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中國學生會主席卷入毒品案 細節曝光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國佛羅裏達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鄭濃濃(Nongnong“Leticia”Zheng)因涉嫌非法運藥品回中國,近期被校方禁止進入校園三年,直到2027年5月。

此消息震驚美國留學生圈子。因案情複雜,背後多個利益鏈交織。鄭濃濃是卷入此案的多名佛州大學的員工或學生(均為代號)中的一個。

緣起

美國司法部5月22日表示,佛羅裏達州吉布森頓(Gibsonton)的51歲華人男子餘鵬(Pen“Ben”Yu,音譯)與45歲佛州男子穆紐斯(Gregory Muñoz)合謀從德國默克藥廠(Merck KGaA)旗下子公司密裏博(MilliporeSigma)采購享有大幅折扣的產品,經過佛羅裏達大學校園實驗室之後,再使用偽造的出口文件將其出口到中國,包括危險藥物和毒素。

司法部稱,這是默克藥廠主動披露的,因為他們的合規師發現了公司銷售員工穆紐斯夥同他人向中國出口敏感生化化學品。

這是美國第一次執行司法部國家安全部門於2019年首次製定並於今年早些時候修訂的允許公司自我披露並獲得寬大政策處理的法規。

司法部不會對默克公司的北美子公司提出指控。聯邦檢察官據此指控參與該欺詐計劃的上述兩名男子,現在這兩名男子已承認犯有電信欺詐共謀指控。

他們將在今年8月等待法院量刑,最高麵臨20年有期徒刑與100萬元罰款。

打著美國大學名義買違禁品 轉賣到中國

根據法庭文件,主犯美籍華人餘鵬在2016年7月至2023年5月的近八年時間裏,以欺詐手段用折扣價從密裏博采購了大量生化藥品。

司法部表示,餘鵬打著佛羅裏達等大學的名義下訂單,從密裏博享受大幅折扣——價值1,370萬美元的生化藥品隻用了490萬美元——並且還獲得免費物品和免費隔夜送貨等普通用戶得不到的優惠。

當這些生化藥品到達佛羅裏達大學的儲藏室時,一名該校儲藏室的員工將它們轉送給餘,餘再安排將這些產品重新包裝並發送到中國。

根據法庭文件,餘運送的產品包括受美國出口管製法規約束的化合物,該法規禁止出口敏感貨物,包括具有軍事用途的物品。

其中包括芬太尼、嗎啡、搖頭丸、可卡因、氯胺酮、可待因、甲基苯丙胺、安非他命、乙酰嗎啡和美沙酮,以及純化的、非傳染性的霍亂毒素和百日咳毒素蛋白質(這種毒素會引起百日咳)。

當密裏博的合規人員注意到這些很可疑的訂單後,他們的陰謀最終被發現。



(鄭濃濃資料照片  X截圖)

第一單就豪買了35箱 全部運往中國

根據法庭文件,餘鵬在2016年7月8日給穆紐斯發郵件,標題為“第一單”,裏麵列出了超過140個項目。

緊接著,佛羅裏達大學實驗室儲藏室員工(接受餘鵬付款的)在2016年9月14日發信息給餘鵬:“本(餘鵬的英文名),我想今天有35或36箱東西給你。”餘鵬為這名員工付了油費,還有按每小時10美元支付他工錢。

2016年10月24日,餘鵬發郵件給穆紐斯說,他給其中國“老板”剛通過郵件,問問穆紐斯能否本周再加點訂單。同時,餘鵬要穆紐斯跟大學儲藏室員工檢查是否有遺漏物品,並表示他自己要跟“中國那邊的人核查”確保他們是否有無收到貨。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2020年。期間,餘鵬不斷要求穆紐斯給他打折,並且索要更大幅度的折扣——從普遍的26%上升到30%。

同時,餘鵬給穆紐斯送了價值800美元的禮品卡。

法庭記錄顯示,餘將運往中國的貨物偽裝成合法的“稀釋劑”。

訂購霍亂毒素 “有什麽辦法能弄到嗎?”

餘鵬在2020年給穆紐斯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稱他的“老板”需要10盒霍亂毒素,但這是一種受到美國政府嚴格監管的物質。

“有什麽辦法我們能弄到嗎?”餘鵬寫道。

“這是霍亂毒素,”穆紐斯回答道。“記得我們過去曾遇到過麻煩,他們需要大學簽署大量文件。”

法庭記錄顯示,穆紐斯於2022年12月發現密裏博公司正在調查他,然後他向餘鵬發出了警告。

“哇,我現在真的完蛋了,”穆紐斯寫道,“(公司在)反賄賂、反回扣。”

但餘鵬仍在2023年繼續下單從穆紐斯手中訂了數百份訂單並運往中國,並索要30%–45%的更多折扣。

鄭濃濃被招募下訂單 恐遭驅逐出境

從2023年2月開始,餘鵬開始讓21歲的鄭濃濃(Nongnong“Leticia”Zheng)加入,以她的名義通過學校倉儲室下單。

她是佛羅裏達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的大四學生,也是佛羅裏達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跟中共大使館關係密切。

餘鵬首先要求穆紐斯把鄭濃濃在他們公司的內部係統中包裝成“英國姓氏或歐洲姓氏,加上博士頭銜”。

2023年2月,餘鵬給穆紐斯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問道:“你還需要Leticia給你發個訂單嗎?”

2023年4月7日,這批藥品在運往中國時被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查獲,發現內有可待因(Codeine,鴉片類止痛藥)、甲基苯丙胺(冰毒)、美沙酮(鴉片類)和羥考酮(鴉片類)。但是包裝介紹上說“稀釋劑”。

她在接受“佛羅裏達政治”(Florida Politics)采訪時說,她原本預計於2025年5月畢業,但現在她擔心自己會被送回中國。

“我每天都在想我可能會突然被驅逐出境。”她說。

鄭濃濃說,直到她2023年收到司法部的一封信,被告知她是大陪審團調查的目標,可能麵臨監禁或驅逐出境。她才知道自己做的是錯的。

鄭濃濃持有學生簽證,因此在找帶薪工作方麵受限,餘鵬聲稱可以幫中國學生會成員找到帶薪實習機會。

鄭濃濃表示,自己想成為一個全麵發展的學生,擁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簡曆。她在接受采訪時說:“這就像我自己找的第一份工作,我不了解招聘流程之類的事。我沒有意識到這很可疑。”

鄭濃濃表示,她並沒有從餘鵬那獲得太多酬勞。

據悉,餘鵬於2023年2月給了鄭濃濃一張信用卡,用於支付欺詐訂單和犒勞她。

鄭濃濃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餘鵬承諾給她每小時25美元的酬勞,但她收到的唯一報酬就是一張百思買禮品卡,用於購買一台新筆記本電腦,這也是為了讓她可以更好地為餘鵬工作。

當地媒體報道,佛羅裏達大學禁止參與這件非法運送違禁品到中國的留學生進入校園三年,同時也將解雇參與此事的所有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