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園煙雨遲(4)愛情是一個個遺憾

記錄人生 記錄愛情 記錄美好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四章   愛情是一個個遺憾

 

              畢業後幾年竹青感覺總算脫離書山苦海,掙脫束縛肆意遨遊的感覺。投行的工作身體上累了點,但精神是自由富足的。高薪的工作也帶給她自信獨立,可以徹底把日子過成自己想象中的模樣,不再受任何人的擺布,父母愛人也不行。

              她買了個7萬邁的二手車,沒事可以拿鑰匙就走,心態變了,這個城市似乎也對她展現了更多麵的精彩;在最貴的林肯公園區買了個1 bedtownhouse 複式小公寓,周圍環境也是沒話說,靠近十幾畝地的綠植森森的動物園,靠近沙灘陽光大花園,靠近美食、shopping mall、劇院,博物館,靠近各種消遣娛樂,夫複何求?拎包入住就馬上開始一段幸福生活的即視感。而這一切都是靠她雙手賺來的,想想自己當初人生地不熟,孤身行走天涯,如今終於有些回報,怎能不讓她油然而生自豪感。

 

         在這個城市她也認識了很多人,有很多好友,不知不覺中已熟悉很多家餐館的主打美食,了解需要買chic的手袋衣服要去哪家小店;對藝術博物館裏的畫如數家珍;對建築大師Frank Lloyd Wright的設計理念和作品熟到比他自己還熟;很清楚帶第一次來的國內親友一定要去Millennium Parkcloud gate;兩日遊三日遊親子遊該如何安排最值;很了然今天某個區又出了什麽新聞,最近有什麽特展什麽音樂會。。。。

        就這樣似乎一點一滴得,她和這個城市有了某種聯係,好似一顆幹枯的漂洋過海的種子,無所謂,反正落到哪是哪,最後卻不經意間,已經把根紮進了這遠方。一點點生根發芽,肆意生長成為鮮活開心的小樹,這個遠方成為一個她叫做家的地方。

 

       年輕的心又總是騷動奔放的,廖少逸總說她簡直過著瘋子似的任性放肆夜生活。如果難得有不用加班的周五,竹青、安恪、Claire夫妻倆、同事Julia和男朋友,偶爾還有另一個美女同事小C 多數是混跡於各家酒吧,party,或是參加城裏各種有趣又奇特的活動,女生風姿綽約、性感撩人,男士光鮮紳士、幽默感十足,一個個海聊開懷大笑、喝到爽就再換一家,直至淩晨,樂此不疲。如果更難得等著她的是個悠閑周末,十有八九竹青補覺三兩個小時,還要馬不停蹄去趕某個早間航班,各地旅行,頗有種時不我待、不及時揮霍怎麽行的不管不顧。

 

       至於serious的感情,雖有遺憾,但總不至於淒慘,她和安恪好了,照Claire的話說不試一下怎麽知道鞋子合不合腳,可別相信一見鍾情、你不是我的type之類,那是另一種歧視和偏見!不服請參考Pride and Prejudice!”.

 

        他倆也算共同從讓人又愛又恨的學生時代過來,竹青在投行,安恪在麥肯錫谘詢,相似的行業也有共同語言,兩人正正經經拍拖了一年,約會,看電影,泡吧、看劇、滑雪。。。共同逛超市買菜做飯,偶爾喝高了竹青也會在他家裏親密過夜。

        可隻有一件事,竹青從來都是獨自一人,旅行。她也說不清是為什麽,似乎隻有在路上的她才是最自由如風的,她不想勉強自己去遷就任何人、磨合任何事。

她自己的家也很少讓安恪留宿,同樣的,隻是她覺得,這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天地。

           廖少逸倒是蹭過她家幾晚沙發,多數是感恩節或是聖誕節時,不過和一個臉皮相當厚、又是柔道黑段的男人講道理,她實在是心塞沮喪,就隨他去了,全當是可憐這個家夥,裝窮人裝過了頭,又被某個白蓮花傷到了的玻璃心,最關鍵他還帶來了煮飯老阿姨的一桌好菜,私藏的美酒,她又何必和自己的胃過不去。

 

            日子就這樣有驚無險,直到一個感恩節前晚,安恪突然心血來潮,想念竹青,十一點多又折回去找她,車剛在她家前的block停穩,遠遠就看到了廖少逸,睡衣睡褲抱著手臂,站竹青樓下抽煙,這個他認為總是冤魂不散、橫亙在他和竹青之間的討厭鬼。尤其這討厭鬼還比他有錢有勢,有顏、有型,怎能不讓人氣短,竹青當然總說兩人之間就是純粹友情,無他。可年輕男女之間有友誼嗎?尤其和竹青這樣的大美女?年輕肉體?除非那男的是瞎子他就信!

 

       看著廖少逸大搖大擺進了竹青家門,他的心一沉,當晚他一夜未眠,在車裏心灰意冷坐了一宿。

第二天他看著還有些睡眼朦朧的竹青挽著廖少逸走出來,抑製不住,衝出來和竹青大吵了一架。竹青解釋半天後來也沉默了,他已經在心裏判定了她倆有奸情,說什麽呢?他來強製性下判書,又不是來聽解釋的。

最後竹青怔怔看著他,不敢相信一直以來都是溫柔體貼的安恪,這樣粗暴無理的一麵。

廖少逸拉過竹青欲走,讓她不要理這種瘋子,更是激起了安恪千丈怒火,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唇槍暗劍

看著安恪明顯不敵,她又氣廖少逸越發給她添亂。

最後看她賭氣說:你們吵吧,我走還不行嘛!

