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富商家族裏的“黑馬”

打印 (被閱讀 次)

要說這匹“黑馬”,得先從哥哥李景均說起。李景均是一位負有盛名的美籍華裔學者,1912年出生在天津富商之家。1936年獲康奈爾大學遺傳學博士學位,1941年冒著抗日炮火帶著美籍華人妻子回國。1946年任北大農業係主任,年僅34歲。北京解放後,北大推行蘇聯李森科學派,強調米丘林學說,否定西方摩根遺傳學,停止了李景均的課程,對他進行個人攻擊,拿他當“反麵教員”。1950年,李景均覺得不妙,拋棄了所有家當,帶著妻女逃到香港,第二年回到美國。

李景均有個妹妹李芳蘭,中共地下黨員,1948年赴美留學,獲得俄亥俄州凱思理工大學水利工程碩士學位。1950年完成了學業和組織上“動員留學生回國”的任務,帶頭響應號召路經香港回國,在香港與哥哥李景均不期而遇。二人見麵很尷尬,妹妹回國,哥哥逃離中國,妹妹無法說服哥哥回頭。下麵是兄妹在香港見麵的照片,沒有一點親近的感覺,隨便在街頭一坐就算是合影留念了。

李景均家是個大家族,兄弟姐妹很多。父親李銳是虔誠的基督徒,在漢口開義瑞商行,主要做桐油生意,有“桐油大王”之稱。生養成人四個兒子兩個女兒,李景均是老三。老二李景熙從美國留學回來後在香港立足,開辦義瑞分行。老四李景仁也留學美國,留在俄勒岡大學任教,後來去了台灣,1969年因病在台北去世,年僅55歲。老大李景文一直在國內,參與義瑞行的經營管理,曾到美國談過一次生意,“三反五反”運動期間被抓進監獄,1963年56歲去世。兩個女兒是李芳芝和李芳蘭。

李芳芝在漢口一所學校擔任圖書館員,一直單身,身體很不好。1967年,李景均打算把這個妹妹接到美國,在那個時候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不久後李芳芝便去世了,不清楚是什麽原因。

不幸籠罩著這個留學氣氛濃厚的基督教家庭,逃難死亡接二連三,竟然還出了個共產黨。李芳蘭1937年在上海入黨,經常把一些被追捕的“同誌們”藏在家裏的四層小洋樓裏,掩護他們過關。李景均在1990年給親友的一封信中說,李芳蘭是李家兄妹中的一匹“黑馬”。他寫道,“1950年我在香港,芳蘭從美國回來,我們見過一麵。我到美國後,她從北京來過一封信,問我留在家裏的書籍如何處理。我說拉到天安門前燒毀。從那以後,再也沒有通過信。哀哉!”

李芳蘭跟家裏其他人的來往也不多,似乎回國後對自己的資本家家庭出身和家裏的“海外關係”很有戒心,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黨員身份與家人格格不入。其他兄妹的通信中很少提到李芳蘭,李景熙從香港回北京,也很難見到這個妹妹。文化革命中李芳蘭作為“老海歸”很可能受到政治審查,可能會與家庭“劃清界線”,做出對不起家人的事。

關於李芳蘭沒有什麽正式記載,隻知道她回國後在北京工作,丈夫是省級黨員幹部,有兩個孩子。李景均的一個侄子1990年在寫給他的信中有這樣一段,“…芳蘭姑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下放勞動改造,積勞成疾,舊病複發,於前年去世。總之是家破人亡。我說這些都證明您走對了,活下來了,沒有被弄死…”

富家子弟走出家門參加革命的青年不少,曹禺的小說《家》中三少爺覺慧就是進步青年反抗封建家庭的寫照。像李芳蘭這樣背景的卻不多,出身大資本家,與基督教家庭決裂,參加革命,入黨,三個哥哥都留學美國,自己也留美,拿了洋學位,當了“老海歸”。(一般情況下,地下黨出國留學,要得到組織同意。)

李景均回到美國後在匹茲堡大學任教,他的出走惹得龍顏大怒,被中央政府定性為嚴重政治事件,使得他心有餘悸。他一直十分惦記父母和家人,通過香港二哥李景熙寄錢接濟他們的生活,唯獨不給“黑馬”妹妹李芳蘭。以後國內親屬邀請他回國觀光,他表示堅決不回去。此時滄海桑田,父母、大哥景文、弟弟景仁、妹妹芳芝和“黑馬”妹妹芳蘭都已不在人世,這個國家對他已經沒有什麽可留戀的了。唯一的親人二哥景熙1997年也在香港去世,恰逢香港回歸。

李景均的傳奇人生曲折、動人、成功,2003年在美國去世,享年91歲。“黑馬”妹妹李芳蘭1989年(或1988年)在南京去世,享年不清,估計70歲左右。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黑馬」一般指異軍突起,最後造成勝利成功。説這左傾家人是匹「黑馬」,似乎不妥,「異類」較恰當。
Yu-Yuan17 發表評論於
當年走的人做了一生中最最正確的決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