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行 (3) – 終於可以握手擁抱了……可趕死我了

隨便寫寫,隨便看看,隨便聊聊
打印 (被閱讀 次)

周二下午是我們團隊開會的時間,我沒見四年的組員們也陸續在周一晚上或周二上午到達了。我在周一晚上睡了一個好覺,可能是白天的遊泳和行走,讓我感覺疲倦,所以很容易入睡。第二天一早七點我就起身去Spa遊泳了(我覺得遊泳池這個名稱實在不太合適,叫澡堂也有些委屈它,所以還是用Spa來形容吧)。

遊完後就去酒店餐廳吃早飯,這時發現我的一些組員們也已經入住了,當時見到他們時,真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當然這有些誇張,但是當我們這四年來不是對著他們在電腦攝像鏡頭的那一頭,就是對著他們一張張可能已經是好多年前在公司檔案裏放的一張頭像(本人的頭像估計已經有差不多十年的曆史了)來討論項目,突然間,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們站在我的麵前和我握手擁抱,那感覺有些不真實,不過那也就是一霎那,即刻就由興奮和熱情給替代了。還好同事們還認得我,說明我還沒變什麽樣;還好四年的分隔沒有帶給我們隔閡,那見麵的高興勁兒以及那每個緊緊的擁抱,把四年的分隔一下子砸個稀巴碎。那感覺可真好!

和他們一起用完早餐後,我們一致決定利用酒店往市中心的班車接送服務,去裏斯本著名的Old Town逛一圈。因為下午二點要開團隊會議,所以我們決定盡快出發,並計劃在下午十二點半再坐酒店的大巴趕回來。

大巴開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市中心,這裏我在2017年的時候曾經到訪過,著名的Praca do Comercio還是麵對著Rio Tejo (Tagus河)矗立著,國王Jose一世騎著戰馬藐視一切的雕像還是堅定不移地豎立在廣場的中央。據維基百科介紹,因為裏韋拉宮曾位於這個位置,不過卻毀於1755年大地震,所以它又名宮殿廣場,

我們一隊人在廣場上互相拍著照,享受著藍天白雲和近在眼前的Rio Tejo (Tagus河),以及遠處看似舊金山金門大橋的一座橫跨Tagus河鐵路和公路公用的懸索橋,而這所橋的大名是四月25日大橋。很好奇這座大橋的名字和這特定的日子有何聯係,於是上網查了查,原來此座大橋在1966年建成時是被命名為“Salazar Bridge”來表彰當時的總理Salazar,而這個總理正是當時葡萄牙獨裁政權的掌控人。但是在1974年在葡萄牙爆發了康乃馨革命(也被稱為四二五革命),此革命推翻了20世紀西歐統治時間最長的獨裁政權,而這座大橋也因此被改名為四月25日大橋來紀念四二五革命。

下圖是廣場和大橋:

 

我們原本打算就在廣場附近走走,然後就去出名的Time Out市場吃個便餐後就打道回府了。誰曾想我們其中的某位隊友忽然望到遠處山頂上城堡的一角,於是提議去那裏看看風景。雖說我不是領隊,但是我覺得有責任要把全隊人準點在十二點半集合在市中心酒店班車等候的地點,於是我提醒大家去山頂的時間很有限,我們得在十一點到達Time Out市場讓我們有時間吃個便餐還要預留足夠的時間趕去集合點。

我們前往的這個城堡可是大大有名的Saint George’s Castle。於是我們向著遠方城堡的方向前進,很快地我們一共十五六人的大隊分成了兩個小分隊。我和幾個從德國以及日本過來的組員們以及兩個新來我們組的美國同事走在一起。我是一個很隨意的人,容易合群,一般團隊活動我從來不主動承擔重任,但是我這個人有個缺點,就是在別人都不願出頭下決定時,我常常會做出頭鳥。當我們走著上坡路向城堡進發時,我不斷地查看著時間。大約在十點多我們到達城堡大門時,就見一條長龍排隊買門票,當從德國來的組員提議我們進堡瞅瞅,我不得不提醒他們如果入了堡,那我們就沒時間去市場吃午餐了,再說了大家花個幾十歐元入內,隻看個五分鍾,值得嘛?其實我心裏還有個小心思,因為老公過幾天會來裏斯本匯合,我們肯定會到城堡參觀(所以我就不在這一篇介紹城堡了),那我何苦多付一次門票呢?

