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首爾:出名了,有錢了,又要離婚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娛樂圈裏,離婚的消息並不罕見,但傅首爾和老劉決定離婚這件事,卻引發多角度討論。

畢竟在此之前,傅首爾和丈夫老劉,一直是以恩愛夫妻、親密戰友的關係,出現在大眾視線之中。

作為辯論節目《奇葩說》中走出的辯手,在傅首爾成名的一個又一個段子中,老劉是無法被忽略的功臣。

過程中,老劉被塑造成一個擅長躺平,隨遇而安,常常失敗卻心態極好的“鹹魚”形象。

老劉從未有過抱怨,在綜藝節目中,他坦然的叫傅首爾“金主大人”,每月按時拿出賬本,給妻子報賬。

傅首爾也將這段婚姻形容為“我所能遇到的最好的婚姻”。

正因如此,當兩人決定離婚時,人們開始討論,是否在一段“女強男弱”的婚姻中,失衡必然出現?如果兩個人節奏不再一致,是否無論多合適,都會分道揚鑣?

也有人質疑,認為這是一次成功的炒作,他們並不會真的離婚。

但無論如何,在傅首爾和老劉的講述中,這段關係的矛盾是真實存在的,掙紮也是長久盤踞的。

“離”或者“不離”隻是一個決定,真正重要的是在這個決定背後,傅首爾與老劉,是如何走到今天。





對於傅首爾而言,如果自己最終和老劉離婚,那麽她便是和同一個人,離了兩次婚。

2017年,傅首爾和老劉也離過一次婚,但沒持續多久老劉便提出複婚,之後兩人又度過了6年婚姻生活。

2020年,他們還在一檔綜藝節目中再次舉辦了一場婚禮,過程中,傅首爾說:“這是我的頂配婚姻,我不可能再和另一個人擁有更好的婚姻了。”



傅首爾和老劉補拍的結婚照

也是在這一年,傅首爾的事業進入上升期,她舉家搬來上海,工作節奏越來越快,錢掙得越來越多,劃分給家人的時間隨之減少。

過程中,老劉承擔起照顧兒子以及處理家中大小事件的責任,在上海,老劉沒有朋友,每天便是學校與家庭兩點一線,生活越來越窄,困惑也成倍增加。

另一方麵,相比之前生活在合肥,他和妻子傅首爾相處的時間也大幅減少,這也導致就算聊天,他們也沒有太多共同話題。



傅首爾的老公劉毅(老劉)

傅首爾也感受到了一些變化。

2014年,兩人結婚四周年紀念日,老劉在卡片寫下:“老婆,謝謝你”;2021年,兩人結婚第11年,老劉寫:“啊,我一次又一次重新愛上了你。”

到了2023年,在傅首爾的生日卡片上,老劉隻簡單寫下四個字:

“助你高飛。”

後來聊起來,傅首爾曾落淚感歎:“這不是一個丈夫該寫給妻子的話。”



回頭看,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傅首爾和老劉都是大眾眼中的模範情侶。

在傅首爾的講述中,老劉性格好,對於傅首爾的犀利,他總能包容。

傅首爾曾問老劉,介不介意被自己講成段子,老劉回複:“隻要對你有幫助,我怎麽都行,我不在乎別人怎麽看我。”

縱使站在離婚的邊緣,談及老劉,傅首爾依舊沒有一句否定:“我至今依舊很確定,無論是對於20歲的我,還是當下的我,老劉都是我最好的選擇。”

如此一對夫妻走到離婚這一步,原因也很簡單——“愛情降為0了”。



傅首爾和老劉

曾經,傅首爾將事業的成功歸結於婚姻中,老劉給予她足夠多的安全感與支持,而如今,讓她的婚姻走向困局的,恰好也是這段過於成功的事業。

就像陷入一個閉環,事業成功是因為婚姻,婚姻的失敗也恰好是因為事業過於成功。

如同一道近乎無解的題目,近一年,傅首爾常常會思考,究竟如何能夠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平衡這一切。

但偶爾,她也會猛然驚覺:“為什麽女人一定要平衡家庭與事業?”



