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美塔那故居遊記

三十功名塵與土 八千裏路雲和月
打印 (被閱讀 次)

古典音樂中有一個流派叫“民族樂派”,因其鮮明的本民族特色而得名。代表作除了芬蘭作曲家Sibelius 的“芬蘭頌”以外,尤以捷克作曲家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國”聞名。我小時候在祖母的電唱機上聽過這個曲子,其流暢的音樂旋律,深厚的民族情感,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但那個時候,我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可以造訪作者斯美塔那的故居。

有一年,中華醫學會從兩百多個年輕醫生中選拔十人赴捷克參加歐洲醫學會主辦的住院醫師培訓項目,我幸運地成為十人之一。這次曆時兩周的培訓由歐洲頂級名校的faculty執教,內容涵蓋了本學科內所有領域的最新的進展,令我大開眼界。更令人神往的是我有機會遊曆歐洲古城布拉格,並探訪了小時候的偶像斯美塔那的故居。

捷克因為地處歐洲強權之間,所以曆史上不得不委曲求全。三十年代希特勒吞並蘇台德地區,進而吞並捷克全境。英法列強視而不見,最終捷克一槍沒放就投降了。不過這反而使得布拉格的古城得以保全。

斯美塔那的故居就在著名的伏爾塔瓦河畔,是一棟二層的小樓,現在已經成了他的紀念館。河畔有他的一座銅像,他背對著美麗的伏爾塔瓦河,身披一件毯子,似乎在沉思,又像在聆聽河水靜靜流淌的聲音。故居一樓是陳列室,有很多有關作曲家生平的資料。拾級而上至二樓,是他的工作室。他當年彈過的鋼琴還完好地保留著。二樓的窗戶,正對著波光粼粼的伏爾塔瓦河。遠遠還可以看見查理大橋的綽約身姿,藍天白雲,銀色的河水緩緩流淌,遠處的教堂鍾樓傳來隱約的鍾聲。我不禁感慨,作曲家也許正是從這人間美景中獲得了創作的靈感。

“我的祖國”共有六段,其中最著名的是第二段”伏爾塔瓦河“。在飛往捷克的飛機上就當作迎賓曲。我在布拉格的唱片店裏買了斯美塔那和德沃夏克的CD作為紀念。有趣的是Devorek一定要念成”德沃夏克“,我念成”德沃瑞克“,那店員就愣了很久,聽不懂。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