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對拜登產生了憐憫之心

凡人都有一樣的七情六竅,所以中國人也好,外國人也好,產生的問題都是一樣的,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也是相同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拜登災難性的總統辯論之後的這一個星期,可以說是他一生中最難熬的七天,原來保護他的左派媒體和他的民主黨黨友反轉槍口對著他火力全開,而年老精力衰竭的他卻要強裝精力旺盛活力四射思維敏捷到處現身以挽回不利局勢,到現在沒有結束的跡象。

這一周我的一條腿莫名其妙的疼了一周,害得我三個晚上沒有睡好,但也必須堅持工作。所以我理解拜登的那種滋味,對拜登產生了同情之心。

兩年前我曾經幫助過一位老年癡呆的老人,了解他們的生活的艱難。這是我兩年前寫的一個關於老年癡呆老人的文章:

人老了,真是悲劇,看到老人們悲慘生活,我總是感歎自己老了要是也這個樣子這麽辦?

鄰居有個老頭,新冠剛開始時,還是一個很正常的人,現在卻嚴重的老年癡呆。清楚的記得新冠剛開始時,他教訓我要戴手套,不要戴口罩來防病毒。我爭論說口罩更好,他立即用政府的官方要求將我碾壓下去。如今他懷揣賬上有數萬元的銀行卡,卻不能買任何東西,弄得家裏沒有吃的,衣服也不能洗。

7天前,老頭拿著一點硬幣要來買吃的,看了一眼沒有幾塊錢,老頭很可憐說自己沒東西吃,於是我收下了他的硬幣,給了他十塊錢,讓他買吃的。他買了一盒餅幹,花了4塊,我找給他6塊。他又去拿了一袋麵包,他似乎認為麵包錢已經付過了,我也不忍心再找他付賬,當然也跟他說不清楚,就白給他了。臨走了我叮囑他打電話給銀行,好讓他的銀行卡好使。

4天前,老頭又來了,拿著我上次找給他的6塊錢,也是買了一盒餅幹和一袋麵包。我說錢不夠,但是我就收這6塊,讓他拿回家。我知道他有困難解決銀行卡的問題,臨走時我又叮囑他,讓他明天白天來,我打算陪他到銀行解決銀行卡問題,他似懂非懂,當然第二天也沒有來。

今晚,老頭又來了,帶著他的錢包,堅稱他的銀行卡是好的,還給我看他寫在紙上的餘額,共有2萬多。這回買了兩盒餅幹,我知道他的銀行卡不好使,還是決定試一下。先用接觸式付款,不行;再請他輸密碼,他根本就不記得密碼,也不好使。

看到他餓的身體發抖,衣服上有好幾塊粘液幹了形成的硬斑,我流下了眼淚。我讓他把餅幹拿回家吃吧,不收他錢了,看他的樣子都搞不清是付過錢了還是沒有。

於是我決定幫他,首先解決銀行卡問題,好讓老人有點現金買點吃的和洗衣服。我要來他的銀行卡,打電話給銀行,告訴銀行老人的狀況,問他們能不能幫忙。銀行也很同情,但告訴我無能為力,必須讓他親自到銀行櫃台解決。

再一想,應該到社區找人來幫老人。於是很不容易的問來了他的公寓號。跟老頭講讓他回家等著,我會喊人來幫他。我打了911,說明了老人的狀況,半小時後,兩名警察來了。找我要了地址。兩小時後,警察回到我店裏,誇我good eyes,感謝我報告這一情況,警察說和老人無法交流,隻好帶他去看醫生。

至少這樣老人會有飯吃,也會換掉髒衣服。

估計拜登就和我上麵提到的老人差不多,應該回家安度晚年,不該再受罪了。

我樓上鄰居是個川黑,以前是逢川普必罵,逢拜登必讚,現在也改了口風了,說拜登癡呆了。反而我說要同情他,我們怎麽能去責怪一個癡呆老人呢?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兩個老頭“二人轉”,終究不是什麽政壇盛事。。。。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矽穀工匠' 的評論 :
Liberal gender is based on lies, cheating and theft.
Agree with you!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油翁網友說話時,總是讓人感到有一股溫情,謝謝鼓勵!
矽穀工匠 發表評論於
I start to sympathize Mao Tze Dong! with Stanlin. And with Hitler. :-)