快到40歲這年,傅首爾突然鬆了一口氣。

她說:“我終於40歲了,我人生的負重感,終於能和年紀持平一下了。”

如今,出現在大眾視線中的傅首爾強勢、外向、語速極快,從不避諱分享自己人生中的挫敗。比如她說自己人生中最害怕的事情是“窮”,老公是鹹魚,兒子長大想啃老。

這樣的鋒芒畢露,幾乎很難讓人想像,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她自卑孤僻,沒有朋友,從不相信親密關係。

傅首爾原名叫傅娟,“首爾”是她給自己起的筆名,音譯自英文“soul”,意為靈魂。

在傅首爾很小的時候,她的父母就因感情不合離婚,母親帶著年幼的傅首爾住在滿是老鼠的米倉裏。



家裏很窮,為了省電,母親從不開燈,無數個幼年的夜晚,傅首爾都是趴在黑暗中度過。

導致現在,如果回家看到一片漆黑,她總會產生一種痛苦感。不過好在,無論工作到多晚,老劉總會為她留一盞燈。



三歲那年,母親決定再婚,傅首爾抱著媽媽的大腿求她不要拋棄自己,母親轉頭對傅首爾說:“媽媽不走,你躲在櫃子裏我去找你,媽媽不去結婚了。”

那天,傅首爾在黑暗的櫃子裏等了很久,始終沒有等來媽媽,她說:

“其實沒人來找我,我知道,在之後長大了的很多時刻,我都生活在了櫃子裏。”



母親再婚後,傅首爾被送去和外婆一起生活,外婆家教很嚴,不僅要求傅首爾站有站相,坐有坐相,還不讓她隨便串門。

家裏唯一的消遣,是一台老舊且隻能收到三個台的黑白電視與一箱連環畫。所以傅首爾童年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獨自一人在屋子裏,來回翻看連環畫。

在學校裏,傅首爾也總被排擠,班裏組織野炊,需要分組時,傅首爾總是被剩下的一個。

回憶起來,傅首爾說:“誰願意與一個性格孤僻,總是穿得破破爛爛的人做朋友呢?”

那時,再婚的母親又生了一個女兒,偶爾會接傅首爾過去住幾天,短暫的團聚中,她總會訴說自己生活的不易,並囑咐傅首爾:

“你一定要努力爭氣,不能讓媽媽丟人。”

為數不多的關注,是10歲生日那年,母親問傅首爾有沒有什麽願望,傅首爾從沒吃過生日蛋糕,希望母親能給自己買一塊。

母親滿足了她的願望,生日那天,傅首爾一邊吃,母親則在旁邊強調,自己為了買這塊蛋糕做了什麽樣的犧牲,因為這塊蛋糕,明天妹妹將會沒有雞蛋吃。

那是傅首爾人生中第一塊蛋糕,但如今她卻想不起任何與蛋糕有關的味道,隻記得當時的心情格外沉重:

“因為我不知道媽媽是愛我,還是怪我。”

後來成為母親後,傅首爾總希望自己能夠“做得更好一些”,她不希望孩子和自己一樣,走過一段灰暗的童年。



傅首爾與兒子多樂

30多歲時,傅首爾還曾寫下一段話:

“我小時候,喝過洗潔精水,嚼過別人嘴裏的泡泡糖。大部分時間都在冷眼冷臉、輕視責罵,以及無限的期待與要求中度過,沒有感受過溫情,我不知道被人抱在懷裏沒事兒親一口是什麽感覺。”

日子過得灰撲撲,傅首爾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夠成為金子。



高中畢業後,傅首爾考入北京林業大學的英美文學專業,從安徽的小縣城搬來北京,人生一夜之間變得極為廣闊:

“我頭一次見到CD機,也頭一次發現,原來有些女孩子可以穿著百褶裙,那麽漂亮。”

雖然童年破碎,但傅首爾從來不是會把自己藏起來的那一類人,相反,她喜歡展示。



傅首爾大學時期

傅首爾讀大學那幾年,李詠主持的《幸運52》正火,傅首爾也報名參加,通過在節目中的表現,她獲得了歐洲七國遊的機會。

在飛機上,她遇到了一位廣告公司的老板,對方被傅首爾的口才所吸引,邀請她畢業後來自己的公司上班。

就這樣,傅首爾踏入廣告行業。之後幾年,她分別在北京和上海工作了幾年,進入的都是彼時頂尖的廣告公司,但傅首爾卻始終無法融入。

一次她和客戶一起去吃西餐,因為不會使用刀叉,整個飯局的前半段,她愣是一動不動,偷偷觀察別人如何使用,直到學會。

再比如有時公司會辦睡衣派對,結果到了之後,傅首爾發現隻有自己穿了貨真價實的睡衣,大家穿的都是很有設計感的小裙子。



傅首爾舊照

那幾年除了工作,傅首爾還常兼職給別人寫文章,白天上班結束,晚上回到出租屋繼續寫稿,每天隻睡三到四個小時。

她租的房子距離公司很近,隻需要穿過一個天橋,每天上班前,傅首爾總會買一個雞蛋餅,在天橋上站一會,看看下麵的車水馬龍,鎮定一下。

這種細碎的無力不斷壓榨著傅首爾的人生,終於在畢業5年後,傅首爾決定回到合肥,專心寫作。

而她與老劉的相識,正是發生在此時。



傅首爾與老劉舊照

遇見老劉之前,傅首爾曾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兩人一同長大,又一起考去北京,傅首爾在北京林業大學,男生考進北大。

