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行-東海岸三奇

釣魚是人們最喜愛的室外運動之一。它不但能給釣魚者以舒展的好心情,也讓釣魚者把自己投入到大自然的懷抱裏,盡情享受那種沒有人為壓力的自然衝動。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這篇小文裏我專門為讀者介紹台灣東海岸三奇。為了避免讀者的誤解,這所謂的三奇其實是我們離開太魯閣大峽穀之後,穿山越嶺來到台灣東海岸的海邊高速公路,並沿著這條公路向南直奔,在到達台東縣城之前遊玩的三個著名的景點,即三仙台,水往上遊和小野柳。
 
(一)充滿神秘色彩的三仙台  
 
即便是走馬觀花般遊了太魯閣大峽穀,我想遊客們也一定像我一樣是裝了一腦袋美景上的大巴士的;我想遊客們也一定像我一樣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因為他們已經不像剛到太魯閣大峽穀時那樣活潑可愛了,一個個都拿出了苦悶的貌相,萎靡不振的像三天三夜糧米未進似地。而導遊小哥見了這種場麵卻笑破了嘴。他拿出了沒事找事的語調大喊:“大家都餓了吧!”
 
“餓了!”大家有氣無力地回答著。
 
“好!接下來我帶你們去吃大餐。”
 
“不會還像昨天一樣吃清水煮菜幫子吧?”我故意開著玩笑。
 
“不會。今天有肉有魚還有啤酒,保你們吃得滿意。”小哥說話間竟然情不自禁地咂咂嘴。看來小哥也被即將到來的這頓大餐饞得不輕,不會再吃自個兒帶的方便麵了。
 
你別說每人加了一百塊美金後吃的這頓中午飯的確不一樣。不但有肉,還有兩種我從來沒有吃過的海魚,而且飯菜的質量上乘,美味可口,有特色。看到這些香噴噴的美食我也不拘小節。這頓吃啊,一直吃到十盤大菜裏隻剩下不多的湯汁才肯罷手。最後還沒忘記把剩下的半瓶啤酒灌進肚子裏。
 
接下來就是拚命趕路,因為我們必須在天黑以前趕到位於台東縣府的一家大旅館,還要玩三個有名的景點,吃完晚飯後還要在旅館內浸泡世界上出了名的台東溫泉,據小哥說還是免費哩。
 
就在司機師傅駕駛著我們的這輛大巴士沿著台灣東海岸的高速公路狂奔的時候,就在大巴士裏酣聲四起,許多遊客正做著黃粱美夢的時候,我卻精神十足,虎目圓睜地注視著窗外一閃而過的台灣東海的岸景。為什麽我有如此好的精神頭呢?因為我來台灣之前,幾位台灣漁友不停地在我耳邊嘮叨,說台灣東海岸是世界上礁釣的天堂,還說那裏的船釣在整個亞洲也是數一數二的。你們說我能不受刺激嗎?再說了,在這個碩大的地球上,我見過許多國家的海灘,包括白沙灘,金黃色沙灘,粉紅色沙灘和黑沙灘,而台灣的海灘到底是什麽樣子我卻不知道。所以,來台灣以前我已暗下決心,把上述的這幾個問題搞清楚,為將來到台灣礁釣和船釣做準備。不是有句名言叫什麽“人逢喜事精神爽”嗎?大海對我來說就是天大的喜事。所以,我一看到波濤洶湧的太平洋心兒便躁動不安,睡意全無。 
 
還真讓台灣漁友說著了,台灣東海岸除了礁石就是用巨大的石塊築起的防水壩,幾乎看不到像樣子的海灘。就是有,沙子黑得像石油似的,與冰島著名的黑沙灘非常相似。不過冰島的黑沙灘可謂一眼望不到邊,而台灣東海岸的黑沙灘卻小的可憐。這樣說吧,如果把冰島黑沙灘比作一件大衣,台灣東海岸的黑沙灘就像大衣上的一塊小小的補丁。不過,台灣東海岸的黑沙灘卻給了我一個不小的啟示,至少說明台灣東部與火山脫不了幹係,間接印證了太魯閣大峽穀是地球上火山峽穀之說。


 

