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室友

打印 (被閱讀 次)

剛到美國的時候居無定所。三個月後買了車,活動範圍大了,就搬到了歐森太太家。

歐森太太當時八十多歲,個子不高,每天容妝精致,衣服顏色搭配一絲不苟。她丈夫早亡,兒子是我們學校的教授,已娶妻生子,住在隔壁歐森太太為他建的婚房裏。歐森太太靠鎮上的幾處房產租金過日子。自己住在這個年代比較久遠的樓房裏,同時還把房間出租給我們。

這幢樓房坐落在鎮上一條靜謐的小路上,樹木成蔭,房子錯落有致,樣式也各色各樣。散步的時候,我會一一觀察,心裏盤算著,將來等我有錢了會買哪樣的房子。最喜歡一幢地中海風格的,黃色的小樓有個圍牆圍住,透過院門可以看到裏麵花草怡人。

歐森太太這幢房子是個木結構的二層樓。一樓有一個巨大的餐廳,中間擺一張長長的餐桌,可以同時坐二十個人。但是歐森太太平時攤一桌子的賬單,把餐廳當辦公室用。真正的辦公室租給了勞拉。勞拉隔壁住著一位菲律賓留學生。主臥住著歐森太太。進門玄關處有一張巨大的照片,上麵是歐森太太的兒子三歲時在玩水龍頭,那時候他剛被領養過來。房子後麵還有個很大的遊泳池,但是我們活動最多的是廚房。

樓上住著一位公司的外勤人員,每周隻住四天,平時早出晚歸很少見人。另一位是個泰國留學生。樓梯拐彎處,就是我的房間了。我的房間很大,放滿了家具,但是我除了用桌子和床,別的也不怎麽碰。櫃子裏塞滿了歐森太太的衣服。樓上原來是男生宿舍,共用一個衛生間。我去了之後,就分配我到樓下,和菲律賓同學共用衛生間,隻是分配她早上用我晚上用。我從此養成了晚上洗澡的習慣,直到現在。

木結構房子的樓梯,年代久遠有點吱吱扭扭響。我有時候做實驗回來晚了,就光著腳,拎著鞋,四肢著地輕輕爬到樓上。

五個房客加上歐森太太,我們六個人年齡,職業,文化背景各異,組成了一個小小的聯合國。到了周末總有一個人給大家做飯,然後聚餐。泰國小夥子最會做飯,常給我們做咖喱燉肉,每次燉各種不同的肉,和一大鍋米飯。他當時買了一輛全新的本田車,每次保修他都會把單子收好,說畢業回國時一定能賣個好價錢。菲律賓同學是學食品科學的,正在做一個關於芒果的課題,她做所有的菜一律放芒果,每天帶回來一堆做實驗剩下的芒果。那段時間我們天天吃芒果,最後吃到吐。勞拉做的chicken pot pie是最正宗的,好吃無比。但是她平時最常吃的晚飯是微波爐烤土豆,烤好後切開夾上奶酪和鹽。我最不會做飯,就買現成的春卷皮包香蕉,油煎一下蒙混過關。那時候是吃石頭都能消化的年紀,每天工作量大消耗大,從來不擔心長胖。

這些室友中,最讓我難忘的是菲律賓同學和勞拉。勞拉給了我很多幫助,而我們所有人又都給了菲律賓同學很多關愛,像一個宿命的循環。

菲律賓同學出生在一個富人家庭,從小念私立學校,車接車送。大學畢業後家裏做主,嫁了一個富人子弟。婚後生了個女兒,夫家重男輕女,噩夢就此開始。加上女兒有點智障,丈夫開始到外麵胡混,賭博,回家就喝酒打人。因為娘家要麵子,不同意離婚。菲律賓同學想不開就割腕自殺,未遂。好在她一路念私校英文不錯,就在女兒五歲的那年,考研究生來到美國,從此再也沒有回去過,隻給女兒寄生活費。有時候她丈夫會打電話到歐森太太家,說女兒生病了需要錢,事實上是要錢去賭博。最關鍵的是,她丈夫死活不離婚。

這麽坎坷的命運,我們都很同情她,尤其是歐森太太,把她當女兒一樣疼。

有一次她去佛羅裏達開會,離開後一直沒有向歐森太太打電話報平安,把歐森太太急得團團轉,真的就是在屋子裏來回轉著圈踱步,逮誰問誰,怎麽才能聯絡上菲律賓同學。那幾天我們都很小心,早出晚歸地躲著她。

三天後菲律賓同學開完會回來,茶不思飯不想的歐森太太已經明顯瘦了一圈兒。她告訴歐森太太她的錢包丟了,沒錢買電話卡,不能打長途。這麽明顯的忽悠歐森太太堅信無疑,馬上替她買了電話卡,讓她夾錢包裏隨身帶著,保證再不失聯。事實上開會真的是很緊張,每天守著自己的poster回答問題。有點兒時間就趕緊去找公司,找人遞簡曆找工作。加上她可能也真沒想到歐森太太會那麽掛心。

