的好處是時間過得特別快,不似以前那樣要一小時一小時地把這一天“熬”過去。我帶去的書,隻讀了一頁半就徹底放棄了。在投票站如此“低效”的閱讀也是第一次。 

選民踴躍投票,因為要用自己的一張票說話

就像那個群友說的,我們這次投票率高也是因為今年有市長和教育委員會委員等地方選舉。

一個很有意思的情況是,我們這裏600多個投票,民主黨和共和黨州長的得票總數不到400。就是說,有200多人雖然投票了,但州長那一項是空白。在我們選區,市長得的票遠高於州長。

這次選舉我們選區還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相信也應該有普遍性,就是相當多的人用了臨時選票(provisionalballot)。

投票的規矩是這樣的:凡是不符合投票資格,但本人堅持認為是係統出問題了,自己應該有資格投票的,我們都讓投一張臨時選票,就是紙張投票。這張票不會被自動計入係統,但事後經過核查的確是係統錯誤後,會把該票計入。

紙投票比較麻煩,還要填寫很多個人信息,包括證件內容等。我參與的十多次投票工作,打開那個臨時選票袋子的次數不超過4次,每次也隻有一兩個人這樣投票。如此印象深刻是因為紙投票的複雜。

裝紙選票的那個袋子是密封的。沒打開過就可以把袋子原樣交回去。一旦打開,我們就要對每一張紙選票負責,用了多少,剩餘多少,有沒有產生廢票,都要數了又數,相互核查,然後所有人簽字,重新把袋子封上再交回去。

以前遇上隻能用臨時選票時,選民往往是決定不投票了。但是,這一次每一個被告知不能在投票機上投票的人,都毫無怨言地接受了臨時選票,沒有一個例外。

有一個人駕照留在車上,而表格上需要這個信息,也毫不猶豫地去車上取了駕照繼續填寫。最後我們這個選區這次共有20多人用了紙票,超過了投票人數的3%。這是前所未有的。

投票從來就是一件神聖的事情。每一次去投票站工作,都會看見年輕父母帶著幾歲的孩子一起來參與投票,在做完選擇後,讓孩子最後按下那個投票的按鈕;會看見很多小輩推著坐輪椅的老人來投票;會看見行走已經不那麽利索的老人,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走進投票機的簾罩;會看見很多父母陪著剛夠投票年齡的孩子來,驕傲地看著新選民投下人生中的第一票......但是,哪一次都不似今年這般讓人感覺到選民都帶著一種特別的目的,一種我有話要說的決心來投票。

上麵是投票機的照片。其中一張可以看見有人在裏麵投票。這些機器都有20年“工齡”了。明年將全部更新。(照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一次次不尋常例子的背後,都是選民用選票發出的特別聲音

我參與投票站工作後的前幾年可以說是“風平浪靜”。什麽意思呢?就是說那幾年投票站的情況一直遵從大選年投票的人多一些,小年來投票的人則稀稀落落的規律。而且就是大選年我們也有足夠的時間休息。

但是近幾年一再打破這樣的規律,經曆了一次次不尋常。

第一次的不尋常發生於2016年的普選日。那天早上6點不到,投票站外麵就已經有人排隊等開門了。當時我們所有工作人員都說從來沒看見過這樣的事情。

用我一個鄰居的說法,我們鎮大都是死硬的共和黨人。那麽,如果這裏的人投票熱情如此高漲,應該是一個方向標。但我當時還沒捕捉到這個信息的意義。估計我的鄰居心裏已經明白了。他們夫妻來投票時,我離開我們接待選民的桌子與他們閑聊了一會兒。女主人與我擁抱時,在我耳邊帶著哭聲說了一句“希望這次川普不會贏”。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所有的媒體和選舉民調都低估了川普,誰也沒預見到川普真的會當選。那一天在投票站工作的同事都說,今年來投票的人真多啊!從來沒見過這麽高的投票率。

但是,兩年後的2018年就破了2016年的記錄。那年的投票日我們這裏風雨交加。雨最大的時候,窗外黑得不見天日,風聲也是嚇人。但就是這樣的天氣,來投票的人卻是川流不息。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投票站持續有選民的排隊現象,雖然隊伍都不超過十個人。

