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洪文發跡看中共選王儲毫無章法

每天都發現一個新的自己
打印 (被閱讀 次)

王洪文發跡,中共選王儲病急亂投醫

王洪文出生於勞動人民家庭,當過放牛娃,確實窮得叮當響,文化程度當然低。正規的年代他發不了跡。王洪文曾經參加了抗美援朝打過仗,可惜盡管不怕死,但是運氣不好,沒有上升太多,複原也是一個排級芝麻官。但就是這個不朽之木,文革時期搖身一變成了造反派,成了政治投機的紅人,也是狂人。一舉成名,當了上海文革小組組長。他房子要住最大最好的,飛揚跋扈,不可一世。不過多行不義必自毖,最後下場糟糕,不得好死。

為什麽在文革中他時來運轉,因為他有一顆狼子野心。在渾水中摸魚水平不差,在一個亂了套的國家政治機器似乎有一套,他的運作方式還是不錯的。直升飛機調到了中共中央剛開始也沒有什麽了不起,最多一個跑龍套的。後來因為他鑽營知道毛澤東的心思,讓人把《劉盆子傳》講給他聽,他突然心血來潮,就鑽營到毛澤東的身邊成為心腹。中共十大成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

他的發跡最後也是一個偶然機會。那就是毛澤東據說考察他的本事。毛澤東學貫中西,特別懂得資治通鑒對紅樓夢更是推崇之至。這麽一個聰明人怎麽就看不透王洪文的文盲底子呢。真的可惜,毛澤東看的是王洪文的淳樸,而不是他的本事。所以王洪文最終得到接班人的位置還是一個十分偶然的機會。故事的情節如此有趣,不忍心讓大家等待,我ZT如下。作者(徐景賢)

    王洪文說,在北京的時候,毛主席要他讀《後漢書》中的《劉盆子傳》,因為是古文,很深奧,他讀不懂,所以要朱永嘉給他講講。

  毛澤東對《後漢書》、《三國誌》讀過許多遍,稱得上滾瓜爛熟。他曾說過,西漢高、文、景、武、昭各帝,較有興味;東漢隻有光武帝可讀。毛澤東還曾先後叮囑他的秘書等人,要讀《後漢書》、《三國誌》中的《黨錮傳》、《曹操傳》、《郭嘉傳》、《荀 傳》、《程昱傳》、《賈許傳》、《劉曄傳》、《夏侯淵傳》、《田疇傳》和《董卓傳》,獨獨沒有提要讀《劉盆子傳》。這次,是毛澤東單獨向王洪文作出的讀書指示。朱永嘉把這件事告訴了我,我馬上意識到:毛澤東讀書,向來是提倡“古為今用”的,如今他要王洪文讀《劉盆子傳》,肯定是寓有深意的。為了探索其中的含義,我要朱永嘉趕緊把《後漢書》找來一讀。

  劉盆子何許人也

  《劉盆子傳》中寫道:“劉盆子者,泰山式人,城陽景王章之後也。”式縣,位於泰山腳下的泰安附近。景王劉章,是漢高祖劉邦的孫子,而盆子是劉章的後代,身上有點皇屬血統,可以算是劉氏的宗室。不過,當時他的社會地位很卑微,是個放牛娃,人稱“牧牛童子”。

  新莽末年,赤眉農民起義,“琅琊人樊崇起兵於莒,西攻長安”。有人給起義軍的領袖樊崇出主意說:“今將軍擁百萬之眾,西向帝城,而無稱號……不如立宗室,挾義誅伐,以此號令,誰敢不服?”樊崇采納了這個建議,同意找一個劉氏宗室來做皇帝,以便師出有名,號令天下。

  當時,在赤眉起義軍中有景王劉章的後代共70多人,其中數劉盆子、劉茂、劉孝3人的皇族血統最近。究竟該挑選誰來當皇帝呢?赤眉軍的首領樊崇等人商議,聽說古時候天子帶兵者稱為“上將軍”,他們就想了一個有趣的辦法,找了3塊小木片,其中1塊木片上寫了“上將軍”3個字,作為憑證,和另外的兩塊空白的小木片,一起放置在一隻方形的竹器裏,用“摸彩”的方式來確定誰當皇帝。

