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為何關閉精英學校ENA?

這是國華對讀過的書,看過的電視/電影,聽過的音樂,訪遊過的地方,和經曆過的事物的感想或點評.
打印 (被閱讀 次)

世界知名高校中,廣為人知的是美國的哈佛、耶魯,英國的牛津、劍橋。法國當然也有同樣曆史悠久,人才薈萃的名校,但國家行政學院這所名不見經傳,僅有幾十年曆史的學校,卻是最為法國知識分子看重的一所。根據2013年《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排名》(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列為世界第六。可就是這樣一所法國屈指可數、世界排名前列的知名高校,今年的4月8日被正式撤銷了。這是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4月8日正式宣布的。

國家行政學院

國家行政學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簡稱伊娜(ENA),是一所位於斯特拉斯堡的小型高級公務員進修學校(下圖 structurae)。國家行政學院是根據法國政府1945年10月9日政令創建的公共機構,隸屬於總理辦公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將軍決定成立一所培養行業精英的學校, 以確保法國社會在政治領域有一支任何力量無法撼動的強大的中堅力量,不間斷地擁有一批德才兼備、完全忠誠於法蘭西共和國價值觀並具有歐洲及全球視野的後備軍。選擇性、通識性和少技術性是國家行政學院的特點。選擇性意味著對學生選拔極其嚴格 – 報考者隻有通過嚴苛的考試才能進入國家行政學院。

國家行政學院考試分筆試和麵試,由170名招考評審委員負責選拔學生。筆試包括五門課程——法律、經濟、公共權力機構解析、社會問題、公共財政問題,每一門考試要在3到5個小時不等的時間內完成一篇小論文。進入麵試的候選人則需麵對評審員回答歐盟、國際、個人背景等方麵的各種挑戰性問題,還要經曆集體互動測試、外語口試的折磨。據說這其中的麵試是最令人恐懼的部分,考生會被要求談論一個圍繞技術、政治,甚至是電影類的特定話題。“這是考試中最緊張的時刻之一……他們必須擁有非常廣泛的知識儲備。”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人類學家艾琳·貝列爾(Irene Bellier)表示,為了考試人們經常要訓練好幾年的時間,“你需要充分展示自己,有點像是在表演,但學生們又不是演員,所以場麵通常非常緊張。”

每年國家行政學院的成百上千的報考人中,包括巴黎政治學院(下圖 STUDY ABROAD)、師範大學校等法國名校、和其它大學的畢業生,以及更多的有8至10年工作經驗的40歲以下的名校畢業生(中國大陸的中央黨校在這一點上是不是與國家行政學院類似)。通常,隻有大約10%的申請人能通過最後的篩選。國家行政學院學製總共27個月,包括15個月的在校學習,和12個月在法國和外國的高級職能部門的實習。課程結束時,他們會根據在校學習和職能部門的實習成績得到自己的排名。而這個排名決定了畢業生可以申請的工作類別。如果畢業生排名高的“學霸”,她/他可以申請,並很可能會得到法國行政法院、審計署等最搶手的好職位,而那些排名靠後的畢業生則可以進入普通些的公務員職位。在學生甄選,以及畢業/結業後的工作去向方麵,中國大陸的中央黨校是否近似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即錄取已有若幹年從政經驗的年輕官員,定向培養政府精英。

法國現行共和政體製度的政權,是1958年10月4日由夏爾·戴高樂(下圖 amazon)主導的法國第五共和國憲法施行後建立,故稱法蘭西第五共和國。現任第五共和國總統馬克龍是過去六任總統中第四位從國家行政學院走向總統大位的——他的三位校友及前任分別是瓦爾·瑞吉斯卡·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弗蘭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國家行政學院在法國政治經濟生活中的影響從以下數字可見一斑:自1945年以來建校後,三分之一的法蘭西共和國總統都是國家行政學院畢業生;畢業生中有7位總理以及眾多部長;此外,國家行政學院畢業生中還出了無數的商界巨頭和外國元首。

撤銷國家行政學院

戴高樂當年創校的初衷是希望能爭取用人唯賢,招生民主化,培養有能力,而非有關係、個人背景、家族功績和財富的法國公務員。但研究顯示,很多國家行政學院學生的父母常常本身就是高級公務員或者大公司的總裁。現總統馬克龍的經曆可以說是很有代表性 - 馬克龍出身於法國北部城市亞眠(Amiens, France),父親是一名大學教授,母親為醫學博士。他高中就讀於當地有名的私立學校神意中學(Lycée la Providence)和意味著一隻腳已經踏入了名(大學)校的亨利四世中學(Lycée Henri-IV)。大學則在培養精英的“大學校”體係中的巴黎政治學院學習公共行政學。國家行政學院學生中,真正來自低階家庭的學生少之又少。曾經在國家行政學院學習,現在也任職於這所學院的讓-米歇爾·埃梅利-杜桑斯教授(Jean-Michel Eymeri-Douzans)說,“它是一所精英學校。”

