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倫蓋蒂 - 全世界最偉大的動物奇觀

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
打印 (被閱讀 次)

世界最著名的動物保留地塞倫蓋蒂(Serengeti)位於坦桑尼亞阿魯沙東北方向約200公裏處,全世界最偉大的動物奇觀動物遷徙就發生在這裏。每年6月份塞倫蓋蒂草原進入旱季,由於河流幹涸,牧草枯萎。超過2百萬頭食草動物為了尋找牧草開始向肯尼亞境內的馬賽馬拉(Masa Mara )國家公園移動。一般由20萬匹斑馬領頭,150萬隻牛羚居中,50萬隻羚羊殿後,上千頭大象、野馬、長頸鹿和犀牛等動物混雜其中,跟隨它們的是上千頭獅子、獵豹和斑狗等食肉猛獸。這支浩浩蕩蕩的動物大軍往往長達十多公裏,蹄到之處,大地震動,煙塵滾滾,氣勢磅礴,無比壯觀。挑選六月份來到塞倫蓋蒂,就是希望能看到這個罕世奇觀。

 

我們在阿魯沙參加43夜的旅行團,乘坐一輛四輪驅動的豐田巡洋艦,經過改裝的頂棚可以升起約1米高,使我們可以站起來觀賞動物。司機和隨車廚師都是當地黑人,我們2位華人加2位美國人,一位是三十多歲的黑人金融估價師,另一位是二十多歲的白人滑雪教練。我們4個人都是旅行愛好者,我們從非洲北部朝南走,2個美國人都是獨行俠分別從南往北走,他們剛花了6天時間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馬紮羅山,兩人臉上都還帶著被陽光灼傷的痕跡,但精神仍很好,我們6人將一起渡過4天的時間。

 

 

 

遊覽的第一站是馬尼亞拉湖(Lake Manyara)國家公園,整個公園依山傍水,風景秀麗,大象,犀牛,長頸鹿,羚羊,河馬等野生動物隨處可見。真正的高潮是下午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 看到一群約百來隻狒狒拖兒攜女, 排成一條約30多米長的隊伍不緊張不慢地穿過草地,跨越公路,進入山腳的叢林。當時已有好幾車輛觀賞車停在路邊,但狒狒們對此視若無睹,仍秩序井然邁步向前,有的小狒狒騎在母親背上,有的抱吊在腹部下,有些年輕的狒狒邊走邊打鬧。看著這支奇異的隊伍慢慢地消失在叢林之中,真是令人歎為觀止。

 

 

入夜在野營地住帳篷,一切設備都由旅行社提供。唯一令人意外的是那位二十多歲的黑人廚師準備的飲食實在不賴。也沒見他帶多少東西,可晚飯時居然變戲法似的端出了南瓜湯,米飯,紅燒牛肉、胡蘿卜炒四季豆和新鮮菠蘿,大家都吃得讚不絕口,渡過愉快的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經過恩戈羅恩戈羅保留地(Ngorongoro)去塞倫蓋蒂國家公園。這塊保留地是一個奇異的去處,也在世界遺產的目錄上。恩戈羅恩戈羅是在高原上拔地而起的一座古火山口,海拔2千多米,火山口的直徑約19公裏。這麽大的一個火山口,當年爆發的時候一定震動全球。這兒全年都有充沛的雨量,有許多野生動物常年生活在這兒。我們4天行程的最後一天將探訪其底部,第二天隻是從其頂部經過。

 

 

蒙蒙細雨下的很密,猶如濃霧一樣籠罩著四周。車子沿著土路向前,隻能見到周圍茂密的叢林。這是這次旅行中第一次冒雨行車,雨霧阻攔了視野,但也消滅了往常惱人的塵土。潮濕,新鮮的空氣令人興奮。上午9點左右車子經過一隻倒斃在路旁的大象,3個黑人舉著砍刀正從其身上割肉,我匆忙中舉起相機隻照了一張就被阻止了。司機說這是公園管理人員在取樣,準備化驗確定死因,如果是這樣我真不知道為什麽不許我照相。

 

