湊個熱鬧,說說我知道的6.4前的事情,10年前的文章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二十一年前的五月

 (2010-06-24 05:08:38)下一個
這篇是我在澳洲某論壇上回別人的貼子,貼上來是因為這是一段真實的曆史。每年我都要講一遍,累了。我發現那些真正經曆過的人通常是沉默的,反而那些在我麵前吐沫星兒橫飛,激動得就象誰誰把他親兒殺了的人反而是隔著幾百上千公裏看/聽熱鬧的。我現在是基督徒,但我一直有個心願或個心結在心裏:一直想當麵問問那些已經信主的當年的學運領袖們麵對上帝時心中是否有愧?
我講講自己的親曆和感想吧。我是4月底到5月21日陸續在廣場上的,4月十幾日我們班在北京城郊的野三坡春遊,最後一晚在老鄉家看到胡去世的新聞。回北京的第二天就被中學同學帶去北大的三角地看大字報。當時就有學生為挑頭的事互相攻擊,我還和同學說,素質這麽差的人,事還沒做已經爭權了。。。。。。4。26社論後,我同宿舍的人去廣場絕食了,沒法子隻好去廣場,不支持學運但至少不能讓自己姐妹寒心。在廣場基本就是維持生命線暢通,保證救護車隨時進出,警察都不上班了,沒人管交通。記得看到首鋼的車隊,工人在車上拿著鍬這類的東東,一路彪著口號經過,我都快嚇暈了,文革方麵的書看得太多,很怕曆史重演。那時就想什麽時候結束呀。5月20日,21日有通告軍人到達西客站,我們被派去截軍車,在車站兩晚和軍人麵對麵,他們在車上,我們坐站台。有軍人下來送水給我們。軍人說是奉命進京,不會傷及學生雲雲。。。早上5點多,有學生來替換我們回廣場睡覺。廣場上人們還在夢鄉,就聽到擴音喇叭裏傳出的吵架聲,高自聯的人是住在廣場紀念碑附近的帳篷內,擴音器也在裏麵。裏麵在開會,但有人偷偷打開擴音器,裏麵不知道,但廣場上都聽到裏麵在講什麽。是柴玲和其他人在吵架,也提出了逃跑的方案(柴並不是不怕死的家夥,她是不怕別人死)。然後就是廣場上上萬人的怒吼:關上喇叭,關上喇叭。。。。。。我那個絕食的朋友聽到後就爬起來讓人騎車帶回學校,不玩兒了。十點多後廣場上到處是互相交換姓名地址的人群,人們就像當年大串聯時的情景,在患難中結下友情,互道珍重。男生們是讓人直接把姓名地址寫在大背心上,女生是寫在手娟和帽子上。。。。。。好像廣場上的喇叭響過幾次,不過誰還理它?(革命還沒成功,就已經計劃出賣同胞,這種頭頭,誰還在意?)後來就不再響了。我是下午4點多離開廣場的,因為要清理本校的場地。據我的記憶當時除了那頂帳篷外,廣場上沒什麽人了。回校後上了幾天課,一個周末回家,聽美國之音和法國電台。某個學運領袖(不記得了)在呼籲外地大學生進京聲援北京的,說是北京的已經累壞了,需要外地的補充雲雲。我當時就嚇一跳:明明在說謊,我們都複課了,怎麽就累壞了?所以我現在特恨學運的這幫人,如果不是這幫人,6。4怎麽會發生?廣場上那幫人是怎麽來的?