組員們覺得我說得有理,於是我們決定不入內了,但是我們的新組員們不死心,認為我們既然已經千辛萬苦地上了坡,總應該找個點兒望一望山坡下的城市景觀吧,於是提議不如繞著城堡看看能不能找到一處沒有遮擋的地方可以俯視一下山下的市景。我當然沒有反對,能不花錢看美景誰不樂意呢?然而當年人家城堡設計者不是吃素的,他肯定在幾百年前就預料到將來這城堡肯定會向大眾開放,因為不靠門票收錢哪有資金維修啊,不過一定也會有貪便宜的小氣鬼不想花錢入堡,否則怎麽可能我們走了一大圈都還是被城堡高大的城牆以及周圍的民舍給擋住了視線?這時我一看手機,已經差不多十點半了,再查了一下“我們走起”,這如果再不趕過去市場的話,那我們就可能沒時間就餐了,於是我這個出頭鳥又發聲了,我說同誌們,我們這不花錢看美景的願望是美好的,但是咱也得考慮考慮各自的肚皮,沒時間吃飯那可不是鬧著玩的,萬一在下午開會時給餓暈了,我可不負責。於是乎他們乖乖地跟著我下坡往市場趕。

裏斯本的街道不但小路多,石子路多,而且石梯賊多。雖然我穿著厚底鞋幫我減輕很多路麵凹凸不平帶來的不適感,但是在下有些高低不均的石梯時,我就得格外的小心,我可不想扭了腳,讓幾個大男人扛著我下坡。我帶著頭這一路狂走,終於在約定的時間我們這支小分隊全體到達了Time Out市場,但是另一支小分隊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曾經去過芝加哥的Time Out市場,但是最初的Time Out市場概念卻是在這裏裏斯本誕生的,那是一群TimeOut雜誌葡萄牙團隊夥伴們在2014年聚在一起集思廣益,一致認為如果能在一個市場內聚集雜誌推薦的餐廳,這樣可以讓遊客們有一份不但由文化和美食,而且還是傳統和新潮美食共存並融合的特別體驗。於是第一家Time Out市場在這個城市具有曆史的Mercado da Ribeira中誕生了。

我在2017年曾來過這裏,可是當時隻是陪同我的同事前來購買當地特產沙丁魚罐頭,我倆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幾乎是一找到買罐頭的鋪位,拿了十幾罐裝滿手袋,付了錢,就急急地離開了,因為我倆是趁會議和晚餐之間的空隙溜出來的,得趕回酒店。這次我們幾個在這個寬敞的市場中挑了一個長餐桌,然後各自去不同的攤位挑選自己喜歡的美味。雖然選擇很多,我那天隻是挑了兩個葡萄牙蛋撻和咖啡,看著同事們各自挑選的各類美食,感覺我們是在室內野餐。

下圖是市場內景和我的蛋撻:

 

我們差不多吃完午餐時,另一小分隊的隊員們冒著滿頭大汗趕過來了,原來他們走在我們前麵,然後排了隊,買了票,入了城堡。他們炫耀地給我們看在城堡內俯視Tagus河以及周圍由高高低低密布的住宅樓頂著由紅色瓦片鋪成的屋頂所組成的獨特風景。我雖然露出沒能入內參觀的遺憾,不過心想我還有機會彌補。

