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哈戰爭,將徹底改變西方對穆斯林態度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最近,歐洲出了幾個大事,一個是荷蘭選出了一個極右翼的領導人,他很多右翼的觀點,其中有一個就是反對移民,尤其是非常反對穆斯林移民。

另外,法國這兩天也出台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法律,準備要驅逐暴力犯罪的移民。

為什麽說這是令人震驚的呢?因為這種操作在以前是根本是無法想象的。

大家知道,歐洲是世界左派的大本營,歐洲人也是世界上最注重人權的地方,沒有之一。

歐洲甚至有一個人權法院,而這個人權法院主要管的事就是人的生存權。

簡單說,在他們看來,人的生存權是大於一切的。

對普通人就不說了,即使是對一個罪犯,在他們看開,也隻能采取有限的製裁措施,輕易不能判死刑,更不能把他們驅逐到危險的地方去。

比如,一個來自於敘利亞等戰亂國家的穆斯林,他在歐洲犯罪了,那歐洲人能做的,就是隻能讓他住在歐洲的監獄了,好吃好喝的管著,刑期滿了就得把他放出來。

放出來之後如果再犯罪了,那就再把他們抓進監獄,繼續批評教育。



不過,法國這次準備不這麽幹了,也就是說,如果一個敘利亞來的移民在法國涉嫌暴力犯罪,那麽法國做的不僅是要把你關進監獄,而且,還會買張機票把你送回敘利亞去。



而這是人權法院非常反對的。

於是問題來了,為啥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其直接原因就是最近爆發的以色列和哈馬斯的軍事衝突,根本原因是從911以來,西方國家廣泛罹患的“穆斯林恐懼症”,已經進入晚期。

大家知道,從拉登搞對美國的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開始了長達十幾年的反恐戰爭,當時的美國總統布什曾經提出一個說法,叫“伊斯蘭法西斯主義”。

當然了,他的意思並不是說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法西斯分子,指的是那些極端的、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



不過,這個說法還是遭到了穆斯林世界的一致反對,認為是對他們的侮辱,於是從奧巴馬時代之後,美國人就不怎麽提這個說法了。

而且,即使是在美國反恐戰爭打得最激烈的時候,即使是在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度在中東呼風喚雨、在歐洲大開殺戒的時候,西方主流觀點也一再強調,我們要把普通穆斯林和極端的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恐怖分子區分開來。

這在道理上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並改變不了西方世界對穆斯林的恐懼感,從那以後,整個西方世界,都得了一個病,就叫做“穆斯林恐懼症”。

有個視頻大家應該都看過。

這種視頻當然是惡搞的,但也反映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西方人心裏對他們已經非常害怕了。

一個穆斯林自己說過:雖然我信仰古蘭經,但如果在一個公共場所裏,我聽見有人突然喊“真主至大”,那麽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跑,跑得越遠越好。

盡管所有的宗教都有敵視異教徒的觀點,但是總體來說,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也包括伊斯蘭教,這是大部分人都同意的觀點。

但一個不可回避的事實是,全世界的恐怖分子裏信仰伊斯蘭教的比例是最大的。

這是為什麽?是這個世界出問題了?還是伊斯蘭教出問題了?



但另外一個事實是,這麽多年以來,整個西方對穆斯林的恐懼感是與日俱增的,以至於今年美國在支持以色列鏟除哈馬斯的戰爭的同時,還專門推出了一個法案來反對“恐懼穆斯林”。

而這恰恰說明,美國的“穆斯林恐懼症”已經比較嚴重了。

哈佛大學的伊斯蘭教專家因采(Incze)在2019年6月22日接受匈牙利公共電視台采訪的時候提出過一個觀點: 一個國家,一旦穆斯林人口達到總人口的16%,這個國的伊斯蘭化就無法停止。

因采指出,許多伊斯蘭國家最初都是基督教國家,例如土耳其,埃及和敘利亞。



還有一些不是基督教的國家他們的宗教最後也被伊斯蘭教取代了,比如巴基斯坦信仰印度教,阿富汗人是佛教徒,伊朗原來是信仰拜火教的,也就是瑣羅亞斯德教。

據她介紹,當穆斯林占人口的比例約為16%時,一個國家的伊斯蘭化已經是不可避免的。而完全伊斯蘭化還需要100到150年才能完成。

彼得哈蒙德博士有一本書叫《奴隸製、恐怖主義和伊斯蘭教》他在這本書中說:“伊斯蘭教不是一種宗教,也不是邪教。它是一個完整的、完全的、100%的生活體係......伊斯蘭教裏有宗教、法律、政治、經濟、社會和軍事成分”。

