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連爆炸一家五口4人遇難 父死前一個動作救了女兒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孫武,來自河南駐馬店;齊飛,家在大連普蘭店郊區;蘭君,家在普蘭店區商業大街130號。這幾天,他們同樣麵對著家人的離去,家庭的破碎。

9月10日晚,遼寧大連普蘭店一住戶家中液化氣罐泄漏引發爆炸致8死5傷。孫武的小兒子、小兒媳、二孫女和小孫子在這場爆炸中遇難。齊飛的小兒子一家三口,再沒有醒來。蘭君在爆炸中死裏逃生,卻痛失愛妻(此前報道)。

“我想去看看他,我總以為他還活著嘞。”孫武思念著兒子。

“齊飛媳婦一直哭,淚都哭幹了。”鄰居說著齊飛一家的遭遇,忍不住落淚。

“我老伴今年才60。”蘭君躺在病床上,胳膊、後背和腿上布滿了傷口和劃痕。

半夜爆炸致8死5傷

大連普蘭店區是個典型的北方城區,這裏的9月,早晚已有涼意。

9月10日,周五,晚上11時38分許,大部分人已經進入夢鄉,普蘭店區商業大街130號樓裏傳出一聲巨響。



居住在距離130號樓1公裏外的孫先生,感受到了強烈的震動,他以為發生了地震,後來才知道是爆炸。

當地市民拍攝的現場視頻顯示,130號樓樓棟內多個房間起火冒出濃煙,多名消防人員持水槍展開救援,樓棟外立麵被燒得漆黑,一部分樓棟外牆嚴重錯位。



事發第二天,極目新聞記者現場看到,受爆炸波及,馬路對麵的多家商鋪和住戶家中玻璃破碎,路上隨處可見從樓上掉落的玻璃碎片。與爆炸樓棟相隔上百米的餐館,窗戶玻璃已完全破裂。停放在附近的私家車車頂落滿了玻璃碎片。一家商鋪的金屬大門已嚴重變形,無法正常開合。

受爆炸影響,周邊幾個小區出現大麵積停電,直到次日上午才逐漸恢複供電。當地政府組織人手對事發樓棟進行牆體維修,為受損住戶更換玻璃。



據大連應急部門消息,此次爆炸由一住戶家中液化氣罐泄漏引起。爆炸引發大火,導致8人死亡、5人受傷。

據了解,發生爆燃的130號樓建於2000年,共有63戶,實際居住49戶,事發後已全部疏散。

父親臨死前推下女兒助其逃生

牆體可修複,玻璃可更換,遇難者的生命,卻永遠無法挽回。

9月11日一早,在河南老家的孫武接到大連社區工作人員電話,獲悉小兒子孫興業一家出了事,聯係不到人。撥打小兒子電話,一直無人回應,孫武慌了神,叫上遠在浙江的大兒子,分頭趕往大連。

孫武身體不好,正常說話都有些吃力,他前幾年做過手術,至今腹部還留有長長的傷疤。

對於一輩子種地的孫武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坐飛機。

趕到大連,兒子、兒媳婦、二孫女和小孫子都沒了,幸存的大孫女娜娜躺在醫院。眼前的一切讓兩老口無法接受。家人不敢讓他們去看看兒子,醫院裏暫時不讓探望大孫女。直到12日下午,醫院給孫武打來電話,說大孫女想見奶奶……

“娜娜的腿和雙肩多處骨折,還有輕微腦震蕩,一直哭。”孫武和老伴坐在床上,抹著眼淚。老兩口身子都很單薄,個頭不高,脊背已經有些佝僂。

“我想去看看兒子,總以為他還活著嘞。”孫武哭著說。

孫武的小兒子孫興業今年37歲。

孫興業不到20歲就結了婚,婚後不久,大女兒出生。為了讓家人的日子過得好些,十多年前,孫興業隻身從河南農村老家來到大連打拚。在陌生的城市,這個窮小子憑著一膀子力氣,做著最苦最累的活。

孫興業為人踏實,做工不糊弄,幹活不偷奸耍滑,很受工友和雇主喜歡。

後來,孫興業租了房,把在河南老家的老婆和女兒接到了大連,結束了兩地分居的生活,二女兒和小兒子也相繼出生。

對於孫興業來說,生活有壓力,但更有動力。老婆照顧著孩子生活、上學,他在外跑業務、做工程。平靜的日子,也有奔頭。

從最初的防水工一步步做起,經過十幾年的打拚,孫興業有了些積蓄。幾年前,在親友的幫助下,孫興業貸款買了房,3室1廳,麵積不到100平方米,對於五口之家來說,房子並不大,但一家人總算在這個距老家上千公裏的地方,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孫興業的業務漸漸上了規模,老婆閑不住,經營起了建材鋪。五口之家,其樂融融。前不久,孫興業剛剛置辦了一輛車。

可9月10日晚上的爆炸,終結了所有美好。

“小兒子今年才37歲,屬鼠的。活生生的人,說沒就沒了。”孫興業的母親說。

有鄰居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爆炸後大孫女娜娜是從樓上跳下來的,但據娜娜回憶,爆炸之後沒多久,她就昏迷了,之後的事情她什麽都不知道。孫興業的大哥說,有人看到,爆炸後,弟弟用手捏著鼻子捂著嘴巴,把女兒娜娜從窗戶推了出來。娜娜當時落到了貨車上,撿回一條命。