按理說一般中選的投票率不會高過有總統選舉的大選年,何況那天天氣那麽差。但是,那天所有的人都說,選站從來沒這麽忙過,就是大選年也沒有。一個民主黨的同事在吃飯時悄聲對我說:“今年投票率高因為是全民公投,對川普的公投。”果然,2018年的投票率高得出奇,而且民主黨奪下了眾議院。

接下來的2020年又是一個投票破紀錄的大選年。川普獲得的票數大大超過了他2016年的。而拜登居然以更高的票數當選。隻是,因為疫情,絕大多數選民都是郵寄投票,所以2020年投票站很冷清,沒有出現選民排隊投票的現象。我2020年沒去投票站工作,但是上麵說的那位群友去了,是她告訴我去投票站投票的人很少。那是她第一次參加這個工作。她的第二次就是今年的初選,當然也是人很少。她是個有心人,注意到了投票的總人數,也注意到了人數的區別。我敢說大多數投票工作人員都沒有留心過這些數字。

最神奇的應該就是今年了,一個小年,居然再次破紀錄。雖然今年有州長選舉,但是從我們選區的投票情況看,州長選舉並不是驅動人們出來投票的原因。我上麵說過了,很多人隻是對地方官投票了,州長一項空白。

選票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信息傳達方式,是民主製度一個極重要的元素

選舉是一種民主實踐,是公民表達自己喜好的一種方式。但有時候一張票傳遞出的信息會超出喜好的範圍。上麵說到的一次次投票率破紀錄,就是選民用自己的一張票做強烈表達的結果。

選民有權利以自己的方式發聲。可不可以這樣說,如果不是出現了川普當選這樣讓人震驚的事情,有的政客永遠也不會醒過來?從這個方麵來理解,又怎麽能夠責怪出於無奈選擇川普的人呢?

我不是說投票川普的人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當然不是。很多人是心裏明明白白的,他們就是要川普這樣的人當總統。但是,僅僅靠這些人的選票不夠。沒有那些因為被忽悠或出於憤怒而投票川普的人,川普當不上總統。如果民主黨聽不出選民的絕望,就是失去了調整方向的機會。

今年有兩個州長的選舉備受關注。現在是,新澤西州民主黨險勝,弗吉尼亞州民主黨“不應該”地輸了。這也都是選民在用選票說話,就看政客能不能聽懂了。

《華爾街日報》報道新澤西現任州長贏了競爭激烈的選舉。圖中所示是新澤西博根(Bergen)郡的選舉工作人員在人工核查臨時選票。新澤西州長的選舉結果第二天才出來,就是因為選票非常接近,必須把臨時選票都計入才能見分曉。(《華爾街日報》報道截屏。)

在共和黨決意走政治肮髒無底線的道路時,民主黨是美國能夠重振的唯一希望。民主黨不僅要願意傾聽,還必須善於傾聽。是不是聽懂了是個很大的話題,以後有機會專門聊。今天隻是想強調政客不能把責任完全推到選民身上。 

也許2021年受點挫折不是壞事。希望民主黨能夠真正聽懂選民的聲音,在關鍵的2022和2024年避免同樣的錯誤和失敗。

民主製度從來不完美,但這是一個最不壞的選擇

有人說,一個會選出川普這樣的人渣做總統的選舉製度不是好製度。

我同意美國的選舉製度有很多缺陷。但是也絕對不是一無是處。我們不能因為選舉結果不合自己的意就把責任甩鍋給製度。我們從來沒有說民主製度是完美的。我們隻是找不到更好的,所以承認它是最不壞的。

不久前,中文自媒體中一個新發展出來的致力於政治科普的音頻專欄節目裏說到,英國脫歐是個錯誤,而問題在於這麽重要的事情不應該讓選民決定,因為選民並不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說實話,我聽了很吃驚。正因為後果太嚴重了,才必須用全民公投的方式來決定,因為任何間接的選擇方式都無法保證真正代表了選民的意願。萬一選擇錯了,這個責任誰來承擔?自己選擇,再嚴重的後果也隻能怪自己,是不是?

