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訪台後,那個黑幫大佬果然出手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牆內自媒體最華人文章:佩洛西竄訪台灣期間,島上某些人歡天喜地進行慶祝,令我們感到悲怒:多年來的“惠台措施”,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我們拿他們當同胞,有的人卻毫不領情。

偌大一個台灣,就沒有真正的仁人義士站出來嗎?不是這樣的。

就在佩洛西竄台當天,她所入住的君悅酒店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那是一個麵容清瘦的老者,坐在酒店的大堂裏默默喝飲料,抗議佩洛西的到來。看到他的人無不震驚:

“他真的不容易……他至少抗爭20年了。”

“這不是當年叱吒風雲的台灣竹聯幫總護法嗎?原來他一直都沒有放棄啊!”

為了國家的統一,他在台灣奔走數年,頂住了無數報複和白眼。

這一次,他率領大批部下,在佩洛西出行的地方舉牌抗議,高喊“佩洛西滾回去”;麵對台灣民眾,他大聲疾呼:“解放軍登陸,我們就投降,我們幹嗎去當炮灰?”

警察局長威脅要驅離,他果斷回擊:“謝謝分局長,如果要我們解散,我們馬上去君悅酒店大堂喝咖啡。每個人都可以喝咖啡。”



有人說他是黑幫分子,有人說他是愛國誌士。

他就是張安樂,江湖人稱“白狼”。



1

“以後如果有人要搞‘台獨’,你要站出來。”

這是陳啟禮臨終前反複叮囑他的一句話。他是張安樂最好的朋友,也是台灣竹聯幫領袖,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看到河山一統、台灣回歸。

2007年,陳啟禮帶著遺憾病逝了。



● 陳啟禮葬禮

君子一諾,重於千金。張安樂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隻要台灣有人想要搞分裂,他就會站出來進行抗議,就像他之前幾十年所堅持的那樣。

張安樂看得很明白。

那些宣揚“台獨”的政客,根本不是為了所謂台灣的未來,而是為了選票和一己私利。



政客們自己在“立法院”裏麵吹著冷氣,卻鼓動年輕人去和大陸硬碰硬。

如果哪天真的不可收拾,解放軍登陸,年輕人隻會白白送掉生命,政客們卻會跑得比兔子還快。

張安樂公開質問道:“蔡英文蘇貞昌賴清德,你們敢不敢為了台灣死?你們不敢!”

台灣的政客們討厭他,卻又幹不掉他。

從我們的視角來看,張安樂是一位具有家國情懷的愛國者,也是一個對局勢洞若觀火的智者,這個人物似乎是充滿光明的正麵人物。

然而,他還有一個重要身份:黑幫大佬。這也是政客們忌憚他的原因。



有人把張安樂稱為“黑幫教父”。

因為他是台灣著名黑幫竹聯幫的元老,和幫主陳啟禮是莫逆之交,情同兄弟。

在他十幾歲的時候,曾因為刺傷一名“憲兵”被捕入獄一年。出獄後,他又多次卷入幫派紛爭,在廝殺中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但是他和其他幫派分子不一樣。

張安樂氣質儒雅。他的父親是軍官,母親是教師,加入幫派對他來說並非是一種必然。在年少熱血衝動消散之後,他選擇暫別竹聯幫,去美國繼續讀書、做生意。

原本已經步入正軌的生活,卻被“江南案”的爆發所打破。

2

“江南案”就像一顆原子彈從天而降,引發了台灣政壇的大地震。

“江南”是台灣作家劉宜良的筆名。他在移居美國之後,撰寫了大量關於蔣介石、蔣經國統治內幕的作品,把蔣家王朝最黑暗的一麵暴露了出來。



● 劉宜良

然而,江南的《蔣經國傳》,深深刺痛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蔣經國的次子——蔣孝武。