補充說一句:4,5月時也有外地學生進京的,在廣場上混幾夜,找找老鄉就可以去北京的大學衝個涼,在老鄉的床上睡一覺,反正學生宿舍不會滿員的,有一部分人在廣場,宿舍可以隨便去住。但5月20幾後,各校大學生都回撤了,而且有些複課恢複正常秩序,那外地大學生能去那裏?不回家的就隻能去廣場。再加上後來被忽悠來的學生。為什麽侯德鍵要捐帳篷?4,5月我們都是露宿廣場的,怎麽5月底反而冷了,要帳篷了?侯要是不捐,會不會還有人死守廣場?我到現在都還在想如果沒有看熱鬧不怕流彈的群眾,廣場上到底有多少北京的或是當時在北京上大學的學生?我從小生長在北京,幼,小,中,大的同學朋友或朋友的朋友都沒聽說出事的。唯一知道出事的是我媽單位同事在家被流彈擊中,非常不幸,其他的沒有。我前同事是北二醫的,停屍房滿去了,但有多少是直接被軍隊在廣場屠殺的呢??????很懷疑。如果電台電視台每五分鍾就播出宵禁的指示,禁止市民上街,但你非要出去,出了事到底該怪誰?澳洲美國如果頒布宵禁令,哪個敢出去?自找死。
現在在國內的中層幹部都是那個年代過來的,想要平反還是能有些小動作出來的,不過在北京的有幾個有這種意識?看多了聽多了,誰誰都一樣。沿海的香港的海外的,每每的紀念紀念,但有幾個是真真的坐下好好想一想的(這就是我說的吆喝的最響,但最無知的一幫人)。我覺得前幾天SBS的記錄片鄧的時代還是很客觀地評價了那段曆史。
P。S:王丹不是自願留在國內的,他是沒找對靠山。他導師方曆之自己都差點跑不出去,一頭紮進美國大使館。害美中上演外交事件。老師都出事,哪裏有能力保他。他是裏麵後台最弱的。
-----------------------------------------------------------------本來都不想再提這事了,以為出國的人早已經在各處找到他們想要知道的真相了,卻原來大部分人還是在糾結。哎,如果跟你們說廣場絕食的也是假的,就和你們買到的假貨一樣假,你們信嗎?外地的,或者在自己本校絕食的,我都信。可是在廣場中央絕食中心的,那就是一群騙子。我同宿舍的同學在廣場本校聚集處絕食絕水,不得以,往廣場中間絕食中心送,因為那裏有醫護人員。到了那裏我被一位女醫生大罵,說我們有毛病,還真絕食啊?還絕水,不要命嗎?第二天晚上帶另一同學去探視,那個絕食的同學自己就走出來了,拉著我們就不撒手,抓了幾顆巧克力糖出來,說是裏麵就沒人絕食,有吃有喝,還有巧克力吃(那時是89年,巧克力也不是誰想吃就能吃的)說著話,就有人喊有記者來了,然後我那個同學就被叫進去,再出來就纏個紅頭帶,憔悴得像走不動的樣子,後麵幾個男的也是汗再過一天,我這個同學自己就回到我們學校的聚集點,說是絕食中心裏的人讓人不舒服,太假了。
我出國後才想明白一件事,當時的北京群眾並不富裕,老百自發送糧送水的有,但能堅持那麽長時間的不多。我當時去廣場的次數不多,第一次吃菠蘿包就是在廣場,吃過火腿腸和那個像顏料筒的汽水。我有不少從貧苦的地方考上大學的同學,我知道他們會騎很遠去吃廣場的免費餐。這些餐食的供應者是什麽樣的人呢?說是沒有外國勢力的介入,誰會這麽有財力呢?
