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官僚主義甩鍋:疫情吃緊,卻選擇關掉醫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據西安市衛健委發布最新通知,本輪疫情發生後,西安高新醫院、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因未能履行救死扶傷職責,社會影響惡劣。經過研究,對這2家醫院停業整頓3個月,期滿整改合格後重新開診。

網友對此基本持一邊倒態度,處罰重了!

處理的理由,是兩所醫院都在西安這一輪的“疫情遭遇戰”中,發生了醫療責任事故:一位懷孕8個月,馬上就要見到寶寶的準媽媽流產,一位突發心絞痛的父親,因錯過最佳救治時間不幸去世。

這位孕婦,到了高新醫院,因為手持的核酸檢測證明已經逾期4個小時,醫院按照規定而不敢接收。那位父親突發心絞痛,被保安以來自中風險地區為由拒接。

兩條生命,就在醫院門口,因為缺乏醫療救助而消失,板子首先當然應該打在醫院身上,應該進行處罰。

但與此同時,醫院為什麽會做出這樣違背“獻身人道服務”誓言的決定,更是應該值得追問的問題。

兩位病患之所以被拒收,是醫院方根據防控政策的要求做出的決定。當時諸多網友都在網上反應了被醫院拒收的情況,這兩件事,絕對不是孤例。

網友“A有雨有晴天”爆料,在去年12月29日早上起來,她發現見紅,其丈夫立刻聯係120,結果120打不通。隨後,其丈夫經過各方聯係,最終在警察的幫助下,成功將她送到陝西省人民醫院。但是,人民醫院說其屬於封控區,不能接診,讓他們去能康醫院,去了能康醫院後,也不讓其就診。跟院長協商無果,最後又送到新長安婦產科醫院。期間,這名孕婦一直在流血。最終,孩子也沒能保住。

有網友提到:4歲多小孩急性闌尾炎痛了兩三天了,最後痛得沒有聲音了,醫院就是不敢做手術,必須要排除新冠,要防疫,求都沒有用,最後主刀醫生看孩子實在不行了,親自出馬做了,割出來都爛穿孔了,我們做父母的不知道有多痛心!

有位研究生,12月26日發了高燒,連續找了多家醫院都被拒收,最後找了市郊一家醫院才獲救,期間一直高燒不退,他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這麽多的事例說明,不可能隻有這兩家醫院是誤解了政策,而是決策層麵出問題了。這麽龐大的一個城市,按下暫停鍵之後,沒有針對具體情況實施精準施策,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發生。同樣在疫情期間,其他城市類似的事情就很少發生。

人民日報也發聲批評了西安的做法。中央高層為之震怒,嚴厲批評了西安。孫春蘭指出,疫情防控本身是為了人民的健康、為了護佑每一個生命。醫療機構的首要職責是提供醫療服務,因此防疫期間決不能以任何借口將患者一拒了之。

對於西安的看病難,她表示“十分痛心”,並且明確要求,要根據不同患者的就醫需求進行分類救治,對急危重症患者,不論有沒有核酸證明,在醫護人員做好防護的前提下,都要第一時間收治:

對透析患者、放化療等腫瘤患者以及孕產婦、新生兒等急需就醫的,要設置定點醫院,保障連續的醫療服務;對慢性病人的用藥問題,要適當延長處方用量,通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送藥上門。

每個區都要安排定點醫院負責接診,由社區安排專門的車輛,給予通行證,開通綠色通道,點對點接送病人到醫院。

有關醫療機構也要設置必要的急診搶救、手術和病房緩衝區,先救人,排除新冠後再轉入普通病房。

大領導很生氣,小領導很慌張。1月6日,西安市政府新聞辦召開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市衛生健康委主任劉順智站起身來,向全市人民深深鞠躬,以示道歉。

他說,在這裏,我代表市衛生健康委對這位患者深深地道歉,對疫情期間特殊人群就醫通道不順暢、工作要求落不到位表示深深的道歉。

都說某些人官僚風氣厲害,這句話就十分厲害。大家仔細品品,這話裏有話,十分精準的傳遞出官僚們“甩鍋”的絕活:就醫通道不暢、工作要求落不到位等等,把矛頭指向了醫院,是執行層麵的問題,跟政策製定是半毛錢關係都沒有,都是他們的錯!來了個乾坤大挪移。

甩完鍋之後,緊接著就對兩家醫療機構進行了處罰。

西安高新醫院:1.停業整頓3個月,期滿整改合格後重新開診;2.給予警告;3.責成西安高新醫院追究醫院負責人責任,總經理停職,免去門診部主任、產科主任、醫務部副主任職務。

西安國際醫學中心:1.停業整頓3個月,期滿整改合格後重新開診;2.給予警告;3.責成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追究醫院負責人責任,免去醫院法人代表、董事長職務,主管副院長停職,門診部護士長停職;4.全市通報批評,約談該院主要負責人,並責成該院做好家屬安撫工作。

網上隨便查查:兩家都是高水平的醫院,都有豐富的醫療資源。高新醫院編製床位760張,最大床位數為1500張,西安國際醫學中心床位5037張。兩家醫院,一年內接納的患者超過千萬人次,停業三個月,至少就是幾百萬人次。影響麵太大了!

兩家大型和超大型的醫院,說關門就關門了。醫院是為病患服務的,醫院關門了,附近的病患應該去哪兒看病?本就緊張的醫療資源生生自斷手腳。這相當於政策製定者犯的錯誤,要執行層麵的醫生和接受服務的患者一起承擔責任,而醫療主管部門的領導,隻需要鞠個躬就完事了。

醫院當天的值班人員當然有錯,但現在正是出於抗疫的緊要關頭,極度缺乏有專業技能的人員和包括床位在內的醫療資源,應當允許犯錯的醫護人員戴罪立功。那麽多其他的醫生,他們更加沒有錯啊!更應當讓他們發揮作用。更多的患者,則更加無辜,忽然之間,家門口的大醫院關了門,上哪兒說理去?

再考慮到西安還接收了不少來自市外的醫療支援隊伍,醫療資源並沒有豐富到這種可以隨意揮霍的程度。

兩家民營醫院慘遭關停,是因為柿子專門找軟的捏。當初有著同樣拒收病患案底的醫院,並不止這兩家,其中也包括一些公立的大醫院,比如發生在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的老人心絞痛事件,中間病患家人還找了一批大醫院,都未被收容,最後回到國際醫學中心,因搶救不及時而去世。這其他的醫院,難道就不應當受到處罰嗎?

目前,社會上對民營經濟傳播著一種極為不友善的風氣,這可能是兩家民營醫院當了“背鍋俠”的原因所在。遇到問題,直接往市場化的民營經濟身上一推,煽動起民粹情緒,把民營妖魔化,這一手已經被有關人員玩得非常熟練了。兩家被處罰的醫院,倒黴就倒黴在是民營二字。上頭沒有婆婆護著,不叫你背鍋叫誰背鍋?

發生這種不幸,醫院確實有責任。但這並不僅僅是醫院的責任,如果要處罰,當地衛健委領導應當接受與醫院方同等的處罰。不能一個漂亮的鞠躬,就順利實現甩鍋大逃亡。

今天不顧疫情還在持續,不顧老百姓看病的需要,不顧醫療資源緊張的現實,而貿然關停兩家總計接近7000個床位的醫院,犯的毛病,其實跟當初要求醫院拒收病患一樣,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