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三勸退師:為接近小三把自己逼成金融專家 老光棍最難勸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實際勸退過程中,我們的經驗是隨機應變、借力打力——如果小三有父母,就出動父母勸,因為老人家觀念比較保守,通常都不讚成子女當小三;如果有工作單位,就出動領導或同事勸,雖然有些領導會認為不應該管員工私事,但一旦私事存在潛在危險,很難坐視不理。當然,如果這個小三沒父母沒工作,我們就會派小三勸退師成為他的朋友,然後假裝無意間了解到他的個人情況後,再開始規勸。

文 | 金姬

" 小三勸退師 " 舒心的采訪約了很久才成功,因為他實在太忙——忙意味著委托人眾多,他帶領整個團隊穿梭在一座又一座城市間,勸退一個又一個小三。

自打 2001 年 5 月他創立 " 維情工作室 " 以來,這個中國首家專門處理外遇小三的服務機構,勸退過全國各地的小三,男女比例,大概二八開。

一個雨天的上午,《新民周刊》記者終於來到了舒心位於上海市長寧區的辦公室——辦公室一角放著兩個行李箱,不知道他是剛出差回來,還是馬上又要出差了。

一番客套後,舒心沏了一壺紅茶,開始講他 20 多年來勸退男小三的故事:



年逾古稀的男小三

通常來說,女小三年輕貌美的居多,而且往往不是本地人。但男小三就未必了。

我有一個男性委托人,姑且就稱他 A 先生吧。他來找我的時候很激動,因為他剛發現自己視若掌上明珠的 6 歲女兒,不是自己的種。

倒不是女兒和自己長得不像才發現的,而是女兒上課外輔導課,以前都是妻子接送,最近卻是妻子的老板參與接送。這就讓他產生懷疑了——老板是個年逾古稀的成功人士,家大業大,A 先生的妻子在公司負責人事、公關等業務,算是老板的得力幹將。A 先生想不通,妻子的老板為什麽會來接送自己的女兒,所以就回家質問妻子。

誰知,妻子直接和盤托出,女兒是她和老板生的。A 先生頓時有五雷轟頂的感覺,他和妻子是在海外認識的,一起回來創業,30 多歲才結婚,如今自己 50 多歲了,妻子也 40 多了 ……A 先生的公司和妻子所在的企業有業務往來,拿下不少大單。在以前,A 先生覺得這都是自己妻子能幹,所以老板也相信他,把大單給了他。現在想想,原來是變相給女兒撫養費 ……

因為這件事的折磨,A 先生一下子瘦了 20 多斤。

在找到我們之前,A 先生單槍匹馬去找過妻子的老板興師問罪。對方畢竟是老江湖,非但沒有任何愧疚之意,反而直接給 A 先生提出兩種解決方案:如果 A 先生無法原諒妻子,可以選擇離婚;如果 A 先生繼續這段婚姻,老板願意給一筆補償費。

看到老板如此理直氣壯,A 先生覺得自己很被動。他當然想到過離婚,但感覺自己幫別人白養了這麽多年孩子,這口氣咽不下。但如果選擇第二個方案,意味著他要幫別人養孩子,實在不甘心。



示意圖

這時的 A 先生,已經不去考慮戴綠帽的麵子問題,而是自己公司、財產等許多實際問題。他又去和妻子談判,希望妻子以女兒為籌碼,讓老板升她進入董事會,成為這家上市企業的股東。哪怕拿到 5% 的股權,也可以有上億的資產。妻子一口回絕,認為這是 A 先生想要在將來離婚時多分財產的伏筆。妻子坦言,老板的孩子都在海外,自己不是和他出軌的第一個女人,也不是最後一個,所以才想到要生個孩子,穩固自己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但她也不想破壞雙方的婚姻,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

兩邊都碰壁後,A 先生才找到我們。我們幫他分析了一下,老板沒有想要娶 A 先生妻子的意思,所以老板當初提出的第二個方案更加可行,關鍵是如何補償。

最終,我們代表 A 先生去和老板談判,雙方達成一份《非婚生子撫養協議》,這份撫養協議涉及八位數的金額,由 A 先生代管,用於小女兒的各種費用。而 A 先生公司和老板企業的關係、妻子的工作等都照舊。雙方對外依然保持美滿家庭的樣子,畢竟枕邊人才是最好的合夥人。

