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離散港孩不回家過年,為什麽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剛移民的香港孩子,今年過年怎麽過?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2020年6月,中國正式通過香港《國安法》,隨後香港出現多批移民潮。其中,許多家長帶著年幼的孩子離開故鄉,前往各國重新落地生活。

在本篇報道中,歪腦記者越洋采訪多組移居海外的港人家長。聊聊他們在台灣、英國、加拿大展開生活的過程與苦樂。麵對學校新生活,在異鄉教養孩子,對孩子們有哪些影響?身為雙親,親職如何在異國有所轉變?他們又如何思考下一世代離散港人的教養與認同?

移居的起心動念

2023年夏天,在溽暑的台北,新書《異鄉港孩》舉行了發表會。這是2019年後,第一本關於離散港人的大規模訪談集,主角是超過移居各國的香港家長與孩子們。該書由移居台灣的吳凱霖、謝傲霜等人的團隊編寫,采訪超過30對親子。

李立峯在推薦序寫道,曾有個本地棟篤笑話說,“對抗暴政的方法,是所有人都不生孩子,‘過幾年睇嚇你揾咩人嚟統治’。”2022年,有研究以香港家庭為對象,結果指出,家庭成員中是否擁有孩子,成為決定離港的關鍵要素之一。

“外麵發生的事情,小孩心中都是有感覺的。”在英國的港人家長Ardis說。Ardis與先生2021年來到英國,育有一女Ellie。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丈夫因工作之故,時常須赴前線,夫妻試著跟小朋友解釋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何選擇離開。

Ellie那時5歲,還在念幼兒園。

“她會想知道爸爸在哪裏工作、在做什麽。我們常看網路直播。她知道香港正在發生一些事,也會問我們。我們告訴她,政府做了一些不對的事情,卻不讓市民告訴政府,他們做錯了什麽。”Ardis說。

“從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當時我們還沒有小朋友,但已經看到香港的變化。更擔心國民教育,我們對洗腦式的教育比較抗拒,當時就想,如果有小朋友,一定是要移民。”

“所以,我們告訴Ellie,我們現在要去一個新的地方。”Ardis說。“來到這裏以後,她平常還會問,英國這邊可不可以說什麽什麽,我回答,你想說什麽都可以說呀。”

2019年反送中,對孩子們產生哪些影響

Yan原是旅遊部落客,和孩子與丈夫一起在加拿大生活。

“我附近認識的香港朋友也差不多,都是孩子青春期左右搬過來。畢竟2019的社會運動,對香港影響很大。要是孩子待在那裏,擔心成長會受到影響,”

Yan對街頭運動的想法很矛盾:“小朋友上街一方麵會很危險;一方麵我也不想要他對外麵完全麻木。所以,他出去我不開心、他留在家我也不開心。要是還是個嬰兒,我還沒那麽緊張,但因為我兒子剛過來的時候10歲,已經會觀察社會的現象,也有自己的想法了。那個時候我發現,讓他留在香港,會很為難,也很危險。”Yan說。

Yan的兩個孩子,哥哥目前12歲,妹妹10歲。她回憶,當時是大人發覺,孩子們漸漸看到警察的態度變得不一樣。

“在那之前,香港人對於警察的印象還算是正麵的,可是後來他看到警察就會說,我害怕警察、我討厭警察。這時候要解釋,很多警察做的不好、但不是所有警察都這樣。每個時代都有好人跟壞人。”

這兩年情況也更顯複雜。Yan的丈夫原先從事教育工作,提到在校園裏,學生間的氣氛也相當緊張。

“有同學家庭裏家人是當警察的,有時候同學忍不住說,我家人是警察,可是沒那麽壞,同學就會排擠他。偶爾也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我們形容這是社會撕裂很嚴重,對小孩來講是不健康的環境、對大人來說也是不開心的。”

“我們不想要小朋友太早expore在這樣的環境裏麵,畢竟小孩子,對大局能影響的不多,他們還是孩子,也不能真的做甚麽。很多人決定走也是有這個原因。”

異鄉教養之困難

然而,異鄉教養依然會遭遇到不少困難。

許多家長提到,兒童在自我表達上,本來就必須練習表達自己的看法。當來到全新的國家,用不習慣的語言重新生活、上學、交朋友,在缺失語言的地方,雙親們一邊適應新環境,一邊教養孩子,也更難判斷孩子們的需求與困難。

Ellie來英國,現在已經上了小學。

“在香港她還沒有念小學,過來以後,因為covid的關係,很少到學校。所以她剛來的時候,英文是一個句子也講不出來。因為不懂英文,有些緊急情況,例如想要上廁所,Ellie懂得說toliet,但不懂形容自己是不是很著急,如果老師說等一下,她就不知道怎麽告訴老師,會很焦慮。”

“但是告訴老師後,學校就很重視這個問題。有老師跟Ellie一對一念英文書、跟緊進度,教她拚音,安排同學照顧Ellie,support是很多的,學校很重視mentel health,所以雖然這裏是偏遠城鎮,學校裏麵黑頭發的小朋友很少,但大家也沒有覺得奇怪,第一天來就可以一起玩。”Ardis說。

“我兒子是很容易焦慮的小朋友。”另一位受訪者陳淩軒,是戲劇治療師。她與丈夫育有兩個孩子。姊姊上初中,弟弟念八年級。“比如說,今天早上,英國學校有便服日,有幾天不用穿製服。但我的兒子到現在還是常常怕自己記錯了,他老是在擔心,‘萬一不是今天,萬一我穿錯了,怎麽辦,大家會不會笑我很奇怪?’”