戀愛談了五年,男孩的母親一直不喜歡傅首爾,嫌她不夠優秀,又覺得她出身單親性格敏感,但這些都沒有讓兩人分手。

最終分手的原因很簡單:他們不再有話說了。

而老劉給傅首爾的感覺,和她之前所有的男朋友都不同,他能包容傅首爾身上的一切,心態極好,幾乎不會為任何事情憂愁。

雖然傅首爾常常抱怨,結婚後,老劉不再說“我愛你”,但剛戀愛那幾個月,老劉卻就連去香港出差,都會給傅首爾寫情書:

“今天是我在香港的最後一天,我們也分開整整4天了,和你分開的這幾天我一直在想著你,想把你帶來香港,想帶你去照相,想和你共同坐在迪士尼樂園的旋轉木馬上。”

“和你分開之後,我每一刻都在想念你。”

那時老劉留著一頭爆炸頭,但因為傅首爾的媽媽覺得這個發型“不像好人”,老劉接著二話不說,就理成光頭。

2010年,在戀愛4個月後,傅首爾與老劉登記結婚,兩人在一間土菜館裏舉辦了婚禮,婚禮花費三萬塊錢,唯一有新意的,是老劉製作的一段小短片。

傅首爾說:“當時在那個大廳裏,還有一家也在辦婚禮,那個短片的唯一作用就是蓋過對方的聲音。”



傅首爾與老劉結婚照

這一年,傅首爾25歲,後來她也曾思考過,如果自己單身到30歲,還會不會選擇結婚。

答案是不會。

但老劉剛好出現了,這些假設也失去了意義。



傅首爾很怕窮,她曾經稱自己為“鳳凰女”,就算現在掙了錢,能夠負擔得起昂貴的首飾,她也不舍得買,就算買了,也不敢戴出門:

“因為我總感覺自己會把它丟了,丟了以後我這輩子都過不好了。”

和老劉結婚第一年,傅首爾就迎來兒子多樂,短暫的二人世界宣告結束,愛情的夢幻很快被現實衝散。



傅首爾的兒子多樂

彼時傅首爾和老劉買了一套小房,背上房貸沒多久,老劉的父母前後被診斷出癌症,日子過得辛苦。

婚後頭三年,傅首爾沒買過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婆婆的舊衣服。

日子被生活追著趕,她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開始不斷詢問自己結婚的意義,還患上了焦慮症與產後抑鬱。

和傅首爾不同,老劉是城市長大的孩子,對於錢沒有太強的概念,就算家裏窮到沒米下鍋,老劉也會樂嗬嗬地說總會有米的。

結婚前,老劉喜歡收藏球鞋,婚後傅首爾對他說:“我們沒有錢,要養小孩,必須勤儉節約。”

從此之後,老劉依舊每天都在網上看鞋,卻真的不再買鞋。

有一次傅首爾和老劉逛街,老劉看中了一頂價值200塊錢的帽子,十分想買,傅首爾因此和他大吵一架。

最終,老劉沒有擁有那頂帽子,後來,傅首爾每次回想起來,都十分難受:“我如果知道我有一天能混的這麽好,我一定會讓他買那頂帽子。”



傅首爾和老劉

2014年,辯論綜藝《奇葩說》推出第一季,傅首爾在家追完一整季,覺得精彩極了。

第二年,她就報名參加了《奇葩說》,卻連海選都沒有通過,原因是導演組覺得她“太過普通”。

但這絲毫沒有讓她打起退堂鼓。

對於傅首爾而言,參加綜藝選秀並非新鮮事,早在2007年,她就報名過湖南衛視舉辦的《超級女聲》。

在被《奇葩說》淘汰之後,她還參加了央視舉辦的《成語大賽》、吐槽脫口秀《暴走法條君》等節目,以鍛煉自己。

2016年,傅首爾第二次報名,導演組問她:“你到底有什麽優勢?”傅首爾自信滿滿地回答:“我一定會成為前幾名。”

依舊沒過海選。

直到2017年,傅首爾三戰《奇葩說》,還花費420元買了一件新西裝,得到的評價卻與三年前一樣:“沒亮點,太普通。”

傅首爾一怒之下,對著節目組大喊:“你們這個節目做不長的,你們不想聽聽普通人在想什麽嗎!”

