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運糧船陸續駛出黑海 國際小麥和玉米價格應聲下降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第一艘運糧船安全跨越黑海從烏克蘭抵達土耳其後,俄羅斯、烏克蘭、土耳其和聯合國成立的聯合協調中心批準另外三艘運糧船於當地時間8月5日離開烏克蘭港口。

這三艘貨船共裝載5.8萬噸玉米,分別前往土耳其和歐洲。北京時間周五下午,這三艘貨船從烏克蘭起航。

在三艘貨船出發當天,另一艘貨船將前往烏克蘭黑海港口切爾諾莫斯克裝運糧食,成為俄烏衝突以來首批前往黑海港口的運糧船之一。

聯合國官網4日發布的信息顯示,當地時間周五,兩艘運糧船從烏克蘭港口切爾諾莫斯克出發,一艘從敖德薩港出發。敖德薩、切爾諾莫斯克和尤日內的皮夫登尼港是黑海運糧協議規定使用的三個烏克蘭黑海港口。

這三艘船都是因俄烏衝突滯留在烏克蘭的船隻。其中一艘Polarnet號運載1.2萬噸玉米,從切爾諾莫斯克前往土耳其卡拉蘇;同樣停泊在切爾諾莫斯克的Rojen號運載1.3萬噸玉米前往英國提斯波特;停在敖德薩港的Navistar號裝載3.3萬噸玉米,目的地為愛爾蘭林加斯基迪。

與第一艘運糧船Razoni號相同,這三艘船都將在烏克蘭船隻的帶領下避開水雷穿過黑海,在伊斯坦布爾海峽接受四方協調中心的貨物檢查。

作為黑海運糧航道先鋒,懸掛塞拉利昂國旗的Razoni裝載了2.6萬噸玉米,8月1日從烏克蘭敖德薩起航,2日晚抵達伊斯坦布爾海峽。為避開水雷,Razoni最初航行速度非常緩慢,航速僅約7節(12.9公裏/小時)。土耳其當局最初預計Razoni於2日下午抵達伊斯坦布爾。

根據黑海運糧協議,運糧船在進出伊斯坦布爾海峽時必須接受協調中心檢查,以確保船隻沒有運輸武器、士兵和其他物品。3日,Razoni通過檢查,繼續前往目的地黎巴嫩。

協調中心發表聲明稱,Razoni黑海航行的經曆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信息。協調中心將根據這些信息微調運糧航道和流程,以便其他船隻能更好通行。

協調中心檢查Fulmar S。圖片來源:Twitter
周五,除了三艘貨船從烏克蘭出發之外,另一艘貨船還將前往烏克蘭切爾諾莫斯克港,成為俄烏衝突以來首批進入烏黑海港口的運糧船。

這艘貨船名為Fulmar S,懸掛巴巴多斯國旗。周五,土耳其國防部在Twitter發文,宣布協調中心在伊斯坦布爾海峽完成了對Fulmar S的檢查。

烏克蘭敖德薩當局此前還稱,一艘懸掛利比裏亞國旗的貨船Osprey S將從達達尼爾海峽前往烏克蘭切爾諾莫斯克港。達達尼爾海峽、伊斯坦布爾海峽和馬爾馬拉海一起組成土耳其海峽。

截至周四下午,Osprey S停泊在馬爾馬拉海,等待進入伊斯坦布爾海峽接受協調中心檢查。


黑海運糧通道啟用後,烏克蘭計劃運出2000萬噸去年收割的糧食,每月運輸500萬噸。但出於對水雷以及船隻被卷入戰火的擔憂,商業航運公司和保險公司對黑海運糧依然心存疑慮。首批運糧船能否平安通過黑海,成為了航運公司關注的重點。

為增強航運公司信心,烏克蘭政府此前就保險事宜與英國政府協商,希望保險業巨頭能協助烏克蘭從黑海運糧。

倫敦勞埃德集團下屬的Ascot和保險經紀Marsh已經聯合推出海運和戰爭保險,專門為從烏克蘭黑海港口運糧的船隻服務。

但Ascot航海貨運部門負責人麥吉爾(Chris McGill)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警告,雖然第一艘運糧船Razoni已經成功離開黑海,但黑海航道的準確性依然存在風險,因為海浪可能導致水雷移位。

國際幹散貨船東協會(Intercargo)指出,協會成員需要更大確定性,以】確保商船不會遭遇水雷或炸彈。如果俄烏衝突依然處於激烈狀態,船東可能不願將船隻派往黑海港口。

除此之外,中東和非洲國家對烏克蘭糧食的依賴度更高,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深水港較少。因此從烏克蘭運糧時需要更小型的貨船,貨船數量也隨之增加。但所有船隻都需在進出伊斯坦布爾海峽時接受檢查,之後可能出現船隻排長隊的情況。

俄烏衝突前,烏克蘭每月出口500萬到600萬噸糧食,其中90%以上通過黑海港口運輸。船舶經紀公司Braemar統計,去年8月,有194艘運糧船從烏克蘭港口駛出。

烏克蘭基礎設施部長庫布拉科夫周二表示,烏克蘭糧食出口想恢複到俄烏衝突前水平還需要花費“數月”時間。

庫布拉科夫指出,黑海運糧通道啟用後的前兩個星期是試運行階段。少量船隻離開黑海港口,再有少量船隻進入黑海。他預計,未來兩周,從敖德薩、切爾諾莫斯克和皮夫登尼港起航的運糧船不會超過五艘。

庫布拉科夫希望在試運行成功、市場確認黑海運糧通道可行後,保險商能更積極、費用更低,才能簡化運糧流程。

業內人士此前透露,黑海運糧船參保的費用將參照貨物類型和出發抵達港口,但總體保費價格不菲。在黑海運糧通道開辟前,黑海地區航運的保險費已經從俄烏衝突前貨值的0.025%暴漲到5%。

聯合國多次強調,黑海運糧通道的順利通航將有助於緩解全球糧食危機。目前,國際小麥和玉米價格已經出現下降趨勢。

俄烏衝突後,芝加哥小麥期貨價格一度飆升至近13美元/蒲式耳的高點。但從5月中旬開始,芝加哥小麥期貨價格開始下降。

芝加哥小麥期貨。圖片來源:Zmp
當地時間周四,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小麥9月合約收於每蒲式耳7.825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上漲2.45%,但已回到俄烏衝突前水平。玉米市場交投最活躍的12月合約收於每蒲式耳6.0625美元,漲幅為1.68%。4月,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玉米期貨一度突破8美元大關。

但聯合國糧農組織經濟學家此前警告,推高糧價的因素並沒有消退。主要產糧國遭遇的極端天氣、全球需求強勁、新冠疫情造成的生產運輸成本上漲和供應鏈受阻,以及俄烏衝突前景的不確定性,依然可能繼續推高國際糧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