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北孤狼”落水:幫趙薇老公 救太平洋賭王...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引子

這是一條圈外鮮為人知的“資本孤狼”,

在長春發家,在大連發達,而後揮師南下,

交結各路大佬、密織利益暗網,

以“東北孤狼”之姿、崛起於資本江湖,資本深水局、浪奔浪湧,江湖連環套、環環相扣,

風向潮流變幻之時,“孤狼”鋌而走險,

先是幫趙薇老公黃有龍做了借款擔保,

接著出資為“太平洋賭王”紀曉波救急,然

後不出意外地踩雷觸電,一並推倒了“孤狼”墜落的多米諾骨牌……

一、

大佬不見得都有名氣,有人就喜歡“悶聲發大財”。

逄宇峰便是如此(逄,音páng,二聲)。

媒體和網絡上,完全找不到他的照片;他的名字,除非必須出現的法院判決書上,其它地方再難覓蹤影。

這樣一個近乎隱形的神秘人物,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資本大佬。

他是證券市場盛傳已久的“最牛散戶”,萬達電影和巨人網絡的十大流通股東,間接持有3000萬股萬達商業,明麵上的證券資產就有數十億。同時與遼寧的前首富、大連的扛把子、福建的“世界膜王”、民生銀行的香港舵主都有交集,布局投資、保險、影視、小貸等諸多行業,資本觸角開枝散葉、水下能量不可小覷。

”峰哥“逄宇峰,1966年生於吉林長春,早年在當地一家經營建材化工的企業工作、逐漸成長為骨幹,企業做大之後、往南發展,在大連開了一家投資公司、“峰哥”的事業隨之來到大連。

也正是在大連,“峰哥”完成了人生躍遷,蛻變為真正的資本巨鱷,並以這裏為據點、跳出東北,將業務擴展到京城、四川、江蘇、福建、港澳,與各地大佬縱橫勾連、於資本市場騰挪閃轉,這頭低調而又彪悍的“東北獨狼”,以高明手腕、超然能量在圈內頗有影響。

後來,“峰哥”又打入光怪陸離的港澳圈子,並在這裏結識了趙薇老公黃有龍和東北老鄉紀曉波。

2016年8月,“峰哥”府上迎來一位不速之客。

卻見此人粗頸大耳、麵肥口闊,一雙笑盈盈的眼睛飽含狡黠。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資本市場頗有名氣的新貴大佬、趙薇老公黃有龍。

“峰哥”當然知道他,黃有龍可是那幾年港圈炙手可熱的風流人物。黃有龍的朋友圈富貴雲集,涵蓋新首富馬老師、前首富史玉柱這樣的超級角色,黃有龍在香港也是一呼百應,但凡有所動作,港圈大佬們有錢出錢、有人幫人,煞是風光威水。

要從香港過道海外資本市場淘金的內地大佬,幾乎都要交結黃有龍這條“金線”,比“峰哥”小10歲的黃有龍、剛過不惑之年,出身背景頗為神秘、用銀彈攻下小燕子芳心進入公眾視線,並在資本市場展開華麗暴走。從華誼兄弟、唐德影視再到阿裏影業,黃有龍、趙薇夫婦聯手在資本市場翻雲覆雨,看得不少人眼饞心跳,躍躍欲試想要分一杯羹。

黃有龍上門找“峰哥”,是為何事?

原來黃有龍又找到一個新的“獵物”,收購上市公司萬家文化,不說其它、光有老婆小燕子背書,這單就穩賺不賠。“有沒有興趣一起上車?”看著黃有龍灼灼發光的眼睛,“峰哥”忍不住心頭一動。這等好生意豈可錯過?

但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眼下有點資金缺口,需要你做擔保借點錢。”黃有龍說。

“沒問題!”“峰哥”想都沒想,不用砸真金白銀,就是做個擔保、事成之後就有不菲回報,何樂而不為?

隨後,“峰哥”作為擔保人,幫黃有龍從清末首富盛宣懷留在香港的重孫盛品儒那裏、借了1.5億港元。四個月後,黃有龍、趙薇宣布斥資30億收購萬家文化,市場為之騷動。

就等黃有龍夫婦大功告成分紅了,突然風向急轉,有關部門的一紙公函、打了黃有龍一個暈頭青臉,隨後萬家文化被立案調查、黃有龍收購萬家文化的生意“黃”了。

這還沒完,黃有龍與盛品儒為了之前的借款、不斷扯皮拉鋸,還在幾年後將“峰哥”拉下水。

話分兩頭,咱們再說說“峰哥”與紀曉波的故事。

紀曉波與“峰哥”算是東北老鄉,“峰哥”是吉林長春人,紀曉波是黑龍江哈爾濱人。

紀曉波人稱“紀三爺”,其貌不揚、卻頗有手腕,早年在老家做過小貸、建材和酒店生意,後來結識兩位貴人,在2009年前後去了澳門,做起迭碼仔,憑借手中豐富人脈,兩年後拿下貴賓廳,四年後流水破400億,異軍突起成為“濠江第一迭碼仔”,2015年進軍太平洋島國塞班島,兩年後便將塞班打造成流水4000億的世界第四大博彩勝地,江湖人稱其“太平洋賭王”。

紀曉波為人低調,緋聞卻是不少,最被人稱道的、便是前台灣“第一名模”、九頭身美女吳佩慈對他死纏爛打,不要名分給紀曉波連生四胎。

除了在海內外博彩業呼風喚雨,紀曉波還是香港“望北樓”紅人。“望北樓”裏邊、內地富貴紮堆聚集,不少人來此問詢消息、拓展人脈。2019年初,“峰哥”和紀曉波也在此間相遇。

同是東北人、說起大碴子話分外親切,大醬泡菜二人轉、燒烤洗浴大保健,火車站前的雞湯豆腐串兒、長春飯店的雪衣豆沙,“生命源”、“長白山”,德惠大曲、榆樹錢,說起鄉情往事、紀曉波都懂,老鄉到一塊兒、忍不住就喝高了。

紀曉波突然一反常態、哽咽起來,說別人都看到自己在外風光、卻沒人知道自己在塞班的項目遇到不小困難。聽到老鄉訴苦,“峰哥”坐不住了,當即拍板借給紀曉波1億港元,約定年底再還。

吃完飯,兩人各自開心散去。“峰哥”也沒想到,紀曉波會到期還不上錢。

轉眼到了2019年底,紀曉波卻沒還錢的意思。“峰哥”多次聯絡,雙方溝通數回,僵持了10個月、還是沒有結果,去年10月,“峰哥”一紙訴狀、將紀曉波告上法庭。

消息傳出,媒體一片嘩然,紀曉波女友吳佩慈公開“辟謠”,說“峰哥”聲稱的欠賬子虛烏有,還要對“峰哥”提出“反告”。

“峰哥”和紀曉波的風波剛告一段落,黃有龍與盛品儒的債務糾紛、又將“峰哥”帶了出來。

原來5年前,“峰哥”做擔保,幫黃有龍從盛品儒那裏借來的1.5億港元,幾年來一直都沒還清,雙方協商不成,盛品儒妻子蔡一鳳還曾在社交媒體發文控訴。

今年6月,盛品儒一方將黃有龍和擔保人“峰哥”、一並告上法庭,而黃有龍在幾年前就已經再無消息。

被推到前台的“峰哥”,悄悄將自己得身份,從長春市民、變為香港居民。與“峰哥”有關的經濟糾紛不斷浮出水麵,卻再難找到“東北孤狼”得身影。

曾經風光無限,最後不免再見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