兩個人才噤聲停手。

安恪,我今天要去San Francesco ,飛機快來不及了,有話微信上再說吧

安恪怒指廖少逸,高聲質問道 你和他一起???

廖少逸無語得向竹青攤手,諷刺得對她說:呢啲咁噶貨色你邊度擇番來噶??沒腦咯?(翻譯:這種貨色你哪裏撿回來的啊?怎麽沒腦的啊?),我什麽行李都沒帶,看著像去度幾天假期的嗎?

沒有你慌什麽?誰知道你個孫子有沒有早放進車裏?我告訴你,你TM離青青遠一點!我才是她男朋友!

“What did you just say? You piece of shit!” ,大概都是氣頭上,兩個人又動手推推搡搡。

竹青拉也拉不住,最後也頭疼不已,無奈得說了一句:打起來會有人打911的,警告你們了哈,看著也沒人聽到,叫的出租車又來了,她心一橫隨他們打去吧,反正老娘度假去了,打出人命也給老子撐著!回來再死!

 

       不過四天的假期讓竹青清醒了不少,她感覺同安恪的感情還是缺少了點什麽,似乎像是可以讓飛蛾撲火的那股原始蠱惑的東西,別人也許覺得這不重要,可她不是別人,就乘此機會分了吧,她做下那個劈腿壞女人的角色又有什麽所謂,對她隻是名譽上一點點損失,拖越久對他傷害才深。不如就此放手,各自尋找自己的幸福,畢竟都還年輕。

 

想來Claire的話不全對,談戀愛不似買鞋,試不得,一旦試的過程有一方用情過深,你再說不合適?傷害已經造成。

 

回來後也許是安恪刻意回避,什麽事都沒發生過似的,一如既往還是對她很好。可竹青不能再自欺欺人,決定放棄了就不可以拖泥帶水,一個周四,她約了安恪參加Adler天文館的after dark活動,

原本看星星應該很浪漫的事,結果心不在焉的兩人一直很少交流。隔岸觀著繁華都市燈火闌珊時,竹青猶豫不決想開口,沒想到安恪示意她不要說。

帶著祈求似得問她:青青,我知道你今天一直想說什麽,但你可不可以先聽我說完?

竹青點頭。

 

安恪依著欄杆,幽幽得眺望遠方的湖水,黯然說道:那天你走後,我也沒心情在那再待下去了,心裏難受,跟那行屍走肉一樣的心態,什麽都無所謂了,你不愛我了,死都無所謂了,一整天東西也沒吃,狂開了三個小時,停下來坐在一個小公園呆呆得看了一小時草,就又開三個小時回來了。

青青,你不知道,我開回來的路上睡著了,前一天一晚上沒合眼困的,你知道我當時的絕望嗎?

幸虧睡著的路段是鄉間小路,開到路邊去了,石頭顛來顛去把我震醒了,我醒來一個激靈,趕緊急轉方向盤,車又馬上衝向馬路上,幸虧當時後麵的貨車有自動停車功能,沒有的話我早就。。早就死了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竹青不知道怎麽安慰他好,準備好的分手說辭也狠不下心再說出口。

除死生外,無大事,在這個沉重話題下,什麽都顯得無力,矯情。

我很慶幸你沒事

青青,你知道我當時一閃而過什麽念頭嗎?

竹青搖頭。

我就想著一定要和你結婚一起生活,我放心不下你一個人

我也知道你沒有那麽愛我,起碼沒有我愛你那麽多,可我不在乎,讓我站在你身邊喜歡你就行

竹青看安恪堅定的眼神裏有淚光閃爍,不禁有一絲動容。哪個女孩不希望有這樣一個優秀的男生對自己情深如此?

在竹青愣神的空檔,隻見安恪已經單膝跪下,手捧一枚小小的紅寶石鑽戒,明晃晃在她眼前,伴隨著周圍看熱鬧人群的喔聲、笑聲、口哨聲、評論聲。。。

我知道那件事是我誤會

安恪緊張到極點,直接切入正題大聲說道:嫁給我!竹青,我會給你幸福的!相信我

許是周圍的浪漫氣息感染了她,突然感覺生活可以如此美麗,而多個人一起歡聲笑語也未嚐不好。第一次竹青想到也許她還可以有自己的家庭,有一個小寶寶,她會給他全部的愛。

竹青接受了安恪的濃濃愛意,兩個人在眾人的祝福聲中緊緊擁抱。

 

 

禦宅的風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開花落_CA' 的評論 : 感謝閱讀和誇讚
花開花落_CA 發表評論於
愛情是一個個遺憾!寫的真好!
禦宅的風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湘雨瀟瀟2018' 的評論 : 額。。 連載小說,此前還有1、2、3集。請讀,另廖少逸隻是留宿一樓沙發,兩人沒啥,而且兩人還有另一層關係,以後會寫道
湘雨瀟瀟2018 發表評論於
這女人太隨便,不能要。小說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