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南海遇航母 聯絡溝通消海怒(1)

來源: 2016-03-01 15:03:12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653 bytes)

茫茫南海遇航母 聯絡溝通消海怒

(1)

羅傑(Roger)剛過六十歲,魁梧的身材依然挺拔,剛毅的臉龐不乏俊帥。三十七年前,作為海軍陸戰隊的一員猛將,他與陸戰隊的兄弟們搭乘航空母艦中途島號(Midway USA),奔赴朝鮮戰場。雖然那場戰爭在美國一度被稱之為遺忘了的戰爭,可對羅傑來說,那實實在在是場永世難忘,刻骨銘心的惡戰。他拚死拚活,總算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而他所在突擊隊的另外二十九名兄弟們,除了山姆(Sam)和他一樣全身挨到了停戰,其他人非死即傷。令他始終想不明白的是,由狹帶著二戰時歐州戰場和太平洋戰場雙重勝利威風的美國軍隊領頭,擁有人類曆史上最先進武器和最致命火力,糾集了十七個國家軍隊的聯合國軍,為什麽就打不敗落後貧窮的中國軍隊?(注:“聯合國軍”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荷蘭、新西蘭、加拿大、法國、菲律賓、土耳其、泰國、南非、希臘、比利時、盧森堡、哥倫比亞、埃塞俄比亞共16個國家的作戰部隊及瑞典、印度、丹麥、挪威、意大利5個國家的醫療隊組成。值得指出的是,南朝鮮軍隊也受“聯合國軍”指揮) 停戰後,羅傑懷著一顆忿忿不平的心,離開了軍隊,回到了他的家鄉:密西根州底特律北麵郊區的沃倫市(Warren)。他在通用汽車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一直到今年上半年才退休,整整幹了三十四年。

更令羅傑想不到的是,他那出生於朝鮮戰爭爆發那年的大兒子富蘭克(Frank),二十年後又步他的後塵,作為一名艦載直升機飛行員,被中途島號送到了另一個亞洲戰場--越南戰場,打了一場更加窩囊、更加失敗的戰爭。幸虧富蘭克是戰爭後期才被派上戰場的,戰爭結束時也像老爸一樣,命大福大,毫發未損。不過,富蘭克沒有像老爸那樣在戰爭結束時離開軍隊,而是選擇了繼續服務於他的祖國和人民。算起來,再過三年他就幹滿二十年了,到那時再離開軍隊,他就可以享有軍人退休金。他打算從軍隊退休後,再找份工作,幹到法定退休年齡,他就可以拿到雙份退休金。想到不久就可以退役,富蘭克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與家人團聚的幸福日子,他今天心情特別的好。

剛剛退休後的羅傑,領著太太,陪同大兒媳婦和孫子孫女,一同來到英國殖民地,香港。他們一家人這趟香港之行的目的就是與富蘭克團聚。他們在幾個月前就接到通知說,富蘭克將隨中途島號航母到香港休整,他們全家可以另行來香港與親人匯合,度假,直到艦隊離港。正因為如此,羅傑提前從通用汽車公司辦好了退休。他可不想錯過這次遊玩香港的機會,否則,十年後香港歸還中國,到那時還能不能來玩就不知道了。

在香港,一家人陪同富蘭克一起度過了愉快的一周。富蘭克就要歸隊了,因為航母艦隊隔日就要起錨,航行去澳大利亞的達爾文港。由於這次航母艦隊的大型艦船拋錨在外海,幾千號休假人員要乘坐小型艦艇靠岸和回艦,羅傑唯一的遺憾就是這次沒能登上闊別三十多年的中途島號航母。

第二天一早,羅傑夫婦一行就來到了香港啟德機場,他們把大兒媳婦和孫子孫女送上了直飛芝加哥的飛機,他們老兩口卻登上了另一架飛往菲律賓馬尼拉的客機。他們是要繞個彎,先去拜訪居住在呂宋島(Luzon Island)上的生死戰友山姆夫婦倆,然後再從菲律賓飛回底特律。

上午九時整,中途島號航空母艦編隊在香港外海集結完畢,左側迎著初升的太陽,向著南中國海浩浩蕩蕩,加速駛去。富蘭克站在航母甲板上,眺望前方: 風和日麗,碧波萬頃,魚群跳躍,此起彼落。回首望後:一艘艘艦艇犁開海麵時帶起的一道道波浪,猶如一條條翻滾著的南海白龍,相互交織,相互擁抱,相互纏繞,引來了一大群海鷗圍觀、嬉鬧和騷擾。白龍的情意綿綿,進而激蕩起更加洶湧的波濤,向著後方遠處,向著遠處兩旁,奔湧而去……。

(待續)

(圖片係網上下載,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有異議,請與本人聯係,定當立即撤除。謝謝!)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