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比十四:目睹加州大學取消標準考試的震撼經曆

趙宇空為美國亞裔教育聯盟主席,《The Chinese Secrets For Success 華人成功的秘訣》作者
打印 (被閱讀 次)

時間是2020年5月21日星期四早上9:12,我給美國亞裔教育聯盟(AACE)行政總監吳文淵博士發了一個短信,告訴她另外一個重要的論點,因為她要代表AACE在加大校董會有關是否取消大學入學標準考試(SAT及ACT)的聽證會上發言。她很快回應我,采納了我的新論點,並依照規則,準備了一分鍾的發言。我感到了一絲欣慰。

在此之前的幾天,她和我完成了AACE的政策聲明,再次代表了我們強烈反對加州大學取消標準考試的立場。就在四個月前的1月21日,在我們發現加大試圖取消標準考試之後,我代表AACE致函加州大學校董會,有理有據地表達了亞裔社區嚴正反對加大校長提出的這一錯誤動議。後來,我們得知加大學術委員會推薦保留標準考試,受到了鼓舞。但沒有想到加大在新冠疫情期間會突然提速,把這個問題提上董事會議程、馬上表決。

到了近中午時分,文淵把加州校董聽證會的鏈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OF_-epWecw&feature=youtu.be) 告訴了我。並告訴我,她已經把AACE政策聲明提前24小時提交了。經過三番五次要求之後,她被告知,等待電話通知,可能有機會發言。

一、公眾聽證

加州早上9點,東部時間中午12點,聽證會正式開始。加大聖地亞戈分校拉丁裔顧問委員會主席Frances Contreras首先發言。她聲稱標準考試不能準確預測學生學業的成功,有利於那些可以花錢補習的富裕和白人家庭,是錄取不平等的原因之一,轉學學生不需要標準考試,所以應該取消。

第六位發言者是大學機會運動主席(Campaign for College Opportunity) Michele Siqueiros。她在發言中聲稱,標準考試是有錢人花錢玩的遊戲(pay to play),是不平等的根源。該組織加入了包括31個組織的聯盟來反對標準考試:為了社會的正義,必須取消標準考試。

第七位發言者是普林斯頓補習專門幫助貧困孩子的執行主任Jay Rosner。他以煽情的語氣呼籲加州校董們取消標準考試,這樣他就可以把時間精力放在幫孩子補習其它功課上了。

文淵等到了第九位發言(錄像第0:16:30-0:17:30時段)。她首先聲明AACE是在加州注冊的組織,在加州有七十多個夥伴組織。之後就言簡意賅地表達了AACE反對的理由。第一,取消標準考試出於政治動機,掩蓋且不能解決實際的成績差距。第二,取消客觀考試違反了被美國大多數民眾認可的擇優錄取原則。第三,取消ACT和SAT考量將會加劇對亞裔學生的歧視。第四,加州大學已經采用多種方式在錄取時照顧貧困家庭的孩子了,取消標準考試實屬沒有必要。需要一提的是,在一片支持的潮流中,文淵的發言實屬異類。她發言之後,加大的某教授馬上就在臉書上開始與她辯論。

第十一位發言的是一位加州洛杉磯分校的研究生African Beyond Score 的Nicole。她要求取消所有的大學入學考試。

第十二位發言的是來自College Access Network 的Marcos。同樣支持取消標準考試。

第十三位發言者來自Inner City Struggle。同樣支持取消標準考試。

聽到支持方輪番上場,有組織而來,一個個找出那麽多情緒化的理由攻擊標準考試,我的心靈在震撼。我開始在醒悟,美國的建國精神是如何被去除,美國的社會規則是怎樣被改變的!

第十七、第十九、第二十、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五、第二十六都代表了不同的組織,均要求取消標準考試。

唯一例外的是第二十三位發言者Alex。他誠懇地告訴加大校董。很多學業優秀,但不擅長於表現的學生需要標準考試來展現他們的才華。這些學生常常是科技發明的重要貢獻者。一旦取消標準考試,就不易發現這類重要的人才了。然而Alex並沒有說明他所代表的組織,甚至連自己姓什麽都沒有透露。

加大校董會對外聽證會在聽取第26位代表發言之後結束。根據會後統計,支持取消標準考試的公證會發言人有14人之眾。而反對的聲音隻有兩位。所以,從公眾輿論方麵,我們以二比十四慘敗!

