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重返廣州

打印 (被閱讀 次)

曾經重返廣州

2024年5月28日

出國前你很少去廣州,倒是到了2012年,你受不了多年在海外孤身一人的生活,決定回國工作生活一段時間。打心底,你並不打算在國內定居,而是尋找一位相愛的姑娘,帶她離開。在海外,找個女人不難;找到愛情就近乎不可能了。話說,愛情,在哪兒不是奢飾品呢?雖然已經30多歲了你依然渴望著此生可以帶著愛情結婚並終老。

你就隨著選擇的工作機會,去了廣州。廣州啊廣州,颶風和回南天。颶風來襲的時候,天空中的烏雲濃厚而運動迅速,常常是半邊天烏雲厚重,下麵暴雨肆意飄灑,而另外半邊天碧空蔚藍,甚至有陽光。天空中的烏雲和陰晴區域在颶風中可以很快地變換。疾風吹斜了大片的椰子樹,雨珠被強勁地打在臉上和身上,雨傘基本上沒啥用。而幾小時之後,所有的植物都在暴雨疾風中吹洗得幹淨翠綠,在亞熱帶的陽光裏肆意瘋狂生長。

但你的出行一般在地下,搭乘地鐵。受夠了海外清冷的行人和寂寥的街道,剛開始在廣州的兩周,湧入擁擠人群的你很開心,天天好象過年似的。這才叫生活嘛,你想。三號線和一號線永遠是那麽滿座和繁忙。每天下午五點半下班,你從廣州圖書館附近的一號線入口進去,轉乘到達大學城住處的時候,往往後背全濕了。對著風扇吹了半天,你才去找家小店吃晚餐,或者腸粉,或者麵,或者學生食堂。有學生的地方,這些簡餐,處處都是。

你選擇住在大學城,除了住宿便宜和方便的簡餐,還因為她。就是因為她,你在廣州的兩年多,才有了色彩,有了甜蜜,有了意義。

她住在化龍,一個在湖南畢業後她南下找到的第一份工作的地方。那個時候,中國依然在改革開發,外資還不曾撤離,大量的工作機會依然蓬勃發展。畢業後來到沿海地區,總能夠找到高於內地一大截薪水的工作。2012年的平安夜,你換了幾次地鐵,擠過了一波又一波擁擠的人群,在數月後和她再次見麵。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你拉了她的手,試探地問,跟我走吧?橘黃色的燈光下,她點頭答應了。人生就是這樣,該來的,就來;該走的,留不住。

你就常常去化龍鎮看她。周末的時候,你常常留宿。那是一套農民住房。房主建了三層,自己全家住在第三層,而一樓和二樓,都是一個一個小套間,專門出租給打工人。他們有的是單身,有的是夫妻,還有的帶著孩子。中國那麽大,家鄉那麽遠,他們來到這個廣東番禺的一個小鎮上工作、生活。房主建了那麽多小套間,對中國經濟真是自信。

那個時候你還沒有那麽愛她。你還不知道,她的溫柔、體貼和愛戀,會一點一點地走進你的內心,陪伴和溫暖,讓你慢慢地從驚慌失措的奔跑人生中放鬆,心甘情願地和她相伴,無論天涯海角,隻要在一起就好。

      擇一城 終老

      攜一人 白首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漢唐' 的評論 : 化龍有一家貴州黃牛肉館,以前常去吃,所以有點印象
大漢唐 發表評論於
湘女多情:)
大漢唐 發表評論於
番禺常去,化龍似乎沒一點印象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化龍好像挺偏的,在番禺吧?
Firefox01 發表評論於
愛情,浮現於字裏行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