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天災也是人禍 “遇難人數已上升到國家機密級別”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本周,發生在河南鄭州的天災人禍自然是廣大網友徹夜難眠追蹤轉發嚴重關注的焦點。23號,鄭州被淹後的第三天,災難遠沒有結束,清理行動尚未了結,重災區京廣路隧道被軍管,嚴禁本地救援人員及媒體靠近拍照,用網友的話說就是“遇難人數已上升到國家機密級別”,所以清理工作被軍隊接管。

河南120個縣市,1108個鄉鎮,五百多萬人仍處在災區,河南水利廳官網透露,目前河南47座水庫正在泄洪,大片村莊城鎮被洪水淹沒,然而打開電視,全國沒有一家衛視在播報河南水災,河南衛視也在全天播報廣告;不過我們卻看到新華網發了一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深入推進農村廁所革命的重要指示,在此之前,網友還看到了習近平視察拉薩的圖片,一場“百年”不遇,“千年”不遇,“五千年”不遇的洪災正在河南發生,習主席卻在世界屋脊高瞻遠矚為中國農村廁所革命指明方向。網民趕緊發送德國總理默克爾視察德國災區的圖片,暗諷默克爾搞錯了方向,阿爾卑斯山才是她該去的地方!網友劉偉發帖說:洪水大敵當前,還記得排便的事,果然是一代聖君!網友山東劉忠乾發帖說:鄭州、新鄉、鶴壁、齊齊哈爾、廣東人民祝您旅途愉快!

7月20號,全網通過民間不斷上傳的求救圖片目擊了發生在鄭州的一場天災人禍,短短數小時,整座城被淹,成百上千人被困地鐵,黑暗的車廂裏,幾小時站在逐漸上升的水中絕望地等待政府救援的乘客以及他們那無助麻木驚恐的臉,京廣隧道瞬間被洪水灌滿,擁堵在隧道內的車輛幾分鍾內被洪水吞沒,無論政府如何粉飾狡辯,用一百年五千年掩耳盜鈴,年長的人都對758板橋潰壩人禍記憶尚存,也許他們要感謝共產黨,在其執政的七十多年間,讓他們卑微的人生有幸多次重溫五千年難遇的天災人禍。有網友發帖說:哪裏有哀鴻遍野,哪裏就有罪惡滔天。

網友子龍肆發帖說: 鄭州降雨準確的來說就是40年一遇,比758的降雨差了一倍多。所以說什麽千年一遇,5000年一遇,都是將人禍推給天災的說詞。氣象預警了5天,地鐵沒有停運, 低窪地沒有疏散,防災預警嚴重不足。 水庫隱患,沒有提前清庫泄洪,客觀造就了迭洪泄洪加重洪災的效果……所有這一切就為了推脫問責,恨不能說是萬年一遇。

網友日出江花發帖說:幾十年不遇,幾百年不遇,這次是幾千年一遇的洪水,我們都趕上了。四年一次的選舉我們一次也沒遇上。我們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網友何立信發帖說:上午開閘放水,下午才想到去通知你,很多人就這樣稀裏糊塗的死於洪水圍城的急流之中。我無法用語言表達。生的計劃,死的隨機,這是一個什麽社會?

網友浪裏白條發帖說: 按照網絡留下的所有資訊,基本可以還原這次天災的真實脈絡,尤其是時間,地點,圖片,視頻等相關聯的證據鏈,完成了一個清晰的指向一一借天災之名下的一場極為純粹的人禍……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自古如此,今莫例外,如果把壘積的屍骸比作稻草,這稻草的份量已如泰山壓頂,但誰是那峰駱駝呢?或者說為一匹即將暴斃,已病入膏肓的駱駝,這代價太慘烈了吧?……

網友“隻是曾經”發帖說:作為地鐵從業者,我就敢這樣說:運營口領導,不敢拍板做決斷,為保烏紗帽不給自己添麻煩,在已經接到紅色預警的情況下,堅持運營,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局麵。現場決策領導,不了解現場情況,處理不及時。從水開始倒灌進軌行區,到沒過軌底,到沒過軌麵,到不能行車,到觸網必須斷電,到沒過疏散平台,到求生無望。 整個過程不是一下發生的,中間有時間,有很多次機會。決策者沒有把握。 當值調度沒有把車扣住不放進區間。當班司機沒有第一 時間開門疏散乘客到平台組織大家逃生。 大家都規規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但都是殺人犯!

網友川4G發帖說:我懸賞1000人民幣征集一個問題的答案,中國這麽多年出現的洪澇災害可謂數不勝數,幾乎年年都有,損傷不計其數。而且“多難興邦,吃一塹長一 智”。 我的問題是:經過了這麽多次同樣的災難,中國官方到底學習反思改進了什麽?

網友劉力朋回帖說:學會社交網絡全麵實名、輿情監測、量化分析有害信息樣本、地區分組審核策略、有害圖片視頻的機器深度學習攔截、網警巡查和舉報檢舉機製、網絡通訊員梯隊、中國治理話語和境外勢力新冷戰意識形態、洪水美學和擬人敘事體。

網友曲子徽發帖說:2020年武漢病毒,地方和部門高官均不敢對外公布,最終傳染世界……2021年7.20鄭州洪災慘烈情形,官媒央視又不敢公開及時報道,使得洪災人禍災難失控。去年南方多地發生洪災都被掩蓋。一尊體製讓國民一次又一次承受巨大代價。