台灣東海岸


那天,盡管外麵烏雲密布,狂風大作,路邊的樹木被風兒吹彎了腰,還不停地嗚嗚哭叫,海麵上巨浪翻滾,我仍然看到有人站在礁石上,手握著魚杆釣魚,我仍然看到在一個不大的海灣裏,許多漁翁站在搖搖擺擺的漁船上船釣。當時,我看在眼裏,心兒和手心還直發癢呢。
 
令我吃驚的是我們的大巴士沿著海邊行走了不長時間之後岸邊的樹木突然像換了新裝似地完全變了樣,到處是熱帶的植物,高大的是椰子樹,稍矮一點的是檳榔樹,再矮一點的是香蕉樹。後來還知道許多有香蕉樹模樣的樹兒其實是山蕉樹,芭蕉樹,粉蕉樹,仙人蕉樹什麽的,沒有明白人指點你根本分辨不出來。我還看到了成片的菠蘿,後來還知道台灣人給菠蘿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鳳梨。我甚至還看到一種不知名字的果樹,個頭不高,果實累累,葉子像木蘭樹似地。令人不解的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窗外都是這種果樹,成片成片的,一眼望不到邊。當時,由於我忍不住內心的好奇,不得不厚著臉皮把離身邊不遠的,正在熟睡的小哥喚醒,指著窗外問他這是什麽果樹。小哥一邊擦著嘴角露出來的口水,吃力地抬起了似乎千斤重的眼皮朝窗外裝模作樣地瞅了一眼,一邊結結巴巴地回答:“釋————迦樹。”

“什麽樹?”我繼續追問。

“是——釋——迦樹!”

當時,多虧了我見多識廣,在巴西曾吃過釋迦果,否則我一定會被“釋迦樹”這三個字嚇一跳的,因為釋迦是佛教徒們拜的神佛。
 
平時嘴饞的我聽說是釋迦樹,臉上立刻出現了璀璨的笑容,用急迫的語調接著又問:“現在是不是釋迦成熟的季節?”
 
小哥不耐煩地巴了我兩下眼睛,沒好氣地說:“是——的。你來的正——是——時候。”小哥說完一歪頭又睡著了,把我一肚子的問題給生生地噎了回去。

盡管如此,我仍然美滋滋地想著:“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次我非把釋迦果吃個夠不可。”
 
說句實在話,一路上,雖然路邊的民房看起來簡陋,台灣東海岸自然環境的保護卻做得非常好。山是綠山,水是清水,空氣也沒有汙染,也沒有過度的開發。即便我們所到之處沒有讓人亮眼的高樓大廈,我們路過的所有的小鎮的馬路是寬大的,民宅四周也幹幹淨淨,家家戶戶的門前都放有汽車,摩托車對當地居民來說就是再普通不過的交通工具。此外,路邊的果園也被整理的井井有條,各種各樣的果樹枝繁葉茂,長勢喜人。看到車外的這一切,讓人從心裏禁不住冒出世外桃源的湧動。當時,我就在想:“看這個態勢,台東的土地一定肥得流油。如果在台東買幾畝地,種上果樹,就是天天睡大覺也能賺個盆滿缽滿。”當時,我還真蒙發出移民到台灣當個果農的幻想哩。“種幾畝可口的釋迦樹,再抽空釣釣魚,這美麗人生。。。”我美美地想著,想著,人竟然失去了知覺,昏睡了過去。

當我被小哥的吆喝聲驚醒的時候,我們的大巴士已經停在了寬大的停車場上。隻見小哥神氣十足地站著,兩隻手叉著腰,高聲說:“車外就是台東有名的景點三仙台。我給你們四十分鍾的遊玩時間。”遊客們在紛紛點頭的同時,依次下了車。

因為我事先做了“旅遊”功課,在理論上,對三仙台了如指掌。所謂的三位神仙指得是手裏拿著葫蘆的鐵拐李,用長劍劈浪的呂洞賓和腳踩荷花的何仙姑。據說這三位神仙在離我們不遠的一個小島上停憩過,還留下了腳印。所以,這個小島被人們稱為三仙台。

不過,在中國大陸盛傳的是八位神仙,比如“八仙過海”,再比如“八仙桌“等。據傳說,這八位神仙曾在山東蓬萊仙島上相聚過,然後漂洋過海。當時,我還胡思亂想:“為什麽隻有三位神仙到達了台灣?倒騎毛驢的張果老到哪裏去了?足踏巧板的曹國舅又在何方?”
 