蔣孝武年輕氣盛,認為自己是蔣家王朝的“太子”,向來容不得別人批評自己的家族。

江南所發表的那些作品,在蔣孝武眼中就是大不敬,是對蔣家的公然羞辱。

他決定殺一儆百。

於是,在完全沒有和父親商量的情況下,他私自找了竹聯幫的陳啟禮和吳敦,讓他們前往美國暗殺江南。



● 蔣孝武

就這樣,張安樂和陳啟禮在美國重逢了。

在得知陳啟禮此行的任務之後,張安樂非常吃驚。

江南並不是普通人,他和美國情報部門有著曖昧關係,據說是重要線人。

而且,在美國土地上搞暗殺,是對人權和法律的踐踏,美國政府也可能會出手幹涉。

陳啟禮自然不是傻子。他也怕台灣方麵到時候翻臉不認賬,拿他當“替罪羊”。

於是,他在回台灣之前,給張安樂留下了一卷錄音帶。

這卷錄音帶,是台灣當局雇凶殺人的證據,也是陳啟禮為自己留下的一條退路。他信得過張安樂,知道自己這個兄弟最講義氣,一旦出事定會救他。

果不其然,陳啟禮回台灣後不久,就被抓了起來。



● 陳啟禮被捕

在舉世嘩然的情況下,台灣把罪名完全推到了陳啟禮身上。

罪名一旦成立,陳啟禮性命堪憂。幸好有張安樂。

3

張安樂為了救自己的好友,毫不猶豫拿出了錄音帶。

他承受著巨大的風險。這卷錄音帶公布於天下之後,等於是對台灣當局的公然打臉,蔣孝武名譽掃地,再無接班可能。張安樂本人可能會遭遇不測。



● 陳啟禮與張安樂(右)

蔣家王朝當年就是幹髒活起家的,敢暗殺江南,收拾張安樂也不是什麽難事。

不久之後,張安樂在美國被捕,罪名是“販毒罪”。

這是赤裸裸的誣陷。張安樂雖然混過黑道,但他有自己的道義守則,那就是絕對不和毒品打交道,無論利益有多大。

可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不知道美台之間達成了什麽交易,張安樂成為了“江南案”的犧牲品之一。

整整十年的牢獄生涯,張安樂沒有自暴自棄。他在獄中每天看書寫作,又獲得了兩個學士學位,在報紙上發表了不少文章。

1996年,為了躲避台灣方麵的打擊報複,張安樂到大陸經商。

他的心卻一直都在牽掛著台灣。大陸是他祖先埋骨之地,擁有壯美山川;但台灣是他自己成長的地方,一草一木也都令他魂牽夢繞。



最令他難過的是,台灣的情況在一天天變得糟糕。

他不喜歡蔣家父子,但是之後的台灣當局,卻做的連蔣家都不如。

至少蔣介石和蔣經國都是堅定的民族主義者,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他們之後的在位者卻妄圖分裂國家、謀求獨立。

崇拜美日文化的台灣青年越來越多,思念大陸的眷村老兵們卻一天天老去。

著名作家王鼎鈞在《關山奪路》裏傷感地回憶:“我想起中央政府‘遷台’的時候,那個最有權勢的人說過,我把你們帶出來,一定再把你們帶回去。可是終其一生,他沒有做到。”

李登輝、陳水扁猖獗於台灣,島內烏煙瘴氣。

2004年,張安樂率領20多名台灣的愛國誌士,前往廣州黃花崗的七十二烈士墓園。他們祭拜了烈士,並在墓前立誓,效法先烈之精神,對抗“台獨”勢力。



次年,他成立了中華統一促進黨,這個黨派以推進祖國的統一為己任。

他雖然人不在台灣,但是卻可以憑借自己昔日的人脈和威望,遙控指揮,組織人群向“台獨”分子抗議。

哪裏有“台獨”,哪裏就有他組織的抗議示威。

4

“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

2013年,張安樂重返台灣。



● 2013年6月29日,張安樂回到台灣後被押往“地檢署”,手裏拿著“一國兩製、和平統一”的宣傳冊

此時的台灣在他眼裏簡直是“換了人間”。“台獨”就像是一顆不可預測的炸彈,隨時可能葬送台灣的未來。

他給自己定下了新目標:發展“紅色選民”。

向“台獨”勢力抗議示威固然重要,但是治標不治本。最要緊的是怎麽把這群人趕下台,換上一批真正有大局觀的政治家。

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的時候,他曾詳細談過自己的構想:

“台灣政治很現實,當他發現選民是綠的,他比你還綠;選民是紅的,他比你還紅。現在是惡性循環,吹綠風,選民往綠色走,政治人物就綠;政治人物綠,綠風更大,選民就更綠。我們希望自己在基層培養出紅色選民。”

這些年,他一直為此而努力。



統一促進黨吸納了許多新生力量,奔走在台灣的各大場合,宣傳“一國兩製、和平統一”。

佩洛西竄訪台灣的消息傳來之後,張安樂非常憤怒。

在他看來,這個美國女人根本沒安什麽好心。她來台灣刷了一波聲望值,徹底激怒了大陸,最後倒黴的是誰?是台灣!

羞辱大陸是要付出代價的,佩洛西飄然離去,承受巨大代價的將是台灣的普通民眾。

張安樂已經過了古稀之年,不可能再像年輕時候一樣去廝殺搏鬥,但他還是出現在佩洛西竄訪的各種場合,舉牌子讓佩洛西“滾回去”。



“白狼”不再年輕,但仍然充滿血性。

有這樣的勇士,是台灣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