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的正確打開方式:老奶奶沒錯 對門也沒錯…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周五在東京的記者會上。

佩羅西的正確打開方式

美國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 於當地時間8 月2 日晚間訪問了台灣。佩羅西在美國的權力序列中,是美國的第三號人物,僅排在總統和副總統之後。因此她的訪問無疑是美中關係中的一件大事。

台灣問題是美中關係中最為敏感的一個問題,由於雙方基本觀念上的差異,這一問題目前沒有三方相互諒解乃至解決的可能。最佳的情況隻能是保持現狀。

在輿情方麵也反應出美中的差異。中國方麵,包括台灣的輿情都非常激烈,支持和反對的聲音尖銳對立。但美國方麵沒有太大反應,對於美國人來說,佩羅西訪問台灣,和早先她四月份訪問烏克蘭一樣,隻是一次正常的美國外交的嚐試,表明美國的議會支持一方的立場,僅此而已。

但這畢竟是美中之間的一件大事。今日美政節目很少涉及中國內容,因為我們希望華裔能更注重自己國內的事情,而不是過度地關注外國。但同時,今日美政也提倡用理性誠實的觀點來看待時事,拒絕政治謠言,政治煽動和各種陰謀論。對於佩羅西的訪問,我在網絡上看到了太多的民間政論家炮製的各種陰謀論。有的認為佩羅西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名譽;有的認為佩羅西這樣做是為了民主黨的中期選舉;有的認為共和黨一些重要人物對佩羅西的支持是為了看佩羅西和民主黨的笑話。當然,最常見的陰謀論還是: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希望促進台灣獨立,分裂中國等等。這些猜測,其實都是非常主觀的,他們並不了解美國政治是怎麽回事,也不了解佩羅西本人是怎麽回事。這些市井的分析,有點類似於根據江湖傳說來判斷乾隆下江南實際上是為了尋找自己的生母一樣,不過是因為完全不了解朝廷規製而產生的一種民間想象。

對於佩羅西本人,我在今年 5 月 3 日的今日美政中,就對她進行了比較詳細的介紹,那一篇文字的題目叫 “雌激素的輝煌”,大家可以翻回去看看。佩羅西是一個政治信念非常強烈的人,積極推進自由理念、保護女性、反對小布什總統發動的伊拉克戰爭等等。她是一個充滿了理想色彩的人。佩羅西的領導能力也很強,在她 2004 年執掌民主黨之後,民主黨雪崩式地贏得了 2006 年的中期選舉。她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之際,幫助小布什總統製定了經濟拯救計劃並迫使共和黨與民主黨合作;在奧巴馬總統的平價醫療法案ACA 遇到巨大困難的時候,佩羅西是最重要的一個促進 ACA 通過立法的人;在川普煽動的1 月6 日國會山暴亂中,佩羅西竟然是唯一一個能夠站出來進行各方麵協同,穩住局勢,維護了美國大選嚴肅性的政治家。佩羅西在黨內的支持率達到 75% 以上,是民主黨內部具有崇高威望的政治家。

她最令我感動的是在 2018 年,為了非法移民的孩子們得到公正的待遇,她以 78 歲高齡,踩著 10 厘米高的高跟鞋,在美國國會上發表長達 8 小時零 7 分鍾的演講。如果沒有精神上崇高的追求,如果僅僅是為了某種功利的目的,別說發表演講了,你就普通健康成年人,踩著 10 厘米高跟鞋,去站 8 個小時,你看自己是否能站得住?