二、加州大學總校長Janet Napolitano代表的發言

在對外聽證會完成之後,加州大學總校長Janet Napolitano 推出了加州大學學生會主席,出身亞裔的政治學學士Varsha Sanveshwar。在談到標準考試的時候,Varsha表現出了對貧困孩子無錢獲得標準考試補習的同情。講述了她父母花幾百美元幫助她請私教,SAT提高200分的經曆。雖然她認為她依然有資格進入加州伯克利大學,但覺得製造了不平等的標準考試一定要取消!

從她的發言中,我感受到了同情和愛,看到了她對政治正確意識形態的盲從,但卻找不到分析和懷疑的精神,和對事實和真理的追求。當她和某些亞裔政客地大義滅親,拋棄亞裔孩子的利益的時候,我不禁在問,這是發自她心裏的聲音嗎?還是這樣從政的路會寬一些?

隨後Janet Napolitano推出了加州大學Graduate and Professional Council 會長 Conner Strobel。他同樣依照Janet Napolitano的音樂起舞。

三、專家聽證

接著,校董會進入了具有豐富數據和事實的專家聽證環節。分為錄取委員會、研究和政策委員會、及學術委員會。

錄取委員會副主任Youlanda Copeland-Morgan 女士首先發言,她事實求是地闡述了標準考試會對富裕家庭有些照顧,因為他們有錢把孩子送補習班,但她也講述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事實:標準考試隻是加大考量學生14項標準中的一項。加大使用全麵評估的方式,家庭社會經濟因素已經包含在其中。

錄取委員會之後發言的加州大學Riverside分校校長 Kim Wilcox指出:加大很多的衡量指標,如GPA和AP Classes,都是富裕家庭孩子偏高,是不是都要取消?Riverside分校成功地使用標準考試和其它因素結合的方式,實現了多元化。

錄取委員會最後發言的是伯克利分校校長Carol Christ。她認為GPA才是對學生學習成績更好的預測。主張取消標準考試。

在研究和政策委員會的發言中,Julian Betts教授的發言認為必須保留標準考試,因為各個高中由於教育質量高低不等,GPA並不等同。Jesse Rothstein和Sylvia Hurtado教授則主張取消標準考試。

最後出場的是學術委員會的發言 (錄像第1:44-2:07時段)。加州大學學術參議院(Academic Senate)主席Kum-Kum Bhavnani女士首先致辭,總結了該學術委員會不讚同取消標準考試的立場。之後,加州大學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的負責人Henry Sanchez教授了該專題組的工作和構成。該工作組由加州大學各學科代表,錄取和考試研究的17位專家和一名研究生於2019年2月組成。他們不帶預設立場,不帶偏見,以數據和分析為基礎,並於相關組織和專家進行了大量的會談和谘詢,曆時一年,完成了研究報告,提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八項建議,否定了加大校長把標準考試作為選項,乃至取消的主張,並獲得了加州大學學術委員會(Assembly of Academic Senators)51:0的一致通過。

加州大學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的共同負責人Eddie Comeaux副教授隨後發言。他客觀地闡述了標準考試不利於貧困和非裔、西裔家庭者一事實。但同時指出,由於加州大學使用了包括社會經濟考量的全麵評估進行調整,使用標準考試並未減少貧困和非裔、西裔孩子的入學。                                                            

數據最詳實,最令人信服的發言是加州大學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的Andrea Hasenstaub副教授(錄像第1:55-2:04時段) 。她使用加州大學的統計分析,證明了以下十分重要的結論:

第一、標準考試在所有種族和家庭收入的類別裏對預測學生入學後能否取得滿意的學習成績都有效 (見下圖)。

第二、標準考試是唯一能夠預測學生入學後能否完成學業、取得滿意的學習成績的指標。在各個經濟收入基層都有效(見下圖)。它對學生是否會中途退學的預測的相關性比中學GPA高五倍之多。

