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即失業?年輕人失業率達18.4% 都去考公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對 2022 屆畢業生來說,這是不平常的一年,他們麵臨的是反複的新冠肺炎疫情、國內外經濟環境的不穩定、就業市場的不景氣,以及史上最大規模、來自 1076 萬同屆生的競爭。

麵對未來的不確定,越來越多的畢業生選擇進入體製內 " 躲一躲 "。自 2009 年起,國考報名人數已經連續 14 年超百萬人,2022 年國家公務員考試報名人數更是超 200 萬人,創曆史新高。

年輕人希望找一份體製內的安全感,但進入體製內的選拔也越來越 " 卷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發現,包括牛津大學、倫敦大學、清華、北大等全球 QS 排名前 20 的高校畢業生都在一同參與競爭,為了保過,花數萬報班的考生比比皆是,這也催熱了考公培訓機構。

紮堆擠進體製

"6 月初拿到了 offer,有編製有戶口,終於可以先在體製內安定一下了。" 在三場公務員考試折戟後,某 211 大學應屆畢業生江越又參加了十幾場事業單位考試,終於上岸了北京某單位。

江越對第一財經表示,二月的時候崗位還不錯,但投了以後沒有反饋,周圍很多同學春招都沒有收獲," 春招仿佛不存在一樣 "。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與智聯招聘聯合發布的《2022 年一季度高校畢業生就業景氣報告》指出,一季度高校畢業生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市場招聘需求人數 / 市場求職申請人數,CIER)降至疫情暴發以來最低點,僅為 0.71。招聘需求同比下降 8%,求職申請人數上升 75%。

5 月,16-24 歲年輕人的失業率是 18.4%,比上月上升了 0.2 個百分點。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淩暉 6 月 15 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年輕人的失業率偏高。主要的原因是,在疫情影響下,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吸納就業能力有所下降,同時年輕人求職更傾向於穩定性強的崗位,加劇了供需矛盾。

受到疫情影響,江越更傾向於選擇有戶口和體製內的工作。她報了三個公務員考試,其中國考、京考失敗,選調進入麵試,但崗位報高了," 進麵試的六個清北、七個人大,這兩年 Top 級學校的畢業生也湧進體製內賽道來了。"

1 月初,清華大學發布了《2021 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顯示 2021 屆的清華畢業生有七成進入了體製內。清華大學 2021 屆簽三方就業畢業生總數為 3669 人,其中前往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等體製內單位就業的人數占比為 69.9%。

更宏觀的數據是,自 2009 年起,國考報名人數已經連續 14 年超百萬人,2022 年共有約 212 萬人通過資格審查,報錄比達到了 68 ∶ 1,不少崗位都是千裏挑一、甚至萬裏挑一。

事業編的火熱程度也絲毫不輸公務員。以上海為例,2022 年報考總人數超過 8 萬人,比去年高了 12%,平均報錄比也要到 20:1。

林珊今年 4 月就參加了 15 場事業單位的筆試," 天知道有多痛苦!" 她表示,自己考體製就是被裹挾,在沒有目標比較迷茫的時候,考進體製是大流,似乎是值得去做的。

" 可能工作對我來說都沒有那麽好,但考公可能是稍微好一點的選擇,在工作之餘我會有自己的生活。" 蘇雯對第一財經表示,在私企可能有 35 歲定律,在 30 歲、35 歲這個不同的階段升上一梯,邁上不同的坎,需要與眾人廝殺拚搏,才可能不在大城市被淘汰,而公務員可能是一條比較穩妥的道路。

本碩博一起麵試

" 當時有一個本科生的崗位,麵試是本科、碩士、博士一起麵試,我覺得這是這兩年非常魔幻的一個求職場麵。"

在當下的環境下,很多人已經不會去考慮職業發展,以及能力有沒有被浪費," 什麽都去考,就為了避免陷入什麽 offer 都拿不到的一個絕境。" 林珊表示。

體製內求職已經越來越 " 內卷 "。

" 這一年考公和考編越來越讓我覺得,個人的努力程度能夠起到的效用是有限的。" 江越對第一財經表示,大批量的同學湧向了體製內考試,有一種無力感。

考編更難了是毋庸置疑的,報考的人越來越多,同時崗位也在縮減。

林珊分享了一份自己參加過的事業單位招聘數據,中國殘聯直屬單位 2022 年度招聘應屆高校畢業生 93 人,進入筆試人員多達 3306 人," 我報的崗位招 1 人,參加筆試的有 27 人,根據 1:5 進麵,27 人篩掉 22 人,而這是我參加的考試中、數據已知的競爭最小的。"

與林珊共同競爭的畢業生基本上都是 985、211,甚至國際知名高校。以中石油某西部地區的宣傳崗為例,二麵有 30 人進入篩選,大概三分之一的應聘者都是全球 QS 前十的學校,林珊提供的名單顯示,其中牛津大學就有兩位,另外還有北京大學、複旦大學、倫敦大學、悉尼大學等全球知名大學的畢業生。

