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全過程民主 今年聽到最搞笑的一個笑話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客座評論:全過程民主是現代版“皇帝的新衣”

中共在“民主峰會”舉行前夕強力批評美國和西方民主,並宣揚所謂“全過程民主”的優越性。但政論家鄧聿文認為,無論中共對全過程民主吹得如何天花亂墜,假的畢竟是假的,變不了真。



2021年3月11日,習近平在關於改變香港選舉製度的人大會議中投票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這是今年聽到的最搞笑的一個笑話。講這個笑話的,是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樂是配合國務院新聞辦日前發布的《中國的民主》白皮書而對外大言不慚。白皮書宣稱,民主是中共始終不渝堅持的重要理念,在中共領導下,中國實現了全過程人民民主,豐富和發展了人類政治文明,在民主的道路上,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這個世界,似乎誰都有資格談民主,唯獨中共例外。但並不表明中共對民主就很陌生。在中共百年史上,也曾有某個時期想醉心民主。比如抗戰結束到全麵內戰爆發初期大概3年時間,中共要求國民黨還政於民,在中國建立民主共和國,其喉舌《新華日報》發表了大量批判國民黨和蔣介石搞獨裁專製、鼓吹民主的文章,毛澤東周恩來等一口一個民主,儼然成了民主的鼓吹手和擁躉。不能說毛周在那時對民主的呼喚完全是做戲,是在和國民黨爭天下實力不足時放出的煙幕彈用來迷惑人的。應該說在中共的第一代革命者裏,是有很多人確實出於對民主的追求而加入中共,所以當時中共對民主的追求可能有真誠和認真的一麵。中共第二次表現出對民主的興趣是在胡耀邦和趙紫陽當政期間,因文革的巨大破壞,許多人反思投身革命的初衷,重新燃起民主的信念,而胡趙這兩位總書記對民主也有一些樸素認識,有過一些在全國試點民主的設想,中共甚至在局部進行過試驗。可這兩個時期都很短,曇花一現。

盡管如此,民主在中共的曆史上太稀罕了,白皮書把中共百年說成為人民爭民主,並且已經在中國實行了全過程民主,則是赤裸裸的謊言了。

不錯,在中共64字的核心價值觀裏,有民主和自由。但如果以為寫上了這兩個詞以及諸如全過程民主這樣的漂亮話,中國就真成了一個民主國家,那隻能說是認識糊塗。正如中共各級政權幾十年來都把自己打扮成“人民政府”,可當一個普通百姓走進“人民政府”的高牆大院試試,立馬就會被攆出來。事實上,他或他根本進不了“人民政府”的門。

全過程民主是習近平近年提出的一個概念。白皮書把全過程民主描繪成“十全十美”,比美國和西方的選舉民主好上千百倍的東西。

事實上,國新辦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就是衝著12月8日美國舉辦的全球民主峰會而去的。白皮書指民主是各國人民的權利,而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用單一的標尺衡量世界豐富多彩的政治製度,用單調的眼光審視人類五彩繽紛的政治文明,本身就是不民主的。白皮書這是在批美國壟斷對民主的定義,將美式民主強加於他國。

如果說,白皮書對美國民主的批判沒有點名,中國外交部隨後發布的《美國民主情況》報告就直接“開火”。與此同時,在中國官方召開的有英國和新加坡學者參加的“中外學者談民主”視訊會上,還是那位樂玉成,也指責美國以“民主領袖"自居,召集什麽“民主峰會”,人為把世界各國分成三六九等,貼上“民主”和“非民主”標簽,對各國民主製度說三道四,指手畫腳,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實。

