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若再上台,會重啟對華貿易戰嗎?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新罕布什爾州納舒亞的共和黨初選之夜觀看派對上打手勢。(2024年1月23日)

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表示,如果再次當選,他可能會對所有進口至美國的中國商品統一征收60%甚至更高的關稅。分析人士認為,如果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宮,關稅必將會成為他第二個總統任期內對中國的最重要經貿政策工具,但考慮到他自稱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有著“很好”的個人關係,不排除他會推進與中國達成“第二階段”貿易協議。

特朗普目前在共和黨內遙遙領先並極有可能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與現任民主黨籍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再次對陣。他對自己有意重拾關稅大棒,在經貿領域向中國發起更大挑戰毫不隱諱。特朗普最近一次談及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是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的“Sunday Morning Futures”欄目專訪的時候。他表示,如果在 11 月的大選中獲勝,他打算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稅率可能超過 60%。特朗普在回顧自己第一個總統任期時強調,加征關稅對於解決他所認為的中國對美國經濟的不利影響具有重要意義。他說:“我們必須這麽做。”

前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有望回歸,重拾關稅大棒?

《華盛頓郵報》最早報道了特朗普有意對中國發起新一輪貿易戰的消息。報道援引三位熟悉內情的人士的話說,特朗普與他的顧問私下討論過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統一征收60%關稅的可能性。在公開場合,他提出要取消對中國的“正常貿易關係”地位。根據一項分析,此舉將可能導致美國對從玩具到飛機和工業材料等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征收 40% 以上的關稅。

特朗普自詡為“關稅俠”(Tariff Man)。在競選文件和媒體采訪中,特朗普提出對所有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征收10%的關稅,並對關稅更高的貿易夥伴征收對等關稅,“以牙還牙,以關稅還關稅”。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對美國之音表示,特朗普發出的關稅信號值得警惕。“如果你認為他會贏得大選,你應該對此擔心,”他說,“他有努力信守承諾的曆史,尤其是在貿易方麵。因此,如果他最終真的將此作為一項提案,並用在競選中,那麽,如果他贏了,他會嚐試這麽做。”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在競選綱領方麵依賴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erhizer)。萊特希澤是一位資深的鋼鐵行業貿易律師,是特朗普第一任期議程的執行者之一。特朗普的助手說,萊特希澤將是在第二個任期裏回歸的小圈子顧問之一。

全球政治風險谘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中國企業事務項目主任安娜·阿什頓(Anna Ashton)對美國之音表示,萊特希澤對美國貿易政策的願景將在特朗普第二任政府中占據重要地位,就像在第一任政府中一樣。

“我們可以非常有信心地預計,萊特希澤大使將以某種身份重返特朗普第二任政府,無論是作為美國貿易代表還是擔任不同的內閣職務,”她說。



時任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巴林王儲薩勒曼·本·哈馬德·阿勒哈利法(Salman bin Hamad Al Khalifa) (資料照片:2019年9月16日)

在他去年6月出版的《沒有貿易是自由的》(No Trade Is Free)一書中,萊特希澤把中國稱為“致命的對手”(a lethal adversary)。他提出的措施包括,拒絕向中國提供正常貿易關係所保障的低關稅,並對從中國和其他汙染國進口的產品征收碳排放費。他還主張繼續使用“301條款”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

阿什頓說,對全部中國商品征收60%的關稅的說辭或許是誇大的競選言論,亦或是一種談判的姿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特朗普上台,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大概率會提升。

“不管10%還是60%,不管是一刀切還是隻提高某些種類的關稅……特朗普將會提高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萊特希澤認為這是適當的做法,但也因為拜登政府一直在維持了特朗普時期的關稅。特朗普希望比拜登政府做得更多。”

特朗普在2018年和2019年對價值3000多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收了25%的關稅。在2020年美中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前,這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之間展開了一波針鋒相對的關稅戰。

關稅是最有效的對華經濟武器嗎?

拜登政府大體上維持了特朗普2018年任職總統時對中國商品征收的關稅。拜登總統所在的民主黨傳統上抱持保護主義立場。為了吸引工薪階層選民,並避免被更加鷹派的共和黨人批評對中國軟弱,拜登政府頂住了取消部分非戰略性商品關稅以緩解通脹的壓力。不僅如此,拜登政府還采取了其它限製和保護措施,包括對先進半導體和其他製造設備的出口管製措施以及對某些關乎國家安全領域的對華投資限製。

但現在特朗普承諾要走得更遠。在2024年的競選活動中,他一直堅稱對進口商品征收關稅可以促進國內產業發展,同時為聯邦政府籌集資金,而這有悖於經濟學家普遍觀點,即關稅增加了美國消費者和生產商的成本。

曾在2001年至2016年擔任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員的芮恩施說,如果特朗普的關稅措施得到落實,那在經濟上將是災難性的。

“他上一次對一批商品征收較低關稅時,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對製造商尤其有害,”他說,“首先,製造商從中國購買的零部件變得更加昂貴,這意味著他們的成品競爭力下降;其次,報複總是存在的。中國上次采取了報複行動,基本上是以牙還牙,這意味著我們的製造商試圖在中國銷售的產品也更加昂貴。因此,對美國製造商來說,這是一種雙重打擊。”

芮恩施也表示,特朗普所說的中國最終會為此買單的說法也是荒謬的,“有多項研究表明,事實並非如此,是進口商買單或國內銷售商提價,消費者買單。”

據美國商務部2月7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23年的美中貿易逆差為7734億美元,比上一年下降了近20%,為十多年來的最低水平。表麵上看,美國對中國產品征收的關稅是導致美中貿易逆差減少的原因之一。而實際上,美國並沒有像數據顯示的那樣停止從中國進口商品。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製造商找到了許多規避關稅的方法,比如將最終組裝地轉移到越南和墨西哥等地。2023年美國對墨西哥的貿易逆差上升到1520億美元,是2017年的兩倍多,與越南的貿易逆差達到1050億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

加大出口管製還是與中國簽新協議?

現在尚不清楚特朗普如果當選,他在第二任期內是否會加大在半導體、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對中國的出口管製力度。

歐亞集團中國企業事務項目主任阿什頓說:“在這個技術更加先進的時代,出口管製當然與國家安全的考量息息相關,而國家安全所包含的內容也在不斷擴展。因此,我認為要確定他是否會更加咄咄逼人,還是不那麽咄咄逼人,更傾向於妥協或談判,還是更不傾向於妥協或談判,這一點比較棘手。這是一個未知領域。”

在特朗普提出要對中國商品征收60%的關稅的同時,他也強調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私人關係。他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的采訪時說,“我希望中國做得很好,真的。我非常喜歡習主席,他是我在任期間的好朋友。”

特朗普對習近平的稱讚似乎由來已久。去年,特朗普稱這位中國領導人“聰明、卓越、一切完美”,用“鐵腕”進行統治。

歐亞集團的阿什頓認為,特朗普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內似乎希望與習近平建立私人關係,他或許也會在第二個任期內這麽做,從而恢複落實他任內與中國達成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以此為進一步談判的基線,通過關稅手段與中國談判達成第二階段貿易協議,這或許是一份對美國農業生產者有利的采購型協議,但中國能從中獲得美方的哪些讓步就很難預料了。

“我認為,如果貿易關係變得更加平衡,其他一切可能都會變得更有談判餘地,但這也是預測變得更加棘手的地方,因為我們也可以預計,第二任特朗普政府會在國家安全問題上保持相對強硬的立場,這隻是基於美國共和黨對中國的整體共識,以及特朗普顧問在第一任政府期間的取向。”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