第三、由於加州大學使用了包括社會經濟考量的全麵評估對標準考試分數進行調整,低收入、非裔和西裔學生同樣的標準考試成績,入學比例比其他申請學生高了很多(見下圖)。

第四、加州大學非裔和西裔學生入學比例不高,多元化不足75%的原因是非加州大學可以控製的。是這些社區中小學教育落後,GPA低等原因所造成的。在加州所能影響的這25%因素中,標準考試根本不是重要原因。取消標準考試並不能提高加大的多元化

最後,加州大學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的Li Cai教授指出:加大正在規劃那個標準考試很不成熟,麵臨著未來參與人數不足,耗資巨大,還有潛在法律起訴等等挑戰,不應該繼續。

整個專家聽證持續了一個過小時。一共8位專家反對取消標準考試,隻有5位專家支持。我聽完之後,心情變得謹慎樂觀。

四、取消標準考試的及其對華人孩子的影響

整個專家聽證完成之後,每個加州校董有五分鍾提問,之後就進入了內部討論的決策過程。出乎我們預料的是:當天下午,加州大學校董會置數據和事實於不顧,違背絕大多數專家的建議和學術眾議院之前51票的全票反對,一意孤行,以23:0做出了一個具有曆史意義的,倒行逆施的決定:加州大學將在大學錄取過程中取消SAT及ACT標準考試。其它標準考試作為參考的使用,也將逐漸取消。

這項決定對美國和華人和其他亞裔孩子來說,可是晴天霹靂。在摒棄了該大學錄取考量中的唯一客觀標準之後,

1. 加大這一美國最大的一流大學體係將無法選擇和培養最優秀的人才,這將加深美國高科技人才缺乏的危機,損害加州和美國科技領先,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

2. 那些執意搞政治正確多元化的加大錄取官員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使用灰色和主觀標準,限製勤奮學習的華人和亞裔孩子進入加州大學。

3. 由於GPA無法體現傑出學生的水平,加州一流大學伯克利分校、洛杉磯分校將降低入學標準。亞裔孩子大比例進入這兩所大學的幾率將會被大幅度降低。

4. 加大取消標準考試的做法必然為更多的大學效仿。美國大學擇優錄取、機會均等的建國原則將加速被種族平衡的做法給取代。在教育領域內,人人機會均等這一美國夢精神即將粉碎,被大學錄取靠出身好,種族平衡,貧富平均的共產主義原則給取代。

五、華人夢醒美國的警鍾

我從2014年投身教育維權之後,加州5月21日有關標準考試的聽證是最令我震撼的經曆之一了。這次,我親眼目睹了美國極左激進勢力如何組織起來,利用民主程序,在世界第一大,最優質的公立大學體係扭曲了教育的根本目的,使用煽情但毫無事實依據的政治運動,改變了影響到加州和美國經濟科技發展,成千上萬學子前途未來的社會規則!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加大總校長Janet Napolitano,曾任奧巴馬時代國土安全部長,一年多前就開始就對標準考試提出質疑。因此,加大組建了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從2019年2月開始進行調查研究。在去年12月,加州一個少數族裔社區以標準考試有利於富裕家庭、不公平為理由對加州大學提起了訴訟。標準考試專題研究小組的報告今年出台之後,否定了取消標準考試的動議,但加大總校長利用新冠疫情期間反對聲音未能組織起來的機會,推動在5月21日舉辦董事會聽證。支持方有備而來,組成了31個社團的聯盟。在聽證會上發言14次,以十四比二的優勢造成了“大眾輿論”支持取消標準考試的假象。校董會在輿論壓力和其它因素推動之下,做出了這樣一個於事實和數據而不顧的錯誤決策。

這項錯誤決定,給華人和亞裔參政議政敲響了警鍾。華人那種隻顧自己一畝三分地,以為自己事業成功,孩子教育好,就能實現美國夢的想法凸顯幼稚。看看極左激進勢力,以很少的經濟投入,但大規模、有組織的社會投入,輕輕鬆鬆就改變了社會規則。華人隻顧拉車,不看路,在民主社會裏,路隻會也走越窄!

