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哈佛女孩郭文景 為什麽不會出自中產家庭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父憑女貴的神話還在繼續。

短短八天內,信雅達的股票已經收獲了六個漲停板,公司總市值達到83億元,創下新高。

這一切都是因為25歲的郭文景。這個高顏值的女孩子,在美國矽穀,帶著4個人的團隊,出了一款AI視頻製作軟件Pika,被科技圈熱捧。

而她另外一身份,是信雅達董事長郭華強的女兒。

一夜之間,郭文景被貼上天才少女、哈佛女孩的標簽,被國人所認識,甚至取代穀愛淩。她成為又一個被家長圈、被媒體熱烈追捧的“別人家小孩”。

但仔細看完她所有采訪資料和社交平台日常動態後,我們也發現,普通中產家庭想要複刻出另一個“郭文景”,幾乎不可能。



新一代的華人女孩頭腦比顏值更吸引人



01 低調謹慎,ins上僅2380好友可見

郭文景在哈佛大學讀完了本科和碩士,攻下了數學和計算機雙學位,之後轉去斯坦福讀博,繼續學習計算機。

讀博期間退學創業,和同學一起做出了Pika這一AI視頻製作軟件,沒想到爆火中、美科技圈。

雖然父親國內公司的消息不斷的刷上熱搜,但是她本人異常低調。

目前隻接受了一兩家媒體的采訪,甚至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也並不活躍,完全沒有趁著這波熱度大力營銷自己的意思。

郭文景的INS賬號沒有完全對外公開,關注需要通過加密申請。之前僅有1000多位朋友可見,這幾天漲到了2380位。

這個漲粉速度跟國內這個曝光量的博主相比完全不是一個量級。

看得出來,她很注重保護自己的隱私,並沒有刻意把自己打造成網紅。

在這個賬號裏,她記錄了很多在國外生活學習的時光,定位大多在哈佛或者劍橋,日常十分豐富。

平時,她會和同學們一起做學術研究、不定時聚餐,氛圍融洽。

學校裏的社團活動中,也有郭文景積極參與的身影。在舞蹈團的演出海報裏,站在C位的她身著簡單的白T搭配牛仔短褲,看起來充滿青春活力。

好玩的萬聖節更不會錯過,她戴著麵具拿著刀cos成《V字仇殺隊》中的主角。這一不同於以往的形象,好像在釋放個性裏酷酷的那一麵。

聖誕節出遊,也會開心地和朋友們在法尼爾大廳門口的聖誕樹拍合影。當時站在她身旁的是任正非的小女兒姚安娜。

和家人不多的相處時間裏處處透露著溫馨。

家庭聚會吃大餐、逗逗小狗、在陽台寫作業、和妹妹一起扮鬼臉,郭文景的狀態更像是一個鄰家女孩。

獨處時,她也會用音樂和文學給自己充充電。戴著耳機讀一讀美國十九世紀著名女詩人艾米莉·狄金森的詩歌。

或者坐在長椅上翻看自己喜歡的作家的書,背景是校園的教學樓。

在她的鏡頭裏,不僅有家人、朋友、小狗,也有誘人的美食、紅透的楓葉、看過的藝術展、城市的夜景……

僅從郭文景展現出來的這一小部分生活裏,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從物質到精神都很豐裕的女孩。

02 因哈佛女孩被追捧,在穀歌、微軟都實習過

這位全網都在追捧的天才少女,其實早在七、八年前,因為是浙江省第一個被提前錄取的哈佛女生而受到眾多媒體報道。

當年《錢江晚報》報道中提到,哈佛麵試官對她讚不絕口,“我在中國區麵試6年,她是最優秀的學生之一。”

但是當時,也有媒體指出,郭文景的哈佛女孩成功模式,普通家庭無法複製。

有人犀利評論:“這不過是一個一所美國大學錄取了一個美國中學生,一群中國人跟著起哄的美國故事而已。"



郭文景是95後,出生於美國。媽媽畢業於浙江大學計算機係,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生。父親郭華強畢業於中國廣播電視大學金融專業,之後又去浙江大學進修讀研。