動了情的老光棍最難勸

在我的經驗中,如果女小三有了孩子,勸退難度大幅增加;而如果男小三是個動了情的老光棍,難度直接翻倍。因為後者是直接奔著結婚去的,十分執著。

這些男小三往往是涉事太太(家庭主婦居多)的身邊人或者熟人,如果後者空虛寂寞冷,就有機可乘。

我們曾經接觸過這樣一個委托人,他年過不惑,有自己的一個團隊,平時經常出差。他的妻子 B 女士是個家庭主婦,夫妻感情很好。B 女士把家裏的老人、小孩都照顧得很好,讓經常出差的丈夫沒了後顧之憂。但她自己有時覺得很寂寞,就通過手機聊天結識了一個附近工廠產線的大齡單身工程師。



兩人在線聊天熱火朝天,工程師給 B 女士買了一些小禮物,把她當作小女生一樣寵愛。 B 女士抵擋不住這樣的浪漫追求,不久就和工程師去開了房。 這樣一來二往,B 女士不小心懷孕了。 工程師讓她生下來,願意和她重組家庭。 但 B 女士並沒有這個想法,畢竟工程師收入並不高,無法給她現在的物質生活。 工程師一聽,B 女士把自己當免費炮友,就威脅要把兩人的私密照片公布出來。

這下,B 女士直接清醒了,心想與其讓工程師告發,不如直接向老公坦白。老公回來一聽,B 女士已經墮了胎,但工程師還是死纏爛打。更關鍵的是,B 女士對老公說,你不幫我,我就隻能尋死了。

和所有男人一樣,老公第一反應是不能接受老婆出軌懷孕,但一想到她這麽多年在家當好賢內助,而且已經知錯了,自己再婚也未必找得到一個合適顧家的,就選擇原諒了 B 女士。所以,是老公來找到我們,提出幫 B 女士解決工程師這個男小三。畢竟,老公掌握經濟大權,而我們的收費不是普通家庭主婦可以 hold 住的。

和剛才案例的老板不同,這個工程師是動了要和 B 女士結婚的念頭,所以我們估計直接勸不可行。於是就找到了工程師的同事們,放出消息,說 B 女士的老公知道了他們的奸情,準備要派人來找他麻煩。又找到了工程師的公司領導,讓他也去勸一下。工程師自知 B 女士打掉了孩子,也不願再見自己,幹脆就辭了職。

這次勸退過程聽上去似乎很簡單,其實這是一個係統工程——我們的勸退師們扮演不同的角色,潛移默化去影響工程師身邊的人,而身邊的人再去勸工程師,真正做到 "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

在實際勸退過程中,我們的經驗是隨機應變、借力打力——如果小三有父母,就出動父母勸,因為老人家觀念比較保守,通常都不讚成子女當小三;如果有工作單位,就出動領導或同事勸,雖然有些領導會認為不應該管員工私事,但一旦私事存在潛在危險,很難坐視不理。

當然,如果這個小三沒父母沒工作,我們就會派小三勸退師成為他的朋友,然後假裝無意間了解到他的個人情況後,再開始規勸。

為了接近做 P2P 的男小三,

我把自己逼成金融專家

接近小三,讓他說出自己的私事,這是一門技術活。我們有一次為了接近一個做 P2P 的男小三,惡補了好多相關知識,最終成功組團去接他,讓他相信我們有一筆資金準備投資某個 P2P 項目。

這次的委托人是一位年薪八位數的互聯網創業者,之前妻子 C 女士和他在一個行業,生了兩個孩子,在外界看來郎才女貌十分般配。等到 P2P 行業風起雲湧的時候,C 女士跳槽去了某家 P2P 公司,主要任務就是拉大客戶,類似於銀行的大客戶經理。這是一份很有挑戰的工作,拉來的資金可以提成,這意味著拿下一個大客戶,C 女士的收入十分可觀。

有一次,醉酒的 C 女士和某位潛在大客戶發生了關係,後者很快就投了錢。C 女士似乎發現了拉單子的捷徑。隨後,她看到潛在大客戶,就去 " 睡服 " 他,這一招屢試不爽。C 女士也成為了這家 P2P 公司的明星銷售。她發現,性賄賂在其他行業也很普遍,一些房產銷售或是醫藥代表就是這樣搞定業績的。

C 女士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對不起丈夫,而是當作工作需要。當然,這一切都瞞著丈夫。有一位大客戶剛離婚,不僅拜倒在 C 女士的石榴裙下,更看中 C 女士的能力,想要娶她為妻。這一次,C 女士覺得這個大客戶很麻煩。