不幸的菲律賓同學,幸運地在歐森太太的庇護下,總算有了一段安靜的生活。我生日的時候,菲律賓同學送我一個咖啡杯,上麵有一隻藍色的蝴蝶和一行字,born again。她說,她就是這隻脫繭重生的蝴蝶,到了美國才有了第二次人生機會。還說,人們總是“hungry for love”,感情饑渴。會用盡後半生去追求前半生缺失的感情。她就是一個例子。

另一位室友勞拉,是位白人中年婦女,應該有四十歲左右,南方人結婚早,兩個女兒已成年。她也是遭遇家暴,離家出走來到這裏。臨走時丈夫揪掉她的耳環,把耳朵眼兒都揪穿了,流了一肩膀的血。從此愛美的勞拉不能再帶耳環。當時我剛知道了菲律賓同學的故事,就感慨地對她說,家暴可能是個國際問題,不分國家和種族。

勞拉長相妖冶美麗,每天烈焰紅唇,在一家商業電台做外景采訪。勞拉特愛說話,每天不停地得吧得吧,是我的南方英語啟蒙老師。我們經常一起出去活動。出門前除了抹臉,她必準備一桶冰帶上,一邊開車一邊嘴裏嚼塊冰。非得遞給我一塊,還笑我不嚼隻是含化。有一回我們去了宋美玲當年念書的南方小鎮看櫻花,見到一位帥哥中國人,身邊還有一個陪同。那是我至今見過最好看的男人,可以說是驚豔,嚴重懷疑是宋美玲家族的後人。勞拉發現了,拉著我站在路旁,直勾勾地盯著人家看。嘴裏喃喃說著,“我能為他而死”。

勞拉的好色還不止這次。我求她帶我去馬丁路德金故居參觀,她說,你看那玩意兒幹啥?但是在那裏看到很多好看的黑人弟兄,特有教養的樣子。勞拉又情不自禁地盯著人家看。還沒事兒找事兒地去問路。事實上勞拉就在亞特蘭大附近長大,路比誰都熟。

勞拉當時沒離婚但是available,也開始約會。

有一個加油站的老板追勞拉,買了束塑料花送給她。勞拉氣死了,逢人便說怎麽可以送塑料花兒?怎麽可以送塑料花?我後來換車的時候,勞拉還是托他幫我賣了我的舊車。我那車是三百多塊錢買的,加油站老板寫上六百,馬上就賣掉了。

另一個男朋友是位飯店經理,當過電影演員,就是老演男二號那種。飯店的牆上掛了一溜兒他的電影劇照,留著個小胡子,和不同的明星一起騎在馬上,演西部牛仔。看上去他目光犀利,像是個聰明人。

我和勞拉去了飯店幾回後。認識了常去飯店的人。飯店裏有一張桌子,每周末有固定的一群人在那裏聚餐。羅伯特是其中之一。

羅伯特是個工程師。他過來要了我的電話號碼,然後有一次忘了為什麽送我回家。晚上九點回到家,羅伯特進來坐在飯廳裏喝水。聽見我們聊天,勞拉就出來偶遇羅伯特。她裝作倒垃圾,穿戴整齊,繞過走廊來到飯廳,偶遇並和羅伯特聊天。

羅伯特離開後勞拉拉著我問了半天。她說她出去查看了,羅伯特開的車是凱迪拉克,又住在山頂上的大房子裏,一定有錢。我當時也不是不愛錢,隻是覺得羅伯特的錢離我有點遠,主要是對他沒感覺。後來就無疾而終了。

現在回憶起來,勞拉當時一定很寂寞。總拉我一起進進出出,有時候跑很遠的路隻為讓我看一幢她喜歡的房子。路上她也教我開車技術,說不能相信別人的轉向燈,因為人家可能會改變主意不轉彎了,你就慘了。她還介紹我怎麽用化妝品。說很簡單,just paint by number,按順序抹臉上就行了。但是她的烈焰紅唇我總是接受不了。

這幢房子裏的人和事兒,讓我來美國後,第一次感到有了家的感覺。大家聚在一起看電視的時候最熱鬧,我那時英語特爛,壓根兒聽不懂,看著別人大笑並不知道屏幕上發生了什麽。腦子裏總有一個漢譯英,英譯漢的過程。有一回屏幕上有個人跳海自殺了,勞拉滿眼淚水,可能多想了。我就說,哎呀,啥東西掉海裏了。勞拉噗呲一笑,就算過去了。