我到現在都鄙視趙紫陽,政治家利用學生,太惡心。
好了,希望這是我最後一篇關於6.4的文章。出國以後,因為美國人羅織罪名殺死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一年後說罪名不成立。讓我覺得祖國一定要強大,不管她的領導人有多少缺點,她都一定要強大,不能任人宰割。就這。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64時我己經在南島了,天天盯著電視看那個緊張啊~~~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上流Man' 的評論 : 這次最後一次回答你,也請不要再來我的帖子。我說的都是我看到的。而你的隻是別人的假設。人有多殘忍也不是你在這裏空口白牙的。你可以看看油管中香港那些人是怎麽殘忍的打擊清除路障的人,連不相幹的女人都打。我勸你看看BBC的鄧的時代,或者其他人的,你一定說CCTV的是捏造,我也勸說不了你。當然如果你認為油管上的也是捏造的就沒辦法了。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明秋' 的評論 : 拿著鐵管,在拿槍的麵前就是兒戲。工自聯,高自聯,不也是民嗎,當然也適合民風淳樸(工人是先鋒隊,高自聯是大學生、天之驕子),他們的自律水準應該遠高於普通民眾。被燒死吊在天橋那個是崔國政,可以參考維基兩種說詞: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崔國政
他要沒有開槍殺多人,誰會打死他還不解很,還要弄汽油燒,燒完還掛上天橋示眾?這麽殘忍泄憤,以當年中國人的道德理念是不會沒有因果的,政府的蒼白解釋不可信。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上流Man' 的評論 : 民風淳樸?那是百姓,不是拿著鐵管的工自聯,高自聯。我也是服你了。怪不得油管上那些在香港打砸搶的黑衣人在你這裏這麽有存在感。麻煩你如果有興趣了解反送中,就應該好好讀讀是誰要更改法律,是為了中共更改的,還是更改後專門把中共提出來。這是兩回事。
另外,我親眼看到過掛起的燒焦的屍體。好殘忍也好恨。他們把他掛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就這。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明秋' 的評論 : 大概隻看CCAV的吧。軍人被燒死,是在中共控製局勢後一麵之詞。網上很多說法,而中共又嚴禁調查和討論,我個人比較傾向於是車禍致死嫁禍,因為當時的民風淳樸沒有那麽殘忍。至於香港,一切大的法律變動,一定是在中央直接領導授意下推行的。香港的強大駐軍,超高規格的中央若幹辦事機構,如果石破天驚級別的“送中”他們全被繞過,不管我信不信、你是可以相信的。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上流Man' 的評論 : 我都不知道你的邏輯在哪裏?看看油管,有記錄6.3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你也要想想89年的時候,中國的派出所警察很少有槍的,警棍都不多。那時還是人民警察為民服務。砸燒公共汽車搶軍車,再後來被吊死的小軍人,比我們當年還小。這再不製止就真亂套了。說回香港,當年的送中法案關中國什麽事情?殺的是香港人,是香港要求把殺人者帶回的吧?中央政府始終都沒插手這事,都是香港警方和政府在做。中國真是躺槍。你有時間好好把事情縷縷,不能人雲亦雲,得自己分析。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明秋' 的評論 : 開玩笑,你以為遊行示威是可控的,想進就進想退就退?全世界都有示威,都有不可控的時候,但誰那麽殘忍動用坦克機槍掃射了?
64消停不下來,極左頑固派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們不斷煽風點火,與現在香港困局一模一樣。本來香港啥事沒有,他們搞個送中撩火,香港人抗議如火如荼,也用投票表達了反送中的民意。謝天謝地抗議消失於疫情天助,但土共讓香港消停嗎?不,剛有點穩定,馬上推出香港國安法,天知道這次怎麽平定了。。。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上流Man' 的評論 : 這就是因果的關係。如果同學們肯退一步就沒有後麵什麽事了。我個人觀點上不支持學運,但作為同學,我給予支持理解。做我可以做的事,幫助維護廣場生命線,車站堵過軍車。學校附近曾上過軍車和軍人對話,請求他們掉頭,也幫助他們從學校那裏掉頭往回開。我做到了我可以做的。但是凡事有頭有度。過分了對誰都沒有好處。北京當時已經癱瘓。您的邏輯思維很好,能提出解決方案嗎?如果沒有比鎮壓更好的辦法的話,最好閉嘴。罵人是不會讓你上流的,也不是man 的行為。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謝謝。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也許吧,政治人物不能當斷則斷,苦的是下麵的百姓。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確實是邏輯混亂、良心冷漠。那麽多無辜生靈失去,還在糾結同為學生的某些人說了什麽、有沒有真絕食。還“到現在都鄙視趙紫陽”,現在的習大夢跟他比就是複辟小人。沒有少數像趙紫陽那樣的開明派,土共(包括包括支持它的國人-有什麽樣的國民,就有什麽樣的政府)早就慘不忍睹。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帳蓬是香港支聯會搞去的,主持人是李卓人,現任香港xX委員