試想,如果幾十個、上百個亞裔組織都動員起來,在聽證會的呼聲搞過取消標準考試的聲音,結果還會相同嗎?如果不僅僅是AACE一個組織給加州大學董事會寫信,施加影響,標準考試會被取消嗎?

通過這個慘痛的教訓,亞裔和華人社會必須明白。在美國這樣一個民主社會裏,每個族裔利益集團都在通過各種合法手段影響和改變社會規則,以圖受益。華人及亞裔不要以為社會規則讓別人製定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我們急需這幾個方麵改善我們的不足:

第一、華人及亞裔需要有自己的維權組織,還有自己在聯邦、州、地方議會或其它決策機構的代表。這些組織和代表將會對對社會規則的變動進行實時跟蹤,並積極參與的社會規則的製定過程之中,以保護我們的合法利益。大家有條件的,應該出來競選,條件還不成熟的,應該大力支持。

第二、一旦出現涉及華人及亞裔的社會規則改變的苗頭,大家就必須積極動員起來,支持代表華人/亞裔利益的組織或代表,或參加聽證,或向議員/其他決策者打電話,積極參與,形成社會輿論和民意呼聲。

第三、要徹底改變隻顧自己一畝三分天,就萬事大吉的天真想法,參與或投資到社會規則的製定過程中。亞裔和華人是人口最少的族裔,投票有限。隻能像猶太人那樣,靠對社會規則製定的參與和投資來確保自身的權益。如果有時間精力,要為代表華人及亞裔利益的組織和代表做義工,奉獻出時間和才智。如果沒有時間,就應該為代表華人及亞裔利益的組織和代表慷慨捐款。讓這些組織資金雄厚,資源充足地來保護我們的利益。把為華人和亞裔服務的候選人選到聯邦、州及地方議會或政府。

包括華人在內的美國亞裔被皮尤研究中心譽為美國教育最好,收入最高的少數族裔。如果把所有美國亞裔的收入加起來,富可敵國。兩千多萬的亞裔,總收入在世界能夠排名第19名,超過人口兩億多的印尼。僅華人而言,人數達到550萬之眾,有7位諾貝爾獎獲得者,300位院士,320位常春藤終身教授,還有多少傑出的商界領袖。然而,在大學錄取,公司雇用等方麵,卻被極左激進勢力利用社會規則的變更隨意宰割。美國有句名言,你如果不在餐桌旁,就會在菜單上。如果長此以往,一旦極左激進勢力把大學錄取、公司雇用及晉升、政府合同贈與等若幹社會規則都以種族配額、結果均等原則來規定後,華人依靠勤奮好學,自立奮發來追求美國夢的路途隻會越加艱辛!

我從2014年開始與多位亞裔社團領袖一起投身亞裔教育維權。在全國眾多亞裔社團領袖和義工的熱情支持下,我們AACE促成了聯邦政府對大學錄取政策的改革,和對哈佛及耶魯大學歧視亞裔孩子的調查,還支持了SFFA對哈佛大學的起訴和全美各地教育維權抗爭,為亞裔社區做出了那麽多的奉獻。但我們AACE一直經費不足,年募捐在兩萬到五萬美元之間徘徊。而極左激進組織的年經費常常是數十萬或上百萬美元。沒有亞裔社區的大力資助和積極參與,我們能打贏這樣的合法權益保護戰嗎?

由於美國極左激進勢力不願從根本上改善很多非裔和西裔社區教育和經濟落後的狀況,他們訴諸於取消標準考試,在大學、中學招生,公司招聘中使用種族平衡等手段來搞結果均等,把勤奮學習和進取相上的華人及亞裔當作替罪羊。從2014年加州的SCA,2017年馬裏蘭資優班(Magnet Programs)“改革“,2018年紐約特殊高中考試製度”改革”,2019年華盛頓州的I-1000到今年加州大學取消標準考試和試圖在招生,雇用和合同全麵恢複種族歧視的ACA5。他們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大家是否願意坐以待斃,淪為永遠的二等公民?