有時候晚上回來晚了,又餓又累,遠遠看到街燈下的房子,和一個個窗戶裏散發出的暖黃的光,心裏就不由地升起一陣溫暖和喜悅。善良的歐森太太,知道我晚歸,總把我停車的地方亮著燈。讓我覺得,萬家燈火居然有一盞為我而亮。我就會嘴角上揚,腳下踩油門,同時琢磨著,去冰箱裏偷點什麽吃的,然後拎著鞋,悄悄往樓上爬。

勞拉後來被丈夫接回家了。丈夫賭咒發誓不再家暴她,善良的勞拉又一次選擇相信了他。我後來也找工作走了。再沒有回過那個曾經寄托了我們許多青春,發生過許多有趣故事的房子了。

不知道那些室友們今在何處,是否都有一段好的姻緣,生活是否幸福。突然很想念她們,謹以此文,在這裏遙祝她們幸福了。

 

letsgetlost0220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真是有趣的回憶,美好的東西總是會一直駐留在你的心中。
東村山人 發表評論於
好文!寫得好!有意思的一段經曆。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星98' 的評論 : 水星兄也有這樣的經曆。我最近老想從前的事兒,她們都在我腦子裏走馬燈似的走來走去。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花浪漫' 的評論 : 謝花兒。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對,室友是很特殊的人,像是家人。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我剛出國的時候也住在一個小聯合國裏麵,房東住另外的地方,所以我們相處得很好。可惜我不會編故事,寫不出來,不像花花這麽能幹。
山花浪漫 發表評論於
花花有愛,文筆流暢,人物描寫鮮活。好文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這篇讓我想起我share過房子的那些朋友,都很獨特,很難忘。有兩三個我們還來往的,其他的也會時常想起。剛出來時她們教會了我很多,是我們生活中重要的人。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一般菲傭很出名。我們這位比較少見。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姐,這麽多年之後我還在想念她們。最近老是回憶過去。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淡風更輕' 的評論 : 是的雲兒,學會不少不同的文化。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花花兒妙筆生花,小聯合國室友們和善良的歐森太太活靈活現,躍然紙上。花花兒的回憶也令我想起那些在美國碰到的同學們。。。往事並不如煙。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我對菲律賓人一直深懷好感。能吃苦能耐勞,還要補貼家用。有錢的菲律賓人真沒遇到過呢。:)
雲淡風更輕 發表評論於
小小聯合國!房東太太優秀!花花很幸運!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igerlily66' 的評論 : 那時候是真的窮,但是有希望,還是高高興興。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年輕時候靈活度比較高。
Tigerlily66 發表評論於
花花好文,各個室友的形象躍然紙上,讓我也想起剛來美國的日子。窮是窮點,一幫同病相憐的人一起混著,也蠻開心的:)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房東和室友都不錯,花花也善良,晚上回來晚了怕吵人,悄悄爬上樓:)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我也不信勞拉丈夫會改。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對,愛爾蘭之類的!我學會吃了很多年,特省事兒。爬樓梯的事兒也經常發生,嘿嘿。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腦補一下花花四肢著地,像隻貓一樣爬上樓的情景,不禁笑了。勞拉是英國或愛爾蘭移民吧?那裏的人就是經常把土豆切開,中間夾上點cheese就是一頓飯。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大家庭肯定故事多!不過家暴據說 不會改變的 ,回去還是那樣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杜鵑是專業隊的,說好肯定不錯了!哈哈,感謝。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多謝這位同學。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喬寧' 的評論 : 那二丫就繼續忽悠!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那我就稍稍再努力一點兒?
喬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霞姐姐' 的評論 : +1.
二丫,喜歡聽你講故事。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當然是真的,可以出書,留作紀念。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好。富有感情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花花好文,每個室友寫的栩栩如生。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霞姐姐' 的評論 : 就是,等我發財了拍留學生電影。
雲霞姐姐 發表評論於
好有趣的回憶!經曆就是財富!
有時我們一幫一起走過來的朋友,聚會時,就想,怎麽沒有我們自己的電視劇呢?應該來一個《留詳新一代的故事》,把我們的酸甜苦辣的往事來個匯編,那多有趣呀……接著寫吧!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點點好。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人老的第一步。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懷舊了。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精彩人生!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之初' 的評論 : 心兄又一次說我老了。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你當真?我可經不起誇。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是的,學到很多東西。看眼界。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鴻' 的評論 : 這位新同學好。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哈哈,寫作還缺很多課。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就是。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麥子,發現我最近總回憶過去,老了。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沉思往事立殘陽”。幾十年一晃就沒了。多吃人槮多看花。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1

花花可以把這些“往日的歲月”成冊。
心之初 發表評論於
"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剛出國能在這樣的“聯合國”住,是很幸運的。
小鴻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好。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是啊,,花花既有真才實學,又善解人意,愛心美女啊,讚,讚,讚!!!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很重感情的花花同學~~
麥姐 發表評論於
沙發,花姐姐回憶好文!歐森太太真善良,有好房東好室友,花姐姐很幸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