空中璿子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謝謝回複。趙紫陽錯就錯在他從開始就以為遊行能通過協商對話解決。如果他在4/26社論出來後,完全聽小平的,強力鎮壓。就不會有後來的悲劇。說不定他就是第三代核心了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看東方' 的評論 : 我不怕被謾罵,就是自己的經曆。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是我個人意見,根據他和同學對話,暗示黨派相爭,讓無經驗的學生以為有機可乘。相對於鄧的搭上聲譽,我鄙視給自己撈好處的人。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agerty' 的評論 : 是,人生的一部分。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兵團農工' 的評論 : 之前算吧,那時候您如果在北京,下班是不是走很久才回家的吧。亂得太長了,後麵都不知道訴求是什麽了,一直變。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9' 的評論 : 我也是維持生命線的。那些在自己學校聚集區的是有絕食的,我同學就是。但裏麵的,我不信。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AR' 的評論 : 是,當時沒有武裝警察。不出動軍隊不知道怎麽收場。原本5月21日大家都回校了,就這麽無聲無息的複課就好了,誰想到沒完沒了了。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eefaye' 的評論 : 我佩服鄧小平,賭上自己的身敗名裂,來保證國家穩定。了不起!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zjgz' 的評論 : 也許我說的不嚴謹,但是我可以再說一次,5月中旬在廣場絕食中心的都有飯吃,有水喝。我出國後認識一個人是在外地絕食的,所以我文章說外地的和本地在校聚集地絕食的我都信。我隻是說了我看到和我的絕食同學告訴我的。你說的最後階段如果是5月21日以後的,那我不清楚。
明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ThereDoIt' 的評論 : 你笑死我了,我居然不知道怎麽回答你。你喜歡示威者不顧禁令甚至打砸搶。但我不喜歡。我就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著。就這樣吧。
我看東方 發表評論於
說的是真話, 就不拍攻擊。 有多少人在現場經曆的? 有人謾罵, 也是正常的。 我就問一句, 當時我們考TOEFL 和GRE來美國。 出國還要護照, 還要簽證。 哪些天安門代表, 沒有護照, 沒有簽證, 這麽到的美國? 沒有難民的手續? 法理上, 如何辦的手續?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說趙紫陽利用學生?他如果一開始就聽鄧小平的,他的總書記也不會丟掉
hagerty 發表評論於
每個人都有六四的經曆,不一定和主流宣傳的一致,但都是曆史的一部分。
我經曆的六四,至今印象深刻的有
1 周五早上經過長安街時看到了橫在街上的公共汽車,亂七八糟的,後來才知道是路障
2 快到學校時看到了幾個軍人,穿白襯衫背著行軍包袱,沒錯,這是已有軍人到了天安門附近了。我的學校騎車到天安門最多十分鍾
3 當晚部隊進城,我從家裏的窗戶望向市中心,淩晨時分不斷可以看到子彈射向夜空劃過的痕跡
4 第二天出門,先到了木樨園橋附近,遠遠看到幾輛軍車開過來,很多人圍上去,有人一下跳到卡車引擎蓋上動了不知是啥,反正車子不走了。軍人從車廂跳下來,默默離開了,大夥兒起先四散奔逃,但後來又聚攏了回去。立交橋邊的馬路牙子坐了幾個麵容黝黑憔悴的軍人,一堆人圍著數落著。一會兒看到個光膀子的年輕人騎了個自行車轉過來,嘴裏嘟囔著,這幫大兵還沒挨打哪,這是我才注意到他居然肩膀上挎了個衝鋒槍。我感到害怕就回家了
5 回家告訴我父母我看到的,一會兒他們又出去了,回來告訴我哪裏幾輛軍車都已經被燒掉了
6 記不清多久才複課的,反正再次騎車經過長安街可以看到街麵上很明顯那種履帶壓過留下的痕跡。街道旁還有各種燒毀廢棄的痕跡
7 之後每天都有從南邊估計是南苑機場起飛的直升飛機開往市中心,估計是天安門吧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這場運動,全國上千萬人,北京幾百萬人參加,
到今天能夠堅持下來的有多少呢?現在成為幫凶
的恐怕也不少吧?當時肯定有很多令人詬病的
現象不足為奇。
作為一個沒參與運動而在都在北京的成人,
我敬佩這些青年學子追求公平、民主的勇氣。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不記得其它吃了些什麽,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餓極了到處找吃的,在一輛三輪平板車上發現一鍋小米粥,還有俗稱螺絲轉的鹹菜,沒人管,就自己盛了一碗,真香啊。
SAR 發表評論於
我捐了葡萄糖,還有其它。
是悲劇。那時還沒有類似美國警察,national guard,應付這種場麵的,,,那種情況下,你說說不動用軍隊政府能動用什麽呢?