選擇民主製度是一種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選擇方式。這麽多年來對選舉的近距離觀察,特別是見證了選民對自己一張選票的那份在意,我更傾向於擁抱製度而不是側重於一時的投票結果。

在選舉結果不那麽盡如人意的2021年,我們不能忘記了我們現在擁有的是最不壞的東西。全世界的實踐證明了這一點。任何對民主製度的偏離都是在往更壞一點的方向走,都是不能接受的。

從曆史來看,美國在曆史的關鍵時刻都是相對幸運的。這樣的運氣還能不能持續,不好說。悲觀的人不少。如果我們還珍惜這個國家和這個國家的製度,就讓我們共同努力把這個國家往光明、進步的方向推一把吧。

本文原創首發於“加拿大和美國必讀”公眾號“細說美國”專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0)
評論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溪邊愚人

你挺無恥和可憐的! 你拿了區區300美元勞務費就讓人家買了你,嗬嗬, 你就睜著眼睛說瞎話! 挺鄙視你的品質和無底線人格! 左棍是你的middle name !
Zzyx 回複 悄悄話 cng----你沒有被洗腦?
cng 回複 悄悄話 AOC發過一評論,說各大社媒公司對英文世界的政治謠言很重視,但是忽略了對西班牙語謠言的整治。中文自媒體就更是如此了,象本文下麵的各種極端右翼的留言都非常有代表性,典型的是整日消費川粉自媒體信息的被洗腦的人。騰訊是不會處理美國政治謠言的,隻怕會沒事偷著樂:-(
Zzyx 回複 悄悄話 深刻思考,不好意思,打錯字
Zzyx 回複 悄悄話 做過幾次"poll worker"就以為什麽都懂了,你一個外圍工作人員是永遠都不會明白內幕是怎麽操作的。沉迷於政治,不進行思深刻考就選邊站,長此以往,對你的心理健康很不利,祝好
溪邊愚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TinaW' 的評論 :

笑死我了。好走不送!千萬千萬別再回來了啊!
TinaW 回複 悄悄話 呼籲大家不要再點這位的文章!這是對它的最理智回應!

如果翻翻它過去的文章.不是沒人看就是是一片反對聲。當絕大多數人都反對它的觀點時,它難道不應該自己反思一下嗎?原以為它是愚蠢。現在看來不是,有意為之!所以大家該遠離這種爛貨。不點進來是最好的方法.
風森讀書聲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溪邊愚人' 的評論 : 你節省點唾沫吧!你說的這些冠冕堂皇理由地球人都知道,可是,全部掩蓋不了被正義愛國者義工們流出來的眾多現場視頻和當晚的一個個采訪,把義工們都趕出去,把大木板當著外麵憤怒的義工們一塊塊遮上玻璃窗,不許共和黨義工靠近監督,這麽多人贓俱獲的視頻,甚至還有義工一起趁著半夜大多數人都走光了偷偷點票,你混的還太小,不夠資格參與,繼續努力
溪邊愚人 回複 悄悄話 選舉工作人員是兩黨各自招聘的。所有程序都是在兩黨的選舉工作人員監督下進行。這是在程序設計上就固定了的,包括什麽時候人到,什麽時候人走,什麽時候有access,什麽時候沒有。要到同時到,要走同時走,要有access就都有,要沒有就都沒有。懂了嗎?

監票員不是routine的工作人員,而是extra。法律規定監票員的權限是有一定限製的,尤其不能影響選舉工作人員的正常工作,所以監票員隻能在一定距離內觀察,不允許太靠近。這都是規矩,是工作手冊裏麵白紙黑字寫著的。兩黨的共同監督不是依賴於監票員,而是依賴於正常的工作人員,更是依賴於程序設計。共和黨人成天造謠,說監票員被限製了,被怎麽怎麽了,這裏留言的大多數人就都信了。真不懂為什麽這麽多人願意交智商稅。