  辦法想好以後,赤眉起義軍在陝西華縣的鄭北地方築起了高台,舉行了一個隆重的儀式。樊崇把軍中的高級將領都請來,會集在台階下,讓劉盆子等3人站在高台中間,依照年紀的大小先後到竹器裏去“摸彩”。“牧牛童子”劉盆子的年紀最小,輪到最後一個摸,卻偏偏給他摸到了那塊寫有“上將軍”字樣的木片憑證。於是,劉盆子僥幸當上了皇帝,將領都向他膜拜稱臣。這個放牛娃當時隻有15歲。劉盆子當了皇帝以後,依舊故我,經常和一班放牛娃嬉戲……

  王洪文的經曆,在某些方麵和劉盆子有相似之處,他從小也放過牛、養過豬,在東北吉林的田野裏幹過農活。早在1968年國慶節,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他時,他就向毛澤東匯報了自己的這段經曆。毛澤東也曾經多次向別人介紹過王洪文,說他務過農,當過兵,做過工,以後又當過幹部。

  毛澤東特意從《後漢書》中挑出了放牛娃劉盆子的傳記,讓他閱讀,無非是提醒他,按照劉盆子的資曆、能力和社會地位,是不行的,隻是依仗著劉氏宗室這一條,“摸彩”摸得了一個皇帝的寶座;你王洪文資曆很淺。你要有自知之明。如果不學習,少長進,結果也會像劉盆子那樣,即使身居高位,仍然不務正業,整天和一幫“牧兒”嬉戲,最後將以失敗而告終。

  當時,毛澤東對王洪文確是抱有希望的,但同時,心中也有隱憂:在我們黨的曆史上,選拔一個工人擔任黨內的高級領導職務,是有過先例的,結果很不理想。王洪文能不能勝任呢?會不會又成為向忠發第二呢?這一點,毛澤東是不無擔憂的,他吩咐王洪文讀《劉盆子傳》,也明白無誤地表達了這種擔心和憂慮。

  王洪文約朱永嘉第二天帶了《後漢書》到康平路大院裏去,給他詳細講一講《劉盆子傳》。朱永嘉接到通知以後,在寫作組辦公室把這篇文章又認真讀了一遍。讀畢,拍案而起,對坐在旁邊的市委寫作組幾個領導核心說:“意思很清楚,毛主席叫王洪文不要做劉盆子!”

  接著,朱永嘉急匆匆地來到康平路我(徐景賢)的辦公室,和我商量怎麽講《劉盆子傳》。我給朱永嘉出了一個主意:隻做古文翻譯,不發表任何議論,除了把《劉盆子傳》用白話文詳細講解一遍以外,其他什麽話都不說。

 

  第二天,在王洪文辦公室裏,朱永嘉逐字逐句地講解著《劉盆子傳》,王洪文聽得很仔細,還自己捧著《後漢書》看了許久。聽完了,看完了,王洪文若有所思,一聲不吭。

  王洪文是個乖巧人,政治嗅覺很靈,他隻消把翻譯成白話文的《劉盆子傳》聽了一遍,就明白了毛澤東叫他讀這篇文章的用心所在了。但是他也是胸有城府的人,在朱永嘉麵前,他不動聲色。讀完了《後漢書·劉盆子傳》,他也不發表讀後感,故意把話題扯開去,談了一些別的事情,這項讀書活動就算結束了。

  王洪文後來的所做所為,宣告了他必然覆滅的命運。毛澤東要王洪文讀《劉盆子傳》,王洪文終究沒有讀懂。毛澤東的擔心不是多餘的:王洪文終於變成了“劉盆子”。

   無論如何,他還是近乎走到了王儲的地位,隻不過後來形勢的變化,四人幫被揭穿。天生疑心重的毛澤東最後放棄了他。不過臨時抱佛腳,選擇的華國鋒是一個更加不懂宮廷政治的草包,最後被鄧小平玩殘。其實最好的接班人,可能是林彪但是毛澤東對他也不放心,弄成913事變,逃亡自毖。當今中共的接班人仍然是一個老大難,可能又會病急亂投醫?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提拔王洪文是毛主席教育年輕人的曠古實例。讓所有覺得自己了不起的年輕人知道官不是那麽好當的。
發表評論於
沒憲政,還不如封建製度有章法。
ccn 發表評論於
政治製度中國落後太多。搞不清政府,民主,共和的基石是什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