類似的成長背景讓人們不知不覺中形成“圈子文化”,講究同門同道,產生“門第觀念”。雖然20世紀末時,法國高等教育即開始普及化和社會化,但同樣的大學畢業生會因為畢業於不同的大學而命運迥異,於是便滋生出“龍生龍,鳳生鳳”的(學曆)血統謬論,給裙帶關係大開綠燈。如1978-1980年這一屆的同學中(下圖1 網易),奧朗德後來成為法國總統(下圖2 FRANCE 24),多米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當上了總理,奧朗德的前女友塞格林·羅雅爾(Ségolène Royal)在2007年總統選舉中闖入最後一輪,雖然最後輸給了薩科齊,但一直在政府擔任部長等要職;還有亨利·德·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後來坐到了全球最大保險集團安盛公司(AXA)CEO的位置。這正是為法國民眾所詬病的以行政學院為代表的精英學校、馬克龍總統不得不推進相關改革的根本原因。

包括國家行政學院畢業生在內的法國的精英們也看到了改革的需要和必要。2002-2004屆畢業當天,排名第一的瑪格麗特·貝拉爾(Marguerite Bérard) (下圖 網易),在跟校長握手後,一反慣例的沒有領取她的成績,而是將一份長達20頁的文件交給校長。文件題為“國家行政學院:改革的緊迫性”,由134名同學中的132人簽名,包括排名第五的馬克龍同學。文件根據該屆同學的學習、觀察和政府實習經曆,詳細論述了學院的種種不足,呼籲學校改革。

2019年1月,“黃背心”運動(下圖 Getty Images)已經在全法蔓延開來。斯特拉斯堡的“黃背心”們的抗議遊行一直進行到國家行政學院的門口。抗議者們認為,國家行政學院畢業生的發展軌跡證明,法國向上社會流動的大門早已關閉。自此“取締國家行政學院”進成為“黃背心”運動的訴求。他批評學校招收的工人階級學生比上世紀末要少。2019年2月,馬克龍總統表示,法國的“社會電梯”(sociallifter)——即來自較貧窮背景的人升遷到顯赫職位的過程——比50年前效果差。2019年4月,馬克龍在公開講話中提出了要關閉國家行政學院。2021年4月8日,他最終正式宣布取消國家行政學院。這時,他的民意支持率徘徊在37%左右,通過這一決定,馬克龍希望能夠與“人民”重新建立聯係。因為他明(2022)年將參加總統選舉。

參考資料

文翰. (2019). 精英官僚領導不了法國人民.  搜狐. 鏈接  https://www.sohu.com/a/313956084_354194

全現在APP. (2021). 馬克龍對母校痛下殺手,但這改變不了隻有精英才能做官的法國現實. 網易. 鏈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83RLFL50534MZG7.html

AFP/The Local. (2019). What is ENA and why is Macron scrapping it? THE LOCAL. 鏈接 https://www.thelocal.fr/20190425/what-is-frances-elite-college-ena-and-why-would-macron-want-to-close-it/

BBC. (2021). ENA: Macron scraps French leaders' elite training school. 鏈接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6674726

Dodman, B. (2021). Macron announces closure of ENA, the elite ‘school for presidents’ that France loves to hate. FRANCE 24. 鏈接  https://www.france24.com/en/france/20210408-macron-announces-closure-of-ena-the-elite-school-for-presidents-that-france-loves-to-hate

Wiki. (2021). 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鏈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3%89cole_nationale_d%27administration

國華P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古樹羽音' 的評論 : 顯然,各國都有自己的"黃埔軍校" "中央黨校"培訓接班人。確保事業後繼有人,茲事體大。

"日本的鬆下政經塾有些近似,但是企業辦的。培養教育出日本政治及財經界的眾多領袖人物,對日本現代政治有很大的影響力。感謝分享。"
古樹羽音 發表評論於
日本的鬆下政經塾有些近似,但是企業辦的。培養教育出日本政治及財經界的眾多領袖人物,對日本現代政治有很大的影響力。感謝分享。
國華P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井觀天' 的評論 : 高盧雄雞一直以來自視甚高,所以處處與眾不同。

"法國有一些國立專科大學,確實與多數西方國家不同。中國的國家行政學院大概是以法國這個為藍本的。"
井觀天 發表評論於
法國有一些國立專科大學,確實與多數西方國家不同。中國的國家行政學院大概是以法國這個為藍本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