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拜登文件醜聞後,彭斯家中也發現機密文件…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CC BY-SA 2.0)

據看中國報導,繼拜登傳出機密文件醜聞後,前副總統彭斯1月24日通知國會,他於1月16日在位於印第安納州的家中發現了擔任副總統期間的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

福克斯新聞報導,彭斯的團隊立即搜查了彭斯的家和他的政治倡導組織“推進美國自由”的辦公室。

據他的團隊稱,彭斯於1月18日通知國家檔案館,在兩個小盒子裏發現了少量潛在的機密文件。另外兩個盒子裏裝著副總統文件的副本。國家檔案館隨後按照標準程序通知了聯邦調查局(FBI)。FBI隨即於19日晚在彭斯位於印第安納州卡梅爾的家中搜查到機密文件。當時,彭斯正在首都參加一年一度的反墮胎(March for Life)遊行。

彭斯的律師格雷格雅各布1月18日致函白宮聯絡部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代理主任凱特狄龍麥克盧爾,告知她這些文件“包含機密標記”。

彭斯團隊稱,在發現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後,立即將它們放入保險箱。

彭斯的團隊表示,盡管這些文件帶有機密標記,但司法部或發布文件的機構需要對這些文件是否被視為機密文件做出最終決定。

根據Jacob於1月22日致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首席運營官William Bosanko的一封信,司法部在1月19日要求直接擁有文件時偏離了與拜登一起運行的標準程序。

在彭斯推進美國自由辦公室沒有發現機密文件。

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向福克斯網絡新聞(Fox News Digital)證實,肯塔基州共和黨議員、委員會主席科默(James Comer)周二收到彭斯團隊的通知,稱在他的私人住所發現了機密文件。

“前副總統彭斯今天就在他位於印第安納州的家中發現的機密文件進行了聯係,”科默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已同意全力配合國會監督,以及回答我們對此事提出的任何問題。前副總統彭斯的透明度與拜登白宮工作人員繼續向國會和美國人民隱瞞信息形成鮮明對比。”

彭斯11月接受ABC新聞采訪時否認離開川普政府時帶走了任何機密文件。在FB I特工突襲搜查川普私人住所海湖莊園後不久,他也批評了FBI的這個作法。

本月稍早,彭斯向福克斯描述了他擔任副總統時如何處理機密材料的情況。“清晨,我在副總統官邸收到一份總統每日簡報。我會去我的軍事助理處,將機密材料,從保險箱中拿出來,審查它們。我接受到相關信息之後,大多數時候,我把它們放回原處。它們通常被放入所謂的焚燒袋,我的軍事助理會收集並銷毀這些機密材料——我在白宮收到的材料也是如此。”彭斯說。

他補充說,“處理機密材料和國家機密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作為美國的前副總統,我可以用個人經驗來說明,當你在任時和離任後應該對這些材料給予關注。”

彭斯此前也批評拜登擁有機密材料,並指責司法部在處理拜登和川普機密文件問題時持“雙重標準”。

如今,拜登、川普、彭斯三人都發現持有機密文件,司法部能否公平處理,各方都在關注。

---------

這份重磅報告是在拜登總統(Joe Biden)的機密文件危機不斷升級之際發布的,因為在他手中發現了越來越多的機密材料。共和黨人對拜登擁有這些材料提出嚴厲批評,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已啟動調查。

目前還不清楚彭斯擁有什麽材料,以及發現他持有的機密材料是否會讓眾議院共和黨和他們對拜登的敲打失去風向。

彭斯和許多其他共和黨人曾指責司法部在處理拜登的案件與川普持有的機密文件方麵存在雙重標準。

這些文件是在彭斯位於印第安納州卡梅爾的家中發現的,此前這位前副總統曾多次表示他手中沒有任何機密材料。

突發:彭斯家中也發現機密文件FBI被控雙重標準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彭斯出於謹慎考慮,要求他的律師進行搜查,該律師上周翻閱了存放在彭斯家中的四個箱子,發現了少量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

彭斯的律師立即通知了國家檔案館,後者又告訴了司法部。

彭斯在檔案館的代表格雷格-雅各布(Greg Jacob)寫信給該機構說,“少量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被無意中裝箱並運到彭斯的家中。”

聯邦調查局印第安納波利斯外地辦事處的特工在發現文件的當晚從彭斯的家中取走了這些文件。

雅各布在CNN獲得的信中寫道:“副總統彭斯不知道他的個人住所存在敏感或機密文件。彭斯副總統理解保護敏感和機密信息的高度重要性,並隨時準備和願意與國家檔案館和任何適當的調查進行充分合作。”

這些箱子最初是放在彭斯夫婦在弗吉尼亞州的家中,在他們購買了印第安納州的住宅後,又轉到了那裏。彭斯在華盛頓特區的辦公室也被搜查過,但沒有發現機密材料。

突發:彭斯家中也發現機密文件FBI被控雙重標準

彭斯和凱倫-彭斯於2021年5月以193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該住宅。根據房地產經紀人網站上的房屋清單,這棟“風景如畫”的10,300平方英尺的房子坐落在一塊五英畝的土地上,有七間臥室、7.5間浴室和一個地下遊泳池。

4月初,彭斯與西蒙-舒斯特(Simon&Schuster)公司簽訂了一份300萬至400萬美元的出版合同,撰寫兩本書。

彭斯一直否認他擁有機密材料。

當被問及他在離開川普政府時,是否帶走了任何機密文件?他在11月告訴ABC新聞,我沒有。

在川普的海湖莊園被聯邦調查局特工突襲後不久,特工們正在尋找機密材料時,彭斯曾表示:“我們確實沒有理由擁有機密文件,讓它們處於一個沒有適當保護的地方。但我要告訴你,我相信一定有許多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在美國前總統的個人住所執行搜查令。”

彭斯擁有的文件被發現之前,他也曾批評總統拜登擁有機密材料。

彭斯稱這是“令人不安的”,並指責聯邦機構在處理拜登的情況和川普擁有機密文件的問題上有“雙重標準”。

他在幾周前告訴霍華德-休伊特(Howard Hewitt),聯邦調查局突襲川普家是“大規模的過度行為”。

他說:“你們創造了這個標準,又在美國現任總統被發現在卸任後擁有機密文件時,放棄了這個標準,我現在無話可說。”

國家檔案館曾向川普索取材料。所有總統在其任期結束時都會將文件交還給聯邦政府。川普最終交出了15箱。檔案館在其中發現了機密材料,並懷疑川普沒有交出所有材料,於是求助於司法部,司法部最終拿到了聯邦搜查令,對該財產進行了搜查。

拜登在其律師發現他的文件時交出了這些文件,並自願讓聯邦調查局進入他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家,搜尋更多的文件。特工們在對他的家進行了13個小時的搜查後又發現了6份機密文件。

最終,司法部長加蘭任命了一名特別顧問,對川普和拜登兩人進行調查。本月稍早,彭斯向福克斯描述了他擔任副總統時如何處理機密材料的情況。

“清晨,我在副總統官邸收到一份總統每日簡報。我會去我的軍事助理處,將機密材料,從保險箱中拿出來,審查它們。我接受到相關信息之後,大多數時候,我把它們放回原處。它們通常被放入所謂的焚燒袋,我的軍事助理會收集並銷毀這些機密材料——我在白宮收到的材料也是如此。”彭斯說。

他補充說,“處理機密材料和國家機密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作為美國的前副總統,我可以用個人經驗來說明,當你在任時和離任後應該對這些材料給予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