天隨人意 發表評論於
鄧爺爺不戀權?至死都在垂簾聽政!
yeefaye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5/20離開廣場,在那裏早餐天天是熱乎的麵包和易拉罐,叫祥雲的,清楚記得上邊的圖案是雲朵,以至於後來奧運會設計上的所有雲朵圖案,都回憶起那易拉罐。的確,當時的可樂超級貴,在廣場也喝了幾回。高自連的頭頭肯定不咋地,沒有一個可以和劉曉波比,所以,血卡,真的所以紅色的,頂著百姓和普通學生衝在前邊,極度挑戰政府的底線。
和現在的習比,鄧小平多好,多善良,睿智,搞經濟,不戀權,可能這是中國曆史上唯一一個有力的好領導。
lzjgz 發表評論於
告訴樓主,當時絕食的有小部分是做樣子的,但大部分都是真絕食的,不要把你認為的當做整體。
另外補充樓下的情況:開始都是絕食,沒有絕水,但到最後階段,還真有近百人獨立湊到一堆絕水的。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有一天我在廣場靠近天安門一側幫著維持秩序,有個男生要過馬路去上廁所。我跟他說要走地下過街通道,不能橫穿。他不聽還往前走,我就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結果他像一片樹葉似的被我拉了一個趔趄,倒嚇了我一跳。旁邊人說他是絕食的,我也就隨他去了。也許不是完全絕食,肯定不絕水,要不上什麽廁所。但感覺身體是真虛。
BeThereDoIt 發表評論於
作為也是六四親曆者我看了你的文章真是心疼,印象中你真是個邏輯混亂思維癡化的冷血者,居然還糾結北二院成堆的屍體多少是廣場殺的—廣場也許確實沒發生屠殺 但這重要嗎?別處殺的就可以接受?叫你呆家裏就老實呆著?那什麽叫示威 什麽聽抗爭 那麽聽話你現在還是奴隸留辮子纏小腳好了…… 哦 忘了你文章直承不讚成學運 怕傷了同學麵子才前往的 怪不得極盡能事摸灰貶損 別忘了你信了教但你沒成神 不配也不該用什麽上帝視角看當時當場! 慨歎曆史總是如此相似 苟活的鄙視不屈者 起碼我活下來了還過的不錯 文天祥 嶽飛 林覺民 方聲洞 張誌新 劉曉波 你們真傻呀!其實你留在國內當順民不是更合適嗎?反正牆外的自由空氣對你沒啥特別呀? 這麽自覺地(也許無意地)維護殺人者遣責你心目中道德不完善達不到聖人標準的反抗者,以百步笑五十步?真讓人齒冷!我不禁懷疑,你直的身在牆外嗎?BTW 美國幾乎所有城市示威者都不顧禁令照樣上街示威遊行甚至打砸搶來著,你沒看新聞還是裝傻?這個祖國若走向法西斯軍國主義道路,與正義文明為敵,希望她不論多強大都被狠狠擊垮,參德國日本舊例,對祖國和人民的未來大有好處!希望後世不要讓世界象笑話“涯山之後無中華“那樣說“六四之後無良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