下車後,遊客們按照路標,朝著三仙島的方向奔去。

通往三仙台的小路

小路邊的林投樹

也就是走了三五分鍾,隻見腳下的這條一米多寬的石板路彎彎曲曲地伸進了一片濃濃的翠綠之中。歡得我和領導不知不覺地加快了腳步。人還沒有走進這片濃綠中我便驚然發現到處是奇花異草和怪異的樹木:菠蘿長在樹枝上(後來知道是林投樹,果子為林投果,也被稱為假菠蘿),“紅蝴蝶”插在綠葉中,金棗(後來知道是台灣海棗)倒掛在粗大的棕櫚樹般的樹幹上,豆兒(後來知道是濱刀豆)懸在草叢裏。看到這麽漂亮的景觀,歡得我竟然哼起了小曲,當時我還有一種一不小心迷路在蘆葦蕩裏的感覺哪。

就在我倆走走停停,欣賞著身邊難得一見的熱帶植物的時候,我無意中一抬頭竟然有一架五彩的八拱橋迎麵飛來。我急忙穩住了腳步,仔細看去,這架八拱橋居然高高地跨在浩瀚的大海之上,它的遠端連著一個形狀奇怪的小島。顯然,這就是三仙台。高興的我急忙加快了步伐,也就是搖了幾下頭的功夫,人已經走出了這片翠綠。哇!三仙台周圍的海岸太美了,在這條彎彎曲曲,一眼望不到邊的海岸線旁邊到處都是奇礁怪石,千姿百態的,海水又是碧藍的,加上八拱橋的獨特的造型,進一步烘托起三仙台的神秘感。

三仙台

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就在我登上這座八拱橋之時,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我一邊囑咐領導快快往回走,一邊加快了腳步。誰知道雨竟然越下越大,雨點也變成了黃豆大小。當時我又沒穿雨衣,孤零零的我麵對這樣的困境心裏冷颼颼的,不得不放棄登島的意念,轉身改變了方向,朝停車場跑去,把遺憾留在了心裏。

(二)百思不得其解的水往上遊

大約在下午四點鍾左右,我們的大巴士停在了一個寬大的停車場上,周圍竟然都是農田。下車時,從小哥的嘴裏得知離停車場不遠的地方就是台灣東海岸奇觀之一的“水往上遊”。奇怪的是外麵竟然沒有下雨,在白雲的夾縫裏還露出了一點藍天,氣溫涼爽的讓人想起美國馬裏蘭州的美麗的晚秋。

當我們來到“水往上遊”時才發現這所謂的“水往上遊”其實是位於山坡上的一條長長的農田灌溉渠道。我們去的時候,清清的水兒在窄窄的渠道裏緩緩流動。當時我就在想:“難道這就是‘水往上遊’?傻頭傻腦的簡直像普通農家的排水溝,沒有一點奇觀的派頭。”當我把一片樹葉丟進水渠裏的時候,奇跡發生了。這片樹葉竟然逆著水流往水的上遊漂行。“這難道是真的?”我想到這裏又往水渠裏丟了一片樹葉,這片樹葉仍然逆著水流往高處行走。為了把“水往上遊”搞明白,我索性趴在了地上,仔細觀察著樹葉在水麵遊動的方向,並注意著地勢的走向,得到的結果仍然是同一個——水往上遊。“難道地球吸引力在這塊土地上消失了?”想到這裏我一抬頭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塊彩色的大木板。顯然,那是“水往上遊”的招牌。我慌然站起來,二話沒說就衝了過去。隻見大牌子上寫滿了廣告般的美言,在美言的下麵對“水往上遊”的原理進行了解釋,大體的意思是:“水往上流”是一種視覺上的假象,是水渠兩邊的地勢高於路麵所致。“難道我真得看錯了?”想到這裏我又回到了水渠旁邊,反複察看,還是看不出裏麵的破綻,還是認為“水往上流”是真的。當時,這條再普通不過的水渠在我看來竟然變成了偉大的水渠,藏著魔力的水渠,充滿神奇的水渠。這真是世界上少有的奇觀啊。即便是假象也是一種奧妙莫測的假象,簡直妙極了。這真是“好的風景不在大,而在於奇”啊!