他說:開放、自由、民主的社會尤其脆弱,“當政治正確、寬容和文化多元化的社會同意穆斯林對其宗教特權的要求時,伊斯蘭其它的一些組成部分也往往會悄悄地滲透進來”。



這就是它的操作原理。當一個國家的穆斯林人口保持在2%以下時,穆斯林們將大體被視為愛好和平的少數群體,而不是對其他公民產生威脅的人。

美國就是這樣的國家,美國目前人口中有 0.6% 慕斯林。其餘澳大利亞 1.5% 、加拿大 1.9%、 意大利 1.5% 和挪威 1.8%。

當穆斯林人口達到2%至5%時,他們便開始從少數民族和不滿群體、監獄犯人和街頭幫派中招募成員了。

這種國家比如丹麥的穆斯林人口是2% 、德國 3.7% 、英國 2.7%、 西班牙 4% 和泰國 4.6% 。



穆斯林的人口如果達到5%,他們的影響力將逐漸增大。例如,他們將推動清真食品,對商店施加壓力,增加貨架上擺設清真食品。

目前,法國就是發生這種情況的典型國家, 法國現在穆斯林人口的比例已經達到10%,菲律賓5%、 瑞典5% 瑞士4.3%和荷蘭5.5% 。

很快,他們會給社會施加壓力,要求允許在他們的社區(時常是貧民窟)內實施伊斯蘭教法。

當穆斯林人口接近10%時,他們就要製造一些惡性的治安事件來表達他們的訴求比如在巴黎,我們已經看到了焚燒汽車的行為。



並且,任何非穆斯林的行為都被認為是冒犯伊斯蘭教,進而導致穆斯林的暴力行為。還有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也是這樣。

他們還會反對有關穆罕默德伊斯蘭教的卡通片和電影。

出現這些緊張情況的國家還有:圭亞那 10% 、印度 13.4%、 以色列 16%、 肯尼亞 10% 和俄羅斯 15%

當穆斯林人口達到20%時,暴力事件就會明顯增加,會出現嚴重的騷亂,比如出現聖戰民兵組織,有零星的殺戮,焚燒基督教教堂和猶太教堂。

最明顯的國家是埃塞俄比亞 ,穆斯林人口為32.8%。



當穆斯林人口達到40%,這些國家將出現大量的屠殺、長期的恐怖襲擊和持續的民兵戰爭,例如: 波斯尼亞40%、 乍得 53.1%、 黎巴嫩 59.7%

如果穆斯林的人口是60%了,那麽對"異教徒"的迫害明顯增加,會出現小規模的種族滅絕,他們以伊斯蘭教法作為武器,且靠對異教徒征收稅,例如: 阿爾巴尼亞 70%、 馬來西亞 60.4%、 卡塔爾 77.5% 和蘇丹 70%。

穆斯林人口達到80%之後,恐嚇和暴力聖戰就成了家常便飯,這樣的國家甚至會出現種族清洗,乃至種族滅絕。



這時候,這些國家會開始主動驅逐"異教徒",開始朝著100%的穆斯林社會邁進,已經經曆過這樣的過程的國家有:孟加拉83% 、埃及 90%、 加沙98.7%、 印度尼西亞86.1%、 伊朗98%、 伊拉克97%、 約旦92%、 摩洛哥98.7%、 巴基斯坦97%、 巴勒斯坦99%、 敘利亞90%、 塔吉克斯坦90%、 土耳其99.8%和 阿聯合酋長國96%。

從理論上講,一個100%的穆斯林社會將迎來永久和平了,穆斯林稱之為:“達累斯薩拉姆”,將成為伊斯蘭和平之家。

“這裏應該實現永久的和平,因為每個人都是穆斯林,伊斯蘭學校是唯一的學校,古蘭經是唯一的法律。”



但是這樣的國家是什麽樣的呢?阿富汗100%、 沙特阿拉伯 100%、 索馬裏100%和 也門100%。

哈蒙德博士觀察到,這種伊斯蘭夢想其實是很難實現的。

因為在這些 100% 的國家裏,最激進的穆斯林,又會通過恐嚇和散布仇恨,去消滅不那麽激進的穆斯林。

哈蒙德博士還對人口趨勢感到擔憂。今天15億穆斯林占世界人口的22%,

但他們的出生率遠遠超過基督徒、印度教徒、佛教徒和猶太人。到本世紀末,穆斯林將超過世界人口的50%。



當然了,哈蒙德的這個理論還是有比較明顯的問題的,他無法解釋很多曆史和現實的現象,但是他揭示出來的現實確實是非常殘酷的,而且正在逐步實現。

如果了解哈蒙德的說法,就不難理解法國和整個西方現在的擔憂了。也就知道他們的伊斯蘭恐懼症有多嚴重。

這個恐懼症開始於911事件,經過多年來的積累和發酵,終於在這次以色列和哈馬斯的戰爭爆發後,完成了從量變到質變的轉變。

目前,西方國家的選民雖然口頭上還沒有提出徹底反對穆斯林移民的口號,但是他們的選票已經開始這麽幹了。

前幾天,美國的巴勒斯坦裔議員塔立布公然在美國議會提出支持哈馬斯和反對以色列的觀點,遭到了美國眾議院罕見的譴責。

這都說明,美國和歐洲人已經對伊斯蘭勢力開始改變看法了。

因此,這次以色列和哈馬斯的戰爭,很可能會成為一個曆史性事件,這次事件不僅會改變中東格局,改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甚至會徹底改變整個西方世界對穆斯林的世界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