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殤 愛之歌 – 疫重情深

打印 (被閱讀 次)

情之殤 愛之歌 (2) – 疫重情深

刺耳的吹風機掩平複著慌亂的心,滾燙的熱風吹幹了手機,也吹得我麵紅耳赤。小心翼翼地按下開機鍵,緩緩亮起的蘋果標誌讓我籲了一口氣。綠色的微信信息立刻跳出。“是我,逸楠,對不起,不想打擾你,我實在找不到可靠的人。我兒子在S城上高中,新冠病毒爆發,學校停課了,寄宿家庭不讓他住了,回國風險太大,能不能麻煩你收留他幾天。”原來如此,我平複心情,小心翼翼地措辭,寫了刪刪了寫,最後狠心按下了發送鍵“這是大事,責任重大,我可能不是最佳選擇,你看看還有其他辦法嗎?”“我是真的沒辦法了,在S城和S城附近的朋友都在春節前回國被困在國內出不去,讓他回國又怕飛機上感染,但凡我有辦法,絕不可能來打擾你。拜托了!”“我要和我先生商量一下。”“謝謝你了,等疫情過了,一定登門向你先生致謝。”

陽光明媚的早晨,一切仿佛還是那麽歲月靜好。可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多少人的生活起了波瀾,讓多少人家破人亡。回想起昨晚和先生的對話,“我有個朋友的孩子滯留在S城,想來我家借住一陣子。”“事關孩子安危,能幫忙肯定要幫忙,但是我現在住在外麵,你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已經手忙腳亂了,能行嗎?”“應該沒問題,那孩子已經16歲了,不會太費事。”“那行吧,你們要照顧好自己,COVID的狀況不太好啊。”“你在最危險的地方,更要當心。我明天讓Jenny來babysit,去接那個孩子。”“一切當心。”心底有些不安,先生沒有問是什麽朋友的孩子,我也沒有主動說。其實在和先生商量前,我也有過猶豫,想著直接用先生不同意來拒絕,可是又實在不忍心看一個孩子無家可歸。搖搖頭,把心頭的雜念趕走,深吸一口氣,“我不是因為他是誰的孩子而收留他,而隻是因為他是個孩子。

門鈴聲打斷了思緒,“Jenny!”還沒等我開口,兩個孩子已經興奮地尖叫著撲到了Jenny身上。“Hey Jenny,thanks a lot for coming。”我由衷地感謝這個鄰居家的半大女孩。金發碧眼的她從小就愛找Vivian玩,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一滿12歲就迫不及待地開始幫我babysit孩子們,她愛玩愛鬧卻又心細穩重,我也把她當成了半個女兒。“No problem, Lily. I love playing with them. But you have to make 1000 soup dumplings for me! OMG, they are the best!”“Jenny, they are called xiaolongbao” Vivian不肯放過難得的碾壓Jenny的機會。“龍龍的小籠包!”中文名叫龍龍的Lowrance也不甘落後。看著三個笑著鬧著的孩子們,幸福感油然而生。但願疫情早點結束,世界永遠美好下去。

“Vivian, 媽媽去給爸爸送東西,然後去接昨晚和你說的那個哥哥,你要聽Jenny的話,照顧好弟弟哦。”“OK, Mommy. Don’t worry. ”香香軟軟的小人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I miss daddy so much. 你能把這個帶個爸爸嗎?” Vivian遞給我一張畫,絢爛的彩虹下,笑容洋溢的一家四口。Lowrance循著姐姐的聲音也搖搖擺擺地走過來,攤開手遞給我一個黑乎乎的東西“Mommy,這是我省下來的巧克力,給daddy吃吧。”“Oh, no, Lowrace, that’s yukky!”Vivian尖聲地叫著。大家笑作了一團。Jenny拉過Lowrance去給他洗手。

安頓好家裏,車子駛出家門,來到先生暫住的賓館。他在醫院的急診工作,自從COVID爆發怕傳染給我們,一直住在醫院附近的賓館裏。停下車,帶上口罩,拿起車後包裹嚴實的PPE和精心準備的飯菜小食,走進大門, 把東西遞給前台,千叮嚀萬囑咐。”Mrs. Lee, don’t worry. I will put the food in the fridge and I can grantee you Dr. Lee will get them as soon as he walks in the lobby. ” 我感激又尷尬地朝他笑笑,對隔三差五地麻煩他們表示感謝。雖然先生極力反對我來,但是聽到他們醫院連口罩也不夠,看他視頻中日漸消瘦的臉,我還是忍不住。送完東西,發了消息給先生,他罕見地秒回“告訴你不要送東西,又不聽話,太危險了。不過你上次送的豬肉脯和蛋糕太好吃了,我隻舍得每天用刀切一點點,怕吃太快就沒了。”我仿佛看到了他狡黠偷笑的樣子。平時嚴肅成熟的他在我麵前總是像個大孩子一樣。記得我們剛結婚時,經常把公公婆婆和他的姐妹們驚訝地差點把嘴張成'o'型,仿佛不認識他一樣。他總是在我抱怨家裏養了三個孩子,最大的最難帶時開心地反擊到“我也是這麽覺得的,但我還是最愛這個最大的,這個最大的也最愛我。”惹得兩個孩子爭先恐後地大叫“I love mommy most and mommy love me most”。

電話那頭先生猶豫了一下說,”你慢慢開車經過醫院的大門,我等在門口,讓我看看你!”心裏一陣甜蜜,口罩裏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揚,緩緩經過醫院大門,急診門口,一個高高大大的熟悉身影,朝我用力揮舞著手臂,我淚眼婆娑,輕輕按了三下喇叭,心裏默念I love you。他突然停住,用手臂擺了一個大大的心型,把旁邊在休息的幾個醫護驚呆了,畢竟這是他們平常不苟言笑的急診head,大家旋即反應過來,鼓起掌來。看著他笨拙的動作,我想笑,眼睛裏卻有熱熱的東西留下來了。

 

看著反光鏡中先生的身影揮手遠去,我定定心神,拐上了高速。循著GPS,車行至一個安靜小區,房子前的草地上,幾個行李箱旁,一個年輕的男孩帶著口罩漫不經心地坐在其中一隻行李箱上擺弄著手機。緩緩地靠邊停車,走進男孩身邊,帶著耳機的他似乎還沉浸在手機的世界中。輕輕拍一下他的肩頭,他咻的一下站了起來, 我猝不及防地後退了一大步,沒想到他竟比我高了那麽多,甚至比我的先生還要高許多。“Jack?我是Lily,你爸爸委托我照顧你的。”“哦。”他惜字如金,開始動手把搬自己的行李。我趕緊打開車後蓋,想過去幫忙。“我自己就行”Jack護著自己的行李,甩來一句冷冷的話。看來這個大男孩比我想象中的難搞。

醫無反顧 發表評論於
謝謝鼓勵。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用中文寫過東西了。現在疫情之中壓力陡增,發現用中文寫作很解壓,雖然下筆不免生澀凝滯。見笑了。
笑薇. 發表評論於
很好的故事。 夫妻情誼甜美,笨拙卻十分可愛的心字?。還有後來嗎?那句"冷冷的話" 的後文呢? 等待你的故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