一看手機,已快十二點,而“我們走起”顯示從市場到班車集合地走過去得二十五分鍾,於是我這個出頭鳥,又吆喝著本小分隊員們趕緊挪動屁股,該走人了!我也顧不了另一隊的他們了。走出Time Out市場,馬上查看導航,一定要保證方向正確了,還好“我們走起”就算在離線的狀態下也能進行導航,而且當我走動時,手機屏幕上會顯示我的走向,所以我可以判斷我是否又犯我經常性走反方向的錯誤。

我們一隊七人在我的帶領下,疾步向在班車集合點趕,還好趁午餐讓我的老腿小休了一下 ,否則肯定要散了。我也不知道我哪來的一股勁,當我看著“我們走起”上更新的到達時間,就趕得更急,反正六個大男人從和我前後差不多平行到落後在我身後十幾步,然後當我們都經過一個顯然是熱門景點的地方,他們都駐步在那裏看風景打卡,可是我不能停啊,我得準點趕到,能讓班車司機等這些大老爺們兒啊!但是出乎我意料,轉頭一看,我身後還有半年前才加入我們組的人高馬大的D費勁地跟在我後麵。這時已經十二點二十五,我們要在五分鍾內趕到集合點,然而“我們走起”顯示需要八分鍾才能到達,我可真急了,不但起步跑起來,而且想賭一把,不走“我們走起“建議的路線,而是決定抄近路沿著有軌電車上下坡的一條窄路走,那個坡度可大了,我可真擔心身後這個三百多磅六尺四的大男人萬一跌倒了或者突然跑得喘不過氣來,哪我可怎麽辦?於是我大聲地對他喊:別急,千萬小心,不要跌倒了!

下圖是我抄的近路 (這圖可是後來和老公一起來時拍的,當時趕班車時哪有心思打卡啊?)

我知道自己沒有發財的運氣,所以從來不買六合彩也不去賭場,但是想不到這次給我賭中了,當我沿著有軌線疾步奔到終點時,我可以看見馬路對麵的集合點,而那時酒店的班車已經等在那裏了。於是我也顧不得趕去斑馬線了,馬上在馬路當中還有來往車輛時,就不守交通規則地穿馬路了,還一路朝著大巴狂揮雙手就怕司機一到時間就開走了。當我上了大巴後,第一句衝出口的就是:真他媽趕死我了!還好車上沒有聽得懂我那不怎麽文明用語的中國乘客。第二句就是讓司機等一等,因為我們還有幾位同事們趕過來。剛等我說完,D氣喘籲籲地爬上了車,我不由得拍拍他的肩,給他豎了個大拇指。司機很合作,不過他告訴我最多隻能等五分鍾,因為他要準時回酒店接下一班乘客。這時我心想我已經盡力了,如果他們趕不及的話,也不能怪我了。正安慰著自己,隻見馬路對麵那五個大爺們兒急急地往我們這邊走來,我禁不住站在車門,一手拉著車把,一手向他們揮舞著,就怕他們沒看見大巴。

當我們小分隊一個不落下地都坐在大巴上,我才真正地舒了一口氣,但是隨後我就不由得給了自己一個靈魂拷問:我他媽的這麽趕幹嘛?坐個Uber也就十個歐元,三個人一分,才四塊不到。說不定這些大老爺們兒心裏都在埋怨我,害他們也上氣不接下氣。哎呀,誰讓我喜歡做出頭鳥呢?

好在我們趕回酒店早,有時間在開會前梳洗一下,而另一小分隊可正是掐著分秒來到會場。從這刻起接下來的三天就是封閉式會議,我也就在此省略無趣的千言萬語了。。。。。。。。。。。

以上文和圖均為原創

 

何必在意 發表評論於
謝謝菲兒在報稅繁忙之際還來冒泡,實在感動!希望你家寶貝女兒在歐洲玩得盡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冒泡問候在意,翔實的遊記,替沈香一起讀了,女兒現在也在歐洲旅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