好了,不再回複了。還有疑問的,去做一次poll worker吧。
風森讀書聲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溪邊愚人' 的評論 : 你說整個選舉過程都是在兩黨的共同監督下進行的,真的嗎?沒看到去年那麽多選舉站把共和黨監票員趕出門或者隻允許他們站在壓根看不到細節的遠距離位置進行所謂的監票甚至直接把共和黨監票員們趕出去之後還把事先準備好的大木板把一個個窗戶都遮掩上更不說提前把共和黨監票員們以各式理由強迫他們提前離崗回家,半夜偷偷摸摸趁著夜深人靜大家夥都睡覺時把一箱箱選票在沒有任何監督的情況下塞進選票站,心裏沒鬼幹嗎要這麽明目張膽做這麽多明顯違反選舉法的事?你的洗地水平太差勁,要針對這些極反常的各地共同事件洗才是正道呐
溪邊愚人 回複 悄悄話 我說過很多很多次,整個選舉過程都是在兩黨的共同監督下進行的。這不僅僅是選舉那一天的事情,而是整個過程,包括選票的設計必須是兩黨代表都認可的。共同的決定包括選舉過程的所有方麵,如是不是可以郵寄選票,設置多少投票點(或允許遞交選票的投票箱),投票時間有多長(多少時間的early voting,選舉日投票站的開始時間等),如何送選票去郡選舉中心,如何計票等等。然後所有操作都是在兩黨的共同監督下進行的。選票從印出來後就每一張都要accountable,就好像印錢一樣。不管是去投票站投票還是郵寄選票,從選民把這張選票交給這個係統後,選票就一直在嚴格監督下。投票箱或者是鎖著的,或者就是在兩黨的共同監督下。那種什麽半夜停止計票的說法,真是蠢極了。相信的人,都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不要多懷疑,去問在場的共和黨人就知道了。那樣的場所,或者是鎖掉無人能夠進入,或者就是兩黨的人都在。不要太輕信謠言了,也不要自己想象。兩黨的眼睛都是一直盯著的。

東方明月說得對,“連選舉程序都不知道,如何證明郵寄選票作弊”。建議在這裏留言相信選舉舞弊的人,去做poll worker試試。一個新近開始做poll worker的人這樣說:“做過poll worker之後,我對這個流程和係統,隻有信任和敬意。”

我不願意回複留言就是因為太多無稽之談,不值得理會。而且,一個連最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沒有的人,你如何可能進行正常的辯論。對不起,我認為至今還相信2020年大選有問題的都是沒有基本判斷能力的人。越是叫囂得歇斯底裏的,越是證明了自己蠢。我輕易不會屏蔽留言,因為,越是黑暗的東西,越需要在光天化日下曬。一個人的發言表現的都是自己。也許越肮髒的語言,越反映出一個真實的自己。
風森讀書聲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hirui' 的評論 : 那個東方明月不是天真而是一群無賴左棍的慣用伎倆,揣著明白裝糊塗賊喊捉賊攪渾水,這才是最招人恨和不齒的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東方明月-

我沒有攻擊米國選舉製度, 我說的是郵寄選票的汙點作弊肯定是存在的,這是主黨最喜歡的投票方式! 你要是這點都否認的話, 你真的太天真了! 你來美國多久了? 這點常識都沒有。還有重要一點, 老拜搞了幾次大型集會, 每次都沒有超過100 人, 最多的時候不超過50 人, 你真的相信沒有貓膩?為啥點票當天半夜12點點票時候突然停止了? 還有其他一係列疑點,看你不像在美國生活過, 跟你說 你也聽不懂, 嗬嗬
東方明月- 回複 悄悄話 zhirui 發表評論於 2021-11-06 18:40:01
你這個愚人! 你怎麽不提 郵寄選票作弊的事情了? 避重就輕就瞞過大家了?? 不過還是給你點讚, 你比文學城那個 著名灌水大王 非叫獸的雅美之徒 要大度一點, 你至少不會屏蔽別人或者刪貼。 既然發表在公共論壇就應該接受別人評論, 否則你就自己寫日記好了

----------
從來沒有參加過投票工作的你,連選舉程序都不知道,如何證明郵寄選票作弊。就像太監證明性生活不健康一模一樣。trump懸賞100萬,都沒有發現一個拿得出手的證明。唯一發現的案例還是因為相信選舉可以作弊,而去投票trump的。