在組建信雅達之前,郭華強曾任浙江省科技處軟件科長和杭州新利電子有限公司總裁。信雅達於1996年成立,短短6年內,這家民企成為了浙江首家在國內主板上市的軟件公司。

這樣來看,郭文景算得上是實打實的“科二代”。在學習編程上,她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畢竟媽媽從小遞給她“看著玩”的書,就是編程相關的。

不過在她們姐妹中,也隻有她對編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優越的家庭條件支撐下,郭文景在高中時期就拿下了這一領域很多競賽獎項,在一份過往簡曆裏羅列了近10項。

在享譽國際計算機競賽盛名的USACO公開賽中,她連續兩年拿下冠軍。其中一年,她是全場唯一一個滿分。之後,郭文景還連續四次入選美國計算機奧賽集訓隊。

這樣近乎完美的成績,成為了她提前進入哈佛有力的敲門磚。

正如當時《新京報》所說:“郭文景們代表了這樣一個群體——他們有著一般人難以企及的良好家庭背景,父母是社會精英,他們能為孩子從小提供良好的教育,並懂得如何一步步開發孩子的潛能。”



進入校園後,郭文景攻讀了數學和計算機雙學位的同時,選修了很多人文類課程。在2023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中,哈佛大學的人文藝術領域排在第一。

放假期間,郭文景在美版知乎Quora、穀歌、微軟、Facebook AI等Top級別大廠都實習過。

這不僅讓她接觸到了這一行業前沿的信息,也結識了科技圈的上層人脈,Pika的領投人Nat Friedman就是由Quora的CEO牽線介紹的。

03 搶占市場先機 技術仍是難題

郭文景做的這個創業公司,其實剛剛幾個月,隻有4位成員,憑什麽會讓這麽多矽穀圈科創大佬興奮,紛紛投資?

主要是在AI生成視頻行業這個新興且極具發展潛力的賽道,Pika搶占了先機。用AI算法生成文字、圖片、聲音、視頻對技術要求依次遞增,郭文景直接突破了最難的一關。



她的投資方之一,Lightspeed合夥人Michael Mignano毫不掩飾對這個項目的看好,指出速度是這個公司最大的武器和優勢。之前領投人Nat Friedman在某天下午對Pika提出了一個修改建議,沒想到Pika團隊淩晨3點就調整好了,效率驚人。實際上,這個高效率的團隊包括同有斯坦福AI Lab博士生背景的孟晨琳,擅長軟件工程運維的高中同學陳思禹,還有一位成員曾在以色列經營過自己的創意工作室。忙不過來的時候,會有一些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學生幫忙協助。‍就是這樣一支小而精的團隊,使得Pika在創立僅半年時間內,體驗用戶就超過了50萬。在這幾日輿論影響下,又激增了近10萬。

然而這隻是一個好的開始。

文本生成視頻領域存在的普遍問題是,應用的優化迭代速度和商業化進程均較慢,連穀歌這樣的人工智能巨頭都很難快速推進。

比如在這個由Pika生成的“白鴿繞著女孩飛舞”的場景裏,女孩脖子扭轉的時候就處理得比較粗糙,在圖片右側,裙子飄起來的時候甚至直接變成了白鴿。



並且,由於短時間內湧入大量新用戶,現在注冊的賬號,不得不排隊進入候補名單。真正要落地讓大部分人都能使用上,還需要一些時間。

前期,Pika的功能對於用戶基本免費,後期會推出更多付費功能,而大眾的接受度如何,尚不確定。對於郭文景來說,這些都是未知的挑戰。而她也準備明年將Pika Labs擴大成一個20人的團隊,不知道後麵她還會給我們帶來什麽樣的驚喜。



想要在這條需要最硬核能力的賽道上突圍,家庭提供的豐裕條件、頂配的教育資源、以及孩子自身的天賦努力,缺一不可。

不少人將郭文景與穀愛淩相比較,參考她們家庭的培養模式,試圖批量複製。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郭文景和穀愛淩本質上是一樣的,“別人家的小孩”也有著“別人家的家長”。新星們發出的亮眼光芒掩蓋了資源條件上原本就存在的巨大鴻溝。

隻有勵誌,真的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