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逃亡之旅:伊卡洛斯的墜落

我喜歡無聊的事情。而且,我隻做我喜歡的事情。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次逃亡之旅:《伊卡洛斯的墜落》

*

有時外麵的小區會突然間變得特別安靜。這樣的時候通常發生在白天。如果這時我正在寫著,就會感受到這種寧靜的極其的美好,於是有一種短暫的幸福的感覺。但如果這時沒有寫也不知想寫什麽,那時就會有一種無所事事的悵惘。通常我隻有在寫的時候才會有一種真實的活著的感覺。有時候白天走在外麵的街上或者與人交談,都會忽然感到一種恍惚的不真實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我父親死去後變得明顯而且頻繁的襲擊我,盡管我的父親的死去似乎正在變得遙遠,但在空間裏又一直像一隻籠子籠罩住我。此刻樓下小區的那個小廣場上空無一人。四周的樹的茂盛的樹冠被風吹的無聲而柔軟的來回擺動著,仿佛它們停不下來。下午的陽光把樹葉照得斑斑點點的耀眼,在一塊塊黑暗的陰影間閃亮並不斷地晃動。兩天前恰巧看到老勃魯蓋爾的那幅著名的《有伊卡洛斯的墜落的風景畫》(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那畫畫的太寧靜了。

*

如果不知道古希臘的那個關於飛翔的著名的神話故事,那麽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從天上墜落入海中的男孩兒,但當看到之後就會對畫麵中的這種安靜產生出一種巨大的震撼。這是依賴文本改變繪畫的性質的一件神奇之作,不僅這時安靜被放大了,而且還使繪畫產生出一種異樣的神秘感。勃魯蓋爾在畫中畫了三個人物,一個牧羊人背對著落水的少年,拄著懷中抱的一根長木棍,仰頭看著天空,他的腳邊有一隻牧羊犬,周圍羊群在低頭吃草;一個青年農夫在山上更高的位置在專注的在趕著一頭耕牛耕地,他處於畫麵中心,衣服暴露出一塊醒目的紅色;在少年落水處不遠的岸邊坐著一個人,正探身把手伸進海水。他的帽子邊緣也有一塊紅色,起到吸引人們注意的作用,但隻有當仔細觀看時這種吸引作用才會把人們的注意引到那個已經落入海中的可憐的孩子,他已經全身墜入海中,隻有兩隻腳還露在水麵之上,盡管離落水的伊卡洛斯很近,但這個人仍然沒有絲毫注意到悲劇的發生。所以,或許伊卡洛斯的墜落是在這個世界裏的另一個世界或另一個時間裏。這樣勃魯蓋爾所畫的伊卡洛斯的墜落就有可能正是我此刻經曆的這種安靜。

 

*

這幅畫是如此震撼,卡洛斯·威廉姆斯曾經以它寫過一首詩,名字就叫《有伊卡洛斯的墜落的風景畫》。但這首詩在國內很不出名。非常出名的是奧登寫的關於這幅畫的詩。查良錚和餘光中都翻譯過,但翻譯的都很糟。威廉姆斯和奧登的詩反映出的都是詩人對於苦難的有些誇張的悲傷。但我認為並沒有反映出這幅畫的神秘。那隻不過是一種詩人對於苦難的習慣性的表達。

 

*

於是在這個安靜的下午,我也寫出一首伊卡洛斯的墜落,並且畫了一幅《伊卡洛斯的墜落》。

 

逃亡之旅:《伊卡洛斯的墜落》

(一)

詩人們說這是人類對待苦難的態度;
但老勃魯蓋爾或許隻是在講一個故事;
實際上,沒有人會忽略一個孩子
從天上墜落——因為
災難是今天最大的財富。
但我認為這是關於時間,
是時間對我們
最後的救贖。
它融化掉我們的翅膀
在每個人逃亡的途中。

 

(二)

伊卡洛斯和他的父親快樂的在天空飛行。
伊卡洛斯比他的父親飛的更高、更遠
伊卡洛斯在他父親的眼前忽然墜落
他的翅膀融化,羽毛飛散
我在我的夢裏驚叫著墜落
我就是那個從天空掉下的孩子
當落到床上醒來時
我才知道
我的父親已經永遠失去了
他的孩子。

 

 


2021/05/27

伊卡洛斯的墜落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by Pieter Bruegel

影雲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簡丹兒' 的評論 : 好的。:)
簡丹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影雲' 的評論 : 等影雲的畫評。:)
簡丹兒 發表評論於
你的畫非常奇妙,它很容易令人聯想到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因為散落的羽毛和孩子的腳。。。。。但你有又你自己的意思,。。耐人尋味,為什麽掛鍾是不同的時間,寓意是什麽?
簡丹兒 發表評論於
把奧登的詩放在這裏

Musee des Beaux Arts

About suffering they were never wrong,
The Old Masters; how well, they understood
Its human position; how it takes place
While someone else is eating or opening a window or just walking dully along;
How, when the aged are reverently, passionately waiting
For the miraculous birth, there always must be
Children who did not specially want it to happen, skating
On a pond at the edge of the wood:
They never forgot
That even the dreadful martyrdom must run its course
Anyhow in a corner, some untidy spot
Where the dogs go on with their doggy life and the torturer’s horse
Scratches its innocent behind on a tree.

In Breughel’s Icarus, for instance: how everythingturns away
Quite leisurely from the disaster; the ploughman may
Have heard the splash, the forsaken cry,
But for him it was not an important failure; the sun shone
As it had to on the white legs disappearing into the green
Water; and the expensive delicate ship that must have seen
Something amazing, a boy falling out of the sky,
had somewhere to get to and sailed calmly on.

Wystan Hugh Auden
影雲 發表評論於
你的畫太有意思了!裏麵的每個元素都充滿了喻意與哲思!我要寫!
謝謝你耐人尋味的詩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