爭奪民主話語權

中共之所以在“民主峰會"舉行前夕集中火力批美國和西方民主,一方麵是認為美國要借“民主峰會”而建一個反中“民主同盟”;另一方麵也是認識到,要打破美國價值觀外交對中國的矮化和“妖魔化”,擺脫在民主話語權上的被動處境,中國也必須舉起價值觀外交的旗號,在被認為是中國薄弱環節的民主方麵,敢同美正麵交鋒,“理直氣壯”爭奪民主話語權。畢竟民主是一個好東西,不能讓美國和西方獨享。雖然中共是一個專製政權,它自己也清楚這點,故長期以來麵對美國和西方的指責,沒有底氣去反駁,但要扭轉在民主問題上的挨罵狀況,能夠做的隻能是美化專製製度,把它包裝成民主,中共是不可能去改變自身體製的。這就是習近平為何要提全過程民主並把它解釋成豐富了人類政治文明形態,開辟了第二條民主道路的原因。習在民主問題上所以主動出擊,不怕同美正麵對決,一是中國的崛起給了他這種“底氣”,二是美國自身的民主衰退損害了其號召力。

然而,無論中共對全過程民主吹得如何天花亂墜,假的畢竟是假的,變不了真。白皮書對全過程民主洋洋灑灑的描述,如果對中國的體製和運作過程沒有了解,可能會被它迷惑和欺騙,但若熟悉這一套體製特別是身處這個體製之中,則一眼就能看穿其騙局,因為它沒有在原有的東西之外增加一點新東西。自中共在中國行使統治權以來,它就在實行這套製度。

根據白皮書的說法,全過程民主包括實行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堅持民主與專政有機統一,保證了人民當家作主;實行人民代表大會製度的政體,人民通過人代會有效行使國家權力;堅持和完善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有效避免了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弊端和一黨缺乏監督、多黨惡性競爭的弊端;鞏固和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不斷促進政黨關係、民族關係、宗教關係、階層關係、海內外同胞關係和諧;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製度,既保證國家團結統一,又實現各民族共同當家作主;堅持和完善基層群眾自治製度,發展基層民主,實現人民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和自我監督。可是中共建政70年來,都是這麽說的,但在大多數時候,它並不把這套製度看成民主,給其套向一個民主外殼,甚至在毛時代,中共不避諱自己的統治就是在搞專政,是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的專政,也即無產階級或者工農大眾對資產階級的專政。中共以為它給這套東西加了一個全過程民主的標簽,人民就會相信它是真民主了。

在中共的這套製度裏,作為國體的人民民主專政是核心和本質,也被白皮書看作是全過程民主的核心和本質,但它根本就是一個政治謊言,因為幾十年來實行的結果,隻有對階級敵人的專政沒有對人民的所謂民主。其實,它的專政也不是理論上闡釋的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專政,而是對人民的專政,因為現在的資產階級已成了各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是中共的座上賓,因此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治謊言。全過程民主的提出,不但不是要為了實現民主,反是為著削弱民主,它實際是要削弱民主最重要的選舉功能,而強調民主的參與價值,以此來凸顯同西方選舉民主的差別和優勢。

不過,白皮書有段話說得好: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的。一個國家民主不民主,關鍵在於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當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沒有投票權,更要看人民有沒有廣泛參與權;要看人民在選舉過程中得到了什麽口頭許諾,更要看選舉後這些承諾實現了多少;要看製度和法律規定了什麽樣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規則,更要看這些製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執行;要看權力運行規則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權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監督和製約。這段話本是中共用來指向美國和西方的,可是用它來照照中共,不就打了自己一耳光,使它的全過程民主現了原型麽?

習近平不去實行真正的民主,而標新立異搞什麽全過程民主,國新辦為白皮書舉辦的新聞發布會講的一句話泄露了“天機”,此話是,在中國這樣一個有著56個民族和14億多人口的大國,如果沒有黨的領導特別是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搞西方那一套所謂的“民主”,是很容易搞散、搞亂的,民主必然會走向它的反麵。中共害怕的無非就是這一點。

美國和西方的民主確實有它的缺陷,但中國根本就沒有民主,硬把專製統治“洗白”成民主,不過是現代版的皇帝新衣,就當作笑話聽聽吧。

鄧聿文為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