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客船側翻幸存者:船側傾時有學生大喊“關窗”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9月20日,貴州六枝特區牂牁鎮魯戛村。這是村中的一處坡道,坡下的江邊是孩子們每周末坐船上學和回家的碼頭,坡坎上就是高海洋(化名)的家。

高海洋家門口坐著幾名鄰居,正在表情嚴肅地小聲議論。高海洋的家人坐在門口幹家務活,現場隱隱有一股悲傷的情緒在蔓延。

今年15歲的高海洋是牂牁鎮中學的初三學生,9月18日當天下午4時30分左右,13歲的妹妹高美麗(化名)和他一起踏上了回家的客船。一個多小時後,被救起的高海洋得知:妹妹永遠地離開了。



死裏逃生:客船側傾時有學生冷靜高喊“關窗別讓水漫進來!”

像往常一樣登上船的高海洋,坐在第二層,妹妹和同學們坐在第一層。兄妹倆有時乘坐同一艘客船,有時又分開走,因為放學時間不一樣。

在高海洋的記憶中,客船上隻有兩個大人,其餘全是鎮上小學和中學的學生。 “第二天就放假了,我其實還多高興的。”高海洋坐在凳子上皺著眉頭回憶,“那天上了船,江麵上風平浪靜,也沒有下雨。”

想到這裏,高海洋思索了一下,又繼續說,“船開了大概有10多分鍾,我們在江中央,這時突然下起了大雨,還起了一陣大風。大風很猛,刮得船直搖晃,窗戶也直響。”

船上開始有人慌了起來,高海洋又想了一下,“這時我聽到一個學生喊了一聲,‘大家不要慌’。”但是,不到一分鍾,大風就將客船吹翻了。

船開始傾斜,冰涼的江水,開始一點一點蔓延進來。船外,呼呼的大風一點不客氣地繼續猛刮,大顆的雨滴打到人們的臉上。船裏船外,一片叫嚷聲和驚呼聲,夾雜著哭聲。

這時,那個聲音又冒出來了:“大家不要慌!”高海洋回憶時,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的聲音,這時他又聽到了一個學生的聲音:“大家把窗戶關上,免得水漫進來!”

於是,幾名學生趕緊將身邊的窗戶關上。大家穿著救生衣,在關閉了窗戶斜傾的客船中焦急地等待。

一分鍾、兩分鍾,十分鍾,二十分鍾……一個多小時後,隨著一聲清脆的玻璃碎響,救援人員的鐵錘打破了客船的窗玻璃,將人們救了出去。

驚魂未定的高海洋左瞧右看,怎麽也沒有找到妹妹高美麗的身影。“但願妹妹沒事吧!”即便到了晚上,高海洋的心裏,一直在祈禱著妹妹平安歸來。但他知道,這祈禱有些蒼白無力。



中秋團圓飯:奶奶準備了自家豬肉燉土豆過節,父親不回家與女兒竟成永別

9月18日下午4時過,高海洋的奶奶吳鳳(化名)看了看時間,走進廚房,開始準備為三個孫子孫女準備晚餐。

自家的豬肉、土豆、白菜,吳鳳準備為三個孩子準備豬肉燉土豆、熗炒白菜。第二天,就是中秋節,當晚三個孩子與媽媽還有他們的奶奶準備過一個愉快的節日。

高海洋曾經問過在上海打工的父親,父親說中秋節就不回來了,春節回來團圓。但沒想到,就是這一別,父親與女兒高美麗竟成了永別。

高美麗從3歲開始就跟著奶奶吳鳳一起生活。“她在家裏排名老二,出生後不久就跟著我生活,是我一手帶大的。”談到此次事故讓她與孫女永別,奶奶數次哽咽。“麗麗從小就很懂事,放假都會幫著家裏做農活,也會幫著我帶更小的娃娃,陪著我說笑話。”

“我這兩天都非常難過,已經連續兩晚睡不著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麽和她父母交代,她是我一手帶大的,現在我永遠也見不到她了。”

吳鳳眼圈通紅,“臨近的孩子都是這麽上學放學的,我想不通為什麽我的麗麗就這麽沒了。”她很想再去鎮上看麗麗一眼,但家人們都不讓她去,“我去了會更傷心。”

在高海洋眼中,妹妹一直很獨立,“出事那天她和我打了個招呼,說不和我坐一起,要和同學一起坐。”高海洋說,他沒想到這會是妹妹和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高海洋、高美麗三兄妹父母這些年一直在外麵打工,就是為了讓孩子們和奶奶過上更好的生活。去年他們的媽媽回到貴州,開始照顧家裏。





當事人講述:船隻駕駛員為小學老師家屬,每人每學期160元

高海洋時小學七年級時開始坐船上學的,妹妹高美麗是今年7月才開始坐船上初一的。每個周日,客船從魯戛村的水上碼頭出發,接上高海洋們,一路經過2小時左右,到達鎮上,沿途不斷在別的村搭上小學生和中學生,開到鎮上。周五再用同樣的方式,把他們送回來。

娃娃們單邊到學校最遠要2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封麵新聞記者嚐試從鎮上一路驅車50餘公裏趕到魯戛村,也花了2個小時,如果孩子們集體乘坐車趕到學校,走陸路確實會花更多時間。





高海洋說,當天開船的駕駛員為魯戛小學某老師的妻子,她有兩艘船,換著接送學生。“我們從陸路上學太遠、太繞。平時也沒有固定的車次。”高海洋說,所以臨近幾個村子的學生都是坐船上學,按學期繳費,每學期160元。

在高海洋看來,2小時的船程也比陸路方便很多,陸路要翻過幾個大山。9月20日下午,封麵新聞記者按照導航從鎮上出發,沿著水黃公路前往高海洋所在的魯戛村。50餘公裏的路程,大多數路段繞山而修,部分道路未硬化,車速較慢。

回程時,記者在小賣部買了一瓶礦泉水,老板向我們念叨,“娃娃些太可憐了,我們村子裏死了7個,有小學也有中學的,鄰村也死了幾個。哎!希望他們的家人,不要太傷心!”

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