Don't sympathize Biden. He is pure 1000% evil man.
油翁 發表評論於
密林深處的文章感人且幽默,理解老人困境。但拜登與老人情況不同,需對政治人物嚴肅評判。支持拜登緩解國情困境,不同責難。
JaxAbe 發表評論於
對禍國殃民的民主黨,不管多老,都不能存任何憐憫之心,因為任何憐憫之心都會被反噬。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膀子無力網友,對零元購和吃福利人群的鄙視(歧視)不是什麽毛病,愛稱川粉是“紅脖子”才是一個大毛病。“紅脖子”原意是一群頂著烈日辛勤耕種的農民,現在包含藍領工人,是以體力勞動為主的勞動人民。相對零元購和吃福利,紅脖子更應該值得你尊重。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土共國缸民一身臭哄哄的,一百米開外就能聞得出來那種土共國特有的臭味。這種臭味是,缸民們從來沒有平等意識,等級思想最嚴重,一不留神,最容易被聞出的就是各種各樣的“歧視”。剛從醬缸國出來,這種臭味最濃。:)

俺從來以老男人自居,當然不年輕了。
==============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2024-07-10 11:07:43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在民主黨初選(Primary)中,
=======
看樣子Armweak網友的年紀也不小了,我們這些川粉可以幫助老人,是因為我們有這種能力,更因為我們有一顆善良的心。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千萬不要指望那些喜歡零元購、吃福利投民主黨的白粉左派來幫你,他們不把你的錢騙光、搶光就算對你仁慈了。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在民主黨初選(Primary)中,
=======
看樣子Armweak網友的年紀也不小了,我們這些川粉可以幫助老人,是因為我們有這種能力,更因為我們有一顆善良的心。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千萬不要指望那些喜歡零元購、吃福利投民主黨的白粉左派來幫你,他們不把你的錢騙光、搶光就算對你仁慈了。
密林深處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他們這次出來喬裝打扮成民主黨的支持者
========
白粉喜歡裝成川粉,動不動就說是2016,2020投了川普,現在不投他了,因為他是壞人。沒有聽說過有川粉裝成民主黨。
我們對拜登的同情是一種人道主義,並不是支持他的理念,也不會投他。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在民主黨初選(Primary)中,拜登得到3896張delegates選票,遠遠超過被黨內提名作為民主黨候選人所需的1976張最低選票數,民主黨其他候選人的總得票數隻有43張。拜登得到的這些delegates 選票,意味著有幾百萬選民投了拜登的讚成票。

House裏那幾個民主黨政客和一群媒體人,還包括一些老中,大言不慚:撤換拜登,nominate其他候選人。老中目中沒有草根選民,眼睛隻盯著精英和“黨和國家領導人”,俺容易理解,因為醬缸國自古以來,從來就沒有草民屁民說話的機會。可是,這些美國政客和新聞媒體人,應該能清楚地理解,決定誰是民主黨(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最後決定權是草根選民,最後決定誰當美國總統,還是草根選民。

如果這些人腦子好使,不糊塗,他們應該很清楚,現在離下個月民主黨開黨代會的時間,隻有一個月時間,撤換百萬草根選民選出的拜登,換上其他任何民主黨人,其中包括拜登的running mate Kamala Harris,到底會有多少選民買賬?選民對任何其他候選人,因為陌生,他們沒有政績和循,在本能上都有很大的抵觸。選民們不是牲口,不是寵物,不會因為民主黨黨內精英指定了另外候選人,在最後總統大選時,原先在初選中投了拜登讚成票的選民,就會自動去指定的候選人。他們中的很多人,可能因為不滿意指定(或經精英篩選)的新候選人 ,根本就不會出去投票。

當下,民主黨最理智最應該做的事情,放置一切爭議,團結起來共同支持拜登向前走。現在質疑拜登的人,最應該在去年或今年年初民主黨初選前或中間,出來向拜登發難。俺當時也覺得拜登因為年齡的關係,參選連任不合適不理智,但在那時,民主黨內似乎沒有反對的聲音。奇了怪了。

來自土共國的老中們,你們就不要瞎摻乎了。因為幾千年來醬缸國官尊民卑的精英意識在作祟,你們向來眼皮朝上,以精英自居,誇誇其談,總是習慣性地忽視美國草根選民的思想,最後鬧得笑話百出。
小土豆_0130 發表評論於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妙人兒28 發表評論於
拜登應該退選。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其實,這裏的這些人,作者和讀者,都是川粉,就象英文媒體說的那樣,他們這次出來喬裝打扮成民主黨的支持者,出來phishing 。不管有沒有這次辯論,他們都會投川普的票。
武勝 發表評論於
拜登還是比文中老人要輕得多。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自己挖的坑,含淚也得跳。
野彪 發表評論於
一個80多歲的老人,卻不得不出來工作,這的確是值得同情的。
這也反映了美國社會的另外一種危機。那就是權力越來越被資本所掌控,國家的行政權變得越來越不重要。這也同樣會導致問題的。
就像韓國民主化以後,不但將權力關進籠子,直接將所有的總統都關進去了。
ahhhh 發表評論於
他身邊的人是虐待老人。但是,美國的總統是個職位,不能由癡呆老人擔任。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