沒有選票工作經驗就是無知,無知不可怕,無知還把自己當專家去攻擊美國選舉製度就無恥之極了。謊言說的自己都相信了。就像看著YouTube就給病人開刀,照著馬克思資本論上華爾街玩股票。蠢不可及
yl233 回複 悄悄話 能不能寫一些非法移民的問題,看你怎麽自圓其說民主黨的政策是對的。
yl233 回複 悄悄話 告訴你一下我所經曆的事情讓你看看民主黨是偉光正還是人渣。我登機選舉時登記的是共和黨結果從網上一查我變成了民主黨,你可以說這可能是工作人員的失誤,但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的兩個朋友身上,這用失誤恐怕解釋不通吧。我在上屆州長選舉幫新澤西的州長候選人插過牌子結果第二天發現插的牌子被人都拔起來扔在一邊換上的民主黨候選人的牌子。你看看擁護民主黨人都是什麽人,都是一幫人渣。你不但不感到與這幫人為伍為恥,還幫他們搖旗呐喊。
yl233 回複 悄悄話 費了不少心思不是費了不少心及不好意思沒有認真檢查拚寫錯誤。
yl233 回複 悄悄話 你寫了很多東西花了不少時間費了不少心機,但隻陳述你認為是事實的事實,而忽略了真正的事實,希望你能夠靜下心來。換做是一個共和黨的角度來考慮這些問題,你以前的那些事實就站不住腳了。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波士頓市長好像隻能統治downtown 那一塊兒, 出城40分鍾譬如worcester 就不是波士頓市長管轄的範圍了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這文字中透露了可憐的自卑自豪(跟人家同一個吳姓就這樣得瑟,他自己問問人家吳市長認識他嗎? ), 而且文字中散發一股賤的成分(嫁波蘭籍的老公怎麽啦? 就像你評價朗朗的老婆是某某國家的混血兒一樣, 你骨子裏麵就是賤啊, 本來結婚就是普通私人事情, 你卻偏拿跟異族通婚說成特別高大上, 狗賤!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111/61002/3474.html


我在朋友圈這樣寫道:“現在肯定了,波士頓將是我們吳家人統治的地方[強][玫瑰],必須讀了紅房子大學的本科和法學院才能統治那破地方。行騙的Patriots和Red Sox和自以為是的Harvard太讓人不喜歡了,別怪我。[偷笑][偷笑][呲牙]。比較幸運的是Michelle還結了婚,嫁波蘭裔丈夫,並且有倆孩子,沒有像耶魯人那樣選擇不傳基因。[偷笑][呲牙]”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你這個愚人! 你怎麽不提 郵寄選票作弊的事情了? 避重就輕就瞞過大家了?? 不過還是給你點讚, 你比文學城那個 著名灌水大王 非叫獸的雅美之徒 要大度一點, 你至少不會屏蔽別人或者刪貼。 既然發表在公共論壇就應該接受別人評論, 否則你就自己寫日記好了。
冬日戀歌 回複 悄悄話 昨天看了這篇沒有留言,今天進來看看多少網友留言我就放心了,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Zzyx 回複 悄悄話 "溪邊愚人"; 小編人如其名----"愚"
風森讀書聲 回複 悄悄話 樓主的文隻看評論,謝樓下jhu網友摘出這句話,這世界上竟還有樓主這號的讓人不寒而栗,至賤無敵,這個樓主因為無任何底線而被一次次罵成篩子,可小強特頑強,文學城去年有好幾個這號的,扭著秧歌替豬黨敗登站台,現隻剩下仨瓜倆棗還在繼續秀無下限
Jhu11463 回複 悄悄話 在共和黨決意走政治肮髒無底線的道路時,民主黨是美國能夠重振的唯一希望。民主黨不僅要願意傾聽,還必須善於傾聽。是不是聽懂了是個很大的話題,以後有機會專門聊。今天隻是想強調政客不能把責任完全推到選民身上。
-----------------------------------------------------
沒道理,我再也不會讀你的文章了
TinaW 回複 悄悄話 這位作者純屬人渣。不是拿了左派的五毛就是曆害國的五毛。不必花時間讀它的謊言。看看前幾篇讀者留言,作者是多麽的不得人心!You are headed for Hell!
ahhhh 回複 悄悄話 你自己不都交代了作弊的方法了嗎:郵寄投票。
寫那麽長,沒有一個可以反駁已經在網上貼出的視頻證據。
非常歲月 回複 悄悄話 你能夠解釋2020大選深夜為何暫停計票嗎?你如何解讀拜登曲線?你評論川普是人渣的依據是什麽?你認為現在在民主黨的領導下美國欣欣向榮了?漲價不夠多?阿富汗撤軍等等在全世界鬧的笑話還不夠?
東方明月- 回複 悄悄話 正規媒體都有偏見,根據立場多報少報某些新聞。,但不敢隨便造謠。最多擦邊球說根據未經證實的信息....因為有許多眼睛盯著,一旦發現假消息
自媒體假話太多,而且無法查證。就是完全憑空虛構的新聞,也敢口口聲聲說是鐵證如山。
大號螞蟻 回複 悄悄話 媒體自媒體的平衡很重要。很多選民都是被欺騙的。否則就不必等到今年才醒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