和之前 B 女士不同的是,C 女士是被迫交代的。有一次她又喝醉酒回家後,早有察覺的丈夫趁 C 女士熟睡的時候用她的指紋打開了手機,發現裏麵很多不堪入目的聊天記錄,也明白了妻子賺錢的肮髒門道。

丈夫質問 C 女士,後者幹脆承認了一切,並表示自己錢也賺夠了,準備收心回來了。但首先要解決那個狂追自己的大客戶。最終,C 女士找到我們,希望挽救這段婚姻。



經過綜合考量,我們準備以 P2P 同行的身份去勸那位大客戶。 但 P2P 對於普通小三勸退師而言是一個陌生領域,所以我們花了不少時間鑽研。 一切準備就緒,就開始了我們的表演——

我是這次勸退任務的主角,我聯係到那位大客戶,表示我的一個浙江親戚有一筆錢想放進來。而且,我還談了之所以有這筆錢,是因為浙江另一個 P2P 平台出了事。

我真的有浙江親戚,那個 P2P 平台也真的出了事,隻不過放錢進去是我胡謅的。鋪墊了那麽多,就是想要讓對方相信,我是有誠意的。很快,我們約好在外灘某個安靜的地方見麵。

因為 P2P 的圈子其實很小,所以我在和他閑聊的時候,就把 C 女士的故事說了出來。這個大客戶一下子就聽明白了,直接舉起茶杯對我說 " 兄弟,你說的就是我嘛!" 我就和他攤了底牌。這個大客戶知道家務事如果變成 " 網上喊話 " 那種,對於涉及的公司影響很大。我進一步勸他,現在國家並不十分支持 P2P 事業,萬一 C 女士丈夫不依不饒,反而讓你們成為眾矢之的。這下,本來精蟲上腦的他一下子清醒了,表示不再糾纏 C 女士。

解決了大客戶,我們又來勸 C 女士丈夫。他一直覺得自己老婆為了業績和別人上床,實在難以接受。我反問這位丈夫:" 你和我講真話,這麽多年你就沒有其他女人?" 這個丈夫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這份心結就這樣解開了。

不願離婚,不是因為愛

我進入 " 小三勸退 " 這個行業,有些偶然。上世紀 90 年代,我曾在某街道社區服務中心工作,接觸了不少需要調解的婚姻案例。

1980 年新《婚姻法》通過。最引人注目的是,離婚的條件中明確寫了這樣一條:如果夫妻感情破裂,調解無效,準予離婚。相比此前適用的 1950 年的《婚姻法》,第一次將 " 夫妻感情確已破裂 " 作為判決離婚的法定標準。

當 " 移情別戀 " 也可以成為離婚的理由,全社會就開始關注 " 第三者插足 " 的問題。

我平時喜歡寫寫東西,所以從 1995 年起,就開始擔任《上海法治報》等多家報刊的特約記者和專欄作家,發表婚姻服務案例及非婚兩性關係研究課題。

報刊編輯部每周都會收到大量的讀者來信,往往就是谘詢婚姻問題的。我還在欄目後麵留了一個電話號碼,叫 " 舒心熱線 ",讀者可以打電話和我直接溝通。

我當年的第一個收費客戶,是一位地產商的太太。因為老公到處開發樓盤等工作原因,她有時和老公分開居住。有一次她突然跑到老公的住處,發現冰箱裏有女性敷臉的麵膜、衛生間有女性的洗漱用品。一氣之下,她就拿起家裏電話打老公的手機,在電話裏劈頭蓋臉質問老公,老公沒解釋就掛斷了電話,後來幹脆電話也不接,家都不回了。

這個太太在家裏很難過,正好看到《上海法治報》上我的專欄,撥打了熱線,我就勸她。按照我的方法,她終於贏回了老公的心。她後來就來麵謝我,硬塞了一個紅包給我。我覺得解決婚姻危機這塊很有市場需求,幹脆從 1998 年開始下海創業。

2001 年,《婚姻法》再次得到了修訂,我也在這一年創立了 " 維情工作室 "。因為我們收費不菲,所以來的委托人呈現 " 三高 " 特點:高學曆、高收入、高地位。這些委托人中,妻子找我們勸退女小三的大概占到八成,丈夫找我們勸退男小三的大概兩成。