這句話成為敲門磚,將她送進了節目的大門。



第一次出現在《奇葩說》中的傅首爾

後來的故事,人們都知道了。

傅首爾正是憑借著那些“普通人的柴米油鹽”,以及又糙又走心的理論一戰成名,成為《奇葩說》舞台上的金句女王,還在2021年拿下冠軍。



傅首爾奪冠感言

與此同時,因為在節目中頻頻講述丈夫老劉的趣事,導致雖然從未露麵,老劉也收獲了不少關注。

在百度百科上,老劉甚至有了自己的專屬詞條,隻不過,詞條簡介是“自由職業者,傅首爾的老公”。

回頭看,作為從《奇葩說》中走出的辯手,傅首爾無疑是發展最好的人之一,之後幾年時間,她不斷參加綜藝、代言產品,在影視作品中出演一些配角。



傅首爾出演的影視角色

工作越來越忙,家中的大部分工作,都落在了老劉的肩頭。

傅首爾也試圖為老劉提供一些工作機會,她曾與老劉“捆綁銷售”,上過幾檔夫妻綜藝。

2020年,老劉還參加了《脫口秀大會》,但在第一輪就被淘汰,沒有激起太多水花。



參加《脫口秀大會》的老劉

一些失衡正是在此刻出現。

日子越過越重複,老劉漸漸感到無力,認為自己既無法再為家庭做出貢獻,也不被需要。

2017年,傅首爾事業剛有起色時,兩人曾離過一次婚。

但最終老劉提出複婚,原因是那時傅首爾工作生活亂成一團,老劉感到自己“被需要”。

而如今,又六年過去,兩人的兒子已長大,傅首爾的事業越發走向正軌,老劉被需要的時候越來越少。

第二次離婚,就這樣被提上日程。



曾經,傅首爾常常希望自己可以一夜白頭,這樣她就可以和老劉沒有任何波折的,好好地走到老。

2020年,在兩人結婚的第十一年,他們舉辦了一場婚禮,其中一個環節,老劉將自己打扮成老年的樣子,走向傅首爾,對她說:

“往後的日子裏,父母會離開我們,朋友會離開我們,孩子也會有自己的生活離開我們,但是別怕,我們並沒有離開彼此,過著平凡的生活,享受著被愛包裹的生活。”

3年過去,再被問及這段關係時,老劉說:“我覺得分開或許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當然,對於這段感情,兩人依舊存在許多不舍。

傅首爾至今都記得,結婚後,她把媽媽接來身邊生活,為了讓媽媽能夠隨時洗上熱水澡,傅首爾給家裏裝上了燃氣熱水器。

但是傅首爾的媽媽依舊覺得浪費,於是老劉就每次幫傅首爾的媽媽把水在廚房燒開,再運到廁所讓她洗澡,任勞任怨,從未有過抱怨。

比如傅首爾在《奇葩說》奪冠的那個夜晚,比賽開始前,她害怕的想要退賽,打電話給老劉,電話那頭,老劉慢悠悠地安慰:

“沒關係,想退賽我們就退。”

再比如,剛結婚沒錢的時候,傅首爾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問老劉,他們什麽時候能夠過上好日子,老劉頭也沒回地對她說:

“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日子。”



老劉與傅首爾

而如今時間過去,兩人之間記憶留住了,愛卻沒有。

老劉與傅首爾的這段婚姻究竟會走向何方,最終兩人會做出怎樣的決定,答案尚且未知,但無論他們決定“離”或者是“不離”,都絕對不是這段關係的終點。

在相識的這十多年裏,他們以彼此為原點,構建出了一個共同生活的家庭與圈子,而這個圈子,不會隨著這段婚姻的終結,就此消失。

對於傅首爾與老劉而言,做出決定或許隻是開始,之後的路依舊關鍵。



20多歲時,傅首爾曾在自己的一篇文章裏如此描述愛情:

“事實上,我多麽渴望有個無話不談的人。我們睜開眼睛有話說,閉上眼睛有話說,吃飯時有話說,看電影時有話說,接吻時有話說,打架時有話說,高興時有話說,受傷時有話說。

最好,連夢裏都有話說。”

如今20年過去,不知道傅首爾的愛情標準是否依舊如初,抑或是早已改變。



傅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