如果動了在體製內工作的念頭,蘇雯覺得不如趁早。" 越晚坑位越少,而且內卷越來越嚴重,比如說像我這種崗,可能我們本科畢業的時候,隻要 130 分就能進,但我現在要考到近 150 分才能進。"

在 9 月之前,蘇雯就聽完了所有的筆試課,從 9 月開始正式準備公考,每天去圖書館。現在考公的時間線拉得更長,有些考生甚至需要複習兩三年。

江越從去年秋招開始就在考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但在競爭中仍然失敗了,她表示,周圍很多同學也一起考,但據她所了解的周圍還沒有考公上岸的," 大家考得都比較坎坷。"

催熱培訓產業

為了確保能成功上岸,參加公考或編製考試的畢業生或多或少都會報班,這些課程往往並不便宜。

" 當別人都報的時候你就不敢不報了,而且你也不敢確定你的對手們報沒報班,就很無奈,但是你又不得不出這個錢。" 江越表示,自己在公考期間花費了一萬多元。

江越的花費中有 300-400 元左右是買教材," 大頭都出在中公的麵試班上,花了 9000 多將近 1 萬元。" 江越介紹,這是一個 9 天包吃住的線下麵試班,有一個集中的營地,課程一般會集中在寒假期間。

在公考中,麵試班價格一般都不便宜,1 萬已是起步價,江越表示,中公還有半個月的課程,價格要 2 萬元起。

蘇雯在麵試班的花費達到 4 萬,她表示,自己這次公考花費大概在 5 萬左右," 筆試報了線上的申論課程、粉筆的係統班,花費最大的是華圖 4 萬的麵試協議班。"

根據蘇雯提供的課程介紹,這個麵試班時長是 16 天 16 晚,會包吃包住,包括了 5 個部分的課程,根據進麵試名次以及是否通過退款的一些協議區別,這個課程價格在 24800 元 -44800 元之間。

蘇雯表示,協議班沒有考上可以退還除了住宿費和吃飯的其餘費用,但退費過程漫長,有一些機構的退費過程達半年之久。

即便市場需求如此之大,但是頭部的培訓機構還難言掘金成功。

中公教育連續虧損,市值蒸發超八成;華圖教育 8 年中 5 次衝擊 IPO,但均折戟未果;另一破局者粉筆公考於 2022 年 3 月提交招股書,顯示近兩年處於虧損狀態。

中公教育是 A 股職業教育第一股,目前穩坐市場第一。年報顯示,2021 年中公教育收入同比下降 38.3% 至 69.12 億元,淨虧損 23.7 億元,而去年同期則盈利 23.04 億元。據其 4 月 28 日披露的最新一季度的報告顯示,2022 年 Q1 中公營收同比下降 40.89% 至 12.13 億元,繼續虧損 4.64 億元。

就在 6 月 8 日,深交所向中公教育發年報問詢函,針對中公教育 2021 年年報中多項波動異常的數據提出質疑,要求其對 2021 年業績波動等問題作書麵說明。

華圖這家曾經與中公教育並駕齊驅的職業教育機構,早在 2012 年 10 月就啟動了 IPO 輔導備案,不久因證監會暫停 IPO 申報受理而擱置。2014 年華圖教育宣布正式掛牌新三板,2018 年摘牌,期間還經曆了兩次借殼上市失敗,重啟 A 股 IPO 及港股上市計劃,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

粉筆公考是近幾年行業的破局者,采取線上課程的打法迅速占據市場,攻入一直由中公與華圖雙雙把持的職業教育培訓市場,其中的重點便是公務員考試。

就在今年 3 月初,粉筆科技提交了港股招股書。招股書顯示,2020 年按收益計的職業教育前五大市場參與者總市場份額 27.4%,粉筆科技以 2.9% 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三,中公教育排名首位。

業績方麵,粉筆的營收由 2019 年的 11.6 億元增加至 2020 年的 21.32 億元,在 2019 年實現了 1.75 億元的盈利後,2020 年粉筆開始重點拓展線下,隨後由盈轉虧且越虧越多,2020 年期淨虧損 3.63 億,到 2021 年 1-9 月,淨虧損已經擴大至 7.82 億元。

這門生意的精髓更像是與不確定性進行對賭。

對於報班,蘇雯和江越都覺得是被焦慮和不確定性驅動。與筆試有卷子有題不同,準備麵試就像沒頭蒼蠅一樣,不知道考什麽題型,也不知道結構化麵試都問什麽,就覺得去報班比較安心。

" 我谘詢了所有之前考公的學長學姐,她們都報了班,每個人基本上都說建議報一下班,如果你不是很確信自己一定能發揮很好的話。" 江越表示。

對於效果,江越表示收獲肯定是有的,機構線下集中學習營造出來的練習氛圍比較難得,能很快投入到模擬考試狀態裏麵,但這並不值得花 1 萬塊去買,提供的那些材料在網上也能找到。

蘇雯也認為,麵試班本身的內容肯定不值 4 萬塊,但是就花錢買個放心。" 假設你沒有報這個班,最後沒有上岸,你就會想當時為什麽不報那 4 萬多的班,所以就當作花錢買一個自己之後的職業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