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涉疫情的這四大問題一定要搞清楚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當前我們對防疫的許多重大問題其實並不是很清楚,或者說存在深度爭議,而把它們真正搞清楚並且形成社會共識,包括各界的共識和官民共識,對我們今後更加精準施策至關重要。這些重大問題包括:

第一,奧密克戎毒株到底尚存多大危害?

奧密克戎新變種的毒性有所下降,致死率同時下降,已為公眾熟知。然而另一種認識強調,奧密克戎新變種達到前所未有的感染活躍度,形成人類任何疾病都不曾有過的龐大感染基數,這會導致雖然病毒毒性降低了,但死亡人數仍然很高的結果。如何科學看待這個問題,又該如何客觀評估奧密克戎毒株新變種的實際危害程度呢?另外,國外有一些新冠肺炎後遺症的報道,奧密克戎導致長新冠的幾率有多大,多嚴重?這些都需要專家給出準確、權威的論述,首先要在專家之間形成共識,得出明確的集體結論,並且要在我們社會上形成廣泛的信服力。
第二,防疫究竟造成了哪些損失?如果取消防疫,是否會有別的損失?兩種損失、特別是不同情況的經濟損失如何權衡?

關於次生災難的問題,網上不斷出現很有衝擊力的個案,一些人堅定地認為它們就是“次生災難”的縮影,另一種主張則認為,自殺、流產等現象在任何時候都會有,當防疫麵十分巨大時,與那些悲劇發生的幾率勢必形成某種重合,該如何解釋這個問題?還有防疫造成的經濟問題是否會有長期後果?親情和快樂損失的屬性該如何定義?

第三,中國大多數老百姓的意願到底是什麽?

既把疫情防住又不造成經濟損失當然是最好的,“既要又要”的需求原點其實是老百姓,大多數人顯然不希望自己、特別是不希望家裏的老人或孩子感染上。但是眼看著防疫的挑戰越來越大,城市被迫封控的頻率越來越高,當兩害相權取其輕時,大多數人究竟是願意繼續采取忍一時而換長時間平安,還是更希望保經濟,也就是保個人收入以及保正常生活方式,並且寧願為此承受感染以及連帶風險呢?換句話說,如果“既要又要”就是做不到,需要相對側重一頭時,大多數民眾希望側重哪一頭呢?

第四,是否真的不存在“中間道路”?

也就是說,如果新增感染清不了零,能做到控製感染總規模,把重症和死亡清零作為奮鬥目標,形成守不住外城但守住內城的策略延伸嗎?很多人相信或者清零,或者“放開”,這樣的絕對主張成立嗎?

我認為這些都是防疫客觀層麵的重大問題,即使人們有主觀上的不同認識,但那些認識的相互關係和它們產生的社會影響也是客觀的,把它們都真正搞清楚,對國家下一步科學精準施策具有根本意義。

現在圍繞這些問題的爭議太多,缺乏基本共識,這樣的態度分裂對國家肯定是不利的。

防疫政策的製定權無疑要由國家掌握,具體策略則需因時因勢不斷調整,並與民意形成最大協調。全社會的科學精神越強,共識越多,越有利於國家防疫的精準求實,取得最有利於全社會集體利益,也最符合廣大人民群眾期待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