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的精神支柱

在世界行走中的隨想和隨筆,隻事耕耘,不計收獲,給自己,給天地,也奉送給同行的夥伴們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代人的精神支柱

無係之舟,原稿2017。07。11,修摘2019。12。07

     1997年底父母親飛到南太平洋來看我們。不用說,父母家人的到來總是給海外生活錦上添花。雖然辛苦,但和父母在一起,又享受自己是孩子的時光。工作之餘的全部時間都貢獻給父母,就是工作時也會想如何讓他們能過的更愉快。

     這是澳洲的盛夏,一個周末,我們到號稱南半球最大的佛教中心南天寺。是由台灣的XY法師一手籌辦的一個佛教中心,他是著名的政治和尚。這一整套佛教建築完全沒有傳統寺廟那種一磚一瓦的莊重和雕粱畫柱的認真,更談不上有古刹的厚重和古樸,而完全象是塑料整體壓製出來的很粗糙的模型,沒有棱角,沒有線條,沒有質感,是一座典型的“快餐時代”給人們造的“精神聖地”。更不用說,寺廟中賣去世後的牌位,是完全按錢分“高低貴賤”來出售,很簡單,錢是劃分來世的三六九等的唯一標準,佛教是修來世的,難道這就是佛教徒們要修的來世嗎?。。。

     對古詩詞,古文化相當精通的父親應該也有這些疑問,本來也許我們可以沿這些話題討論的。但話題卻因為大廟的題字而完全變了,他批評字寫得太草率,又批評了整個地域似乎並沒有更深刻的中國文化內涵。我小聲提醒他,這是澳洲,是一個按英國的政治體係模式形成的國家,他們是基督教文化為基礎的民族,能拿出幾百英畝大一塊地,象征性地收一點租金(當時一英畝/分?),讓佛家文化能在這裏安家,而且和基督教等其他宗教享有一樣的傳教權利,這體現了澳洲的自由民主製度。父親向來相當敏感的政治神經一下變了一個方向:我們黨不是也容許佛教和很多的民主黨派存在嗎?想到父親平時評論的一些話,我忍不住一下笑了,說:“爸爸,你不是也知道那些不過是對外窗台上擺設的花瓶嗎?全是虛設,他們那可能說真話呀!”,我還沒有說完,沒想到,父親看我那麽象說笑話一樣,竟氣的嘴唇有些發抖,“別忘了,你是吃GCD飯長大的,你才到西方幾年就忘了。。。”,我也一下回嘴“我吃的是中國老百姓的飯,不是GCD的飯。。”要不是母親輕輕從後麵拉了一下我,我還會講為什麽“GCD”才真是吃老百姓的飯後把老百姓忘了的。

     短短的,非常激烈的爭吵戛然而止。。。但一瞬間,我明白了兩個真理:

     首先,父親和他們那一代的許多黨員對自己的黨有很多看法,不滿,但他和他的黨一樣,隻能是他們自己象征性,高姿態的“自我批評“,象宗教和民主黨派是擺設這樣同樣的話,也隻能是私下的自我批評,但決不能出自我這樣的黨外人士,特別是已經到了西方的中國人再來”指手畫腳“的說出來。自我批評在貴黨看來是一種美德,而被外人批評側是。。。這個黨的這個習慣已經溶入到那個時代每一個黨員的血液裏了;

     其次,父親這些四十代的大學生們以及這之前的加入GCD的知識分子,義無反顧地信仰共產主義,相信這是這個民族的唯一出路。。。即使他們在1949年不久後的各種運動中,就被他們敬仰的黨徹底拋棄了,他們失望,困惑,不解,卻沒有放棄。。。大部分僅僅是“跪著的造反者”,但依然是不同程度上的“不同政見者“,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度之後,就更能理解他們這些人在高壓下的屈服和被改造是一個多麽殘酷的過程!

     對於他們這些知識分子,重要的是,他們入黨不是為了自身的私仇,共產主義是他們的夢和他們的人生選擇,是他們一生所追求的理想,也許他們內心深處也質疑過自己是否選擇錯了,但他們個人一生都貢獻給了這個夢,這個夢是他們的精神支柱,不管他們是否意識到這根支柱的存在,沒有這根柱子,他們無法接受自己!沒有人能撼動他們心裏的這個底線,象任何宗教的教徒一樣的堅定,我明白了,我不會再去觸及父親的這個年輕時建起的支柱,也不會主動把自己的視角指給他,讓他按自己方式做自己的思考和結論,這樣才是對他的尊重。

     和父親的這次幾分鍾的爭吵為我和他兩代人之前的種種不同思考畫上了“休止符”,從此我們從不討論任何這類敏感的問題。他對於我來說,沒有政治身份,就是一個單純值得愛和驕傲的父親,一個讓我非常尊敬的書生,學者,,他和母親是我們成長最珍貴的搖籃。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懶風' 的評論 :
很感謝,我們有認同是一種幸運!
懶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夢回西藏' 的評論 : 您說得太好了!領悟中。。。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懶風' 的評論 :
謝謝閱讀,我們都要理解這樣的父親,愛他們。他們理想破滅,做為個人和整個民族都是悲劇,但在他們的年輕歲月,也是一腔熱血。
懶風 發表評論於
和博主同感啊。我父親和您父親頗類似。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ananaeEggs' 的評論 :
謝謝閱讀!你的“幽默”抓住了要點,因為這個D執政後,從來沒有高於農民的思維和眼界。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謝謝閱讀!他們這一代老黨員,有個很緩慢的漸變的認識過程是自然的,人都是很難真正否定自我的,對嗎?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那個時代的黨員的確大部分都是真正的信仰者,97年時更是如此,但到現在應該就會提出疑問了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由於黨是唯一的頭號大地主,地上生產出的糧食,歸屬於黨,所以有了黨(大地主)在養人民的觀念。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閱讀!是的,和你周圍這種類型的親人爭論是沒有意義的。用更多的精力思維創造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更有價值。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胖我的' 的評論 :
謝謝閱讀,謝謝你的評論,我個人的體會之一是,讀好書(中英的經典),認真認識這個相對合理的民主自由社會的精華,對不同的觀點才會”淡定“,但又能堅守自己。但不必和不同背景的人爭論,沒有意義。成長是痛苦的,也是快樂的,傷心的快樂?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博主我佩服你,經曆了這麽多掙紮糾結以後,能夠這樣從容地敘述讓人揪心的人生瞬間。我自己也有很多類似經曆,其中包括家人、朋友、同事和同學。很多次,我都反複想到王安憶在她小說裏的一句話:成長是一件多麽讓人傷心的事情啊。我真不覺得這是無病呻吟。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吃那家飯,做那家事。我表哥在政府高層,他說我們拿人家錢,就得維護人家的利益。我哥在政府機構工作,他耳聽目染,也和我表哥一樣。我們現在不談政治,免得起爭執。

說起佛教,我現在正有心去聽從,不想去拜佛,走形式。要好好讀佛教的書,學習佛學的哲學思想,和學者的智慧。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世事滄桑' 的評論 :
謝謝閱讀!這個黨總想讓老百姓相信一個顛倒是非的真理:是他們給了老百姓飯吃,事實上,沒有老百姓,他們那有飯吃,最可悲的是大部分老百姓也認同。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謝謝閱讀,是的,老共產黨員中,有更堅強,更清晰,更能做自己的人,為他們驕傲。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不是所有的老共產黨員都這樣的。我老爸對黨的認識比我還深刻。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除了職業黨棍,沒有人吃貴黨的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