20 年來,我接觸了很多委托人,最大的感受是,以前的委托人來谘詢,實在不行就離婚;而現在的委托人來谘詢,怎樣都不願離婚,不是說因為愛,而是因為離婚的損失太大。你想想,上海一套房子值多少錢?來找我們的委托人,很多都是家裏有企業或者做生意的,除了房產還有其他資產,離婚涉及的財產分割金額不小。

20 年來,小三勸退業務越做越大。我現在領導的 30 多個小三勸退師,隨時隨地需要全國出差勸退小三。但我們不是什麽單都接,比如分居很久、婚姻處於 " 三無 "(無話、無性、無愛)狀態,我們覺得這已經不是勸退小三就能挽救的婚姻了。

我們收費也不便宜,委托人谘詢費每小時 3000-5000 元;如果啟動勸退小三方案,每天費用 2 萬甚至更多。因為我們可能是一個團隊集體出差到某座城市,要接近小三,營造一個氛圍,最終順利勸退,這需要前期大量調研,並要每一位勸退師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讓小三自願退出。

我要申明一下,我們勸退的小三都是那種對婚姻有危害的,說白了就是想 " 扶正 " 的小三。至於炮友、二奶之類的,不是我們的勸退對象。在勸退過程中,我們不會威嚇小三,更不會像有些自媒體報道的 " 色誘 " 小三,這是有悖職業道德的。

至於如何接近小三,我們有的是辦法。我們曾經派了一個小三勸退師,出差到當地,直接敲開了小三的家門。原來,小三所在住宅區二期樓盤第二天要開盤,我們的小三勸退師對她說,自己是來連夜排隊買房的,附近沒有賓館,想要客廳借住一晚。這個小區比較偏,周圍的確沒有賓館,再加上我們的小三勸退師拎著行李箱,對於樓盤信息也很了解,所以小三就相信了她。很快,兩人就像小姐妹一樣聊天起來 ……

我們的小三勸退師往往長相穩重、有點社會閱曆,給人以信任感,說話也很中聽。

而且,被勸退的小三發現真相後,非但不恨我們,可能還會感激我們,因為我們幫 TA 找好了退路。比如我們曾經在某二線城市勸退一位賣保險的小三,幫她安排了某一線城市的保險業務員工作,收入提高了,也離開了原來的居住環境,這樣不僅讓她和原來的戀人(別人的老公)斷幹淨,又開拓了新的事業版圖。

小三勸退那麽多年,沒有遇到回頭客

雖然出軌隻有 0 和 1 的區別,偷腥是可能改不掉的惡習,但我開業 20 多年來,並沒有遇到回頭客。也就是說,那些找我勸退小三的委托人,沒有再來找我勸退另一個小三。歸根結底,是因為我們讓夫妻雙方認識到了婚姻經營的本質。

一方麵,現在的性觀念比以前開放,有錢人或者所謂的成功人士麵對的誘惑太多了。我接觸過有些企業的年輕女性,相互打賭誰能睡到老板,在她們看來這是很好玩的事。而且一旦上了老板的床,自己就可以幹活偷懶,或者得到加薪升職。這對於她們而言是一件很 " 劃算 " 的事。

另一方麵,法律對於婚姻忠誠度是很難保證的。例如重婚罪,需要兩個人連續六個月同居,並且在外人麵前以夫妻自居才能定罪,現在社會很難取證。哪怕生了孩子,也未必是重婚罪。而且,現在嬰兒出生,出生證明上的父親一欄允許空缺,這也讓很多非婚生子女有了身份。離婚時對於出軌方的過錯認定也很難取證,即便有證據,財產分割也不會有太大的利好。

所以,很多有錢家庭出現小三後,來找我們勸退的委托人仍然希望婚姻延續下去,因為這樣自己的經濟利益可以最大化。我們會找出一個 " 老婆不告、小三不鬧、當事人不跳 " 的解決方案。第一次勸退成功之後,夫妻雙方往往會達成默契,沒有必要為了小三而讓婚姻傷筋動骨。偶爾一次原諒另一半的出軌,反而會讓今後的婚姻更加牢固。

而且,很多人都想穿了,婚姻除了性、繁衍後代,還有生活照料、事業發展和家族合作。近幾年,有很多人默認 " 不吵不鬧、不溫不火、不離不棄 " 的生活,也有人實行 " 經濟上 AA 製 "、" 情感上雙軌製 ",為了止損止虧,努力克製自己,維持婚姻家庭的現狀。由此可見,在現代家庭中,即便出現了小三,也隻是其中的一段風浪,婚姻的大船還是需要繼續揚帆遠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