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瀘沽湖,住進祖母院,摩梭人還走婚嗎?

戶樞不蠹,流水不腐, 生命在於折騰
打印 (被閱讀 次)

當飛機降落在瀘沽湖機場時我覺得有點惡心,瀘沽湖機場海拔三千多米,我高反了。機場建在高山上,似乎在山頭鏟出了一塊平地給飛機降落,四周群山環繞,好在很快坐上機場的大巴開始向山下行駛,到瀘沽湖大落水村時海拔降到了近兩千七百米,我不再惡心了,但很快眼睛開始又紅又癢。至今我也不確定眼睛紅是高反還是花粉過敏,春天的瀘沽湖風大,花粉亂飛。 於是我們取消了下一站的麗江行, 本來還想去那裏看玉龍雪山的日照金山的,但雪山海拔五千多米讓我們打了退堂鼓,算了,不為了那一眼的金光去折磨自己了。

其實瀘沽湖去還是不去也一直在搖擺中,前幾次去雲南都把它略過了。去之前看了好幾個視頻,感覺似乎也就那碼子事兒,還有各種旅遊營銷套路也讓我提不起興趣。 單單為了那一個湖跑那麽遠值得嗎? 高原湖我也看過好幾個了。 但最後還是去了,因為有點不甘心,因為那裏摩梭人母係社會的傳說已在我耳邊縈繞了多年,而我對母係是如此地推崇,在我心裏,母係社會才是人類最最祥和最平等的社會結構。 

然而,在去往大落水村的路上遠遠地看到了瀘沽湖一下子就被它的美所驚豔到了。它就這樣地靜靜地鑲嵌在群山之中,高遠純淨,清得深邃,藍得醉心,時而還有江南的煙雨迷蒙,撩人夢幻。

 

我在湖邊訂了個民宿,誤打誤撞地住到了一個名人祖母家,這家有個網紅奶奶,還上過央視。 

 

祖母屋?

 

一進房間,好美

 

早上吃過祖母們和姨們準備的簡樸早餐後就跟著在小紅書上找的包車司機環湖遊,初春的瀘沽湖遊人不多,美得如仙境。 幸虧來了,真正明白了一個地方好不好不要光聽別人說或光看別人的視頻都是不夠的,你要來親身體驗一下才知道。 

 

至於傳說中的男人們夜裏爬花樓去走婚還有嗎? 明確地告訴你,沒了,那已成了過去。 走婚橋上也不再有摩梭男女,走的都是遊客,從橋這邊下車,走過橋後從那邊上車,這是經典的旅遊路線。 人的男不婚女不嫁”都成了曆史,現代一起生活摩梭男女都有一個小本本,那個本本叫結婚證,有了這個證孩子好上學,這個證確認了他們的一夫一妻製。  

我們的女司機是摩梭人,她說她是嫁到男方家的,跟漢人差不多了。但他們的上一輩是走婚的,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斷。但摩梭人並不亂來,她的婆婆和她公公是一輩子,她娘家媽和爸也是一輩子。所謂女人是鐵打的營,男人是流水的兵都是漢人的想象。 的確在他們父母那一代還是男女各住各的家,女人在自己家做主,男方在姐妹家當舅舅。 女人雖然名義上當家作主,可舅舅的地位也是相當高的,在家裏有絕對的威望,舅舅的話一定要聽,孩子們不能還嘴。 舅舅要做很多力氣活,是家裏的頂梁柱,每次舅舅出門回家孩子們都要出門迎接,好好服侍。 摩挲人的母係結構是真正的男女平等,不知比萬惡的父權好多少倍。 有血緣關係的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和睦相處,沒有對異性的欺壓和控製,沒有魔鬼般的貪婪和殘暴,女人們用她們穩定的內核滋養生息,孕育新生,構築起溫暖而堅韌的社會紐帶。

在瀘沽湖的那幾日頓頓吃汽鍋,汽鍋魚汽鍋土雞,鍋裏加了各種沒見過的菌,好吃。魚不是瀘沽湖裏的魚啦,都是外地魚,瀘沽湖裏不讓打魚。晚上去看摩梭人歌舞,女人們都跳得沒心沒肺,男人們倒是舞得精彩帶勁,吸人眼球,在那裏男人是開屏的那個。 

回來之後隊友對瀘沽湖念念不忘,期盼有朝一日回到祖母屋在那裏度過餘生,為人類的新母係氏族的光輝思想點亮一盞明燈。然而瀘沽湖摩梭人隻能是個漸遠的傳說,新母係社會的光輝將在未來社會中離我們不遠的地方重新照亮。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嚴惠姍' 的評論 : 親愛的姐, 你真是對我太好了,你看你把我給誇的,都快誇上天了 :)
就我這文筆那裏比得上三毛啊,頂多算質樸 :)
嚴惠姍 發表評論於
邊邊喜歡看山看水看風土人情的情懷跟三毛有一拚,但是,你比三毛有智慧,能看懂人生,看透天下事,比三毛知識麵廣,比三毛的文字更加優美。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的到訪和留言,我就不一一回複了。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哎呀,太激動了,冬日好久不見! 抱一個! 希望你一切都好。 我做視頻也就圖個樂子,給自己的足跡留下個記錄,對觀者能有“心馳神往”的效果說明視頻沒白做! 謝謝鼓勵啊。

