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旅行,我的團】(5)饕餮盛宴前的第四道開胃菜:權力的遊戲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篇(4)饕餮盛宴前的第三道開胃菜:巴林 

我們在巴林住了兩晚,第三天上午飛離巴林。按照飛機票的要求,我們需要先飛抵科威特,從那裏前往前迪拜。之後從迪拜轉乘肯尼亞航空飛往埃塞俄比亞的首都‎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

我之前寫過迪拜包括阿聯酋其它地方的六篇遊記,不在這裏重複介紹了,希望了解迪拜的朋友可以點擊下列聯接查閱我的遊記。

【阿聯酋影記】(1)迪拜帆船酒店

【阿聯酋影記】(2)迪拜的時代已經過去,阿布紮比才是未來

【阿聯酋影記】(3)異域風情大漠衝沙

【阿聯酋影記】(4)當石油正在悄然走下神壇之際

【阿聯酋影記】(5)沙迦正在“倒行逆施”

【阿聯酋影記】(6)迪拜,穆斯林與西方文化碰撞出的光彩

因為幾年前已經遊覽過迪拜,這次停留迪拜的時間短,外麵天氣炎熱,所以,沒有再出遊,隻是在迪拜機場找了家咖啡館,坐下來整理最近拍攝的照片。

計算機裏當時還保留著最近去東歐的照片文檔,於是也打開整理了一下,刪除了一些廢片,騰出一些內存。這是文檔中的一組照片,是今年4月24日在波蘭首都華沙遊覽時拍的。當時巧遇埃塞俄比亞總統穆拉圖的到訪。我像所有好奇的路人一樣,也湊近拍了這組照片。

穆拉圖,可以說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首都P大最傑出的校友了。他在P大時,人們稱他為老穆。1976年老穆來到P大,開始了他的求學生涯。他在P大勤奮好學,先後完成了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之後老穆學成海歸,積極投身到了建設自己祖國的洪流中。2013年老穆當選為埃塞俄比亞總統。

感謝大家有耐心跟讀到此。的確這組照片與本次旅行無關。再說我又不是P大校友,跟老穆扯不上半毛錢關係。但不久在迪拜機場,我就扯上了老穆的關係。

清晨,我來到迪拜機場的肯尼亞航空櫃台前,等候辦理登機手續前往埃塞。這時工作人員都還沒有出現,我是第一位來此等候的旅客。大約半小時後,越來越多的旅客來到這裏,在我的身後開始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這時幾位工作人員才陸續出現。等他們各就各位後,就在我準備走上前辦理登記手續時,櫃台後的一位黑哥站起身,指著我們這條隊伍說,這條隊伍必須散去,這條路必須讓出來。也就是說,我們這條隊伍中的旅客都必須重新到後麵去排隊。於是大家紛紛抱怨這樣很不公平,明明我們是最早到的,現在卻要重新到最後麵去排隊。漸漸群情激憤起來,黑哥威脅要喊警察來。這時另一位工作人員估計也感覺黑哥做法太粗暴,讓我們最前麵的幾位旅客去商務艙櫃台辦理手續。即使這樣,黑哥還是不同意,一定要讓我們到後麵去重新排隊。我這時嘀咕了一下:我去埃塞見總統呢。黑哥聽到後愣了一下。見況我繼續忽悠:埃塞總統是在我們北京讀的學士,碩士和博士,我們是校友(不好意思,請P大的朋友多多包涵啊)。黑哥聽之立馬露出了笑臉,馬上要過我的護照幫我辦理登機手續。完了還說了一套客氣話,我也趁機捧了他一下說,埃塞之後我還會去你們美麗的肯尼亞。就這樣,我辦妥了飛往埃塞俄比亞的登記手續,抬頭挺胸邁步走向安檢口。

三步兩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香爐生紫煙' 的評論 : 嗬嗬,遇到不講理的了,是沒辦法的辦法:-)
香爐生紫煙 發表評論於
People skil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