當車子駛下火山口時,天空開始放晴,駛到平原時已是陽光燦爛。經過一個馬賽人的村莊,這兒還是傳統的茅屋。馬賽人都披著鮮豔的紅色或紫色披風, 手持長矛在草原上放牧牛羊,據說獅子等猛獸都不喜歡這兩種顏色,遠遠看見就會避開,這樣他們和牛羊就都安全了。

 

我們約在下午1點鍾進入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塞倫蓋蒂是一個近15千平方公裏的大平原,我們挑現在這個時候來,希望的就是能看到那浩浩蕩蕩的百萬動物遷移。不巧的是今年坦桑尼亞境內雨量充沛,車子駛進園內看到近半人高的野草十分茂盛,雖然有少許地塊的草已開始幹枯,但絕大部分的草地仍綠油油的十分茁壯,可以想象動物們暫時還沒有離開這兒的理由。

 

更使人沮喪的是進了公園的頭3個小時,雖然大家都手端相機,伸長頭頸,可除了幾隻零星的長頸鹿,羚羊外寬廣的草原上空無一物。就在大家快要喪失信心時,左前方出現一群大象,大家都不約而同地驚呼起來,公象、母象、大象、小象約30多隻成一路縱隊朝我們走來,在離我們車子約10米處經過。我們都很興奮,但大象們卻隻管自己不緊不慢地一路向前,連眼皮也不朝我們抬一下,它們在前邊的水塘中吸了點水,逗留了約2-3分鍾, 就義無返顧地繼續前行。

 

 

 

大象的隊伍剛剛消失,車子的右前方塵土飛揚,大隊的斑馬、牛羚正在快速地奔跑而來,雖然沒有電影中那麽大的場麵,但這上千隻動物登登地踏地而來,還是帶來攝人的氣勢,斑馬組成約3米寬的隊型快步走來,在其旁邊是牛羚快速奔跑向前超越的單行縱隊,就象一支軍隊虎虎有生地在我們麵前通過。

 

 

 

食草動物群剛過,我們發現前方數百米處有五輛吉普圍成一個半月形,! !“大家催著司機向前,果不其然,在路旁的一棵大樹腳下,橫躺著3頭母獅,正津津有味地分享著大半隻斑馬。它們慢條斯理地咀嚼著,時不時抬起上半身撕咬下一塊肉,然後伏下身子細嚼慢咽。在6輛四驅車和10多架照相機、攝影機成半月形的包圍下,獅子們那種目中無人,神閑若定的進餐方式簡直是令人難以相信。樹旁約3米處還躺著一頭母獅帶著滿瞼的血汙,正在滿意地打著飽嗝,稍遠處另一頭母獅正慢慢地踱步走向20米遠的水塘,大概是飽餐之後去喝一點水吧。除了幾架單反相機發出輕微地哢嚓聲,沒人發出一點聲音,一切是那樣的寧靜,我想此刻大家的腦海中一定在想像那五隻母獅圍獵斑馬的場景。離獅子不遠的一棵大樹的橫枝上躺著一隻很大的獵豹睡的死沉沉的,四肢下垂一動不動。可惜它躺的位置正好逆光,照相的效果不好。然後又是河馬,又是禿鷲,又是野牛從下午5點到6點這一個小時內是高潮疊起,層出不窮的動物看的我們眼花繚亂。

 

第三天清晨6點剛過司機就帶我們出發了,離開宿營地就看見一隻中等體形的雄獅在路邊小跑,它和車子同跑一段路後,就消滅在叢林之中。和昨天不一樣, 今天大批地斑馬和牛羚成片狀散布在大草原上,沐浴在溫暖的朝霞之中,正安靜地享受那豐盛的野草,塞倫蓋蒂草原的早晨祥和而寧靜。可以看出為了野草而遷涉一事尚未提上動物們的議事日程。

 

 

 

 

 