“我今天早上就跟他說,我知道你心中有一個小魔鬼,會想告訴你你搞錯了、要被老師罵了、被小朋友取笑,但你來這裏已經住兩三年了,每次都很害怕,卻沒有一次是真的搞錯的。”

“ 所以要記得,除了小魔鬼以外,你心中還有一個小天使。你看到小魔鬼的時候,就要記得去叫小天使出來,告訴他shut up,因為你都沒有贏過。你要學習讓小天使的聲音出來。”

但對於教養,英國外國一方麵“沒有標準答案”的課程,讓他們看到不同於亞洲填鴨式教育的另一種可能;但另一方麵,有些家長也會擔心,英國教育很自由,也反而會認為自己應該多教導。

陳淩軒說,姊姊已經夠大,喜歡在英國上學。“因為在香港考試,老師講了答案,就要寫一樣的,就算可能有其他答案,你也要照老師的寫。”但姊姊很快發現在英國,考試並沒有標準答案:“是老師給一個問題,你寫什麽都可以,不用死背東西。學習好像變成自己的事情,你主動拿多少,就得到多少。”

“關於比較難適應的科目,我女兒說‘最難的是要念Shakespeare’,還有religious的東西也很難,本來有宗教背景的同學可能容易學習,但比曆史更難的,是還有文化在背後。”

而例如普通話、廣東話,這些過去在香港的語言項目,也是一些家長們會希望孩子們赴英後能持續學習的內容。陳淩軒說:“我也會跟他們提醒,不要老跟香港同學玩,需要努力的部分是寫(中文)。講跟聽沒問題,中文書也可以讀,但是寫就是平常沒有需要,不會練習。所以我每個星期天都要他們寫一些東西,姊姊還可以寫,雖然很多字會寫錯;但是弟弟不太有辦法寫跟讀。弟弟會認字,他會看中文書,所以要從書裏麵學。”

家長工作與親職轉變

而一個家庭的遷移,當然不隻是孩子經曆轉變,家長們同樣也必須練習適應全新的環境。有的夫妻雙方都換了工作;有人從原先的無飯媽媽,開始買菜做飯;也有的家庭照顧者從母親變成了父親。

Ardis說:“工作上,在香港的時候我們也不算是高收入的人,所以來的時候我們沒有要求太多,也有心理準備要找勞動工作。所以一開始我是在倉庫做picker,現在是做文職行政training的,我也覺得很OK。我先生喜歡開車,他過來之後,就送餐一段時間,覺得慢慢做物流,也是蠻好的,不一定要做以前的專業。”

這組小家庭,現在剛剛安頓下來。丈夫找到喜歡的工作、妻子也已經就業了一陣子。隻要可以居家辦公,就接小朋友上學放學,“生活確實比較穩定。”Ardis說,雖然在英國沒幫手可以照顧小朋友,但有彈性的工作時間,很多工都能在家完成。

“我先生也是上三天班、三天放假,工時長,但上班日少,可以看自己情況安排。我的公司也是說,首先是要照顧你的家庭生活。我們不會隨時檢查你有沒有online,我陪小朋友吃早餐、去上學,有一點遲是正常的,隻要有完成工作,就沒問題。”

Yan則提到,自己以前在港,並沒有official的工作,主要寫blog文章,分享餐廳評論、去台北日本旅遊的內容。在家裏也是主要負責帶家人去玩、吃東西。

“但現在在加拿大,變成是我負責工作。我在這裏念PR\&marketing,畢業後就拿全職做行銷。偶爾在網路寫移民經驗分享的文章。我先生過來了之後,因為我是主要申請人,所以變成他support我去工作。這裏是個不開車就不能去哪裏的城鎮,所以他負責照顧小孩、接送我們上下學、上下班。他也找了一些part-time的工作,送下grocery。”

“他以前在香港太累了,雖然工資高,但壓力大,他到現在都還會做惡夢,夢到要開會,文件沒有準備呀。剛好來這裏,對他來說也是一種休息,和小朋友去釣魚、溜冰、玩雪,其實蠻輕鬆的。賺一些外快,這樣的模式是蠻好。”

“我們家覺得,移民是priority,所以怎樣賺錢、誰賺錢都沒所謂的。”她說。

幾位家長也都提到,移民心態的重新建立相當重要。Ardis認為,當意識到遷移不僅隻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自己,可以減少許多家庭的摩擦:“中間我們夫妻也有爭吵,因為大家都有壓力,來新環境,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工作也重新來,壓力很大、情緒也不好。這裏沒有香港這麽多休閑活動,返工回家,就是要做家務。所以我會覺得,如果你隻是為了小朋友而來,你會很難捱,好像你自己隻有犧牲,沒有好處,覺得自己生命都是為了別人。”

所以第一是小朋友,第二也是考慮到大人,因為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全家人都有共識才準備移居。

“對我來說,就像是去看看不同的生活,我以前沒有來過英國,覺得這裏的環境各式各樣。例如大家都比較喜歡小動物、不像香港那邊,我們有養狗,大家比較怕狗,但在英國這裏,幾乎沒有人不喜歡狗的。生活空間比較大、工作壓力也沒那麽大。”

“我們就想說人生這麽長,有機會去另外一個地方生活,也是很好的。”Ardis說。

眼下又到了農曆春節,“因為我有些親人已經過來這邊,會一起吃團圓飯,而且英國沒有春節假期,小朋友還是要回學校的,所以我們去年就自己做了一些類似紅包的東西,放coin的chocolate,讓她去派給同學們。”Ellie的父親Mike補充。

在加拿大,“溫格華、多倫多可能比較有氣氛。”但Yan與家人所處的城市華人不多,”跟家庭吃吃飯、給孩子們派利是就是了。”新年前夕,她與先生帶孩子們去冰釣。有人體驗未曾經曆的大自然生活;也有些人計劃要從covid以來第一次返鄉探親。這些異鄉成長的孩子們,很快又長大一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