並不是所有人都了解美國政治的遊戲規則是什麽。我們普遍聽到的一種說法,就是 “政客沒一個好東西”,簡單而粗暴。可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但離真相甚遠。我們華裔,則習慣於用自己傳統文化中的宮廷政治模式去猜度美國的政治運作。這裏就會導致很大的理解偏差。

我們首先要理解,美國是一個完整意義上的三權分立國家。立法、司法、行政,三個分支各管一攤,相互不能說完全沒有協調,但基本上各自隻做自己份內的事情。比如說這次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大法官推翻 Roe v Wade 判例,他們不會去考慮這一判決是否會影響到同樣是保守派的國會議員們的選情。你可以說美國人太沒有大局觀,為什麽不在中期選舉之後再宣判呢?對不起,這就是美國人行事的方式。我隻做好我這個分支的工作,把自己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可以來看看,美中關係是誰職權內的事情?是行政分支的,是外交部和國務卿的事兒。議會中雖然有外交事務委員會(其主席也陪同佩羅西訪問了台灣),但那是監督機構,監督美國外交事務的行為是否合法的。議會本身,不負責美國的外交是否成功。議員的行為是否對美國外交有利也不是他們考慮的重點。事實上,拜登政府是反對佩羅西出訪的。

從國際局勢來看,嚴重疫情之後又發生俄烏戰爭,這已經讓西方國家背負沉重負擔,沒有政府再願意惡化國際形式。但是,請注意,這依然是政府的事兒,不是國會關注的重點。

佩羅西本人是一名堅定的反共人士,這是她的意識形態中非常突出的一麵。美國議會中,民共兩黨雖然在很多方麵尖銳對立,但在反共這一點上,是沒有區別的。這才是為什麽共和黨議員們也積極讚許佩羅西的原因,不是落井下石,而是真心支持。佩羅西訪台的根本動機,是意識形態的衝突。也就是說,她需要在自己最後的高光時刻,利用自己還是美國第三號人物的身份,來表達自己的政治理想。換句話說,如果佩羅西中期選舉之後成為了少數黨領袖,那麽再訪台,所表達出來的意義就不如現在強烈了。

明白了這個道理,就可以理解,佩羅西要表達的,就是對台灣民主自由的讚許,對中國政府極權和傷害人權做法的反對,是對台灣安全的一種承諾。她隻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去表達一個強烈的意識形態。為什麽要說明這一點呢?這是因為很多人認為佩羅西訪台是美國針對中國的一次挑釁,或者說是壓製中國的一種手段,或者說是打壓中國的一次嚐試,甚至是希望中國分裂,台灣獨立的一種 “踩紅線”。這些理解其實都是典型的中國宮廷政治的理解方式,不符合真實的美國政治的運行特點。中國式的功利主義原則(凡是都要有現實利益),無法正確地理解佩羅西的理想主義的行為,這是問題的關鍵。

那麽佩羅西如此極端反共是否是正確的呢?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我無法回答。但我願意講一個故事。

我小時候居住的一條小街,是明清時候留下了的古街道。街道中間的石板路很窄,大概隻有三四米的寬度。兩邊的住戶臨街都是寬大的老式木板門。一開門,對麵就是別人家的門。

有一天,有一家人把自己的大門換成了城裏流行的樣式,這種新式的門上半截有四個玻璃窗,這樣采光比較好。但這一做法,引起了對麵住的老奶奶的強烈反對。老奶奶認為,玻璃會將邪氣投射到自己家裏,對自己家非常不吉利。因此她要求對麵人家要麽換門,要麽拿布將玻璃遮蓋起來。

在這一起衝突中,你認為誰更有理呢?

老奶奶愚昧嗎?不,如果我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我們應該知道,老奶奶完全有權保持自己信仰的。老奶奶祖祖輩輩住在這裏,沒招誰沒惹誰,一輩子相信邪氣被反射進入屋子會引起不良的後果。從老奶奶的角度來看,入侵的恰恰是對麵的玻璃反射了邪氣,對麵鄰居是主動發起挑釁的一方。但從對麵鄰居的角度來看,哪裏有什麽邪氣?我在自己家門上裝玻璃,礙著你老奶奶啥事了?