有幾座大小石塊組成的巨大石山,約2-3層樓高,石縫中長滿了小樹和其它不知名的植物,象小島一樣浮現在無邊的草原上。今天幾乎每一塊巨石上都躺著獅子在享受溫暖的陽光。特別是那隻巨大的雄獅躺在一塊象盆景一樣漂亮的巨石頂端,居高臨下地注視著我們,眼神中滿了萬獸之王的自信。另一塊巨石上2隻母獅相依相偎地躺著,時不時親昵地貼一貼麵,懶散地伸展一下四肢。我看了一下手表正好是早晨750分,這個時候澳大利亞悉尼的大街上正排滿了上班的汽車,象甲殼蟲一般緩慢地向前蠕動,街道上充滿了刺鼻的廢氣,相形之下獅子們的清閑實在讓人羨慕。生命的意義到底何在?這個困惑了人類千百年的問題,在這些優閑、自信的獅子們麵前似乎更難回答了。

 

我們繞道去參觀了一個馬賽人的部落。馬賽人的祖先是生活在北非尼羅河流域的遊牧民族,傳說他們是埃塞俄比亞高原上哈米特人的後裔。幾百年前趕著牛群南下,尋找水草,其中一支就停留在今天坦肯邊境這塊肥沃的土地上,形成今天的馬賽人。他們身材瘦長,臉盤狹長,寬大的鼻子,厚嘴唇。男女都身披2塊色彩鮮豔的布,一塊遮羞,一塊象大衣一樣披在身上。男子的頭上留著長發,梳著幾十根小辮子;婦女剃著光頭,頸上套一個大圓披肩,耳朵上掛著成串的飾物,耳朵眼很大,有的手指都能穿過。

 

 

在村莊的入口,一個講流利英語的小夥子收了我們4個人一共50美元,就召集了十多個女人和8-9個男人給我們表演傳統的歌舞。這些人閑著無事,看見我們去顯得很興奮,雖然隻有4個觀眾,但他們邊唱邊跳十分賣力,唱的歌實在沒有什麽好聽,平平淡淡的就像和尚在念經。 演出後去他們住的茅屋看了看,用樹枝搭的牆上塗了泥巴,茅草的頂,隻有一個門,沒有任何窗,裏麵幾乎是暗的伸手不見五指,好一會兒才勉強看清, 裏麵用樹枝隔成一個又一個相鄰的地鋪,除此之外沒有其它任何家具。茅屋外麵1-2米處有一個露天的火坑,但看上去使用的不多。

 

趁其他人忙著照相,我和那個講流利英語的小夥子多聊了幾句,這個村莊共128口人,分屬4個家庭,村長擁有最大的家庭,村長也就是這個小夥子的父親,他共有14個老婆;村長的弟弟有10個老婆;另兩個人分別有2個和4個老婆。馬賽人的社會地位和財富可以從他有幾個老婆來看。因為聚一個老婆要給女方家庭20頭牛,而且每個老婆都要有一幢獨立的茅屋。小夥子講他父親共有2500頭牛和許多的羊,是這村的首富。按當地每頭成牛的價值3百美元來算,這位村長居然還是一個以美元計算的百萬富翁呢!真是人不可貌相。馬賽人從不耕種,也不打獵,就以放牧牛羊為生,每年跟著牛羊遷移在肯尼亞和坦桑尼亞之間,他們認為這兒自古就是自己的土地,並不歸屬任何國家,所以從不納稅。飲食上他們飲用牛、羊奶,並用一種特殊的管子從牛脖子上吸血,這是通常的早餐。每個星期每個家庭一般會宰殺一條牛或羊作為主食。但從來不吃水果,蔬菜之類東西。但我看他們除了大部分人的牙齒都長的參差不齊外,沒有任何營養不良或缺乏維生素的痕跡,也許新鮮的奶和血提供了這方麵的營養。

 

馬賽人總數約55千人,他們是非洲最有趣的人,而且無疑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人。作為一個民族,他們做到了一件任何其他黑人都做不到的事,他們抵製了二十世紀和白人的世界,仍信守自己古老的部落傳統。那個跟我談話的小夥子,作為村長的兒子,他也是坦桑尼亞政府的統戰對象,從小就被送到首都, 去受免費教育直到大學畢業,但最後他還是選擇回到這沒水也沒電的村莊, 過原始的生活,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強烈的自豪感和一絲對我們這些現代人的憐憫,對他來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是比自由更可貴的了。

 