但願加州大學這次取消標準考試,我們在民意參與上二比十四的慘敗的深刻教訓,能夠敲響華人參政議政的警鍾!

目前加州極左激進勢力已經提出了ACA5法案,試圖在教育、就業和政府合同中恢複種族歧視,華人再也不能沉默了。請大家簽署反對ACA5的請願:https://www.change.org/p/california-state-assembly-members-vote-no-to-aca-5並請你們的社團加入我們的大聯盟—Equal Rights for ALL Californians: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pr_20200517_zh/

請點擊後麵鏈接慷慨捐助AACE為大家教育維權: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donate-zh/

請點擊後麵鏈接慷慨捐助我競選美國聯邦國會議員:https://secure.winred.com/YukongZhao/donate我將幫助重建美國夢和讓華人真正平等享有美國夢。一旦當選,我將成為第一位亞裔保守派議員和第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第一代移民的國會議員。

謝謝大家!

(注:趙宇空先生是美國亞裔教育聯盟主席,多年來一直領導亞裔社區反對藤校等教育機構對亞裔孩子入學歧視的抗爭。)

國男與國女 發表評論於
支持取消SAT及ACT考試!美國大學不需要隻會考試的書呆子。靠補習班取得的好成績是彎道超車,也絕對是摧殘孩子。
19428182 發表評論於
Hopeless!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事情我覺得被打擊的主要上SAT補習班,以及這種補習方式。這種補習班在亞裔中很流行,印度裔和韓國裔的孩子幾乎沒聽說誰不上。當年我們小家夥在高中時我們也考慮過是否要參加,後來孩子自己詢問了我們朋友的大幾歲的孩子,對方說對於好學生根本就是浪費時間,毫無必要。
加州UC係列規定所有公立學校的top 10%畢業生必須接受,不在乎是什麽水平的學校,如果取消SAT這類考試,對這批人沒有影響,也就是不會影響好學生(主要是亞裔),但會打擊那些靠補習班拉高SAT成績的。
其實看看SAT成績的水分就知道了,你可以考多次,直到達到你覺得比較好的分數,這種規定本身就是一種勉強的做法,鼓勵考試而不是平時成績。SAT本來屬於能力考試,我們小家夥從幼兒園時就參加(私立學校從幼兒園就開始),但每年就是一次,沒聽說可以考多次的,允許多次考試就是注水的概念,已經不是考能力的概念,而是複習準備的模式。好的補習班的費用並不是很低,電視上曾經有過一個采訪,動輒上萬。
北美這點事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傾向於平等和低收入的人群;這一屆的共和黨更照顧白人,會限製有華人姓氏的孩子就讀一些敏感職業,包括在美國出生的孩子。這一屆政府讓華人在教育上左右為難。
ncpga 發表評論於
亞裔投入補習班是普遍現象,甚至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天才班考試補習是華人開的,來的也都是華人。很多小孩年年上,直到考進學區天才班為止。造成天才班裏每個年級90%是華娃。別人都明白為什麽,都在學區會上大聲抗議這種拔苗助長的習慣。10年下來,很多學區在考慮取消天才班。西雅圖學區已經開始了。作者,你覺得這種結果怪誰?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以後醫學院也不考試,底收入的上學免費,亞裔就更沒戲了
百花無缺 發表評論於
有課程GPA就可以了,幹嘛再來一個標準考試多此一舉,支持取消SAT及ACT考試
ThePacific 發表評論於
不過聽說補習班非常摧殘孩子,加州以及華盛頓州的學區房以及補習班對普通人已經不堪重負了!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希望假州選民能認識到,即使你是左派,也必須投共和黨的票。當一黨獨大不再擔心落選那是肯定胡來。
iced91030 發表評論於
加州這是朝死去了

民主黨這是往死裏趕加州

好在我自己的孩子不收影響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