雙方誰錯了?誰都沒有錯。這就是一種典型的觀念不同造成的衝突。

對於中國來說,你可以認為他們的極權政治很不符合現代社會的政治倫理,是獨裁,是傷害人權,這沒有問題。但這是現代的觀念。你不能說唐朝的製度很邪惡,他們甚至還有一個皇帝呢。這是因為唐朝和我們不處於同一個曆史進程中。

那麽中國現在是一個現代國家嗎?不是。中國目前施行的政治管理體製,和古代中國沒有本質區別。從文化上看,他們基本上還處於古代國家向現代國家轉型的過程中。這表現為中國人和美國人一樣,也有嚴重的分裂。一部分中國人接受了現代文明觀念,他們強烈反對這種古代製度,要求人權和民主;而另一部分中國人則強烈熱愛傳統文化,則認為這是一個中國崛起的盛世,中國不需要接受西方的政治倫理觀念。兩邊誰也說服不了誰,這也是一種觀念上的衝突。中國比較吃虧的地方在於,他們無法像那位老奶奶一樣理直氣壯地承認,“我就是一個傳統的中國!”。他們做不到這一點,他們必須學著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那樣,聲稱自己也是某種現代意義上的民主國家。中國政府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這種尷尬,因此很多時候反而表現出蠻橫。比如說,明明對自己國民施行信息封鎖,但依然要宣稱自己的互聯網是自由進出的等等。這一點上,中國政府不如老奶奶那麽理直氣壯。老奶奶就是一個純粹的來自傳統文化的人,她可以理直氣壯地宣稱邪氣對自己不利;但中國政府本身,也處於某種至少是被迫的轉型中,所以他們無法理直氣壯地宣稱極權和封鎖就是對的。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我們需要理解中國的近代史以及近代史教育對中國人造成的心理影響。中國這個國家從古至今都認為自己擴大領土就是開疆擴土的偉業,而損失領土就是喪權辱國。這種曆史觀是古代的所謂統治者曆史觀,因為疆域大小其實隻和最高領導人有關,和老百姓關係不大。因此,在現代文明國家,以公民利益為主體訴求的國家中,如果加拿大的魁北克獨立,或者英國的蘇格蘭獨立,政治家們也許會感到自己的力量變小了。但普通老百姓基本無感,與其吵吵鬧鬧,不如分家單過。但在中國,這完全不一樣。失去台灣,他們立刻會聯想起割讓香港,海參崴,讓外蒙古獨立這些讓中國人痛徹心扉的事件。這不是中國人有什麽問題,早期歐洲的民族國家也一樣。還記得韓麥爾先生的 “最後一課” 嗎?19 世紀的歐洲國家也是這樣一個民族主義的德行。中國人不是有什麽問題,隻是在文明進程上落後於西方一些。台灣問題的敏感,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就是一隻恥辱性的敏感。總之,不能碰。這一點上,美國人理解得並不深刻。

要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傳統文化極其強大,國民還具有高度民族自豪感的國家轉型,是需要時間的(說到這裏很快會有人舉出台灣、韓國、日本的例子。限於篇幅這裏無法展開討論。簡單說,中國不具備這三者的轉型條件)。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個成年人當街去摟著一個陌生人,肯定會引起人家很大的困擾。但如果是一個踉蹌學步的孩子這樣做,大多數人都可以一笑了之。處於不同文明階段的國家,基本上也會碰到這類問題。用同一個標準去要求處於不同文明階段的國家,就會發生用成年人的標準去要求孩子的麻煩。用現代政治文明去看中國,無疑那是一個邪惡的政權,但如果用中國自己的傳統文明去看中國,那麽中國又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盛世。這是矛盾的核心。

所以,老奶奶沒有錯,對門鄰居也沒有錯。佩羅西沒有錯,中國政府的反應也沒有錯。他們不會理解佩羅西的理想主義做法中國文化對佩羅西訪台的最主流解釋,就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種看法,符合中國傳統政治和文化。因此,也沒有錯。

這看上去是一個相當 boring 的解釋。但是,我想,這可能是最接近事實真相的一個解釋。

E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