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粉紅”惹惱“小粉紅” 金燦榮跟俄粉“打”起來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如果國內有俄粉的話,金燦榮教授一定算得上是俄粉的“帶頭大哥”。

被網友稱為金嘿嘿金政委的金燦榮老師,長期以來都是堅定的看好俄羅斯。比如,在俄烏衝突一開始,金老師便建議澤連斯基趕快逃跑。

至於美國呢,金老師也是延續一貫的“美必輸”的觀點,認為俄烏衝突讓美國的長期利益受損,而且損失可大了。

不過呢,俄羅斯這場仗打的實在太拉垮,搞的金老師後來也不好意思了,羞羞搭搭的承認自己錯了,“自罰三杯紅茶壓壓驚”。

現實給了當頭一棒後,對接下來的戰局預測,金燦榮慎重多了。在瑞典、芬蘭宣布要加入北約以後,有網友詢問俄羅斯會不會出兵時,金燦榮回答,“可能性不是很大了”。

今天(5月19日),馬裏烏波爾的戰鬥告一段落了,金燦榮仍然認為,俄羅斯“軍事力量上已經有點虛弱了”。

這下好了,一些俄粉不幹了,你金燦榮雖然不是濃眉大眼,但也不能說叛變就叛變啊,你的立場呢?





這些被惹惱了的俄粉,圍上來就對金燦榮一通“狂毆”:

“金教授還是退休吧,閉上嘴……”

“大鵝現在越打越強,哪虛弱了”

“‘軍事力量上已經有點虛弱了’,這個結論到底咋得出來的?”





從“帶頭大哥”,到被“小弟”們圍攻,金燦榮也是有苦難言啊。

要知道,金老師可是一直看好俄羅斯的,可誰叫俄羅斯打的這麽爛呢,硬是把閃電戰打成了持久戰,還賠上了好幾個將校軍官。

真是要心疼金老師三秒鍾。金燦榮老師也不想出現這種局麵啊,隻是俄羅斯的實力不允許啊,就像金老師說的,“成事不足敗事綽綽有餘”啊。



馬裏烏波爾的戰鬥告一段落了,守衛亞速鋼鐵廠的數百名烏克蘭士兵放下武器,這場“勝利”讓俄粉高興不已,“烏克蘭輸了”,“俄羅斯贏了”,“拜登害怕了”,極盡溢美之詞,仿佛已經勝券在握了。

照我說啊,俄粉最好還是別聽那些野生軍事家的忽悠了。

亞速鋼鐵廠的守軍結束戰鬥,是接受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命令。這些守軍已經完成了分配給他們的戰鬥任務,澤連斯基說,“我們需要活著的英雄”,命令他們放下武器,未來將通過俄烏雙方的換俘渠道回到烏克蘭。



即便是按照俄羅斯的說法,這不是“任務完成後撤離”,而是“投降”。但即便如此,這場戰役打了83天,有數千名俄羅斯軍人倒下,其中還包括一名將軍,俄羅斯贏得的“勝利”,也隻能稱得上是“慘勝”。

而且,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現在說勝利還為時過早。

馬裏烏波爾的抵抗,為烏克蘭軍隊贏得了非常寶貴的時間,讓他們可以在其他地區進行反擊,重新集結,並從西方獲得了更多武器。

在北頓涅茨克,烏克蘭軍隊全殲了一個俄軍營級戰鬥群;在烏克蘭東部多個地區,俄羅斯軍隊正在遭到反擊,烏克蘭的一支軍隊甚至已經打到俄烏邊境線。



在馬裏烏波爾以外的地區,有成千上萬的烏克蘭士兵正在拿著武器跟俄軍戰鬥。

即使在馬裏烏波爾地區,也有未經證實的消息流出,戰鬥還沒有結束,仍然有一些不願意撤離的烏克蘭士兵在繼續抵抗。

更何況,這場仗打到現在,烏克蘭越打越勇,來自外界的援助源源不斷,而俄羅斯自身已是傷痕累累。今天看到清華大學教授閻學通接受采訪的一段視頻。

吳小莉:這個戰爭在您的預料之內嗎?

閻學通:我沒預料到俄羅斯會決定進行這場戰爭,俄羅斯進行這場戰爭,付出的代價會太大,對俄羅斯來講得不償失。這場戰爭會快速地削弱俄羅斯的實力。

俄羅斯現在的GDP已經小於加拿大和韓國了。俄羅斯的財長前段時間預測俄羅斯GDP今年要負增長10%,世界銀行預測是負增長11%,……一個擁有西班牙經濟實力的國家能具有全球性的挑戰能力嗎?不可能。這場戰爭使俄羅斯將來再想對世界有全球性的影響已經很困難了。



閻學通應該算得上是一個“老粉紅”了,對美國的態度強硬,在國內學術界被視為“鷹派”和“民族主義者”,與胡錫進一樣被視為“中左”。

他對於俄羅斯的判斷,應該相對來說是比較客觀的。

但一些俄粉認為閻學通的說法是不可接受的,在這些人眼裏,隻要是敢說俄羅斯的不好,立馬就跟你翻臉。於是,一場針對閻學通的網絡圍攻也開始了。







閻學通是清華大學首批文科資深教授,俄羅斯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

但到了俄粉這裏,閻學通是“軟蛋”,“思維固化”,而且學識“跟幼兒園小朋友差不多”。

胡錫進曾經被視為鷹派,如今竟然被網絡圍毆,打成了境外勢力。

現在看來,照這個趨勢,不僅僅是胡錫進,金燦榮、閻學通這些“老粉紅”,遲早都會有一天,被新生代的“小粉紅”們打成敵對勢力。

俄羅期與烏克蘭之間的這場仗打到現在,俄羅斯暴露了自己的虛弱,而烏克蘭憑借勇氣和堅持,正在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



烏克蘭的戰鬥意誌也越來越強,烏克蘭總統辦公室顧問也是烏克蘭談判代表團成員的波多利亞克宣稱,俄烏談判已暫停。波多利亞克強調,在俄從烏克蘭撤出全部軍隊前,停火不可能實現。

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已經宣布,將國家戰時狀態再延90天,此前烏總統已兩度延長各為期30天的戰時狀態。



而在俄羅斯國內,主流輿論場罕見的出現了一些反思的聲音。俄羅斯退役上校米哈伊爾·霍達雷諾克(Mikhail Khodarenok )周二在俄國家電視台批評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這場軍事行動。

霍達雷諾克說,歐洲對烏克蘭的全麵援助即將生效,烏克蘭人很可能動員一百萬人上戰場,“坦率地說,俄軍接下來戰場態勢可能更糟糕”。

霍達雷諾克認為俄羅斯在地緣環境上已經陷入“國際孤立”,甚至“全世界都在反對我們——即使我們自己不想承認這一點”。

仗打了三個月了,此前英國國防部此前曾做出俄軍在烏戰力消耗退出已達1/3的戰損評估。俄羅斯想要贏得這場戰爭,依靠現在投入到烏東的軍力是遠遠不夠的。俄羅斯還有沒有進一步對烏增兵的騰挪空間?

如果通過常規軍事手段無法取得決定性勝利,同樣擁核的英美等國已經先後做出強硬表態,俄羅斯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大殺傷武器嗎?

美國對北約東線增兵已常態化,北約北擴也箭在弦上,俄羅斯當下麵對的外部戰略環境,顯然比戰爭開始前要更加凶險嚴峻。

陷入戰爭泥淖的俄羅斯,凶多吉少。

當然,對於一些極端俄粉來說,你擺出再多的事實,也無法說服他們,就像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一樣。(作者:敏敏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