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的雷遠比想象的大!14億人每人拿多少錢才能填這坑?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作為一個吃瓜觀眾,今天來算一算恒大的這顆雷有多大。

01

恒大這次爆的雷真的不小。

恒大究竟欠了多少債?有人說是2萬億,有人說是1.97萬億,還有的說是1.95萬億。我們以1.97萬億來計算,看看這個雷有多大。

網上有個比較熱的梗,說鄭爽的日薪是208萬,想要達到1.97萬億,鄭爽需要工作947115.38天,約2595年,也就是說,鄭爽得從周朝開始,全年無休。

鄭爽畢竟還是太牛掰,要是我的話估計得從猴子時代開始了,搬磚到現在恐怕都進化不成人樣,因為忙著搬磚還錢沒時間進化啊。

我們把這個負債從個人擴大到全國,1.97萬億需要全國14億人每人拿出1400元才能填的滿這個坑。為此,就有一個專家建議全國人民每人捐1400元來救恒大,這真是胡說八道。誰造的孽誰來還,企望做大了就耍無賴在現在的社會絕無實現的可能。

我們以恒大的欠債來參與全國城市GDP排名的話,恒大很是亮眼。1.97萬億的規模,在2020年全國城市GDP中能排到第7名,僅次於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蘇州,要超過成都、杭州、武漢等大城市。

但GDP是生產總值,是銷售額不是利潤值,也就是說假設廣州想救恒大,廣州是拿不出25019億GDP的錢的,它所能支配的隻是財政收入。

2020年,廣州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1721.6億元,這麽算來,恒大曾經的總部所在地廣州想要救恒大,需要拿出11.5年的財政收入。

恒大現在的總部所在地深圳,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9789億元,但其中中央級收入5932億元,歸屬於地方級收入隻有3857億元,這個級別需要積攢5年才能堵恒大的坑。

廣東省2020年全省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2921.97億元,還不夠恒大的負債。

江蘇+山東+四川三個大省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之和是1.9萬億,仍沒有恒大的負債多。

我們知道ZF除了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還有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很多城市都是進的少、出的多,像廣州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1721.6億元,但支出2953億元;深圳2020年歸屬於地方級的收入3857億元,支出為4178億元。NB如廣州、深圳都是入不敷出,更難想象其他的城市了。

這年頭,不光開發商負債,地方ZF負債的也不少,誰家能有這麽大的餘糧投入到恒大?



02

網上對恒大這次的爆雷總結為:恒大總資產2.3萬億,負債1.97萬億,還沒有達到資不抵債的地步,目前隻是現金流斷了。

基於此,很多人認為恒大的危險不大,大不了賣了資產抵債。其實,現實遠比數字上要嚴重的多。

我們知道,在恒大的雷還沒有爆出來的時候,恒大的一眾高管們就套現溜了。如果能夠輕鬆的把資產賣了就能抵債,這些高管們至於這麽火急火燎的套現嗎?

資產是一回事,能賣多少錢是另一回事。

我們知道法拍的房子都要打上六七折再上拍賣台,誰也不會傻到按照原資產價值去接收一個爛攤子。恒大的資產打個六七折還能抵債嗎?顯然,不能。

而且,恒大的資產多在三四五六線城市,或者大城市的郊區、遠郊區,位於市區的優質資產並不多。

現在的樓市已經不是前幾年搞棚改的時候了,那時候小城市的房價爆漲,現在則紛紛下達了“限跌令”,可以說以後小城市的樓市再也不會有春天了。

此時此刻,哪個開發商敢接恒大的盤啊。也可以說,正是看錯了形勢押寶小城市,才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恒大現在的困局。

也許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恒大對恒大金融爆雷的解決方案是拿房子等實物抵扣,畢竟把房子轉給別的開發商可能賣不了這個價。

我們假設恒大的2.3萬億資產沒有水分,能夠按照6折轉手的話,那距離1.97萬億的負債仍有6000億的規模,這一點怎麽解決?

03

很多人認為對於恒大爆雷的事,ZF應該出麵解決,應該注入資金幫助恒大和背後無數的買房者、投資者渡過難關。

對於ZF救恒大一事,我個人認為,ZF不會救,不應救,也不能救。以我們國家的實力,想救恒大一家容易,但救恒大之後的麻煩難。

首先,以開發商的尿性,ZF注入了資金,隻會讓他們更加膨脹,拿地、賣房更加不理性。他們會想反正有ZF兜底了,賺了是他們的,賠了是ZF的。

其次,ZF注入了資金,誰能保證恒大的高管們不會率先套現離開?大家應該都看到過那個新聞,河南一個爛尾樓的業主們集資交給開發商複工,開發商卻拿錢不幹人事:又挪用了!

第三,這年頭資金緊張的不止恒大一家,河南的頭部房企建業就向ZF發求救信懇請償還50億欠款了。ZF救了恒大,後麵還有一大堆踩了紅線的開發商在等著,它們即使沒死也會裝死來求ZF幫助。

第四,這次爆雷的還有恒大金融,恒大金融融資的方式和前兩年頻繁爆雷的P2P平台頗為相似。救了恒大就是救了恒大金融,那以前爆雷的P2P平台救不救,因為P2P平台傾家蕩產的大眾們救不救?再說,救恒大,不就是變相承認這種融資模式合法了嗎?

第五,救恒大就得在金融、政策上作出支持房地產的表示,這顯然有違房住不炒的基本方針。我們實施了好幾年的房住不炒政策,本就是合理緩解樓市泡沫的一大方法,豈會因恒大這一個蒼蠅屎攪了一鍋好湯。

第六,恒大做的孽恒大來還,為什麽要用納稅人的錢。花了納稅人的錢,肥了少部分的開發商,這不符合共同富裕的大方向。

因此,我認為恒大的困局隻有恒大自己能解。

無論是拿實物抵扣恒大金融的欠賬,還是後續把資產分割處理尋求接盤者,ZF都是起到協調者的角色,即使恒大破產了。

別說恒大這樣一個全國性的開發商,就是任哪一個城市的爛尾盤,你見過幾個ZF拿資金解決的?無不是協調尋找接盤者,因為ZF也沒有這個閑錢。從正麵的分析也知道,很多地方ZF也負債啊。

對於恒大的業主來說,延遲交房、減配、爛尾都是可能發生的,都隻能自求多福了。

但,不管最終是哪種處理方式,許大老板及背後的股東們恐怕都隻能把嘴裏、肚裏吃進去的吐幹淨,然後再去負責任了,豈能是宣布個破產就能夠了事的。

像賈躍亭那樣欠了一屁股債,苦主們走投無門、喊天不應,他卻還可以滿世界的逍遙,這種事在現在的社會是再也不應該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