雖然馬賽人對外麵的花花世界熟視無睹,但我還是發現了全球化浪潮在這兒留下的痕跡,在好幾個茅屋的角落中放著成箱的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這2種飲料我們從埃及過來到處都有,就是在偏僻的集鎮都能買到,每個國家的巷旁路邊都可以看到它們的廣告。就是在正遭受美國製裁,反美情緒強烈的蘇丹也不例外。你不能不佩服現代美國商業的威力,不用高科技,人家在水裏放一點香料和顏料就能將其賣到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掙錢掙到馬賽人的身上。就憑這一點,這世界第一強國的名號就當之無愧。

 

第三夜宿營在風景秀麗的恩戈羅恩戈羅火山口邊緣,這個火山口在兩百萬年之前和乞力馬紮羅山一樣高,以後的火山爆發使山的上半段整個地塌陷了下來,形成了今天的奇觀。火山口邊緣的高端海拔2440米,可能是冷暖風在這兒交匯,這上麵每天早上被陰雨或濃霧籠罩,今天也不例外,又冷又濕。但車子一駛進火山口底部的平原,雨就停止了。底部是一個直徑約16公裏的平原,有3-4個小型湖泊。幾乎沒有樹,野草卻長的很茂盛;沒有人居住,有許多野生動物。據當地資料介紹有超過30萬隻不同種類的野生動物生活於此。今天上午司機帶我們在盆底開車轉了4個多小時,感覺野生動物是不少,但30萬隻是絕對沒有的,3萬可能還差不多。

 

 

 

3天裏該看的野生動物都已看到了,今天大家的期望是看黑犀牛。黑犀牛因為那對珍貴的角,成了盜獵者的主要目標,已成為今天非洲的頭號瀕危野生動物。六十年代在火山口地區尚有1百多頭黑犀牛,到七十年代就隻剩下10多頭了。之後坦桑尼亞政府下大力氣進行保護,甚至提出要用十個公園巡邏員的生命來保護一頭黑犀牛的生命這樣極端的口號。據報道近年的黑犀牛數量已有明顯的回升,而且這四周610米高的火山口邊緣形成一圈天然的屏障,限製了野生動物的遷移,使這兒成為非洲最容易看到野生黑犀牛的地方。可是今天這些爍大的家夥都不知道藏到哪裏去了,找了整整一個上午,硬是沒有看見一頭。這一馬平川的平原上視野極其開闊,而且除了我們另有20多輛觀賞車也在尋找黑犀牛,二車交會時,第一個問題總是看見黑犀牛了嗎?居然沒有一輛車看見,坦桑尼亞政府關於這幾年黑犀牛數目上升的說法值得懷疑。

 

 

 

今天雖然沒有看見黑犀牛,卻看到了比昨天多得多的獅子。這兒的野生動物從生下來的第一天起,就看見人這種動物天天開著車圍著它們轉悠,天長日久就知道這些怪物不會對它們構成威脅。我們除了看到10多隻獅子會餐吃一隻巨大的牛羚外,一隻成年母獅居然不可思議地跳上我們車子的前蓋,泰然自若地在上麵耽了約20分鍾,直到我們和獅子一起成為今天的明星,被近十輛觀賞車包圍,哢嚓哢嚓的快門聲響成一片。

 

短短4天的時間,我們雖然沒有看到氣勢蓬勃的大遷徙,但是置身非洲叢林深處,在這塊如夢似幻,美不勝收的荒蠻之地,野生動物充滿生命活力的美感依然令人感慨萬千。平時在動物園看動物, 總有一種莫名的特權感和優越感,然而當你站在非洲的原野上, 麵對這些自由的生靈,我想任何人都會和我們一樣沒有了這種感覺,而是從心靈深處湧現出對這些動物無限慈愛,悲憫和親切的感覺, 同時深深地認識到, 人類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傷害任何一種生物和破壞它們生存的環境。

南半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江郎山閑話' 的評論 : 人類的欲望是一把雙刃劍,即造就了人間一切美好的事物,也催生了所有的問題和悲劇。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人類成為自己或別人欲望的奴隸,動物在人類的欲望下,苦不堪言。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人類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傷害任何一種生物和破壞它們生存的環境。”+1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good to read
Tiger666 發表評論於
非常好,多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