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落花飄零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正文

從蘋果樹到降糖藥

(2015-03-11 22:11:44) 下一個
有時候,讀醫學曆史的時候,會深深感慨,我們永遠都無法預期一個發現,會對曆史發生什麽樣的影響。

1835年,一個法國化學家從蘋果樹皮裏分離出一種叫做Phlorizin的化學物質,味道苦苦的。最早這個被用來嚐試治療發熱和感染,但是漸漸地,人們發現高劑量的Phlorizin可以製造糖尿病症狀,比如尿糖增高,消瘦,多尿。於是這個物質就被用來檢驗腎髒的代謝機製。到了70年代,這個物質幫助科學家們成功定位了近端腎小管的糖重吸收生理機製,真可謂是醫學界裏的大功臣。

漸漸地,隨著對腎髒調節尿糖機製的更多理解,科學家們發現,人體過濾的血糖,幾乎百分之一百在腎髒被重新吸收,主要通過一個很厲害的SGLT轉運泵係統,而這個蘋果樹皮家夥,就能抑製這個SGLT-2,使得將近一半的尿糖無法被重吸收。

終於就有聰明的醫學家拍拍腦袋說,為何不用這個藥物來促進尿糖排出,從而降低血糖呢。

大家就開始埋頭做藥,但是一開始的問題是,這個藥物非常難吃,一吃就鬧肚子,因為這個Phlorizin不僅抑製腎髒的SGLT-2受體,也會抑製胃腸道的SGLT-1受體。

幾十年過去了,孜孜不倦的科學家們前仆後繼,終於在最近兩年,三個新藥物作為SGLT-2受體的選擇性抑製劑,成功地解決了這個問題,被FDA批準上市。

糖尿病人最怕胖,可是很多糖尿病藥物都會導致發胖,這類新的SGLT-2的藥物,因為增加尿糖濾過,而有短期的降體重效果,因此是一個很讓人期待的藥物。

將近兩百年前,從那蘋果樹皮分離出來的味道苦苦的物質,到今天席卷全球的新一代糖尿病藥物,這中間,付出了多少人的心智和才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雨中的薺菜 回複 悄悄話 謝謝落花飄零和問好的熱心解答。有你們做醫生是病人的福氣
落花飄零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問好' 的評論 : you are right, just jardiance does not need dose adjustment in GFR
問好 回複 悄悄話 Actually for canagliflozin, there is a maximum dose for patients whose GFR are 45 to 60, which is 100 mg once daily. But if those patients are on concurrent use of UDP-UGT inducers (eg, rifampin, phenytoin), they should not use canagliflozin. So I believe for canagliflozin, GFR
落花飄零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問好' 的評論 : for Empagliflozin, GFR has to be above 45, but rest two meds have to be above 60
問好 回複 悄悄話 落花,你應該當老師!:-) 我們老師在講Canagliflozin, Dapagliflozin, Empagliflozin時沒講蘋果樹皮的典故。要是講了,會增加些趣味。"flozin"的後綴也有了來曆。

雨中的薺菜: 這三種藥腎髒不好的病人不能用。creatinine clearance(肌酐清除率??翻譯錯誤請糾正)小於45,60,45 respectively 就不能用了。

落花,一直以來非常喜愛你的博客!

落花飄零 回複 悄悄話 英文名字叫做Invokana, Farxiga or Jardiance,我不知道中國現在有沒有,應該還沒有。
雨中的薺菜 回複 悄悄話 謝謝你的分享。我媽有糖尿病,請問你說的藥有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