孫興業的大哥看過弟弟的遺體,“頭發和身體都是完好的,沒有受傷。他在爆炸後應該還是清醒的,在房子裏想辦法救老婆孩子,後來人就不行了。”

孫興業出事後,很多工程隊的工友和客戶前來探望慰問。一個曾經跟著孫興業做工的李先生稱,孫興業為人大方,他跟著幹了三天活,孫興業給他開了三千多塊錢的工資。

老人忍痛為兒孫置辦墓地

齊飛家住大連市普蘭店區廟山村,離爆炸的地點不遠,騎車十幾分鍾就到。齊飛的二兒子、兒媳和孫子,在這次事故中遇難。

11日,齊飛聽說兒子住的樓棟出了事。齊飛給兒子打電話,聯係不上,齊飛心裏很不踏實。齊飛聽人說,爆炸死了人,遺體送到了殯儀館。他不相信兒子一家會出事,輾轉到了殯儀館。

他一眼就認出了大孫子,孩子的左臉受傷很嚴重。齊飛當場暈了過去。

齊飛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家是兩個女兒,二兒子家一個兒子。孫子從小跟著齊飛。據鄰居介紹,齊飛遇難的二兒子41歲,兒媳40歲,孫子才15歲。

出事後,鄰居看到齊飛去買煙,眼睛都哭腫了。

“齊飛兩口子最心疼這個孫子,一米七六的大高個兒,他老伴一說就哭,光哭不流眼,眼淚都哭幹了。”鄰居扼腕歎息,12日當天,齊飛老兩口為兒子一家,花1.2萬元置辦了墓地。

“最難的是老兩口,以後可怎麽活。”鄰居說著禁不住落淚。

爬出廢墟撿回一命卻痛失愛妻

蘭君的兒子已經從外地趕回,兒子一直忙前忙後照顧他。

出事後,很多親朋好友來探望蘭君。兒子用輪椅推著蘭君,和親朋好友們見見麵。因為防疫需要,醫院不允許探望人員進入病房,大家隻能在走廊裏聊一聊。

蘭君今年62歲,妻子60歲,老兩口都是大連本地人,住在普蘭店區130號四樓。“這個房子有20年了,我買這個房子後已經在裏麵住了十多年。樓棟是每層兩戶,門對門。”蘭君說,當天晚上,他和老伴11點不到就睡下了,剛睡下不到1小時,就發生了爆炸。

據蘭君介紹,發生爆炸的是對門鄰居家,當時隻有老爺子一人在家,其老伴前幾天剛去了北京女兒家。事發當晚,老爺子在外打完牌回家不久,就發生了爆炸,“據說老爺子全身燒傷百分之七八十,區中心醫院治不了,已經轉到了大連市區條件較好的醫院”。

“爆炸威力太大了,牆都炸倒了。”蘭君說。

“兩麵牆都倒了,你說威力有多大。”蘭君的哥哥補充道。

“當時什麽也看不見,全是灰和黑煙,牆炸倒後,我是從廢墟裏硬爬出來的。”蘭君回憶,當時他穿著短褲逃生,什麽都沒有拿。爬出來後,他才發現,胳膊、後背和腿上滿是傷口和劃痕。



對於愛人的離去,蘭君悲痛難抑,不想說太多。

“他們兩口子人特別好,見麵總打招呼。沒想到,人說沒就沒了。”鄰居很是惋惜。

賠償責任劃分是大難題

蘭君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事發樓棟已經鋪設了天然氣管道。但附近市民稱,樓裏雖然鋪設了天然氣管道,但還是有很多住戶選擇使用罐裝液化氣。在事發樓棟附近,記者看到,樓體外牆多處張貼著三份行為規範,分別為《燃氣用戶應急處置行為規範》《瓶裝燃氣用戶安全用氣行為規範》和《管道燃氣用戶安全用氣行為規範》。

北京大成(武漢)律師事務所柴欣律師表示,液化氣罐發生爆炸由誰來承擔賠償責任一直是一個大難題。如果是用戶自己違法轉接、違法操作,一般是用戶自己承擔所有賠償責任,如果是提供液化氣罐的經銷商或生產廠家提供的液化氣罐不符合質量安全標準,則應由經銷商、生產廠家賠償,但一般液化氣罐發生爆炸後,事故現場往往成為了一片廢墟,很難還原爆炸前的具體情況。

根據《消防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消防救援機構有權根據需要封閉火災現場,負責調查火災原因,統計火災損失。消防救援機構根據火災現場勘驗、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鑒定意見,及時製作火災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火災事故的證據。”因而,具體責任承擔主體應以消防救援機構最終的調查結果和鑒定意見為準。

柴欣表示,目前,並無法律規定發生爆炸事故政府必須給予賠償,但是一般情況下發生重大爆炸事故,政府會給予一定救災補助、安置費。建議老百姓可以投保燃氣保險,以便在發生燃氣爆炸事故後,降低自己的經濟損失。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