親,你太抬舉我了,這世上的“俠女”可太多了,在油管上常看那些個勇敢的俠女們探世界,一個個比我猛多了,什麽苦都能吃,我這些跟他們比就一小巫見大巫。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是的, 美的地方很多都有山有水有高度。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謝謝留言。 我倒覺得他們的男女風俗習慣挺好的,母係氏族本來就是軟性的,不爭不搶,在一個封閉環境裏過安詳的日子,不需要一個強人, 強人觀念都是父權社會中產生的。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邊邊親,你的視頻做得頂頂好,特別是配樂的那幾段,令人心馳神往,陶醉其中。我總在想,你應該是金庸小說中的一位女俠,思忖半天,感覺金庸老先生漏寫了一部,你就是那一部中的邊邊女俠。
油翁 發表評論於
作者邊走邊看66的文章寫得真實感人,讓我對瀘沽湖的美麗和摩梭人的文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欣賞他用心的旅行分享。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頂級朋友' 的評論 : +1

真是美,長見識,收藏了!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好美!
曉青 發表評論於
這麽美的地方隻有高原有,昆明好像海拔一千五,跟我們這兒差不多,我很少去山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你的這篇文勾起我的遊思。 說的我想以後有時間了去住一段了。 環境那麽美, 吃的還不錯, 關鍵是合理的社會遺留觀念。 太可惜了摩梭族沒有出一個皇帝或強人文人, 改變那一片土地的男女觀念。 當然, 也可能就是因為這種觀念, 注定了那民族出不了改變規則的人。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摩梭族的走婚讓有些好色的漢人男性羨慕不已” ---哈哈,都是想象,我所聽說的摩梭人男女關係還是挺穩定的。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紫嫣淡染' 的評論 : 謝謝紫嫣。 那麽老遠的地方好容易去一趟一定要住一下。 可惜我沒有中國駕照,要是有的話一定會在那裏自駕遊,去探一探摩梭人更原始的村落,準備啥時回國辦一個。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太愛北京了' 的評論 : 我去秘魯的時候也是吃了醫生開的高反藥,一路隻是頭有點疼,還好。 你女兒那情況嚇人,看別人的視頻去雲南的雪山都惡心頭疼拉肚子,挺嚇人的,可能開車慢慢上去好點。
紫嫣淡染 發表評論於
去過瀘沽湖,但蜻蜓點水遊,看了邊邊的視頻想住下來體驗了。謝謝關於小紅書的回複。邊邊在視頻裏解說的音色柔美動聽!
太愛北京了 發表評論於
我們去馬丘比丘之前開了高反藥,從庫斯科出發就開始吃,我沒事兒,我女兒第一個景點就高反走了幾步就躺地上起不來了跟司機回到車上休息,很多旅遊車和酒店都備著氧氣。前幾年我們開車去大西北青海湖環線最高4000多米倒沒高反。
太愛北京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新林院' 的評論 : 前天360的老板吃菌子中毒跟狗聊上天了,狗跟他說菌子火候不夠再勾點兒芡。360殺毒這回不管用了。
風鈴在非洲 發表評論於
挺棒的
頂級朋友 發表評論於
謝謝邊邊,收藏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跟著邊邊旅遊,都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去西南。真是很美,令人向往的地方。摩梭族的走婚讓有些好色的漢人男性羨慕不已,嗬嗬。。。可惜這個時代結束了,又令這些人失望了。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新林院' 的評論 : 沒吃,那個見手青有毒,需要高溫熱油才能吃。 我們在雲南吃菌鍋時都要把菌煮上一陣子,有時還有店員來鍋裏取樣本,一旦中毒好提供毒性化驗的依據。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新林院' 的評論 : 血緣關係是最基本的紐帶,人類社會的父權打破了這個紐帶,讓一個和夫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女人去適應新的環境,努力融入本和她毫不相幹的一群人中,這對女性是很不公平的,甚至是殘忍的, 所以很多爸爸在女兒的婚禮上哭。

一夫一妻製另外一個弊端是,當暮年時其中一方走了,留下另一個沒有家庭的依靠,很孤單,在母係結構性就沒有這個問題,總是有一個大家庭在身邊。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可能是,去四川那邊的遊客少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頂級朋友' 的評論 : 瀘沽湖摩梭墅苑客棧(大落水村店) (Lugu Lake Mosuo Shuyuan Inn (Daluoshuicun Branch))
新林院 發表評論於
【鍋裏加了各種沒見過的菌】
前一陣,美國財政部長 Janet Yellen 在中國一家雲南飯館吃了一種叫“見手青”的蘑菇,手一碰就變成藍顏色。
見識了沒有?
新林院 發表評論於
【有血緣關係的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和睦相處,】
這確實是摩梭人走婚加母係社會非常獨特的一點。
一家裏的所有人,都有血緣關係。
肯定不會有丈夫打老婆的情況。
就是可能沒有掙大錢的動力,一個人要是掙得多,都被家族人平分了。
其它的,想不出有什麽壞處。消失了,挺可惜的。
相比之下,在一夫一妻家裏,丈夫和妻子沒有血緣關係。
在獅子族群裏,雖然母獅是一塊地永久的主人,外來的流浪雄獅是客人,但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來雄獅要在這塊地住十幾年。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感覺四川那邊更原始一些,雲南這邊開發得早,商業化了。
頂級朋友 發表評論於
太美了,能告訴我民宿的名字嗎?謝謝!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