水往上流

看完“水往上流”後,我倆便往山坡上走,因為水渠旁邊的花叢一直延伸到坡頂,並且越往坡頂,花叢越大,花兒越茂盛。在這個碩大的花叢裏有花瓣奇特的大黃花,有小巧玲瓏的紅花,有的花枝獨特得象胖娃娃的手臂,就連草兒也挺著奇怪的身姿,閃出了精靈的色彩。就在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欣賞花兒的時候,我的眼角的餘光裏突然出現了人影閃動,我急忙凝神望去,隻見在坡頂處,花叢的一角,有幾個人在低聲細語。我好奇地翹起腳尖,伸長了脖子探望,原來在山坡角落的一塊空地上有幾座小草棚,棚子裏的桌麵上還擺著瓜果,旁邊還有幾位客人圍觀。顯然,有人在賣水果。當時,嘴饞的我也顧不了這麽多了,拉起領導的小手,徑直地朝水果攤走去。還沒有到水果攤前我竟然燦爛地笑了,且活蹦亂跳著。為什麽?因為水果攤上擺滿了我苦苦尋找的釋迦果。我一打聽,釋迦果的價錢也不貴,小的三十塊台幣一個,大的要價五十。當時,我像發現了寶貝似地也不還價,一出手就買了五六個。後來才知道,如果到遠離景點的台東小鎮買釋迦果,隻需要花一半的錢。

奇花異草

不過,釋迦果的確好吃,甜甜的不說還有一股奶油香味,讓人吃過後終身難忘啊。
 
(三)地貌獨特的小野柳  

當我們的大巴士到達東海岸奇觀之一的小野柳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昏暗。“才下午五點鍾天怎麽就開始黑了呢?”下車後,我懷著疑問,與領導一起跟在幾位遊客的後麵,朝小野柳奔去。

這次遊玩台東的小野柳我也是有備而來的。從旅遊書上,從網絡上我得知台東的小野柳地貌非常獨特,是世界上出了名的,也是地質學家或地質學愛好者的必來之地。在那裏,泥岩與沙岩經過幾萬年的相互沉積,交錯,加上地殼移動,風化作用,珊瑚礁的覆蓋和海浪的衝刷,漸漸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地質景觀。在那裏,到處是奇岩怪石,並形成了各種圖案。有的像人,有的像動物,有的像蘑菇,有的像豆腐。於是就有了單斜脊,蜂窩岩,豆腐岩和蕈狀岩等叫法。有人甚至認為台東小野柳的許多巨大的石塊其實是地殼深層的外露。

當時,天已經開始黑了,而前方有這麽多神奇的石頭在等著我檢閱,你們說我能不急嗎?

令人不爽的是天上仍然下著小雨,許多遊客走了沒多久便受不了雨水的折磨,不得不往回跑,到小野柳公園出口處的商店裏去躲雨,隻有我和幾位遊客執意前行,不把小野柳看個遍勢不罷休。當時我就在想:“剛才在遊玩三仙台的時候我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景點,我不能在小野柳再犯同樣的錯誤。老天爺,你就是把我淋成個落湯雞,我也要親眼目睹小野柳的全貌。”

我的堅持終於感動了上天。當我到達小野柳的海邊時,雨兒戛然中止。於是,我睜大了眼睛,一邊慢走,一邊仔細欣賞著我腳下的巨石和身邊的礁石。不得不說的是小野柳的地貌的確太奇特,太美麗了。就拿我腳下的那條通向大海,有幾十米長,數米寬的巨石來說吧,它的表麵竟然有黃田玉的顏色和光澤。而這塊巨石的周圍到處是形狀奇怪的海礁,簡直與我在百慕大群島看到的珊瑚礁如出一轍呢。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小野柳的岸邊竟然有許許多多巨大的石塊,它們的表麵光滑如玉,顏色黃裏透紅,而它們的頂端竟然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珊瑚礁。毫不誇張地講,小野柳的地貌是世界上罕見的,有一種令人始料未及的美,怪得讓人們不禁生出一種外星世界的感覺哪。

小野柳奇怪的地貌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